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3 章 再遇陣法

沉錦的臉上並沒有黑氣。

她剛剛不過是稍稍停頓了一下,就見沉錦笑容僵硬,緊張地蹙起了眉。江籬倒沒想過嚇他,她搖了搖頭,「沒有。」

沉錦長舒了口氣,「姐姐嚇我。」

在這黑霧之中,兩個人一起也算是有個照應,畢竟江籬目前能夠確定沉錦臉上沒有黑氣,兩人是同門也算認識,自然比其他的修士也要可靠一些。

他們繼續往前,恰好遇到一個落單的修士。

那人見了他們,立刻快步過來。「可算是遇到道友了。」

江籬身子一僵,給沉錦遞了個眼色,沉錦頓時會意,兩人前後夾擊,將那修士直接制住捆了起來。

「我看你們穿著滄瀾仙宮的服飾,竟然趁著危險做這殺人奪寶的惡事。」被捆住的道友一臉驚慌,「我身上的東西都給你,求求你們放了我。」

這個人臉上有黑氣,但是他目前並沒有其他變化,有自己的意識,思維也很清楚。江籬想知道黑氣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徹底控制住人,也想研究一下這黑氣是否可解,否則的話,如果大家都被黑氣所侵蝕互相廝殺,整個萬象城內最終會成為一座死城。

哪怕被黑氣所控制,他們本身也是困在城內和前來救援的正道修士啊……

被捆住的修士乃是明鏡宗的修士。明鏡宗只能算是一個中小型門派,門中只有一位金丹期大圓滿的修士坐鎮,這次主要是想著有那些大派帶頭,他們不會有什麼危險,萬象城之前極為繁花,他們過來一來能在大派面前露個臉,運氣好結個善緣,二來也能在萬象城內渾水摸魚,撈撈好處。卻沒想到這萬象城內這麼詭異,好處沒撈著,反而快要把命丟了。

他神情驚慌,沖著江籬和沉錦連連求饒。在這黑氣之中,眼睛只能看見前面幾步的距離,聲音更是難以聽見,神識仿佛被黑麻袋套住,傳音紙鶴等法術皆是無法施展,他現在被人殺了滅口,也無人能夠看到聽到。

「我知道一處秘境!」明鏡宗那修士把心一橫,「那處秘境,能夠通往仙界!」

修士渡劫成功之後,方能飛升成仙。據說引路仙君會指引他們前往仙界,而這仙界到底在何處,無人知道。

仙界都是飛升大乘的修士,哪怕知道入口,他們去了不也是送死麼?

江籬稍稍怔了一下便不再關注這個問題,沉錦眼前一亮,眸子裡的光華顯得十分耀眼。

「我們並非是要殺你,你也知道,遇到的修士很有可能突然會變得喪失神智,對自己人下手,所以我們陡然撞見你,就想將你捆起來,免得你突然變臉偷襲。」

江籬施展的法術木生春把那修士捆了個結實,她歎了口氣道:「我們目前發現了一點兒端倪,似乎修為較低,資質稍差的修士會更容易被控制。」

江籬隨口胡謅,她指了指沉錦,「他是天玄體質,我也不差,所以我們暫時沒有什麼問題,至於其他人,我們信不過。」

沉錦則道:「你從那邊過來,可曾遇到什麼異常?」他雖然對秘境十分感興趣,這會兒卻沒有過問,不管是不是有秘境,也得有命出去才能去尋訪。

明鏡宗修士見這兩人的確沒有殺人的意思,稍微的放鬆了下來,他道:「兩位道友資質逆天,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真叫人敬佩。」說到這裡,他眼珠一轉,「先前那秘境既已經說了,我也不打算藏著掖著,只要兩位小友允許我結伴,護我安全,我便將這秘境地點如實相告。」

他被枝條纏繞,只露了一個頭,這會兒還點了下巴,「我願立下心魔誓言,若是秘境之說有半點兒虛假,當心魔纏身,走火入魔而亡!」

為了讓這兩個滄瀾仙宮的年輕人覺得自己有價值,明鏡宗修士繼續道:「其實我也並不是十分肯定那是仙界入口,只是當年誤入其中,覺得裡面靈氣充裕且處處都是仙草,所以才會認為是仙界。」他語氣顯得頗為懷念,「當日在那仙境之中亂走,結果被一名女仙勸說離開,起初我也以為是黃粱一夢,卻沒想到……」

明鏡宗修士微微一笑,「我採的那些藥草還在我懷中,並未消失。我當年資質極差,如今,修為雖不是最好,卻也在整個修真界說得上幾句話。」

他是金丹後期修為,若不是因為當時緊張,又在這黑霧之中,斷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被江籬和沉錦擒住。

在明鏡宗修士說話之時,江籬便一直盯著他的臉。

她清楚的看到那黑氣本來在鼻尖下,此時宛如一道蚯蚓一般往上爬,漸漸靠近他眼睛的位置。也就在這時,她忽然覺得靈動仙珠有了震動,仿佛有一股力量推著她往前,江籬悴不及防之下往前一栽,一手按在了那明鏡宗修士的身上。

靈動仙珠微微泛光,那修士突然慘嚎起來。他身上並沒有任何傷勢,但臉上一片駭然之色,神情很是猙獰。

那黑氣拼命扭動,本來是往眼睛處爬的,這會兒卻不敢再往前,竟是往下回到鼻尖以下,又從那修士口中溜了出去。

這一切只有江籬能看見,此時她目瞪口呆,顯得極為驚訝。

當初一線天內,因為靈動仙珠的保護,師父的娘親才沒有被那魔氣徹底腐蝕,她的後背已經被魔氣侵染,但面前卻還是好好的。

現在這魔氣太少,所以靈動仙珠能夠輕易地將魔氣驅除?而驅除之後的修士,臉上已經乾乾淨淨了。

靈動仙珠此時不僅能護著她,還能護著與她接觸過的人。

想到這裡,江籬心頭一喜,這樣一來,形勢就要有利多了。江籬把這一切原因都歸結在了靈動仙珠身上,她心頭感謝師父把仙器交給自己防身,打定主意要救出萬林,讓師父,也讓自己心安。

繼續往內,江籬一行三人終於看到了萬象城的城門。

尾隨其後的明鏡宗修士心頭叫苦不迭,卻又知道,跟這兩人在一起,沒有遇上任何危險要安全的多,若是自己獨自一人,保不准已經死了。只是此時看到那城牆,他仍是再次提了一遍,「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方法能夠避開那些失控修士的襲擊,但既然有這樣的保命方法,我們應該直接找出路才是啊,為何要轉回來?」

此時的萬象城看起來陰森可怖,他真的不想隨他們一齊進城啊!

「沒有出路,之前那些人,都沒辦法出去。」沉錦抬頭看了一下那城牆,「必須要找出問題的根源所在,不破了這萬象城的詭異之處,我們都無法離開這裡。」

他說完之後看了一眼江籬,江籬沒有注意到沉錦的視線,而是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前方。

「怎麼了?」

看到江籬神情專注,沉錦也有些緊張起來。

沉默半晌,江籬答道:「死陣!」

她在洞天福地裡跟死陣對抗了那麼久,這會兒便知道,三步之外,便是死陣的範圍。沒有想到,她會這麼快再遇到這樣惡毒的陣法。

死陣裡修煉啊什麼的,雖然疼得要命,但是完全是飛一般的速度啊,這是老天讓她痛並快樂著嗎?

死陣,放著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