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7 章 來了別走

參與分割滄瀾仙宮資源的門派並不是一個。

當初東陸修真界的幾個修真大派皆有參與,他們吃了肉,也給其他小門派喝了湯,可以說是皆大歡喜,這樣一來,也就沒人管蠶食一個門派是不是符合規矩了,畢竟牆倒眾人推不是麼,更何況,他們還有北域的修真大派撐腰,自然不會害怕滄瀾仙宮。

那些在修真界闖出些名頭的門派,唯一沒有對滄瀾仙宮出手的也只有劍宗了。

劍宗掌門收了個劍道天才,修為雖不算太過逆天,但劍術上的造詣簡直讓人震驚,年紀輕輕就已經領會到了劍意,並且將師門劍訣練至七層,乃是劍道上的經世奇才。而這天才,是從滄瀾仙宮出來的。

她說滄瀾仙宮有人對她有恩,且相信仙宮不會輕易倒掉,所以懇求劍宗不要在此事上插手,還曾暗暗支援過仙宗弟子,雖然不多,但也是雪中送炭。

等到滄瀾仙宮一位女殺神血洗十餘處礦脈的消息傳來的時候,劍宗玉真霍地一下站起來,沖著劍宗掌門厲行天道:「師父,肯定是仙宮聖女回來了。」

滄瀾仙宮的那十餘處礦脈都是上好的靈石礦脈,算是一項肥差,如今各大門派駐守在那裡的弟子都是有實力有背景的,其中不乏門中長老。結果這些人,只是瞬息之間就被殺光,足以證明那

出手之人有多強悍,至少也是元嬰期修為。

「她不是與你同齡,能有如此修為?」

「江師姐修為遠超天玄體質,又被仙宮老祖欽點為聖女,日夜在老祖雕像旁修煉,而且她福澤通天奇遇不斷,哪怕說她現在已經飛升了,我都相信。」穿一襲勁裝,頭髮高高挽起的玉真眉眼頗為英氣,說話的時候她身後的長劍也微微發光,像是在附和她一樣。

厲天略一沉吟,隨後道:「現在各大門派傳訊,要一起攻上滄瀾仙宮為門中弟子報仇,我們……」

當初沒有把滄瀾仙宮趕盡殺絕,一是覺得現在的仙宮空有個殼子,裡面什麼都掏空了,不出百年必將除名,自然不需要動手,大家都是名門正道,憑實力搶資源可,滅人滿門是上不得台面的。現在則不一樣,仙宮弟子殺了這麼多人,他們打著為門派弟子報仇的旗號,自然無所顧忌。

「師父,對付一個人,他們還要聯繫各大門派,真是一群廢物。」

玉真說話很直,也不會拐彎抹角,或許正是這個原因,她的劍道才會一往無前,掌門歎了口氣,隨後道:「你與仙宮弟子一直有聯繫吧,通知仙宮弟子做好準備,各大門派將會攻上滄瀾山。」

玉真臉上一紅,她一直暗中照顧過仙宮剩下的弟子,以為師父不知道,卻沒想到,他心知肚明。

「那我們?」

「我們也去。」厲行天道。

「師父!」玉真心頭巨震,背後長劍立刻發出一聲嗡鳴。

「怎麼還想對老子動手不成?」厲行天雙眉倒豎,眼睛瞪起,「他們估計會請北域修士坐鎮,我們去了見機行事,若是能幫,就幫上一把。」他這麼做可是下了重注,當然,若是形勢不對,他肯定不會出頭,以卵擊石是沒腦子的行為,若是不知分寸,劍宗就是下一個滄瀾仙宮。

「是,師父!」

……

江籬等人一直在虛懷殿外,他們也沒有乾坐著,而是在打坐修煉。

修煉用的靈石都是江籬從魔界淨化得來的晶石。逃出魔界之時鬼幽吞噬的魔物數之不盡,它出去之後吃了夜離宗的仙器因此並沒有吸收完全,這會兒不情不願地吐了出來,滿足剩下十幾個人的修煉不在話下。

那樣的晶石比上品靈石的靈氣還要純粹和濃郁得多,萬林能夠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突破晶石功不可沒。因此,僅僅幾個時辰,修煉的弟子都有明顯的提升。他們本身修為不高,這會兒漲幅驚人。不多時就能看到身上冒出靈氣光暈,那是進階之兆。

衰老的掌門也因為吸收了晶石靈氣而顯得年輕了一些,只是他是渡劫是被人暗算,雷劫之威摧毀了他的大量經脈,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復原的。然因為精神放鬆的緣故,他這會兒也是神采奕奕,白髮間更是生出幾縷青絲。

王安本是金丹期一層修為,短短兩個時辰連躍兩層,還是江籬阻止他繼續修煉,否則他還能再進一步。至於小門童,資質雖不算差,但剛剛進入修真一途,不過煉氣修為經脈更是脆弱,根本無法吸收晶石能量,他坐在一旁看著門中眾位大人物,心頭又緊張又期待。他是清淵從仙凡邊界處救回來的,起初對滄瀾仙宮充滿了嚮往,然真正到了地方,才知道仙宮已經沒落了。到底是個知恩圖報的孩子,他沒有想著離開另覓去處,只不過也覺得自己大概就要這麼混日子了,卻沒想到,事情又出現了這般轉機。

殿外那戴著面具的女子是仙宮聖女,她能帶著他們這麼一點兒人大殺四方嗎?

江籬坐著沒動,萬林在另一側坐著閉目養神,他如今修為已經是渡劫,在修真界內,神識可延生萬里,只要他想,萬里之內的風吹草動都在他眼中。

「來了。」萬林睜眼,他面無表情,語氣也十分平靜,仿佛那集結的各大派修士,不過一群螻蟻。

「六位元嬰期,一百三十一位金丹,四百七十位築基。」他每說一句,滄瀾仙宮的弟子心頭就緊上幾分,對付他們這點兒人,居然各大門派都出動了頂尖力量。六位元嬰期啊,這都是門中長老甚至老祖之內的存在,他們這麼以多欺少,也不嫌丟人現眼。

事實上這還是因為時間倉促的緣故,不然他們聚集的人會更多。

此次前來滄瀾仙宮的修士中有夜離宗那位丟失了仙器的長老。程鷺丟了仙器受了重罰,自然要想盡辦法咬出那盜走仙器之人,她本就懷疑是滄瀾仙宮的江籬,後來聽到滄瀾仙宮聖女回歸血洗各大門派之時就更加堅定了想法,也正是如此,夜離宗長老才會找上門來。

他身為夜離宗長老,修為自是不俗,已是元嬰期九層,最重要的是身上丹藥法寶眾多,戰鬥力十分強悍,而且他的背後是北域大派夜離宗,因此在他出現之後,大家順勢推他為首,此時皆是跟在其身後。

離滄瀾仙宮還餘千里之遙,這夜離宗長老便高聲喝道:「江籬小兒,毀我仙器,滾出來受死!」

當日江籬離開魔界的時候萬林還在重傷昏迷,所以並不知情,只不過鬼幽是個不肯吃虧的,它在江籬體內暫時還無法跟外人溝通,就用神念威脅了江籬的幾隻靈獸,於是它們就天天在萬林耳朵邊念叨,給萬林洗腦。

「你不知道當時情況有多危急,多虧了我們才保住你性命,為了救你,我們還被魔物所傷。」

「出來的時候還有什麼什麼宗門的用仙器射我們,多麼的驚險什麼的……」

總之,你能活著多虧了江籬,你的命是她的了要好好報答,仙器什麼的都交上來,如此這般。

萬林是個面無表情和不善表達的,他從未回應過這些靈獸的話,但他也把這些話記在了心上。

而此時,聽到那夜離宗長老的話,他臉色微變,食指微曲,一點兒熒光射出,欲將那夜離宗長老直接擊斃。孰料前方江籬驀地抬手,將他的那一道殺意輕鬆攔住。這般動作,讓萬林稍稍愣住,他如今已經飛升渡劫,卻不曾想到,江籬能夠輕鬆地攔下他的殺招。

只是她為何出手阻攔?

萬林略有些不解,便見她微微側頭,幾縷青絲附著在銀色面具之上,黑白分明。而面具之下露出的一雙眼睛,明亮又惑人。

紅唇微張,只聽她笑著道:「別急,把人嚇跑了怎麼辦?」

……

等到各大派修士靠近仙宮之時,江籬才傳音道:「既然來了,就別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