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章 大補之物

受傷的大羅金仙,對於他來說,完全是大補之物。

「也不枉我想盡一切辦法,將自己強行撕裂成無數碎片,拼命穿透那該死的封印。」他神情猙獰,憶起當時所受的痛楚,頭頂上方的黑雲都翻滾起來,猶如煮沸了一樣。

「若是你沒受傷,以我現在的能力可能對你還有幾分忌憚。」『路遠』呵呵笑了一下,隨後又瞥了一眼江籬,「倒是多虧了你,一直替我養魂。」

然現在這情形,也是她害的。他本來能夠以萬象城為據點,不斷吸引新的修士過來做養分,實力慢慢滋養壯大,往附近區域逐步擴散,她要過來,他也沒有阻止,只是萬萬沒想到,她可以借用靈動仙珠把那些黑氣從人的體內逼出去。

他損毀靈動仙珠那麼多年,早已讓那顆珠子變得沒什麼用處,他對靈動仙珠已經毫不畏懼了,且江籬修為那麼低,怎麼可能發揮出仙珠的威力,卻沒想到,不該發生的事情,竟被她做到了。

她身上究竟有什麼秘密?

他說完之後笑容加深,眼睛都瞇成了一道細縫,只是眼縫之中射出銳利的寒光,讓人覺得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

「既然如此,便讓你死得輕鬆一些。」說到此處,他眼皮閉上,臉上神情顯得有些痛苦。

江籬看到他的眼珠在眼皮底下轉動,而他的身上,也出現了縷縷黑氣。

下一刻,有血淚從他眼珠裡透出來,讓江籬驚駭至極,卻又握緊了手裡的武器,這個時候,她明白對方並非師父,也不是魔修所扮,而是一種更加恐怖的存在了。

墨修遠神情肅穆,他之前從未動用過法器,這個時候,他手中多出了一柄長劍。

長劍出鞘那一瞬間,銀色劍光沖天而起,在空中幻化出一道長龍,長龍蜿蜒,甚至沖散了部分的黑雲,那是黑暗之中的一道閃電,劃破了天幕,卻又最終消失在了墨色之中。

墨修遠手中長劍一聲輕吟,化作了萬千道劍光。

他沒有跟江籬解釋什麼,也不想多說,直接朝著那「路遠」刺了過去,雪亮的劍芒夾雜著凌厲的劍風,帶著排山倒海之勢,攻向了「路遠」!

江籬被那一劍之光給震撼了,她覺得那一劍之威,無人能接得下,任何裝神弄鬼之人,都會死在他劍下。只是對方眼睛在劍光突至時猛地睜開,裡面黑漆漆的一片,乍眼一看,根本沒有眼白。

待仔細瞧著,江籬便發現,他眼睛縈繞著與先前那些修士相同的黑氣,並且在他眼眶之中形成了一個漩渦。

周圍的黑雲和黑氣都往他身上匯集,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堵黑色的牆壁。

在江籬眼中驚天動地的一劍,被那些黑氣給直接擋住了。

而那些黑氣不斷的往他身上匯集,在他身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虛影,看起來張牙舞爪,一時不清楚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江籬雖然不明白,卻也知道這不是什麼好預兆。是不是他在吸收那些黑氣的力量,然後合體?她不能躲在恩人背後,必須也拼盡全力,阻止那些黑氣湧入這鬼東西體內。

墨修遠則是心中巨震。

他並沒有親眼見過魔界的魔物,因為在很久很久之前,當年的仙界修士,便已經將魔界封印,使得那些魔物不能再現人間,禍亂蒼生。然而某些古秘境之中,依稀有一些關於魔物的記載。

面前這個,並非魔修,而是傳說中的魔界魔族!

這個魔物通過路遠的身體來到了人間,因為封印並沒有破開,所以它沒有辦法完整的過來,而是將身體分裂成無數黑氣,最終又集中在了萬象城。

無數的黑氣湧入了他的身體,而他身後的虛影也越變越大,江籬不再遲疑,首先祭出了靈動仙珠,緊接著木生春施展,金靈和幽冥鬼火一齊催動,拼盡全力要將他身後虛影打散。

墨修遠也是這麼做的,劍光回旋怒卷,呼嘯雷鳴,以崩天裂地之勢,橫掃身前一切阻礙。

「路遠」慘嚎了數聲,聲音淒厲至極。

江籬耳朵一陣劇痛,她甚至覺得自己的右耳已經聽不到了,伸手一抹,便抹到了血水。

這會兒卻是管不了那麼多,即便受傷,手上的攻擊也並未減弱。

然而就在這時,她看到那黑影之中,漸漸有了一個人形輪廓。

「路遠」黑漆漆的眼中血淌得越來越多了,他臉上兩道血痕,看起來觸目驚心,他張了張口,忽然掙扎著道:「丫頭……」

黑影之中,人形輪廓稍微清晰了一瞬,那也是她師父的臉。而隨著那人影的清晰,周圍的黑氣也黯淡了一些。

「好好照顧自己。」路遠道,「這只是我一縷殘魂,堅持不了多久,你們快些動手,切莫讓魔物成形,否則,你們不會是他對手!」

他剛剛說完,身形就黯淡了不少,而黑氣反之,又瘋狂湧動起來。

墨修遠道:「眼睛是關鍵。」

對方是魔物,所以靈動仙珠威力能夠加倍,只是靈動仙珠認了江籬做主,他是驅使不得的,如果強行干預,江籬必受重創。

先前江籬還能拼命攻擊,現在她渾身發涼,她以為師父醒來就是好了,苦苦撐了那麼久,總算等到了那一天,卻沒想到,她救活的不是師父,而是一個占了師父身體的魔物。

真正的師父,已經被禁錮吞沒,只剩下一縷殘魂,而現在,那縷殘魂,也幾近透明。

她的師父,要消失了。

那是黑氣之中的一縷銀白絲線,顏色越來越淡,最終徹底消失不見。而從頭到尾,江籬只是渾身發寒,這樣的失去,她曾經經歷過。

「江籬!」墨修遠喝了一聲,他看到江籬站在原地停下了攻擊,神情驚惶不安,眼淚無聲的滾落,只覺得心頭被重重一擊,然而這個時候,他無法分出心神去照顧她,他還需要她出手相助。

對方說得很對,他重傷未愈,雖是大羅金仙的修為,但在這魔物面前,卻根本占不到便宜,他的劍,並不能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能夠從那封印中掙脫出來的魔族,又豈會是一般的魔族。他在魔界之中,恐怕是極為強大的存在。

「江籬!」

墨修遠又喊了一聲,聲音更加急切。

江籬渾身一震,她咬緊牙關,驅使靈動仙珠,朝對方的眼珠攻去,與此同時,金靈和幽冥鬼火,也俱都湧向了他雙眼。

只是靈動仙珠噗的一聲炸得四分五裂,金靈被黑氣撞飛,幽冥鬼火更是險些被黑氣撲滅。

江籬哇地吐出一大口鮮血。

墨修遠也完全沒有想到,靈動仙珠已經損毀成了這樣。它能夠逼出那些分裂出來的黑氣,但面對真正的魔族之時,完全不堪一擊了。

「找死!」

占了路遠軀殼的魔物怒喝了一聲,他伸手虛空一抓,上方黑雲仿佛有了實體一般被他直接握住,化作一柄通體漆黑的長矛,以雷霆萬鈞之勢朝著江籬直接飛擲過去!

那一矛快若閃電,眨眼已至江籬面前,而這個時候,她全身的血液都被凍僵了一般,身體也完全不聽使喚,根本一步都挪不開。

墨修遠剛剛已經施展了劍訣之中最厲害的一招,劍已攻向了魔物雙眼,而那魔物扭頭朝他獰笑,神情極為猙獰。

是收劍擋住他的長矛,救江籬一命,還是繼續攻擊他的眼睛,不管江籬死活?

他是魔族,出生於魔界,以惡為養分發展壯大神魂,以血肉為食,最喜歡看這些人類內心掙扎,被迫做出選擇。

他的長矛,在靠近江籬的時候還稍稍收斂了力道,這是江籬無法分辨出來的,但是大羅金仙能夠感覺得到,他倒要看看,這個大羅金仙會怎麼做!

墨修遠在受傷之前為了渡劫身上的法寶都毀得差不多了,這會兒,也分不出其他東西去擋。

他沒有收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