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章 大殺四方

玄冥海的孤島上沒有靈氣。

墨修遠傷勢一直未痊愈,他又得不到靈氣補充,在這一年多的時間內,他盡量收斂氣息蟄伏起來,讓自己的消耗降到最低。而之後不久,他發現這孤島上似乎被人動了手腳,不僅沒有靈氣還有死氣夾雜其中,所以到最後,他屏蔽了神識和五感,將自己徹底封閉起來,只有這樣才能熬過去。

不是不想逃,而是以他現在的狀況,根本逃不出孤島。其實他只要養好傷勢便有一戰之力,奈何從前多次作死,弄得傷上加傷,如今才會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他自顧不暇,自然無法為滄瀾仙宮提供庇護了。

墨修遠屏蔽了五感和神念,他無法聽到修真界的聲音。然而這一天,他只覺得心頭仿佛有輕聲呢喃,讓他從沉睡中睜眼,神念下意識地進入修真界,結果就看到自己的雕像被人握在手心裡,因為是神識注入其中的,那種感覺,就仿佛是他自己被對方握在手裡撫摸一樣。

手指輕撫過木雕,就像是羽毛撓他的癢癢一樣,讓墨修遠渾身一激靈,整個人微微一顫,臉頰上也霎時爬上了緋紅。

他的雕像怎麼那麼小了……

普普通通的靈木所刻,簡直掉價,最離譜的是,現在還被她握在手裡!

「江籬!」

神識傳出聲音,江籬立刻有所感應,她連忙將雕像放在台上,整個人都有些膽戰心驚。

她剛剛算不算是,輕薄了老祖?

「修為已經元嬰期大圓滿了?」看到江籬的修為,饒是見慣了天才的墨修遠也是震驚了一下,這等資質,比之他從前都要勝出不少。

「恩,老祖我有信心渡劫飛升,待我飛升仙人界,如何才能救你?」

他當初只是見江籬頹廢心死才會隨口一說,即便是她飛升渡劫,又哪裡能救他。

將他關禁閉的可是這天底下唯一的九天玄仙,其實力恐怖至極,豈是剛剛飛升的江籬可比。況且,他也只是關禁閉,雖然有人動手腳,但只要他小心一些,並無性命之憂。

「我暫時沒有什麼危險。」墨修遠道:「為何仙宮如此蕭條?發生了什麼事?」

江籬便將掌門所說的事一一道來,墨修遠聽到後面冷哼了一聲,「欺我仙宮無人?江籬,既然你已是元嬰期大圓滿,暫時就不要衝擊渡劫,先去將那些挑釁仙宮的教訓了再說,至於叛出仙宮的弟子,一律按門規處置。」

他其實並沒有動怒,飛升太久,與滄瀾仙宮的聯繫越發薄弱,感情上並不算太深厚。只是這個時候還得給江籬找點兒事做,免得她因為擔心直接飛升仙人界,到時候跑去跟仙尊叫板放人,別人一根手指頭都能將她捏死。

「可是……」

相比起仙宮事宜,江籬更擔心的是老祖安危,事有輕重緩急,至少老祖是放在第一位的。

「身為仙宮聖女,自然要為仙宮出力。」墨修遠說完之後又道:「我如今要休養,神念和五感都會封閉,與你溝通的時機不多。」他頓了一下,神識掃過江籬手指上的青玉扳指,心頭有些糾結。

這青玉扳指被他抹去了神念,如今乃是江籬之物。

但他用得上好,而扳指被他常年累月用神識溫養過,如果重新收回來,想要偷偷看一眼江籬,應該比用神念注入雕像還要輕鬆穩妥一些。

只是他又沒有偷窺癖!

最重要的是,送出去的東西又怎麼好意思開口要回來。

墨修遠覺得自己深受江笆影響,性格都有些彆扭了。他深吸口氣才道:「好了,滄瀾仙宮失去的東西,你都要去一一討回來!去吧!」

她是元嬰期大圓滿,目測修為極為精純,飛升渡劫完全不會有壓力,比之其他元嬰期大圓滿要厲害得多,身上還有神器,這修真界怕是沒人奈何得了她,至於北域那些修士,除非門中老怪物全部出動,江籬也沒什麼好怕的,至少脫身沒有問題。

元嬰期以上是渡劫期,飛升修士返回修真界困難重重,以江籬現在的修為,當真應了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了。

「是。」

江籬領了老祖命令之後便下了浮空島,她召集門中所有的弟子聚集大殿,將老祖的話傳了下來。

清淵師叔外出未歸,如今滄瀾仙宮算上她和萬林也才十八人,其中還有一個煉器期的小門童。其他的弟子修為最好的也就金丹期一層修為,資質普通得很,當然,能夠進入滄瀾仙宮的,哪怕資質再普通也只是相對天才來說的,他們要是想去其他門派,也肯定會有門派搶著收。江籬打量了一下留下來的弟子,其中一個個子高高的大胖子倒有些眼熟,她不由地多看了兩眼,隨後面露驚訝。

此人她還有些印象,乃是丹藥島王安,出生於修真家族,似乎是個做生意的,當初在門派試練的時候還幫過她,之後典藏樓被打壓,眾人對她避之不及,他們就少有聯系了。胖子資質其實不錯,入門後也很受門中長老重視,只是他一直說自己是生意人不做蝕本的買賣,這個時候怎麼會留下來?

江籬完全沒想到他竟然會留下。

看著江籬一直打量自己,王安仍是像從前那般抱拳作揖,他生得白白胖胖的,看起來老實憨厚,眼睛雖小,也是格外有神。這會兒行了一禮之後,王安苦笑了一下道:「師姐。」

「沒想到你還在……」江籬道。

王安摸了摸鼻子,「師父待我不薄,還死得那麼悲壯,我不留下來,以後哪裡有臉去見他。」說完他又笑了一下,「再說我資質雖然不錯,但也不算最頂尖的,跑到其他門派肯定要受排擠,日子也不好混,叛出師門名聲也不好,起碼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不會以真心相待,不劃算喲。」

胖子王安沒打算說假話,他也沒說自己對宗門如何如何衷心,而是繼續道:「我家現在也不太平,勾心鬥角的破事兒多,沒精力和資源讓我去上下打點,仙宮還有師姐老祖和清淵師叔在,肯定會崛起的。」

他說完之後笑呵呵地看著江籬,一雙眼睛都瞇成了一道細縫。

「這不,師姐回來了,老祖神諭也降下來了,也該我們翻身了!」說完他一揮拳頭,「師姐你說怎麼幹,我們都跟著你。」

他算是瞧出江籬修為深不可測,旁邊的萬林更是讓人心驚,有這麼兩尊大神在,什麼場子找不回來!

江籬跟掌門略一商量,便打定主意先拿回滄瀾仙宮仙山附近的靈泉和礦脈,將那些強占仙宮資源的門派一一驅逐,將那些自願叛出師門的弟子修為全廢!

說幹就幹,江籬即刻動身飛往了仙宮最近的一處礦脈。

她也不跟人招呼,直接動手,將占領礦脈的修士全部擊殺之後才對那些修為低下的普通礦工道:「這裡是滄瀾仙宮礦脈,任何闖入礦山的其他門派,一律誅殺。」說完之後,江籬祭出一面仙宮令旗插入礦山山巔,讓仙宮的旗幟再次飄揚。

待她走後,被她的動作驚住的礦工才回過神來。

「抬手間滅掉了那麼多高階修士。」

「簡直是個女殺神!」說話的人臉色發白,顯然是被剛剛那血腥一幕給嚇到了。

「是滄瀾仙宮的修士?」

「管她是誰,反正我們不過就是挖礦的,給誰挖不一樣,以前給滄瀾仙宮挖,每個月得到的工錢還多一些。」也有心態好一點兒的礦工,這個時候倒沒怎麼害怕,還招呼人去把那些修士的屍體處理了,至於乾坤袋裡的東西,自然就落進了他們腰包。

「萬一他們門派來人了怎麼辦?」

「你傻啊,反正有滄瀾仙宮的女殺神兜著,關我們什麼事……」

這樣的事情,在多處地方上演,只一個早晨,便有十餘處地方血流成河。

因為江籬出手極快,每一處地方穿其他門派弟子服的都被她殺得一個不剩,這也使得消息幾乎沒有傳遞出去,等到眾多門派得到消息,已經是午時過後了。而這個時候,江籬已經回了滄瀾仙宮。

她與仙宮剩下的人一起聚在大殿外等待。

等那些挑釁過仙宮的門派上門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