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章 

那洶湧的靈氣快要將江籬的身體給撐破了。

海納百川運行起來,主動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而死陣又想從她身上掠奪,結果你爭我搶,作為戰場的江籬就苦不堪言。

她開始的時候還一直強迫自己集中精神,按照海納百川的修行方法引導靈氣,以免出了岔子讓靈氣紊亂,後來發現體內的靈氣早就亂了套了,用脫韁的野馬來形容完全不為過,只是她能夠感覺到修為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在增長,這也就說明,雖然靈氣紊亂了,但對她的修行本身並沒有造成傷害。

從前要無數次的運轉靈氣,呼吸吐納,才能一點一點的滋養壯大拓寬體內經脈,從而使得靈力的容納增多,也就是修為的進階。

修士好比一個裝水的瓶子,通過不斷的進步使得瓶子的容量增大,而遇到困難修為停滯不前,所謂瓶頸也是由此而來,至於因為受傷或是其他原因導致修為降低,就好比瓶子破碎或者缺了一個口,這樣一來,靈氣的容量自然也就減少了。

此時,江籬的情況就好比她能夠很清楚地感覺到瓶子在壯大。以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體會到的細微改變,這會兒,簡直是突飛猛進。

只是那疼痛也是讓人無法忍受的。她本來強忍著疼痛,雖然身子傴僂瑟瑟發抖,仍舊盤膝坐著運行心法,奈何疼痛猶如跗骨之蛆,又好比萬千柄刀子在割她身上的肉,剔她的骨,江籬最終忍受不住倒在地上打滾,她終是發出了慘嚎,那一聲一聲淒厲的呼痛,在死寂的萬象城上空一遍又一遍地回蕩。

她疼得打滾,心法運行自然也不成章法了,然而爭奪戰並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的瘋狂。

雖然疼痛讓她意識模糊,但她並沒有輸。

死陣陣眼附近,匯集了吸收的大量靈氣,而陣眼處的靈晶已經有了拇指大小的一塊,這個時候,靈晶在陣眼處跳動,就像是在沸水中煮著一般。

有江籬分擔了死陣的壓力,萬象城城主府內的壓力驟減。

這會兒,萬林臉色都要好了許多。不僅是他,城主府內的幸存者都已經察覺到了變化,那股掠奪的力量在慢慢削弱,這便使得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又是半月過去,他們雖仍舊不敢離開城主府,不敢離開萬林的結界,但大家身體都恢復了一些,早不似當初那等不人不鬼的樣子。

而這日,那股掠奪的力量完全消失了。

察覺到這一點兒,城主府內的修士俱都欣喜若狂,紛紛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而這時,亦有人提議,」萬城主,既然那邪惡物事已經消失,不如我們出去探探,也不知現在外面的黑霧是否還在,能不能離開萬象城。」

說話的修士穿著滄瀾仙宮的弟子服,儼然是仙宮被困的靈獸島弟子之一。

他接著歎了口氣,「我剛剛試了一下,已經與一個同門聯繫上了。」

話音剛落,眾人更是驚喜,紛紛嘗試之後,又是一臉疑惑。

「我也試了,不可以啊。」

就見先前那滄瀾仙宮弟子道:「我聯繫的是清淵長老,因為他原本是戒律堂的小師叔,弟子們皆能與他聯繫,而我猜測掌門會派他前來營救,所以才會……」他頓了一下,「清淵長老如今也在萬象城城外五十里範圍之內,他們沒有進城,但也無法離開黑霧。」

他說完之後,又有一人道:「我也聯系上了同門師兄,他們都聚集在城外,現在跟那些瘋狂的修士作戰,形勢也十分不樂觀。」

「我們得去跟他們匯合,再想辦法破這黑霧。」清荷仙子開口道。她轉頭看向萬林,眉宇間有淡淡的憂傷,「小,萬城主,我們出城吧!」

萬林點了點頭,他收起了仙器乾坤,帶頭走出了城主府。就在他邁出大門的那一瞬間,萬林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事實上,當初路遠曾交代過要好好照看江籬。

在一線天內,萬林就隨手給江籬下了一個追蹤印跡,目的是為了知道她的位置。而自從上次她遇到危險被他救了之後,萬林也給江籬點了一盞魂燈。當然,這種魂燈與路遠當初所點的並不相同,不需要心血為引,只是普普通通的魂燈,能夠知道江籬生死,若是燈火微弱,他便能前去相助。若是直接滅掉麼,他也能替她報仇。

現在,萬林感應到了江籬。

她也在這裡?

她修為那麼弱,來這裡做什麼?想到這裡,萬林眉頭緊蹙,他臉色微變,大步朝著江籬的方向過去。

「發生何事了?」清荷仙子疾步跟上,擔憂地問道。

現在敵明己暗,而整個萬象城黑霧也未散,能夠看見的距離不過幾步遠。站在黑霧之中,大家都感覺到一種沉重的壓力,不僅是身體,還有心理。當初同伴在黑霧中突然變成敵人的凶殘情景還歷歷在目,他們也要時刻提防躲在黑霧之中的威脅,所以都亦步亦趨地跟在萬林身後往前,這會兒萬林突然加速,自然讓一群人都又緊張又驚慌。

見萬林沒有回答,清荷仙子伸手抓住了萬林的胳膊,她終是放下了高傲,軟了聲音,用一種帶著哭腔的嗓音低低地道:「小林,我害怕。」

當初是她放棄了他。所以在萬林修為突飛猛進之後,清荷並沒有轉頭回來找他,她心高氣傲,明明後悔不迭,卻也放不下臉面。結果因為進階失敗,修為倒退,門中又被穿了小鞋,只能容忍那虛謎老祖的愛徒蒼蠅一般的跟在自己身後,因為她需要那養神的東西。

如果她早一點兒回頭的話,就不用那麼委屈自己了吧?

萬林是她當初真心喜歡過的人。只是那時候,她真的頂不住那些壓力。他們的差距太大了,所有人都告訴她,她與萬林不相配。

想到這裡,清荷仙子眸子裡已經有了晶瑩的淚珠,她手指揪住了萬林的衣服,揪得緊緊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道,「我真的很害怕。」

被她抓住,萬林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他轉頭,語氣平靜地道,「不會有事的。」隨後便伸手覆在了她的手上。

清荷仙子先是心頭一喜,眸子裡星光璀璨,然而下一刻面色一僵,笑容也凝固在了嘴角。

萬林伸手,只是將她的手給拂開了。她抓得緊,他還摳了一下她的手指……

「你與他們一道安全一些,我還有事,去去就來!」說完之後,萬林轉身,一頭扎進了那黑霧之中,身形眨眼消失不見。

清荷仙子一咬牙,也摸黑跟了上去!

同一時刻,江籬倒在石橋底下,雖是沒打滾了,卻也神智不清,口中發出一聲一聲痛苦的呻吟。

她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拇指上的青玉扳指在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