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章 對手

飛天戰船上,一道雪亮的光芒沖天而起,在那光芒之中,戰船上的夜離宗修士宛如神明。

夜離宗掌門擱在蛟龍上的手抬起,他揚聲道:「給我破!」

話音落下,船頭的蛟龍雕像睜開雙眼,雙目閃閃發光猶如星辰點綴其間。它碩大的龍頭高高揚起,身子脫離了船體盤旋至空中,如睥睨天下的王者,俯視底下芸芸眾生。

它的眼神如有實質,讓底下的滄瀾仙宮修士受了萬劍穿刺一般的酷刑。蛟龍龍頭發出一聲長吟,隨後歎息一聲道:「竟無一合之敵!」它扭頭看向夜離宗掌門,那一雙眼眸之中蘊含的不滿,竟是讓夜離宗掌門心頭突突亂跳,又驚又懼。

等到那蛟龍轉過頭去,掌門夜尋才鬆了口氣。剛剛明明只是瞬息的功夫,他卻覺得無比漫長,仿佛被蛟龍的眼神凌遲,使得他整個後背的衣衫都被汗水給打濕了。如此看來,那滄瀾仙宮高手的實力委實不俗,若非有飛天戰船,他們怕是討不了便宜。想到這些,他就一陣慶幸。

「罷了,罷了!」蛟龍說完之後張開血盆大口,它口中噴出一道熾烈火焰,朝著滄瀾仙宮上空的結界燒了過去。那火焰紅中帶紫,威力堪比天地靈火,然誰人見過,滔天巨浪一般的天地靈火?

火海沖向了萬林設下的結界,高高揚起的火舌更是凝結成了一柄一柄的利劍,要將那結界戳個千瘡百孔,要將整個仙宮化作灰燼!萬林雖然實力很強,已經渡劫飛升,但他一個剛剛渡劫的修士,又如何比得上夜離宗飛升數萬年的仙人老祖。飛天戰船是那仙人老祖的本命法寶,其威力自然可怖之極。

火焰焚燒結界,給他丹田識海造成了巨大的壓力。結界的支撐需要大量的靈氣,而被那火焰灼燒,靈氣消耗之快讓他眉頭緊鎖,額頭上更是出現了細密的汗珠。

就在這時,滄瀾仙宮掌門祭出了御靈佩。這御靈佩本就是擊殺了夜離宗許長老之後得到的防御型仙器之一,此時被掌門祭出之後,便見一道青光出現在眾人頭頂。只是眾人來不及鬆一口氣,就聽夜離宗一人喝道:「大膽,竟敢動用我夜離宗仙寶,就憑你也配使用御靈佩?」

說完之後,那人念出一段口訣,便見掌門手中的御靈佩不受控制一般的左右搖晃,最後竟是從掌門手中掙脫,朝著飛天戰船上念訣的修士飛射過去。就在玉佩飛到他手中的那一瞬間,掌門便察覺他與御靈佩的神識聯繫出現了問題,他正欲斬斷聯繫,就覺得腦子一頓,整個人有瞬間的恍神。

下一刻,掌門腳步踉蹌的後退半步,他喉頭微微動了兩下,硬生生將口中鮮血給吞了回去。

「掌門!」

滄瀾仙宮掌門擺了下手道:「沒事。」

他還不能倒下!哪怕實力懸殊,他們也不能坐以待斃。掌門拳頭捏緊,厲聲道:「滄瀾仙宮弟子聽令,結陣迎敵!」

「他們的強大在於那艘戰船,只要殺了控制戰船之人便有一線生機!」

萬林的結界撐不了多久,他敵不過那頭蛟龍,但他的修為在夜裡宗修士之上,只是如何能夠在那蛟龍的眼皮底下擊殺夜離宗修士呢?只要蛟龍有一瞬間的分神,他拼盡全力,定能將那夜離宗掌門一擊必殺!

「我去引開蛟龍!」青淵傳音於萬林道。

他說完之後足尖一點,整個人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射了出去,手中長劍發出一道驚鴻劍光,也就在那一瞬間,滄瀾仙宮所有劍修的佩劍也有一齊震動,發出了一聲接一聲的輕吟。

萬劍朝宗!

此時此刻,他即是劍,劍即是他。萬林也是劍道大能,他分明感覺到,在那一瞬間,青淵突破了。他的劍意猶如奔騰的江河,義無反顧地撲向了那一片火海。

只是那般強大的劍意,那奔騰不息的江河,在蛟龍面前,也如同一粒水珠一般微弱,還未靠近,便被火海徹底的蒸發了。

「師叔!」

崔靄發出聲嘶力竭的嘶吼,她本就站在船頭靠近掌門的位置,這個時候不要命地往外擠想要跳下戰船,結果被凌九扣住肩膀,一步也不能動彈。

而她也只喊出了一聲師叔。

凌九扣住她肩膀的同時也鎖住了她的喉嚨,使得她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她不能說話也不能動,唯有眼淚無聲無息地滑落,一顆一顆淌下的熱淚,讓凌九覺得有些燙手。他本就站得離船頭不遠,崔靄的一聲喊叫自然引起了掌門和長老們的不滿,他頂著壓力將崔靄扯到了身後,隨後用法寶將她捆起來扔到了戰船一角。

「他死了。」

崔靄惡狠狠地盯著凌九,此時的她,猶如一匹發瘋的餓狼。

凌九臉上卻是帶著冷笑,他充滿惡意地盯著崔靄重復了一遍,「他死定了……」

然就在這時,一個凌厲的女聲喝道,「你們都死光了他都不會死!」

未見其人,已現其聲。

江籬,她趕到了!

此時江籬雙目血紅,眼前的火海,讓她想到了曾經的控屍門!萬靈堂和控屍門在火海中化作灰燼,她喜愛的掌門和同門師兄弟們盡數喪命,她失去了所有的親人和朋友,變成了孤零零的一個人。她痛苦絕望,那樣的疼痛,她不能想象,如果再經歷一次會怎樣!

面前的這些人,是要她再次嘗試到那種深入骨髓的疼痛嗎?

憤怒讓她瘋狂地吸收靈氣,一時間,天地變色!

仿佛有一隻大手在整個天地間攪動,使得周圍狂風肆虐,連空中的飛天戰船都無法停穩,在狂風中左右搖晃。

鬼幽已經先行一步裹住了青淵,眾人只見一團圓光從火海中極速飛出,緊接著那圓光之中掉落一人,他在空中一個旋身,穩穩地落入了滄瀾仙宮人群之中。此人正是先前飛蛾撲火的青淵,他不僅沒死,看起來更是毫髮無損。

蛟龍眼珠裡閃過一絲紅芒,它看了青淵一眼,又轉頭看向那團圓光,呵呵一笑道:「這還有點兒意思。」在說話的同時,它尾巴猛地一甩,朝著那團圓光徑直拍了過去。

鬼幽咋呼道:「哎呀呀啊,這法寶威力不俗,我有些吃不消啦!」

鬼幽是神魔之器合體不假,但它本身是沒恢復的,加之江籬這個主人沒有飛升實力也受到些限制,對上修真界那些劣質仙器它當然能一口吞了,但這戰船品階太高,它一時有點兒招架不住。

眼看江籬已經催動木荊棘纏上了戰船,鬼幽也只能歎道:「果真是無知者無畏!」

飛天戰船當然不簡單。在木荊棘觸碰到戰船之時,江籬立刻感覺到了威脅,她催生的木條,仿佛重重地撞上了一堵透明的牆壁,最重要的是,那堵牆,將她剛剛發出的攻擊盡數反震了回來!若不是她反應極快,此時已經被自己的攻擊給反傷了!

江籬眉頭一皺,心頭殺意更烈!這是她突破以來,第一次遇到這般棘手的對手。她眼睛微微一瞇,用森寒地目光盯著戰船前凶神惡煞的蛟龍道:「還真是有點兒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