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4 章 出現轉機

「死陣?」聽到這個詞,沉錦有幾分不解,他對陣法也有些研究,卻沒聽說過有什麼死陣。

明鏡宗那修士則道:「聽名字都覺得寒磣。」

這地方委實不想再待下去了,步步驚心時刻都擔心自己莫名其妙的死掉,他都快成驚弓之鳥了。按理說,他也是見了世面的人,本不應該如此膽小,但這一次,他真的太害怕了。就仿佛這黑霧裡,能將心中的恐懼無限放大一樣。

「死陣會不斷吸收陣法之內的天地靈氣,直到把裡面的所有靈氣都搾乾,把所有靈物最終煉制成靈晶!」

江籬沉聲道。

沉錦臉色也凝重起來,「可有破解之法?」

「我沒把握。」這次的陣法困住了一座城,顯然比洞天福地裡的要大得多。那時候她算是反吸了死陣,這會兒,誰知道到底是她厲害,還是死陣厲害呢。不過不管怎樣,她都得進去看看。

「萬林是我救命恩人,我必須進去看看。但死陣十分凶險,哪怕我著手破陣,也需要很長的時間。」江籬神情嚴肅,她看著沉錦道:「當初在洞天福地裡被困那麼久,就是因為死陣的緣故,而那一個死陣,顯然不及這裡。最壞的結果就是,陣法還沒破,人已經被吸乾了。」

沉錦潛意識裡覺得江籬不會騙他。

他心頭猶豫,不知道這個時候到底要不要跟進去,別人都是拼命往外跑,他們卻像是回去送死。

當初萬象城內的元嬰期修士,先前那些修為高深來歷不明的高階修士,他們都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他進去了就能想出辦法來嗎?

眼看江籬已經往前邁步,沉錦忽地伸手拉住了她,「師姐,前方凶險之極,切莫輕舉妄動,不如我們先找到清淵長老他們,在這外面也是十分凶險,有你在,也更好保全門中弟子一些,等人聚齊了再商議該如何處理。」

黑霧之中的凶險來源於那些突然的偷襲和無法出去,或者還有心神崩潰,江籬覺得只要小心謹慎還是有很大的幾率存活下來,畢竟清淵的實力在那,然而萬象城已經困了那麼久,已經不能再拖延了。

想到這裡,她手一掙,「我進去了,你放開我。」

見沉錦猶如往年一樣揪著她的衣袖,江籬眉頭一皺,隨後運起靈氣,將沉錦震開,緊接著一個閃身,人已進入了死陣之中。

而就在她剛剛進入死陣範圍,江籬身子就仿佛被巨石壓住一般,她雙腿顫抖,甚至能清楚地聽到骨頭受到重壓發出的咯咯聲。

沉錦見狀要前去幫忙,只是他腳下跨了兩步之後,第三步停在空中,沒有落下又收回了半步。

之前江籬所說,陣法在三步之外。現在他走出兩步半,已經感覺到了一種令人心悸的壓力,就好像身體內的靈氣不受控制地往外溢出,也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想要將他拖入陣中。

他的身體在瑟瑟發抖。

她說的是真的,這裡果然有陣法!

「小道友,那萬象城上空黑氣滔天,不能去啊!」就在這時,明鏡宗修士一把拉住了沉錦,將他往後一拖。

沉錦心頭陡然一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澀。僅僅這麼一下子,他後背都濕透了,手心裡也都是汗。

那種靈氣消失的恐慌,以及沉重的壓力,讓他什麼都做不了,就仿佛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

「師姐!」看到江籬被壓垮的背影,沉錦焦急地喊了一聲。

他喃喃地又重復了兩遍,隨後握緊成拳,沿著城門往另外的方向走了過去。

先前想進入萬象城探明真相救人,現在,他止步於死陣,不敢用生命去冒險。

……

入了陣內,江籬艱難移動,最終在一個稍微有些遮擋的地方停了下來。

壓力太大,行動又不方便,她也沒辦法去找人,只能坐下來修煉。

海納百川開始運行,一場靈氣的爭奪戰再次打響。

萬象城,城主府。

萬林等人坐在大殿之中,他們個個臉色蒼白,形容枯槁,單看氣色和身形與凡人界街邊的乞丐無疑,哪裡看得出是高高在上的修士。

「現在該怎麼辦,難不成就這麼閉目等死?」

大殿之內本是一片死寂,忽然有人出聲道,「既然橫豎都是死,不如臨死前做點兒有意義的事!」

男子面色蠟黃,但還能站起來,他走到另外一個靠在柱子上的男人面前,「你搶我靈石,奪我女人,在師父面前搬弄是非,我早就恨你入骨,當初忌憚你在門中靠山不敢動手,還處處討好你,如今反正活不成了,便親手殺你,以消我心頭之恨。」

說完之後,他手中長劍直接刺入那躺著的男子心窩,那人早已無力反抗,雙腿微微一蹬,就這麼去了。

殿內還有數百修士,這會兒看到殺人也是熟視無睹。

萬林一直在驅動靈氣支撐那仙器,雖是看見,卻也無法分神去阻止。

厄運一夜之間降臨在了萬象城上空。

黑霧彌漫,厚重地籠罩了整個萬象城,而城內修士震驚地發現,他們想盡辦法都無法離開城外十里的位置。

不僅如此,很多的修士突然發狂,喪失神智,而明明已經發狂了,修為卻在不斷的提升,不斷地獵殺那些還清醒的修士。

誰也不知道這一刻的朋友,下一刻會不會變成以命相搏的敵人。

當時有很多人不顧一切地往外跑,想要離開這黑霧籠罩的范圍,正是這個原因,使得那些發狂的人也大部分跟著到了城外,留在城內的反倒要安全了一些,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後面發狂的人越來越少,被擊殺之後,城內剩下的也都是些正常的修士了。

本是聚集在一起想辦法,結果他們發現,除了最開始的時候有人發出過訊息,之後不管什麼方法都無法聯繫到外界,他們被徹底的困死在其中。

這也就罷了,就在半月前,城中靈氣開始消失,仿佛萬象城上空有一只巨大的黑色口袋,將城內的靈氣俱都吸入其中,連那些修士身上的靈氣都不能幸免……

如果不是城主府的仙靈陣法,如果不是萬林前段時間僥幸得到的那件仙器,此時他們早就被吸乾了。

仙器名為乾坤,據說是仙界一位煉器仙君仿造絕世神器所造,能夠吸收靈氣化為己用,能夠形成一個渡劫期修士也無法攻破的結界,如果被人看到,必定會震驚整個修真界,讓無數人瘋狂。

然而這個時候,無人對那仙器生出爭搶之心。

只盼萬林能夠撐住,他多撐一日,他們也能夠多活一日。

萬林這會兒臉色灰白,嘴唇乾裂,他已經沒辦法站穩了,身子靠在椅背上,而手則牢牢放在仙器乾坤上。

乾坤吸收的靈氣遠遠比不上他們被吸走的靈氣,這只是稍稍減緩了他們死亡的速度……

萬林心中重重歎息,難道,就要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在這裡了嗎?

他是萬象城城主,死在自己的城主府,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就在這時,萬林忽然感覺到了一陣異樣。

他的乾坤吸收靈氣的速度加快了?

萬林先是一驚,後來猛地意識到,不是乾坤吸收靈氣速度加快,而是那股搶奪他們靈氣的力量削弱了……

是不是說明,他們還有活著的希望?

「有轉機了!你們不得鬧事!」萬林看著那些因為絕望而開始蠢蠢欲動的修士,厲聲喝道。他聲音沙啞,勉強吼了這麼一嗓子之後,就劇烈的咳嗽起來。

旁邊,清荷仙子一臉擔憂地遞給他一杯水。

「真的有轉機了嗎?」

萬林不答,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仙器乾坤之上。

……

這邊,江籬痛得快暈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