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章 神智喪失

江籬只能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

她現在開始覺得,這萬象城內的詭異情況真的與一線天有關。一線天裡,也是黑氣彌漫神識受限,與這裡是極為相似的。

在這死寂的黑暗之中,她不敢胡亂走動,索性就地坐下思索對策,此時,江籬還不知道被黑霧罩進來的修士已經亂了套。

突然的黑暗,神識和眼睛都被蒙蔽,什麼都看不到,足夠讓每一個修士恐慌。一些意志稍微薄弱的,便四處奔跑,想要找到點兒光亮,找到出口,卻沒想到,這樣在黑暗之中慌不擇路的亂跑,是將自己完全暴露在危險之中。

空氣中突然出現了血腥氣,這味道極濃,仿佛呼吸吐納間,吸入肺部的都是黏稠的血霧,讓人毛骨悚然。

江籬也聞到了。除了越來越重的血腥氣,她仍舊沒有感覺到周圍還有其他的東西,在黑暗中若是點燃幽冥鬼火,那她這一處地方就極為顯眼了,而進來這麼多修士,人人身上都帶有夜光石,這會兒也沒見著一點兒亮光。所以江籬也不敢點燃幽冥鬼火,她想了一下,在靈動仙珠中注入了一丁點兒靈氣。

這顆珠子當初是在一線天內得的。如果這裡真的跟一線天有關,或許靈動仙珠會有一些反應。

待到靈氣注入仙珠之後,江籬忽然覺得眼前的黑暗變得黯淡了一些,她能夠看清楚一點兒事物的輪廓。

能夠看得見了,心頭也踏實了一些。江籬小心翼翼地摸索出去,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發現周圍的光線稍稍明亮了許多,一丈之內的景物都能看清。

也就在這時,江籬看到六人結伴過來,其中領頭的是那葉離宗的女修,她身後是之前那個出言諷刺後來跟清淵動手的顏玖和一個男修,而她們身後還跟著沉錦,還有一位鼎劍閣也一位水雲宗的修士。

江籬清楚的看到,那名水雲宗修士的臉上有一道黑氣,看起來極為可怖。然而,其他那幾個人似乎並沒有察覺。

在這等危險的情況下,見著人一起行動自然要安全許多,然而對方有葉離宗的強者,江籬身上還有仙器,她怕對方察覺,所以猶豫了一瞬。

而就在這時,那領頭的女修一道冷光射了過來,「誰在哪裡?」

江籬覺得自己仿佛被那道冰冷的視線給穿透了。她往前走了一步,還未開口說話,就聽沉錦急忙道:「師姐!」

「認識的?」顏玖哼了一聲,「過來罷!」

江籬只能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進入這黑霧中的人,會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操控,時間越長就越危險,當初我們一道進入這裡的同伴也有的喪失了神智開始攻擊我們,所以現在進來,如果看到的是以前就困在萬象城的人,一定要小心謹慎。」說話的是先前那個喊了聲快跑的白衣男子,他這會兒衣袍更是呈現出暗紅色,上面到處都是斑駁的血跡。

「雖然你們幾個是剛剛進來不久,暫時還可以結伴而行,但也需提防對方,免得遭了偷襲。」他臉上露出一抹苦笑,「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朋友就會變成敵人。」

「許剛,囉嗦這麼多做什麼。」顏玖不耐的撇了下嘴,他們帶上這些修士,不過是為了分擔壓力。

這些人是剛剛進來的,修為又低,如果突然變成喪失神智的敵人,他們也能將其制住。而黑霧之中,那些神出鬼沒的偷襲,也可以由他們來擋。

那些人在這黑霧裡待得越久,實力也就會越強,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想到這裡,顏玖臉上也有了懼意,只是那神色一閃而過,她將目光轉向了領頭那個女修,「程師叔,羅盤指的這個方向,為何我們走了這麼久,也沒見到出路?」

這萬象城的事情他們幾個處理不來了,想到死狀可怖的同門,顏玖心頭一寒,語氣也十分急切,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只是,真的出得去嗎?

上次明明跑出了黑霧,卻沒想到,那黑霧會陡然延伸,像是一隻饕餮巨獸,將逃跑的獵物再次吞入腹中。

她心中生出悔意,早知如此凶險,就不應該跑到東陸來。

程鷺乃是此次葉離宗的領頭人。她年紀不大,三百餘歲,修為卻很高,已經是元嬰期大圓滿,在葉離宗也算是個優秀的人物。本以為來東陸處理一件小事,卻沒想到,這事情如此棘手。程鷺掌心出現一方羅盤,她抬手之時手腕上銀鈴搖動,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響,而羅盤上指針微微晃動幾下,仍舊堅定不移地指著前方。

「是這個方向。」程鷺說完之後繼續往前,顏玖等人也只能跟上。

本來沉錦跟鼎劍閣和水雲宗的修士走在一道的,這會兒他走到了江籬身邊,與她並排前行。又往前行了一段路程,江籬忽然身子一僵,隨後竟是停在了原地,而沉錦見她停下,自然也跟著停了下來。

前面五人繼續前行,走出了五步之外。

「當心!」程鷺突然出聲提醒,隨後手腕搖動,抖得那鈴鐺嘩啦啦地響。一道黑影閃過,那黑影速度極快,竟是沒有被鈴聲所阻!

黑影的目標是許剛。

許剛之前就受了重傷,這會兒那黑影來勢洶洶,他已經避無可避了,卻在這時,只見那顏玖飛快拎起鼎劍閣的修士往前一扔,正好擋在了許剛面前,鼎劍閣修士身體瞬間一分為二,竟是被人從正中央劈做了兩半。

飛濺的鮮血將許剛那身白衣再次染了顏色,而空中的血腥氣更濃了。

沉錦手掌握緊成拳,他猛地拉住江籬的手,朝反方向跑去。

跑出一小段距離之後,沉錦這才停了下來。

「他們是拿我們當擋箭牌。」沉錦啞聲道。

「他們能讓我們這麼跑了?」江籬心頭咚咚地跳,剛剛那人的慘狀,給她也造成了一點兒心理衝擊。

「在這裡,神識無用,眼睛能夠看到不過身前五步的距離,他們也不敢亂跑,自然不會來抓我們。」沉錦有些意外地看著江籬,「師姐不知道?」

江籬這會兒能夠看到更遠一些,譬如說,此時她還能見到,那黑影擊殺一人之後不再糾纏,又遠遁離開,而他們逃走之後,那葉離宗的顏玖一臉怒意,正在威脅僅剩的雲水宗修士。

「一時沒想到罷了,我想他們那麼厲害,肯定比我要看得遠一些。」

沉錦沒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道:「只是現在我們與他們分開,前行就更加危險了。之前也遇到了幾個偷襲者,都被葉離宗的擊殺了。這次的,恐怕是最早困入萬象城的修士,還是個強者,在被困之前,都有元嬰期修為。」

萬象城的元嬰期不會太多,也不知道是哪一個,是蒼山派那長老?還是萬象城主萬林?

兩人心情都極為沉重,又前行一段距離,就發現前方正在激戰。她能看見,卻也聽不到一絲動靜。

那打鬥的雙方距離他們不過百米,江籬看得分明,而她偷偷觀察沉錦,發現他完全沒有注意到。

百米之外,正在進行激戰的是四名修士,兩名鼎劍閣劍修和一名攬月閣修士正在對付一名散修?

被攻擊的那人穿的衣服破破爛爛,身上到處都是傷口卻悍不畏死,他神情癲狂,一臉凶悍,哪怕被人斬斷了雙臂,也用牙齒撕下了攬月閣那修士一塊皮肉。很顯然,那人是被控制失去了神智的修士,而另外三個都是金丹後期,三人聯手,那散修竟還有一戰之力。

而就在這時,江籬看到身著攬月閣服飾的修士轉過身來,他的臉上,赫然也有那黑氣。眼看那修士臉色突變,江籬大聲喝道:「當心!」

奈何她的聲音,百米之外的修士根本無法聽到,只見鼎劍閣的修士突然對身邊之人出手,因為悴不及防之下,那名剛剛被咬下一塊皮肉的修士竟是被直接斬斷透露,噴出的鮮血在空中形成一團血霧!

「你……」另外一個大驚之下,奪路而逃。

衣著破爛的散修和那攬月閣修士都沒有再追,兩人也沒有互相廝殺,而是再次隱沒在了黑暗之中。

他們的身上似乎有一層黑氣,使得他們能夠很好的隱藏在黑霧裡。

「怎麼了?」沉錦聽得江籬驚呼,出聲問道。

這個時候,江籬也不能隱瞞了,她將自己能看到的距離告訴了沉錦,並且道:「這裡跟一線天極為相似,我去過一線天的祭壇,並從裡面僥幸脫身,不曉得是不是這個原因……」

江籬頓了一下,「我能看到那些神智瘋狂的人,臉上會出現黑氣。」

沉錦先是微微一愣,隨後便道:「那就好,我們不用擔心身邊之人會突然發難。」他目光灼灼地盯著江籬,臉上還帶著一抹淡笑,「師姐,你看我臉上,有沒有黑氣?」

見江籬沒有立刻回答,沉錦臉上的笑容微微僵住了,那笑容還未完全綻開就凝固,便顯得有些古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