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章 福緣真相

江籬身上沒什麼丹藥了,萬林他們困在萬象城內支持了這麼久,身上也沒有多少丹藥,並且人間界的這些東西,對於墨老祖來說根本沒多大用處。

但江籬不能什麼都不做。

若不是老祖,她早就死了。雖然現在因為師父隕落她心頭悲痛欲絕,但這會兒江籬強打起精神,顫抖著將墨修遠扶了起來,為他渡入靈氣。

因為是江籬自願的,又沒有外力搶奪,所以她的靈氣能夠輸入墨修遠體內,只是靈氣輸入他體內,就像是進入了一個深不可測的深淵,那無底洞仿佛能夠吞噬一切,把她搾干都只是杯水車薪。

她現在只有金丹期七層,而墨老祖已經飛升,這裡面的差距不只一星半點兒。

江籬摟著墨老祖,她的身體都在發抖。

此時老祖他不僅身體干癟,氣息也極為微弱,神魂更是虛弱無比,都快感應不到了,仿佛要隨風消散一般,完全是瀕死的模樣。

萬林收到了一道傳音,他一手按在了江籬肩頭,「萬象城的禁制已經消失了。」

也就是說,他們可以離開這死城了。危機已經解除,只是萬林心頭也沉重壓抑得很,絲毫沒有絕境逢生的喜悅。「城內沒有資源救他,我們先離開這裡。」

江籬聞言正要將人背起來,結果就發現不遠處出現了萬丈霞光,只見幾個修士踏雲而來,他們皆是衣袂飄飄,宛如謫仙。一行共有七人,江籬感覺不到他們身上有半點兒威壓,就仿佛這是一群凡人,奈何凡人豈能做到騰雲駕霧,明明沒有來自於修為和神魂上的壓力,卻仍舊讓她心中生出膜拜之心?

不僅是她,就連萬林也只覺得眼前幾人宛如光芒萬丈,讓他不敢直視,不由自主地生出跪拜之心,他不僅如此想,還如此做了,等到雙膝跪地之際,萬林才反應過來,臉色驀地變得蒼白。

「墨修遠違背天道規則出現在人間界,理應接受處罰。」七人之中,一身著玄色長衫的男子沉聲道。

「魔界封印鬆動,魔物現世,若不是他出手干預,後果不堪設想,理應算作將功折罪。」說話的是一位年輕女子,她眉目如畫,聲音溫和,手中握著一只玉瓶,渾身上下除了食指上纏了一點紅色絲線,繞成戒指一樣的紅圈之外,便再無其他顏色,乃是一身的素白。

「他不是渡了大羅金仙之劫麼,怎的弄成了這個樣子?」這次說話的是個女童,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她容貌嬌俏可愛,蓮藕一般的手腕上套了幾個鈴鐺,而這會兒,肩上還扛了一柄收起來了的紅綢傘。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意思,尊上讓我們帶他回去,如何處理,還得尊上定奪。」這次說話的人是個中年男人,他說了之後,其余幾人也不吭聲了,只是之前的玄色長衫男子上前一步,走到江籬面前,隨後便伸手,要奪走她背上的人。

這幾人從出現之後,對他們都極為冷漠,自顧在那對話,也沒有看他們一眼,江籬不知道他們想干什麼,只覺得心頭惶恐不安,並不是因為害怕恐懼,而是敬畏,一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敬畏,只是等到那人來抓墨老祖的時候,江籬忽然生出了無限的勇氣,她後退半步,將人牢牢護著,瞪著玄衫男子道:「你們想做什麼?」

「咦?」

七人中,有四人都驚奇地看了過來。

他們都是飛升了的仙界修士,且在仙界地位不低,實力更是不俗,才能成為仙尊得力手下,卻沒想到,如今凡人界的一個小小女修,居然有勇氣質問他們。

要知道,雖然他們沒有刻意釋放威壓,但那種實力上的差距,足以讓整個凡人界所有的生物,對他們頂禮膜拜。

江籬被那幾道視線盯著,只覺得喘不過氣來了一般。

「金丹期七層。」首先開口說話的是那個十一二歲的女童,她咯咯笑著上前一步,將肩上扛著的傘放在了江籬的頭頂上,等做完這一切之後,江籬便覺得之前那種從心底深處感受到的壓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舒服,一種莫名的舒服,像是清風吹拂她的臉頰,暖陽撫摸她的發絲,是她坐在搖椅上,聽師父講一些修真界裡的趣事,這種舒服,讓她全身都放鬆了。

「資質不錯,我破個例,收你為徒如何?」女童手腕上的鈴鐺搖了兩下,接著她又咯咯笑了起來,「真是難得一見的好苗子呢!」

然她話音剛落,就聽一個聲音響起,「雲羅,你敢收她為徒,就不怕丟了性命?」

說話的是人很瘦,臉色蒼白,嘴唇發紫,一副病弱的模樣,他手裡拿著一柄烏羽扇,那扇柄上串著的是幾枚銅錢。

雲羅撐開紅傘,轉頭看他,「蒼百年,你這是什麼意思?」

被喚做蒼百年的病弱男子將手中扇子一搖,那一串銅錢直接落了地,隨後他皺著眉頭看了那幾枚銅錢,盯了半晌之後才瞥了一眼江籬,眼神之中厭惡情緒極為明顯,「天煞孤星命格,若不是她這種命格,墨修遠還能傷成這樣不成?」他手中扇子又搖了一下,「這位可是渡了天劫的大羅金仙,修為尤在你我之上,呵呵。」

「廢話不多說了,直接把人帶走。」中年男子下了命令,先前那玄衫男子曲指一彈,便有一點金光沒入了江籬眉心。

江籬瞬間不能動了。

口不能言,身體不能動,體內的靈氣都仿佛凍結了一樣,一絲都調動不起來。

她心頭驚惶不安,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玄衫男子將墨老祖帶走。

先前那一身素白的女子玉手一抬,手指上的紅色絲線進入她的玉瓶之中,接著便有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順著絲線滾了出來,又直接落在了墨修遠唇上,這樣一來,墨修遠的身體就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

江籬稍稍鬆了口氣,這樣看來,他們並不是想害老祖?

七人踏雲而去,也就在這時,那個素白衣服的女子忽然轉頭看了她一眼。

江籬聽到她說,「若非因為你,修遠豈會落到這種危險境地,即是天煞孤星之命,就應該孤身一人,否則必定禍及無辜。」

那一字一句,像是釘子一般,深深地釘在了她心上。

待到七人徹底消失不見,江籬終於能動了,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覺得全身都力氣都已經被抽干了。

天煞孤星命格,這幾個字在她腦海之中一遍又一遍地回蕩,讓她渾身冰冷,心頭更是發寒。

這個時候,萬林也能動了,他剛剛也聽到了那些人的話,如今看到江籬受了打擊,便出聲寬慰她,「那些人隨口胡說,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是不信命的。」萬林見她像一個失了魂的木偶一般呆呆坐著,心頭很是擔憂。他繼續道,「我資質不好,未來的命運已經注定,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天下變數這麼大,沒有什麼是無法逆轉的。」

萬林見江籬毫無反應,想了想,就在她身旁坐下,開始說一些關於天命的事,他本是個話不多的人,也不喜與人交談,這會兒絞盡腦汁想了許久,才能憋出一些話來,只可惜,江籬仍舊是呆呆的坐著,與之前唯一不同的是,她眼睛裡開始流淚了。

他一直在說話,語氣也是從前慣有的平板,哪怕是安慰人也是如此,只是轉頭看到她無聲無息地默默流淚的時候,只覺得心頭微微慌了一瞬,使得他說話的聲音也前所未有的帶了點焦急,「江籬,這並不怪你。」

「在遇到路遠師父以前,我其實是個魔修。」江籬忽然開了口,她扭頭看向萬林,也沒管他會這麼想,而是笑著道:「還是控屍門,專門操控屍體的魔修,師門上下都對我很好,他們都不殺人,修煉需要屍體,還要去義莊偷,墳地挖,我們每天要挑水種田,跟凡人沒什麼兩樣,我很喜歡他們。」

江籬明明在笑,眼淚卻不住地往外流,「後來他們都死了。」她臉色蒼白如紙,「我運氣好,後來又拜了路遠師父,師父待我很好,什麼都願意給我,哪怕我修煉速度那麼慢,他也不嫌棄我。」

說到這裡,江籬劇烈的咳嗽起來,「可是師父也死了,我想盡了辦法,他還是去了,連一點兒殘魂都沒剩下。」

「現在,連老祖都生死不明。」江籬吸了吸鼻子,身子往後縮了一些,「萬城主,您離我遠一些吧,晦氣。」她雙手抱著膝蓋,頭埋在了膝蓋上,「我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誰沾上誰死,以後你討厭誰,把我往他那一送就萬事大吉了。」

她覺得自己說了個笑話,還抬起頭來沖萬林笑了一下,只是這笑容本就詭異不說,她才咧嘴,又覺得心口鈍痛,直接疼得她呻吟出聲,下一刻,她便忍不住嗚咽起來,哭聲漸大,最後變成了嚎嚎大哭。

萬林想要安慰她,卻也知道,現在恐怕無論說什麼,都無法減輕她的痛苦了。最終,他只是伸出手,想要拍拍她的背,只是手剛剛觸碰到她的後背,江籬就猛地抬起頭來,隨後連滾帶爬地往後挪了好幾步,「萬城主不要碰我。」

江籬心頭有了怨恨,她恨的是她自己,此時,她站起身來,哽咽道:「晚輩先走一步。」

「等等!」萬林出聲阻止,他決定說出自己的猜測,「這些都與你無關,並非是什麼天煞孤星的命格,江籬,你看這個!」他將自己的仙器乾坤拿了出來,「這是仙器乾坤,我在一個仙人秘境之中發現的,而從那隕落仙君留下的玉簡當中,我還知道,這天地間存在一件神器,乃是天地乾坤。」

江籬不明白萬林說這些是什麼意思,但她眼睛落在那仙器乾坤上面,覺得看起來有些眼熟。

「天地乾坤,能夠吸納天地萬物,淨化污穢魔物,威力自是無窮。」萬林說道此處,稍稍頓了一下又道,「然而它最為厲害的一點,就是能夠匯集運勢,就好像一個聚寶盆,但匯聚的不是金銀珠寶,而是運氣,天道機緣!」

「只是這些運勢,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萬林重重地歎息了一聲,「以性命為代價,它將你身邊那些關心你的人的運勢全部吸走,轉化成了你的福緣。」

聽到這裡,江籬目瞪口呆,她的心更是沉入谷底。

她四肢僵硬地走到萬林面前,拿起了他手上的仙器乾坤,隨後將那乾坤貼在了自己的臉頰上,她扯著嘴角笑了一下,「你看,他們能吻合嗎?」

乾坤和江籬臉上的那塊紅疤完全重疊在了一起。

不等萬林回答,江籬便掐了一個水鏡訣,待看清鏡中模樣,她雙腿一軟,直接跌了下去,幸得萬林伸手扶住,才沒有跌在地上。

她臉上的紅疤,竟然是所謂的神器天地乾坤?

她一直覺得老天待她其實不薄,師父也一直說她福運通天,出門就能撞上最好的機緣,卻沒想到,這一切是有原因的,正是這些機緣,害死了她所在乎的人。

她能夠碰到並收服天地靈火幽冥鬼火。

她能夠輕易擁有別人窮盡一生力氣都無法找到的極品靈獸。

她的修為資質逆天,遠遠超過了天玄體質。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臉上的那道紅疤,所謂的神器天地乾坤。

「它是狗屁的神器,它是魔器才對,神器會傷害別人來成全自己嗎?」江籬雙目通紅,她從自己的乾坤袋裡掏出柄匕首,直接朝自己的臉上劃去,「我要把它挖出來,把它挖出來!」

萬林一時阻止不及,等他反應過來,江籬已經滿臉鮮血了。

他心頭焦急,只能出手將江籬打暈,待她昏倒,萬林將江籬摟在了懷中。

「江籬!」

「師姐!」

剛剛把人抱住,就有一群人趕了過來,領頭的正是滄瀾仙宮清淵長老。

找到了人,清淵也鬆了口氣,他沖萬林作了一揖,「多謝萬城主。」

滄瀾仙宮剩下的修士自然是要回仙宮的,清淵也准備帶走江籬,卻沒料到萬林竟也要一同前往仙宮,並且抱著江籬一副不願撒手的樣子,沉錦見狀,薄唇微微一抿,隨後低下頭去,掩飾了臉上一閃而過的陰霾。

……

江籬昏迷了整整三日。

她醒來的時候,剛剛睜眼,就看到床邊坐著的崔靄。

「你醒了?」崔靄見到江籬醒來,立刻高興地道,「擔心死我了。」

江籬發現崔靄一直握著自己的手,她意識到這一點兒心頭猛地一沉,隨後將手抽出,冷冷道:「不要靠近我。」

「師姐,你怎麼了?」

崔靄擔憂地問道,奈何江籬並不回答,只是冷聲道,「我不想看見你,你立刻離開典藏樓!」

「師姐?」崔靄一臉難以置信,她怎麼都想不通,師姐為什麼會趕走她。「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事了?師姐,你不要趕我走。」崔靄畢竟年幼,這會兒心頭慌亂,眼淚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然而江籬不為所動,直接用武力將她趕出了典藏樓,隨後還打開了典藏樓的禁制,不准任何人靠近。

趕走崔靄之後,江籬就坐在凳子上發呆,她看著鏡子裡自己的臉,上次劃破的傷口早已經恢復,而那疤痕,依舊紅得耀目。

她從乾坤袋裡掏出那塊指甲蓋大小的透明石頭,這個就是她自己吐出來的東西,想來也是和那天地乾坤有關的,因為萬林曾說那天地乾坤有吸納萬物淨化污穢的能力。

她的體內有一件神器,而這神器,還能夠將別人的運道轉化成自己的福緣。

這是真的嗎?

她不知道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她只知道,臉上的紅疤是那麼的刺目。只是她根本感覺不到體內藏了任何東西,哪怕用刀切開皮膚,在血肉之中翻找,她都無法找到任何東西。

江籬甚至割下了臉上的那一塊面皮也無濟於事。

她的臉會慢慢恢復,最後變成從前的樣子,仿佛那些自殘行為,並不曾發生過。

江籬將自己一個人困在典藏樓裡,整日渾渾噩噩的,她甚至想過自殺,只是自爆元神的那一瞬間,她想起了從前的那些往事。當初控屍門的師父傳音於她,讓她活下去;金銀蟒為了讓她活下去,引開了那些正道修士;路遠師父為了讓她活下去,拼盡了最後一絲殘魂,還有老祖,為了讓她活下去,將她牢牢護在身下,自己險些成了一具干屍。

所以她必須活下去,只是從今往後,她都只能一個人了。

……

江籬在典藏樓關了整整一月,她打開禁制的那天,天空飄著細細的雨絲,她沒有施展任何法訣為自己遮雨,就那麼靜靜地走在雨幕之中,任由頭髮被雨水打濕,一縷一縷的貼在她臉頰上。

她一步一步緩緩走上了滄瀾仙宮的白玉石階,往仙宮正殿而去。

途中遇到沉錦,他見到江籬這般模樣,便抬手掐訣,為她頭頂撐了一方結界,替她遮住了雨簾。「師姐,你出來了。」沉錦抿了下嘴唇,柔聲道:「人死不能復生……」

他本是想跟江籬說上幾句話的,卻沒想到她目不斜視地從他身邊擦身而過,竟是完全沒看見他一樣。

「師姐!」沉錦又喊了一聲,江籬仍是頭也不回地往上走去。

「沉錦師兄,她都不理睬你,何必呢。」采晴有些氣悶地道,她看著江籬的背影,心頭很不是滋味,他們一同進入仙宮,當初她修為最低,如今,卻已將他們遠遠拋在身後了。

她還是仙宮沒甚地位的弟子,而她,現在已經是典藏樓樓主。想到前些日子掌門把典藏樓完全交給了江籬,采晴心中就十分不滿,可惜敢怒不敢言,只能私底下罵上幾句。

「丑人多作怪。」她看著江籬恨恨道,然下一刻,采晴覺得臉上一疼,她捂著臉頰,一臉驚慌地瞪著四周。

「誰?是誰?」她被人扇了一巴掌,臉腫得老高,只是明明有人打了她,她卻什麼都沒看到,根本不知道是誰動的手。

「沉錦師兄?」采晴捂著臉頰眼淚汪汪地看著沉錦,「你有沒看到是誰?」

「能夠做到的只有元嬰期以上的修士,知道是誰也無濟於事。」沉錦淡淡道。雖然他也沒看到,但他已經猜到了,打人的,自然只能是還在仙宮做客的萬象城主萬林。

「如今江籬師姐並非你能招惹得起的。」沉錦瞟了采晴一眼,看在幼時便相識的份上,提醒她道。

如今的江籬師姐,與他也有了太遠的距離。沉錦心頭一沉,腦海之中,竟是出現了多年前相遇的畫面。

再也回不去了吧,只不過回去又如何,即便最開始,他的心思都不單純,沉錦自嘲地笑了一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