第 80 章 山那一邊

路遠醒了。

他人還很虛弱,嘴皮子卻一點兒都不閒著,先是讓江籬把滄瀾仙宮的事情挑重要的說給他聽,得知現在萬象城形勢危急,竟掙扎著起身想要前往萬象城幫助萬林。

他現在神魂虛弱,身體也是孱弱不堪,一陣風都能刮跑,江籬哪能讓他去萬象城,結果萬林自然是心情沉重,躺在床上長吁短歎。

江籬把靈動仙珠交給了師父,路遠拿到珠子之後便不再絮叨了,他沉默了許久,最終道:「至少知道了他們的下落。」

他歎了口氣,「他們做的是拯救蒼生的大事。」

「嗯。」江籬點了點頭。

師父的父母,值得人欽佩。

路遠一直沉悶了許久,江籬在旁邊一聲不吭地陪著她,等到他終於抬頭勉強露出個笑容時,江籬才低聲道:「師父,我修煉進階實在緩慢。」

路遠笑容頓時斂住,將江籬上下打量一番之後道:「哎,師父一直沒盡到責任。」

江籬立刻道:「雖平素修煉進階緩慢,但生死關頭總能有奇遇,我覺得吧,我不能呆在安全的地方慢慢修煉,得出去闖蕩才行。」

她剛才死活不肯讓路遠去萬象城,這會兒提出自己想去,少不得挨一頓罵,是以,江籬才會婉轉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路遠伸手摸了摸江籬的頭,「想去哪兒?」

沒等江籬回答,他扯了下嘴角,「萬象城是嗎?」

江籬:「……」

「你跟師父一樣,是個懂得感恩的。」路遠歎了口氣,「你那體質特殊,倒也可以前去萬象城歷練一番。」說罷,他又將靈動仙珠遞給了江籬,「這仙器給你護身,我便不擔心你安危了。」

「可是這是……」

「好好收著,就當師父借給你的,這是我爹娘的遺物,你回來了可是要還的。」

話是如此說,但江籬想要驅動這靈動仙珠,必須得讓仙珠認主,而仙珠認主之後,又豈是能夠隨便更換主人的。

「若你不要,便哪兒也不許去。」路遠冷哼一聲,他本就臉色蒼白,這會兒忽地嘔了一口血,且一邊咳血一邊道:「收了個徒兒,卻一點兒都不聽師父的話,我這是造孽喲……」

江籬只得接了那靈動仙珠。

這是仙器,當年的仙人所用之物,哪怕染了污穢,也是足以讓整個修真界震驚的仙靈法寶。

掌心握著靈動仙珠,江籬只覺得分外燙手。

雖然她身負血海深仇,雖然這個世界充滿了凶險,卻總有那麼兩個人,願意呵護她,給她遮風擋雨一世安穩。

路遠醒了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滄瀾仙宮,前來看望他的人絡繹不絕。

就連馬上要出發前往萬象城的清淵長老也不例外,而正是因為他的到來,路遠便省了去找掌門,直接讓清淵把江籬也帶去萬象城。

對於仙宮修士來說,大家都覺得江籬扮豬吃老虎,真正的修為沒有人清楚,所以這會兒江籬要一同前去,他們也並不十分意外。

天玄體質的沉錦昨日剛好突破了金丹期五層,修煉資質更好的江籬修為超過他,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既如此,前往萬象城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清淵見路遠長老堅持,便沒說什麼帶上了江籬,只是臨走之前神識外放,瞥在角落裡看著江籬眼淚汪汪的崔靄之後,他薄唇一抿,隨後大步離開了。

也不知道那丫頭,會不會擔心他?

……

滄瀾仙宮的修士乘坐靈舟前往萬象城。

因為都是金丹五層以上的修士,江籬從前悶在典藏樓跟其他弟子也並不熟悉,因此這會兒,靈舟上的人江籬幾乎都覺得陌生,除了清淵,她熟悉的也就只有沉錦了。

許久未見,她對沉錦的記憶都有些模糊了。

當年的少年,如今已經身材頎長豐神俊朗。他幼時五官便精致,長大了容貌更是堪稱絕色,劍眉斜飛入鬢,眼睛亮若星子,鼻梁高挺,無一不是恰到好處,讓人挑不出一點兒瑕疵來。

沉錦的相貌比起江笆也不會遜色多少。

只不過他是漂亮得近乎妖孽,而江笆,想到當時月光下像是在發光的江笆,江籬微微一笑,她的江笆卻是美如謫仙。

這兩人身上的氣質是完全不同的。

只不過,江笆身上有氣質那種東西嗎?那是她煉制的活屍……

低階活屍沒有神智,就是一具軀殼,不會有神韻這樣的東西。但她的江笆,在江籬心中,那個江笆與別的活屍不相同,他是最好的。

靈舟上,江籬一直坐著發呆,她的面具已經毀了,如今臉上沒了遮擋,那紅疤依舊顯眼得很。十六七歲的年紀,修為也是極好,但那張臉卻實在難以入眼,在這俊男美女扎堆的修真界顯得尤其難看。

雖然並不是很多人都在意這皮相,但皮相太過難看,委實有些丟份兒,這會兒江籬並沒有注意這些,而滄瀾仙宮的修士也都習慣了,所以也不覺得怎樣,哪曉得過了一會兒,江籬聽得一個清脆如百靈鳥一般的女聲道:「你看那靈舟上的標識,可是東陸這邊最大的修真門派,滄瀾仙宮?」

仙宮修士頓時心頭一驚,這聲音憑空冒出來,他們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人靠近。端的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連神識都無法感應得到。

清淵眉頭緊鎖,他倒是鎖定了一道氣息,但那氣息十分古怪,讓他捉摸不透,也不清楚對方目的,暫不能輕舉妄動。

「你看,坐在船頭那女的,怎麼能長那副鬼樣子。」那聲音繼續道。

「早知道東陸無人,卻沒想到能糟糕成這樣。」這次說話的是男人,語氣顯得極為不屑。

「都是些連西邊嶺山山脈都闖不過去的井底之蛙,沒見過世面!」女聲聲音拔高,「東陸的低階修士聽著,萬象城現在的情況是你們解決不了的,勸你們不要繼續往前,否則難逃一死。」

江籬心中震動頗大。

這些人稱他們為東陸低階修士。又說西邊嶺山山脈都闖不過去的井底之蛙……

嶺山山脈就是她得到寵物金靈的地方,也就是當初遇到怪人巫雲遠之地,那裡迷霧重重,毒物成群,越往內深入則越危險,她上次與師父一道,也並沒有闖入嶺山深處。

這些人,難道是山的另外一邊過來的?

清淵自然不會因為這些人的幾句話就打道回府,他捕捉到了那女人的氣息,隨後施展威壓將其震住,厲聲道:「何人在此裝神弄鬼口出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