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章 門派落魄

半月後,萬林甦醒,他醒了過後恢復得極快,不多時便生龍活虎,這讓江籬放了心,她如今修為元嬰期大圓滿,飛升渡劫近在咫尺,因此要回滄瀾仙宮跟老祖商量一下,等她渡劫之後如何上仙人界救人。

飛升的修士都會被引入仙人界,然魔界渡劫的萬林似乎沒有這麼一個指引人,也不知是好是壞。江籬本是打算與他分道揚鑣的,卻沒想到,萬林自覺無處可去,想與她一道前往滄瀾仙宮。

「你不去仙人界?」江籬詫異道。

「暫時不去,還有一些塵事未了。」萬林道:「據說進入仙人界想要返回真仙界會變得困難重重,還會受到頗多的限制,我等等再去吧!」

仙人界修士前往修真界的確會受到天道規則限制,萬林這樣的也不曉得是不是鑽了天道規則的空子,如果是的話,他在修真界豈不是真正的隻手遮天了。

鬼幽吞噬了神器天地乾坤,是以它可以幫助江籬掩蓋身上的凶煞之氣,也就是說,她現在直接返回滄瀾仙宮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只是,鬼幽瞞得住仙宮修士,能不能瞞住浮空島墨老祖的神念?

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經入了魔道,大抵是失望透頂了吧。

江籬心情有些復雜,她乘坐在火鴉背上,遙遙看著遠處的滄瀾仙宮,神情有幾分落寞。

等到回了仙宮,江籬發現以往熱鬧非凡的滄瀾仙宮如今冷冷清清,神識望出老遠,都見不到一個弟子。

仙宮正殿玉石階梯上堆疊了不少的落葉,被風一吹胡亂飛舞,憑添了蕭瑟和寂寥。她快步上山,在大門那裡見到一個穿青衫的小童在打瞌睡,他的衣服只是最劣等的道袍,價值不到一塊低階靈石,僅僅能抵擋一些低階法術,就跟以前的控屍門弟子服差不多,滄瀾仙宮怎麼會變得如此落魄了?

最重要的是,仙宮守門的不是跟師父有交情的陳老麼,陳老他去哪兒了?

這麼一個小門童應該問不出什麼,江籬也沒把他叫醒,直接進入了仙宮山門,而她與萬林進去之後,大門上懸掛的風鈴發出一聲輕響,小門童揉了揉眼睛醒來,看著那沒有任何響動的風鈴,只以為剛剛聽到的鈴聲乃是做夢。

他伸手打了個呵欠,接著用雙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抱怨道:「好冷。」

……

江籬進了仙宮之後直奔掌門大殿,她在殿內看到了鬚髮皆白的掌門,只是一年多時間沒見,掌門像是老了幾十歲,而江籬用神識一探,就發現他壽元也將近了。

「掌門?」

坐於蒲團上打坐的老者抬起頭來,他一雙眼睛渾濁無神,在感應到江籬的時候,眸子裡才有了一絲光輝。

「聖女,你回來了。」他已經看不見了,神識也有些微弱,雖然還能辨認出江籬的氣息,卻也並不知道她如今是什麼修為,只是隱隱能夠察覺到一些威壓。

江籬當初一直在浮空島上與老祖聯繫,被仙宮尊為聖女,如今聽得這稱呼,她心頭一沉,本來只是想著聯系一下老祖,如今又覺得,這個仙宮,她亦是有責任的。哪怕一開始,其他人對她並不好,但她有一直寵她護她的師父,有一同修煉的崔靄,有多次幫過她的清淵師叔,即便是掌門,也並沒有真正的為難過她,看到這個雙目渾濁的老人,江籬心頭一酸,她掃視了一下空蕩蕩的大殿,問道:「掌門,仙宮為何如此蕭瑟,發生了何事?」

「哎。」

掌門便將這一年多來仙宮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

滄瀾仙宮作為東陸第一修真大派,自然是北域那些修士的打壓對象。一年多來,每日都有修士闖破陣法打上門來,讓滄瀾仙宮應付得頗為頭疼。同為修真正道,他們也不能無緣無故幹出滅人門派有損天道修行的惡事,就暗中扶持了一些東陸本土門派給仙宮施壓,強占仙宮的礦脈靈脈和修行地盤,使得仙宮資源越來越少,不能負擔門中眾多弟子的修煉。

接著,便有人來仙宮挖牆腳,那些資質大好前途無限的弟子,就是他們的目標。堂堂仙宮怎麼能被如此打臉,之前迫於實力差距不敢拼命,這時候卻顧不得什麼反抗起來,結果自然是一敗塗地。

「他們說也不強迫別人,講究自願,是跟著沒落沒有出路的門派,還是另覓高枝……」

「若是弟子自願叛出師門,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清理門戶,但實力不足,根本奈何他們不得,結果,你也看到了。」

仙宮沒落,資質優秀的弟子叛出師門,所以現在才會如此冷清。沒想到,短短時間內,曾經顯赫的滄瀾仙宮竟然會變成這副模樣!

「掌門你怎麼會如此……」

「仙宮受難,老祖聯繫不上,我便孤注一擲,想要衝擊渡劫之境,本來就把握不大,渡劫之時還遭人暗算,於是就受了重創。」他重重歎息,「幾位長老,還有陳老,都是那個時候因為護我而死。」

陳老竟也死了。

他沉默了一下,「其他的弟子只是叛出師門去了別的門派,東亭山,是整個叛變,欲置仙宮於死地。若非東亭山一番折騰,偌大的仙宮也不會變的如此落魄。」

東亭山跟典藏樓一直不對盤,江籬當初沒少受東亭山欺辱。

「現在,仙宮上下,還餘十七人。」

掌門苦笑了一聲,「他們還留下這門派,無非是不想撕破名門正道的虛偽臉孔罷了,下月若是交不上他們要求的資源,便要我們離開此地,另覓棲身之所。」

東陸的修真門派也有東陸的規矩,像是門中有仙人老祖的,宗門才能擔得起仙字,有元嬰期修士坐鎮的,才能算一流的修真門派,弟子數量也有要求,如今的滄瀾仙宮人才凋零門派上下共有十七人,自然算不上大派,而打不過別人,就需要向大宗門繳納資源,拿不出來?就趕出仙山靈脈另覓居所,如此一來,門派沒落後繼無人,也就算得上滅門了。怕是不出百年,滄瀾仙宮便要從東陸修真界除名。

「留下的十七人是?」

掌門拿出塊玉簡遞給江籬,江籬神識一掃,就發現了十七人的名字。

「清淵師叔還在,修為也跌了?」清淵是突破了元嬰期的,現在玉簡上記載的卻是金丹期九層。

「恩,他本就因為東亭山一戰受了重創,之後沒有修養又一直在外面獵取靈石,所以才會此。」

名單上其餘的弟子江籬都不太熟悉,她沒有看到沉錦和崔靄。沉錦一直會把自己擺放在最有利的位置,他離開倒在她意料之中,而崔靄竟然也……

江籬眼中殺機一現,那是隱藏在心底的戾氣,因為信任的同伴離開,陡然迸發出來,讓旁邊的萬林眸中露出擔憂之色,他手指微微一曲,便有一縷清風溢出將江籬這屢煞氣覆蓋,也是掌門修為大跌,才無法察覺剛剛江籬身上的異常。

「崔靄去了哪兒?」江籬沉聲問道,怕掌門對崔靄沒什麼印象,她還補充了一句,當初跟我一起在典藏樓的小姑娘。

「崔靄她並非自願的。」掌門歎了一聲,「她體質特殊,天難體質還能有如此修為,被北域的修士看中,強行帶走了!」

「北域?」

「嗯,夜離宗。」

「呵,又是夜離宗。」江籬冷笑了一聲,她下意識的伸手把玩了一下青玉扳指,接著道:「夜離宗可真是陰魂不散。」

既然如此,就打得他們魂飛魄散。

只不過當務之急,是先上浮空島,看看老祖如今狀況如何。

得知江籬要上浮空島,掌門自然不會阻攔,他只是道:「一直無法聯繫老祖,老祖也不曾降下神諭,他們都說老祖在仙人界自身難保啊……」

江籬徑直去了浮空島,她在走上玉石台階的時候,盡量讓自己顯得心平氣和一些,雖然鬼幽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不會露出破綻,但她還是謹慎一些的好,等上了浮空島看到一座小小的木雕,江籬呆了片刻,忽覺眼角濕潤,竟是委屈至極。

當初,仙人老祖的雕像有數十丈高,威武霸氣,讓人遠遠看著就要頂禮膜拜,後來毀過一次,重建成真人大小,也是用的上好的石料,讓她覺得仿佛有真人站在面前。而現在,這老祖雕像只有巴掌大小,用的雖是靈木雕刻,卻比之從前不曉得差了多少,一看就寒磣至極。

「門中資源匱乏,靈石所剩無幾,這靈木,還是清淵費了很大的力氣所得。」

雖然老祖雕像很小,但雕刻得也是栩栩如生,江籬揮手示意自己想靜一靜,待人走後,她在雕像前的蒲團上跪坐了下來。

半晌之後,江籬朝著雕像叩了幾個響頭,這才道:「弟子江籬拜見老祖。」

她呆坐良久,也沒感受到老祖神念,這讓江籬心急如焚,她下意識地拿起木雕放在掌心,一手輕輕摩挲兩下,喃喃道:「您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