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章 守住本心

夜離宗長老在東陸那等蠻荒之地隕落,宗門上下極為震動。

許長老隕落的地點更是他們素來看不順眼的滄瀾仙宮,這讓夜離宗修士更是憤怒不已。滄瀾仙宮的飛升老祖跟自家仙祖關系不合,所以他們才會多次到滄瀾仙宮挑釁,沒想到一個失去了仙人庇護的宗門,竟能殺他們一名長老,奪他們三件仙器,此仇不報難解心頭之恨!

「如今魔族蠢蠢欲動,一線天魔物尚未除盡,滄瀾仙宮不為降妖伏魔出力,反而殘殺囚禁正道同門搶奪法寶,此等大奸大惡之徒必不能留,以免為禍蒼生。」

「還請仙祖降下神諭,助我等鏟除滄瀾仙宮。」

夜離宗掌門夜尋跪在門中仙祖雕像面前,大義凜然地道。

東陸那邊還有仙宮弟子,打探到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傳遞回了夜離宗,雖然不知道為何東陸那般貧瘠之地會出現修為如此逆天的妖孽,但能夠無視仙器防御,瞬息之間擊殺許長老的修士,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他的修為也是元嬰期大圓滿,但他自問做不到能夠輕鬆斬殺擁有山河筆和御靈佩的許長老。對方實力如此強橫,並且那個據說最厲害最凶殘的女子還沒有出手,夜尋雖並不畏懼與之一戰,卻也不會魯莽行事,他把此事上報仙祖,一是希望得到老祖幫助,二來也是給老祖提供了一個扳倒對頭的機會。

北域修士大量前往東陸是為了除魔,各門各派的門中先祖都有交代除魔為重,不得做出殘害正道的惡事,私底下的小打小鬧自然無所謂了,但滄瀾仙宮這次斬殺了那麼多人,還抓了那麼多門派大人物,這樣的行徑無疑是違反了仙界的規矩,那庇護滄瀾仙宮的仙人自然也脫不了關係。

上梁不正,下梁才歪麼。聽說那人還被關了禁閉,這次的事情,沒准能讓他再關上千把年了。

夜尋跪在老祖雕像面前,不多時,便得到了老祖神諭。

「誅!」

隨著神諭一同降下的還有一枚玉符,夜尋拿起玉簡注入靈氣之後驚喜的發現,這玉符內竟是一艘戰船。

這是老祖耗盡心血打造的高階仙品戰船飛天,據傳光是尋找合適的材料都花了五百年,更別說煉制了!

戰船長四十四丈四尺,闊一十八丈,船身本來就極輕,乃是仙界一根完整的虛靈木所鑄,周身又用煉器之法鍍了一層堅硬無比的銀色外殼,其上繁復花紋更是精妙陣法,能夠提升速度、增加防御、吸收靈氣。

飛天戰船船頭則有一頭栩栩如生的蛟龍,而此龍乃是靈獸臨死前用秘法所煉,封印了蛟龍殘魂而形成的強大攻擊靈寶,一旦用靈石啟動,發揮出的威力連飛升修士都要小心應付。

飛天戰船船尾亦有靈獸鼓風,這只靈獸雖然身前不如蛟龍等階高,但它是風系靈獸,以速度見長,用靈石啟動之後能夠快速增加戰船的移動速度和干擾敵人追擊。

玉符上有飛天戰船的詳細介紹,夜尋看完之後笑得嘴都合不攏了,這樣的神兵利器到手,夜離宗哪怕去攻打軒轅殿都有一定勝算,當然,這也只是想想而已。

最主要的是這個戰船飛天並不是老祖賜給門派的,用完還要還回去,想到這裡夜尋難免又有些鬱悶,他將玉符收好之後,便開始跟門中長老商議,組織哪些人一起前往東陸將滄瀾仙宮徹底連根拔除。

……

江籬並沒有把所有叛徒清理乾淨。事實上,或許是因為入魔的緣故,她對背叛容忍度很低,加之老祖也說讓她處理叛徒的,所以她並不打算放過那些背叛師門的弟子,只是半天過去,她接到訊息返回滄瀾仙宮,就發現仙宮大殿上跪了一片的弟子,皆是自己跑回來磕頭認罪的。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那時候滄瀾仙宮掌門長老廢的廢死的死,門中資源被掏空,萬年根基毀於一旦。東亭山本來就是仙宮勢力最大的,帶頭倒戈之後,其他諸島的弟子會選擇離開師門也並非難以理解。像滄瀾仙宮這樣的大宗門,從前收的弟子都是資質遠超其他門派的,他們完全沒必要窩在一個落魄的宗門之中,而當時的掌門等人雖沒說同意,但也無力阻攔,所以大家覺得這麼多人都走了,自己隨大流也沒多大的事,哪曉得才幾天,這懲罰就來了。

與其等著別人上門廢掉一身修為,不如賭一把,懇求掌門給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所謂法不責眾,滄瀾仙宮那麼多弟子,一起去求情還有一線生機。他們想的不錯,至少現在不管是掌門還是已經趕回來的青淵,都覺得把所有人修為廢掉不合適,而是應該給他們一個機會。

王安見江籬一言不發地站在那裡,整個人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子冷意,心頭就打了個哆嗦,暗道江籬師姐變化委實有些大,從前那個客客氣氣溫溫和和的小姑娘如今變成了讓無數人膽戰心驚的女大能,真叫人扼腕歎息。不過即便對江師姐又敬又畏,王安覺得還是得好生跟她說一下,免得她一個不好,把所有人都給廢了。畢竟,現在滄瀾仙宮已經隱隱以她為首了。

王安不會講什麼大道理,他只是道:「現在仙宮缺人手,那些奪回來的礦脈也需要人管理,臨時去招人不僅來不及,培養起來也費力,這些弟子好歹曾是同門對仙宮事務處理起來也熟悉,能給我們省下不少事。」

江籬想了一下點頭同意,把這些事情的處理都交給了掌門他們,自己則回到了浮空島。

她需要靜一會兒心。

殺戮太多,心中的魔性或許會一點兒一點兒的增加,而那鬼幽,也不知道是否對她的心性有些影響。

江籬並不懼怕入魔,她也不會覺得魔道就都是無惡不作的惡人,但她害怕迷失本心。她現在的實力在修真界已經是巔峰,是從前只能仰望的蒼鷹,而其他修士命如螻蟻。在殺那些人的時候,她心中隱隱有個聲音在叫囂,渴望更多的鮮血,而她也知道,每一次動手,自己其實都異常興奮。

殺該殺之人,她不會後悔。但如果克制不住,守不住自己的底線,那她會不會徹底淪為只知道殺戮的魔物?畢竟,她是在魔界入魔的。

她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修真世界沉浮太久,都快忘記了,自己到底來自於哪裡。

江籬靜靜地坐在雕像旁邊,那小小的雕像沒有了從前的威嚴,反而讓人覺得萌萌的十分可愛,她托在掌心呆呆看了許久,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胸中的狂躁隨著那笑聲散開,江籬將老祖的雕像恭謹放好,她輕聲道:「待我前往北域救回崔靄便渡劫入真仙界,老祖放心,我不會胡來,若沒有把握,不會去禁地救人。」

墨老祖讓她處理門中叛徒,無非是給她找點兒事情做,免得她一時衝動跑到真仙界去救人,江籬能夠體會到他的良苦用心,也正是因為此,她那狂躁不安的心情才會在他的雕像前漸漸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