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章 你說得對

迷霧之中,眼睛能夠看到的距離依然有限。但神識已經有一丁點兒作用了,這也是之前那幾人能聯繫到附近同門的原因。

這會兒萬林用神識去探查周圍,只覺得神識感應到的地方也是迷迷糊糊的,同時只是稍稍那麼施展了一下神念,就感覺到識海翻騰,腦袋裡仿佛有一根棍子在攪動,疼得他眉頭微微蹙起,眼皮也跳了兩下。

周圍都是黑乎乎的看得並不清楚,但江籬現在情勢危急,他不能貿然撞上去,萬一,她遇到的就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呢?能夠將一整座城的修士禁錮獵殺的人,萬林頭一次心中生出無法戰勝之心。

但這會兒,他必須去看看。

他甚至能想到江籬到這裡來的原因。

跟隨滄瀾仙宮的同門前來救人。

……

神識繼續往外延伸,萬林看到了江籬。在那一片黑蒙蒙的環境之中,江籬身上有一層淡淡的朦朧的光。

是黑暗裡的螢火蟲,是明月撒下的清輝。

在繃緊了神經的這麼多天裡,在充滿了絕望的萬象城裡,那一點兒光芒雖然微弱,卻讓人莫名覺得心安。

萬林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柔和了許多。只是下一刻,他神色陡然一變。

耳邊,聽得江籬低低的呻吟,那是承受痛苦而發出的聲音。

她身上灰撲撲髒兮兮的,正躺在橋墩底下,身子蜷縮成一團。萬林顧不得許多,周圍有沒有隱藏的威脅了,他直接朝江籬的方向飛奔過去,然而,卻在距離她三丈遠外,無法再靠近一步。

他能夠感覺到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

那靈氣洶湧,仿佛將江籬包裹成了一個繭。而靠近那靈氣漩渦,萬林覺得身體內的靈氣再次不受控制,竟是往那靈氣漩渦之中湧去。

他頓時驚疑不定,慌忙退後半步之後,體內靈氣又趨於平靜。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萬林聽到一聲驚呼。

「這……原來是她?」清荷仙子也跟了過來,見到那江籬之後驚呼出聲。她大步向前,「她怎麼了?」

清荷仙子動作太快,萬林又一時有些疑惑,因此沒有來得及將她拉住。結果清荷就靠近了那個靈氣漩渦,她也立刻察覺體內靈氣不受控制的湧出,霎時臉色一白,拼命掙脫那束縛之後,踉蹌地後退了好幾步。

她以為萬林會伸手扶他一把,卻沒想到,他根本沒有動手。

清荷驚魂未定,只是看到萬林眼中的擔憂之色時,清荷忍住心中不適,緩緩道:「這萬象城內的詭異事端,莫非都是由她引起?」

見萬林並不回答,她轉頭看向江籬,沉聲道:「沒想到她竟有這等本事……」她想了一下,「聽說她曾與你一道進入過一線天尋找路遠,莫非是在一線天內被魔氣影響,已經入了魔道?」

上次遇見,萬林為救江籬斬殺了虛謎老祖愛徒張松鶴,雖然到底將倉頡樹葉給了自己,但對她也是不鹹不淡的,並不願與她多說。想到他救人時的神情,清荷便覺得心中隱隱刺痛。因此她回去之後就查了一下,知道那人乃是滄瀾仙宮江籬,曾與萬林一道進出過一線天。

「她還在吸收靈氣!」見萬林仍舊不答,清荷仙子著急地抬高了音量。

「什麼情況?」

困在城主府內的修士循聲而來,一人高聲問道。

見到這些人跟了過來,清荷仙子指著江籬顫聲道:「吸收靈氣的人正是她。」

眾人走近,皆是看見了靈氣漩渦,以及那漩渦之中,倒在地上的江籬。

「那人是滄瀾仙宮弟子。」

兩名滄瀾仙宮弟子立刻上前,用神識查看之後,他們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江籬在仙宮頗有名氣,大家都認得。

「這就是那陰毒的罪魁禍首?」一人語氣顯得十分懷疑,他多看了一眼,又覺得識海翻騰,只能收回神識。

「修為似乎並不高,沒有結嬰。」實力稍強的修士能稍微看得清楚明白一些,這會兒也主動提了出來,似乎並不相信江籬就是造成那一切的罪魁禍首。

「她會不會也被困住了?」又一人道,

清荷仙子眉頭一皺,「各位道友往前四步,便知道我所言非虛!」

後面跟來的人都站在萬林身後,並沒有卻接觸那個靈氣漩渦,所以清荷心中冷哼一聲道。大家心頭都謹慎,聽得清荷仙子如此說都極為警惕,一時還無人上前。

兩個滄瀾仙宮弟子先是默不作聲,隨後一人怒道:「清荷,哪怕是你,也不能詆毀我仙宮名聲!江籬乃仙宮路遠長老首徒,輩分高資質好,豈能由你隨意潑污水,污她名聲便是損我仙宮聲威!」

另外一人則上前幾步,站在了清荷所說的位置。

既然清荷這麼說,要麼是萬林試過,要不就是她試過,現在兩個人都好端端的站著,自然不會有太大危險。他走了三步之後停了下來,大喝了一聲,「江師叔,我乃仙宮靈獸島弟子方順,你現在如何,可能聽見我說話?」

江籬意識不清,對那聲音沒什麼反應。

方順稍稍猶豫了一瞬,仍舊再次邁步,下一刻,他便感覺到了靈氣仿佛被一股巨力撕扯,他的修為比之萬林和清荷都要弱上一些,這時候,竟有些掙脫不得。

就在這時,萬林突然出手將他往回一拉,這才使得他擺脫那股巨力,然而靈氣紊亂讓他口角溢出點兒鮮血,自然是震住了身後那些修士。

「果然是她!」

清荷仙子這才冷哼一聲,「現在明白了,我可有損毀你仙宮聲威?若是滄瀾仙宮不給個交代,恐怕也是難逃關係的!畢竟,這是你們仙宮資質逆天,極受看中的長老首徒!」說到江籬資質和在門中地位之時,清荷仙子加重了語氣,引得周圍修士心中暗暗同意,不管怎樣,仙宮也得給個解釋的。

而這時,另外一個仙宮弟子張全則道:「我已經聯繫上了清淵長老,江籬師叔是跟著清淵長老一起來營救我們的,在那之前,她一直在仙宮,而這裡靈氣被吸收早在數月之前,如此一來,與江師叔何關!」

「那現在的情形又作何解釋?」

兩名弟子答不上來,便只能將情況匯報給了清淵長老,並且在靈氣漩渦之外呼喊,想看看能不能讓江籬清醒。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又起。

「她進階了!」

剛剛才是金丹四層修為,現在竟然成了金丹期五層!眾人心頭震驚,只是下一刻,懸起的心還沒落下,又蹦到了喉嚨口。

「金丹六層了!」

短短不到一刻鍾的時間,她的修為連進兩階。

「就連那些魔修的歹毒掠奪類功法都做不到如此快速進階,她,她到底怎麼回事?」

「聽說她之前去過一線天,莫不是在一線天內成了魔物?」

在場修士有不少修為不低,對一線天的傳說皆有耳聞,這會兒聽到清荷如今一說,都覺得有些可信。

畢竟,這修為進階速度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真正的正道修士,修行都是一步一步往前,打下堅實的基礎,絕對不會像這樣突飛猛進。

「金丹七層了!」

難道就什麼都不做,任由那魔頭進階!

「那靈氣漩渦在減小……」

「等那靈氣漩渦消失,是不是能夠攻擊那魔頭!趁她魔功未大乘將其擊殺,否則後患無窮!」

「萬城主,你有何看法!」

在眾人義憤填膺之時,萬林一直沒有吭聲,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

他只是取出了自己的法寶乾坤放置於掌心,靜靜地看那乾坤的形狀。

他想起當初在一線天裡,江籬身上的那些異狀。只要與她有接觸,便不會受到魔氣影響。他想到她現在,瘋狂的吸收天地靈氣。

他還想到,她那逆天的資質,和靈氣增長緩慢的苦惱。

他靜靜地注視著手中的乾坤,陷入了自己的回憶當中,對周圍的爭執都渾然不覺。直到清荷的手抓住了他的臂膀,他聽到她關切的聲音,「你怎麼了,別嚇我?」

萬林抬起頭來,「我沒事。」

他頓了一下,回頭看向那些神情緊張的修士,一字一頓道:「她不是魔。」

至於他推測的原因,他卻是一個字都不想與他們多說。

「你說不是就不是?可有何令人心服口服的解釋。」又有人道。

卻沒想到,萬林朝他冷冷一瞥,「你信或不信都與我無關,只是今日,我必不會讓任何人再往前一步,做出傷她之事!」

……

墨修遠正在前往萬象城,聽得這句話,他心頭同意,又像是安撫江笆一般地道:「我也不會!」

只是下一刻心頭又覺得不舒服,這句話,應該由他來說才對。

他到底為那死丫頭做過多少事了啊,嘔過多少次血了啊……

現在,還冒著危險離開洞天福地前往萬象城。

仙界修士不得在凡間界隨意出沒,他本以為出去之後會遭遇天罰,卻沒想到,或許是因為這身體是肉體,且被煉過的緣故,並沒有招來天罰。只不過他出來到底是施法移形換貌改變了容貌以防萬一,畢竟仙宮老祖塑像,很多地方都有供奉。

此次前往,不僅是為了救江籬,他擔心的是那魔氣。

「我擔心的是天下蒼生的大事。」墨修遠默默地道,「你則是為了江籬。」

江笆:「……」

你說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