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章 贖身

夜離宗許長老此時不敢在托大,他祭出防御法寶護住全身之後才拿出一支毛筆,那筆本是握在他手中,隨著他手抬起,毛筆便自行懸浮空中,筆尖更是出現了一縷殷紅。

那是仙器符筆。

符筆用朱砂繪出一座大山,那山川巍峨,又有龐大的威壓層層壓下,直叫跟在他身後的修士心驚肉跳,暗道北域修士果然手段高明,這攻擊若是落到自己這邊,怕是難以抵擋。

「去!」夜離宗許長老面色漲得通紅,臉頰兩邊都鼓起,隨著那一聲去字,他周圍的靈氣都一陣震蕩,仿佛一字萬斤之力托起了整座山峰。緊接著就看到那大山騰飛而起,直接朝滄瀾仙宮正殿壓下。

轟隆一聲巨響過後,眾人只看見一團濃霧升騰而起遮天蔽日,猶如一朵蘑菇雲一樣。少卿,濃霧散開成蒙蒙光暈,將整個滄瀾仙宮罩在一層結界之中。

「今日定叫你們插翅難飛!」

他一番動作下來引得身後修士士氣大振,紛紛祭出法寶攻向了滄瀾仙宮,這是面子上的話都懶得講了,直接趕盡殺絕不留一個活口。

結果就聽到裡面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了出來,「也好,省點兒力氣。」

隨後,一道驚鴻劍光從仙宮正殿發出,雪亮的劍芒猶如一道閃電撕裂天空,以雷霆之勢擊中了那符筆所繪的山峰。

「好強的劍意。」劍宗修士在人群後面,他們作為劍修,此刻對那驚天一劍的感受更深,只見他們個個臉色蒼白,佩劍嗡嗡作響,竟是對那劍意不由自主的臣服和膜拜。

劍意稍弱修為低些的修士只覺得氣血上湧身體瑟瑟發抖,更有甚者,劍鞘中的長劍寸寸龜裂,化作齏粉。同樣,也有劍修受劍意影響而有所領悟,在凌厲的劍氣之中追尋劍道。

山峰被利劍擊碎,夜離宗許長老就覺得喉頭一陣腥甜,強忍著把口中的血沫又吞了回去。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最強殺招如此的不堪一擊。難道是那仙宮飛升老祖留下的劍意?滄瀾仙宮裡的人實力遠遠超出他的想象,怕是門中長老盡數出動才有一戰之力。還未見到滄瀾仙宮裡的修士,許長老心中就已經有了怯意,他眼珠一轉,便道:「雕蟲小技!」

接著大喝了一聲,「請擅長陣法結界的道友出來相助。」讓東陸的修士在前面拼命,消耗滄瀾仙宮實力,他再見機行事。

有幾個自詡陣法結界上有些成就的人走了出來,一同攻擊滄瀾仙宮外那薄薄朦霧一樣的結界,只是他們剛剛動手就感覺到了一股吸力,讓他們黏在結界處動彈不得。

身體仿佛被打開了一個缺口,體內靈氣汩汩地往外冒,一人驚慌失措地大喊,「我的靈氣越來越少了!」而下一刻,眾人看到他靈氣枯竭,就連丹田識海也一片乾涸。一同前去的幾人無人幸免,皆臉色慘白毫無血色,渾身上下半點兒靈氣都找不到了。

「我的也沒了。」

「這是什麼東西……」

「呃!」鬼幽支吾了一聲道,「這點兒靈氣塞牙縫都不夠。」它瞄了一眼金靈,「小家伙能吞神魂,不錯不錯,雖然現在挺弱,但成長起來還是很厲害的。」

金靈:「嗝!」它吃得太飽,直接打了個飽嗝。

攻上仙宮的修士有一些膽小的已經驚慌失措的往外跑了,他們門中長老還沒發怒,就聽仙宮傳來聲音,「都說了既然來了就別走了,不聽話後果很嚴重哦。」

那女聲柔和還帶著笑意,卻猶如冬雪一樣冰凍的整個天地。膽小的幾個修士只覺神魂劇痛,竟是被那一句話直接抹殺了元神,連叫都沒來得及叫一聲就咚的一聲倒地,成了一具沒有呼吸的軀殼。

「太強了,太強了。」

劍宗宗主厲行天看了自家徒弟一眼,「你現在說她飛升了我也信。」

這等實力簡直無法估量,他覺得自己與其相比,就猶如螞蟻和蒼鷹。

「滄瀾仙宮不要欺人太甚,難道你們想與整個天下正道門派為敵?」喊話的是個元嬰期長老,他自然也感覺到了實力差距,這會兒心頭驚駭萬分,大聲嚷道。

「我看你們是自甘墮落與魔道為伍了吧?」

「這是哪兒啊?」那女聲忽然又道。

劍宗厲行天反應最快,他的劍宗弟子之前因為那道劍意受到創傷的不少,所以沒有跟人群在一起而是在一邊養傷和領悟劍意,厲行天給自己這邊的弟子罩上了一層防御結界的,他立刻回答道:「這裡是仙宮聖地。」

見到其他修士紛紛望來,厲行天氣定神閒,仿佛剛剛開口的並非自己一樣。

不管是哪個門派,只要別人不管不顧地打上門來,甭管他是正道還是邪魔外道,都能直接擊殺,這一點兒,大家都是一樣的,所以怎麼都套不上勾結魔道的罪名。

「擅闖仙宮者,死!」

話音剛落,剛剛那個污蔑仙宮勾結魔道的元嬰期長老雙目圓睜,一雙眼珠子都凸了出去,他只覺得被人捏住了喉嚨一般難受至極,偏偏毫無一點兒反抗之力。他是元嬰期啊!雖然是元嬰初期,但在這東陸已經是鮮有敵人,哪怕是對上元嬰後期也有一戰之力,然現在,他就像一隻被丟上岸的魚,除了垂死掙扎,他什麼都做不了。

「彭!」

他的身體炸開變成了一蓬血沫,那靈氣爆炸的力量,使得他周圍的幾個修士也沒能幸免。

一句話,死了一個元嬰四個金丹!

難道他們今天要全軍覆沒在這裡?這一下,所有人都慌亂了。又有人道:「滄瀾仙宮,這裡是東陸正道最強的力量,若是我們盡數被斬於此,那整個東陸必被魔道主宰,到時候肯定生靈塗炭血流成河啊!」

「滄瀾仙宮乃正道之首,怎能如此摧毀我們正道力量!」

「聒噪!」

江籬現在本就是魔修,聽得那話眉宇間戾氣稍現,只是同門修士這會兒看向了她,她也知道,仙宮從前的確為正道之首,考量的要多一些,想到這裡,她揚手揮出一巴掌直接打在了那人臉上,啪的一聲脆響讓混亂的人群陡然寂靜下來。

先是元嬰期爆炸,現在是元嬰期被打臉,其餘的修士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從前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元嬰期,在這裡竟然是被瞬間碾壓的對象。

滄瀾仙宮的人到底有多強?

「滄瀾仙宮是要趕盡殺絕了?」又一位元嬰臉色鐵青地吼了出來,他瞄了一眼那一直往後縮都快躲進弟子堆裡的夜離宗長老,幾乎是聲嘶力竭地道。

「聖女。」瞧見江籬的通天手段,掌門也是震撼至極,這會兒語氣中充滿了敬佩,仿佛面前的不是晚輩,而是擁有大能的門中老祖。連掌門都是如此,更何況滄瀾仙宮其他修士了。王胖子這會兒笑得合不攏嘴,他看著江籬眼睛裡閃著耀眼的光輝,嘴角都快流口水了。

沒有離開滄瀾仙宮是他做得最大最好的一筆買賣,這是作為一個生意人最大的成功,就好像剛剛江籬打那元嬰期修士一樣,他這回回家,也能啪啪啪地打那些家伙的臉。

滄瀾仙宮的一個劍修則是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萬林,剛剛那劈山裂石的驚天一劍乃是萬林所發,也正是這一劍,讓這名弟子劍意上有了頓悟,此時恨不得抱著萬林的大腿,懇求他指點一些劍術,只可惜萬林表情嚴肅,他實在是不敢靠近。

「嗯。」江籬看向掌門,掌門還沒開口,她便道:「掌門放心,我自有分寸。」說罷,江籬揚聲道:「染指仙宮礦脈,搶奪仙宮資源,那些弟子死有餘辜,而你們擅闖仙宮聖地其罪當誅,滄瀾仙宮乃是東陸第一修真門派,豈能容你們撒野!」

說道這裡,江籬頓了一下,「為了保存東陸正道修士實力,築基期修士一千塊上品靈石一名,金丹期修士五千上品靈石一名,元嬰期修士仙器一件,傳訊出去,讓你們門派拿著東西過來贖人。」

「啊?」

「噗!」王胖子哈哈大笑起來,他的法器是個算盤,這會兒拿出來撥弄兩下,「江師姐,我王安佩服死你拉!」

他們不殺人但也不放人,想要離開這裡,呵呵,拿靈石拿法寶來贖身!

「你們欺人太甚!」幾個門派的修士紛紛祭出法器要拼命,也有人喝道:「我們斷不會受此欺辱,士可殺不可辱!」卻沒想到,劍宗掌門上前一步,「這裡是三萬上品靈石,我先替門中這幾位劍意受損的弟子贖身,還請仙宮聖女放他們離開。」

看到劍宗這麼上道,江籬便點了點頭,只見一陣清風托著那些劍宗弟子離開了結界,旁人想要渾水摸魚一道離開,卻是被逆風一掃,直接給吹飛到一旁,狠狠地撞在了大樹上。

「劍宗一直有給我們提供幫助,厲宗主的得意門生玉真,曾是仙宮弟子,得你相助之後脫離了本門。」掌門這才想起這麼一茬,連忙道。

江籬視線掃過劍宗玉真,她想起來是有這麼一個人,便道:「劍宗明白事理第一個贖身,既然如此,看在素來交好的面上便賣厲宗主一個面子,你們可以自行離去,當然,若是想留在仙宮做客,我們也是歡迎的。」

那厲行天毫不猶豫地道,「多謝了,剛剛那一劍不知是哪位道友所發,讓厲某人感觸頗多,還想留在這裡請求前輩指點一二。」說完,他就帶著剩下的劍宗修士朝著仙宮大殿走去,絲毫不怕劍宗跟其餘門派對立。

「厲行天,你!」

「你別想走!」幾個修士看攻擊仙宮不成,這會兒就把攻擊對準了吃裡扒外的劍宗,沒想到那仙宮內突然出現了一道白光,一柄雪亮的尺子從天而降,那尺子如一面明鏡,被明鏡照到的劍宗弟子眨眼消失不見,下一刻,一行人已經出現在了仙宮大殿以內。

這是師父曾經交給她的法寶凝玉尺,從前她修為微弱只能偷偷轉移一些小東西,而現在,卻是能將上百人一起送走。江籬輕輕撫摸凝玉尺,心中感概良多。

片刻之後,她又道:「險些忘了,夜離宗的那位長老,你的命可是什麼東西都換不了!北域的修士跑到東陸來撒野,也不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夜離宗許長老本是藏身在人群之中,這會兒被江籬直接叫出,周圍的人紛紛散開,使得他身邊出現一片空地。他臉色煞白,咬牙切齒地道:「你們這是要與我夜離宗為敵?夜離宗有三位飛升仙祖,就憑你們,能夠承受得起仙人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