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章 黑霧圍城

清淵說完之後,江籬等人便聽到一聲低呼,隨後只覺得靈舟微微一晃,像是被誰給撞了一下。

一股沉重的壓力也瞬間罩在了靈舟之上。

仙宮修士齊齊變色,而清淵足下用力,他臉色一沉,身上的威壓也猶如浩海一般迎了過去,要掀翻那一座突然壓在靈舟上的大山。

這樣的對決,江籬暫時是參與不上的,仙宮的修士在靈舟上結成陣法,而她與沉錦這樣的,修為稍微低些的後輩,還是被其他的修士護在了最中央。

雖然仙宮內部明爭暗鬥不少,但對外之時,仍是抱緊成團。

江籬能夠感覺到一股肅殺之氣,她屏息凝神,仔仔細細地感應那些修士的位置。神識向四周延伸,漸漸,隨著她的心神沉靜,她開始發現了周圍那些很難被捕捉到的氣息。

對方有六人?

六人還是七人?

那些氣息飄渺不定,江籬完全拿不准,但她明白,對方至少也有六七人的樣子,而且,如果不是有什麼仙器法寶隱匿氣息,就說明他們的修為個個都在元嬰期以上。而現在己方元嬰期的只有清淵一人。

江籬臉色焦急地看向清淵,他現在神色還好,站在靈舟舟頭對抗那威壓,猶如挺拔的青松一樣屹立於天地之間。

清淵神色冷毅,他頭髮衣袍都無風自動,無形之中散發出威嚴,讓仙宮眾人頗感心安。

「顏玖,連個東陸的修士都對付不了,真是叫人失望啊!」說話的仍舊是個女人,在她說話之時,江籬已經鎖定了幾道氣息,此時便發現說話之人正是其中之一。

「要不我幫你一把?」那女人繼續道。

「不勞你費心!」顏玖冷哼一聲,祭出一面金色小旗,只見那小旗飛到空中陡然變大,遮天蔽日,罩住了整座靈舟!

「高階上品法寶!」

這法寶出現眾人皆能見到,大家心頭都是陡然一驚。而這時,清淵手中也出現了一柄長劍,他長劍劃空,一劍斬向了空中那面金色旗幟。

就在那長劍快要與金旗撞上之際,一個聲音冷冷道:「夠了。我們還有要事在身,莫要再耽擱時間。」

一個身影憑空出現,她話音落下,纖手揚起,皓腕上銀鈴叮咚作響,使得清淵的清風長劍發出嗡鳴聲,劍尖兒顫動,竟是一時無法再進一步,而那金色旗幟也開始抖動,本來罩滿了整個靈舟的旗幟也開始縮小,最終恢復原狀被那顏玖收了回去。

那女子懸浮在空中,腳踏絲帶,周身有一層淡淡的輝光,宛如天女下凡,讓人心頭不由自主的生出臣服膜拜之心。

只見她略略掃了一眼滄瀾仙宮的修士,屈指一彈,射出兩片玉石所雕的綠葉,分別落入了清淵和沉錦手中。

「若此次你們能夠在萬象城內活下來,可入我葉離宗。」她頓了一下,沉聲道:「自求多福。」言畢,女子飛速離開,而江籬也感覺到那些氣息也飛速消失,眨眼便無影無蹤。

葉離宗?

此次萬象城之行,凶險異常,禍福難料啊。

清淵將葉離宗的事情用傳音紙鶴送回了門派,這突然冒出來極為強大的宗門,到底有什麼來頭,到這裡來是想要做什麼……

修真界,怕是要變天了呢。

又行了一日,離幾大門派約定的地點已經不遠了。只是沒想到還未到地頭,就有幾道劍光從遠而至,領頭那人高聲道:「可是仙宮前來救援的修士?在下仙鼎劍閣陸震,見過各位義士!」

清淵沖那來人抱了下拳,「不是說在萬象城百里外無量山上相聚,共同商討如何行事,為何諸位道友會出現在此?」

鼎劍閣陸震乃金丹後期修士,雖然年紀較大,外貌看起來已是中年,但他修為比清淵要弱,這時候也只能喚清淵一聲前輩。

他微微歎氣,行禮之後才道:「前輩有所不知,那困住萬象城的迷牆,如今又往外延伸了五十里。在天下義士還未到齊之際,我們也不敢輕舉妄動,不得已,只能將地點又往外挪了一些距離。」說到這裡,他臉上的憂色又稍稍緩和了一些,看向清淵道:「如今仙宮強者也到了,我們也有了些底氣。」

……

一行人跟著鼎劍閣的修士前往了臨時的聚點,幾個領頭的聚在一起議事,江籬便在安排的臨時住所待著,因為現在形勢有些出乎意料,這裡的修士都有些緊張,幾乎沒有人交談。

她用神識去觀察四周,五十里外黑霧彌漫,那黑又沉又厚,就像是沒有星光的夜晚一樣。而此時,這裡明明艷陽高照,很難想象,就在同一片天空下,這麼短的距離之內,會有這麼大的差異。

她現在是聽命行事,這個時候自己肯定不會到處亂跑,因此江籬只是默默坐著養精蓄銳,她本來待在角落裡並不顯眼,卻沒想到,沉錦竟然走了過來。

沉錦天玄體質,年紀輕輕金丹五層修為,容貌更是出眾,不管呆在哪裡都會吸引一片目光,而因為沉錦的緣故,江籬也覺得自己身上多了許多探究的視線。

滄瀾仙宮有個資質逆天超過天玄,容貌卻奇醜無比的女修很多人都知道,但現在倒是第一次見到,難免會多看兩眼。

此次來的修士大都修為不錯,因此年紀上也略大了一些,所以大家看歸看,倒沒說出什麼侮辱的話來。

沉錦在江籬一旁坐下,「師姐,如今這萬象城裡的危險,恐怕已經超乎想象了。」他把剛剛打聽到的消息,一一說給了江籬聽。

萬象城被那黑霧籠罩,無論使用何種方法,他們都無法與萬象城內修士取得聯繫,也不知他們是死是活。

前去探尋的修士皆是有去無回,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他們不敢再靠近黑霧。

最重要的一點兒,這也是幾大門派都沒有說的消息,就是在那黑霧還沒繼續擴張之前,有個門派駐扎在萬象城外五十里處,結果,大家明明看到那黑霧在往外延伸,提醒那門派修士快速撤離,卻發現他們沒有任何動靜,也就是說,一個門派好幾十人,盡數被黑霧給吞噬了。

「現在,幾位陣法大師正在研究,也不知道那黑霧是不是陣法搞出來的。」沉錦皺眉,「難不成是迷霧陣?」他說完之後又搖了搖頭,自個兒答道:「那般陣勢,不是迷霧陣能做出來的。得耗費多少靈石和資源,才能擺出陣法,困住一座城池。」

「不是說萬象城是魔修在搞鬼麼?」旁邊一個修士出聲詢問道。

另一人答,「這等陣勢,整個修真界的魔修加起來也搞不出來。」他頓了一下,壓低聲音道:「難不成是魔物?」

見引了周圍修士興趣,他繼續道:「我在門中讀過一本古籍,說是當年魔物入侵,幸得仙人出手,將他們趕回魔界,並且封住了裂縫。你們可知那封印處在哪兒?」

「誰不知道,不就是一線天麼。」

這事有記載,很多人都知道。只不過魔物重現?總歸是覺得難以相信的,江籬也是不信,當時一線天內祭壇恢復原狀,他們也順利從裡面脫困,不至於這麼快又破開了吧。只不過她心頭也有些緊張,總覺得或許跟那魔界有些關系。

江籬又呆了一會兒,就聽得有命令下來了。

幾位陣法大師開始聯手破陣,他們這些弟子緊隨其後,等那黑霧破開便進入萬象城內救人。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除了那黑霧,他們對敵人一無所知。

幾位陣法大師,加上數十位元嬰期修士一同攻擊,仍舊沒有對那黑霧形成的牆壁有一絲一毫的損害,半日下來,大家的臉色都有些變了。

就在大家准備另尋方法之際,那黑霧突然一陣震蕩,緊接著,一道金光從裡面射了出來。

「是誰?」

一道,兩道,三道……

數道凌亂的氣息從黑霧內沖出,江籬立刻分辨出來,那幾道氣息,正是先前攔路之人。

葉離宗的修士?

領頭那女修青絲散亂,氣息也有些不穩,只是比較之下,她的狀態看起來比她身後那些人好上太多。

「你們是何人?」鼎劍閣的長老持劍要攔,卻沒料到,那衝出來本來極為混亂的氣息陡然凝重起來,猶如一柄尖刀扎向了他心口。

領頭那女修飛快地越過了他,他的攔截對其沒有半分作用,而她身後那人,更是怒吼了一聲,「滾!」

那聲音,震得不少修士都頭暈耳鳴。

他們身後還有一個修士,他一襲白衣上染了大量的血跡,見了眾人眉頭一凜,著急地喊了一聲,「快跑!」

而這時,眾人才發現,那罩著萬象城的黑霧又開始動了。

黑霧的延伸再次開始了。

「跑啊!」

這會兒想跑卻是已經來不及了,那黑霧瞬間彌漫開來,將在場所有修士籠罩其中,連之前那幾個跑出來的修士也未能幸免。

江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她的眼睛看不見了。

她的神識也捕捉不到任何動靜。

耳朵更是聽不到任何聲音。

周圍漆黑一片,整個天地間仿佛只剩下了她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