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6 章
請神威

念完口诀后,云舒睁眼看著江篱,静静等待天地乾坤破体而出。

天地乾坤能去伪存真,一切幻境阵法都无法瞒过它,所以在天门竹林,江篱被幻阵困住之时,她和姑姑便已经确定天地乾坤并没有真正认可江篱,她并非它命定之主。

也正因为此,他们才会利用阵法引诱江篱,正大光明地将她带到神谷,又不会引起旁人怀疑。她与姑姑最擅长的便是阵法幻境,这是与生俱来的血脉传承能力,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继承,连天门的天眼都能骗过。

她从未在人前施展过。

她日夜不停的刻苦练习,心中或许存了一个念头,在某一天,能够用幻境来困住天尊。却没想到,她第一次竭尽全力,是用在了这个女修身上。

云舒看向江篱,眼神略有些复杂。

其实她有什么错呢?能够得到天河龙灵认可,她应该是个善良的人。

「对不起,是我害你。」云舒指甲嵌进了掌心的肉中,她眼神在那一刻也变得冷冽起来,「我也想轻松自由地活下去,如果你能走出炼神塔,随时可以找我报仇。」

她静坐了一刻钟,在发现神器没有丝毫反应的时候,云舒皱著眉头再次念了一遍口诀。

这一次,天地乾坤依然毫无反应。

云舒显得有些急躁了,她想了想,挤出一碗鲜血放在了江篱的心口位置,待放平之后又喃喃道:「我们是天生后裔,血脉力量对天地乾坤有吸引力,这一定会帮助它破体而出的。」

她一次又一次地放血,倒后来脸色苍白如纸,嘴唇更是毫无血色,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倒一般。

「云舒,不要再用血了。」云歌替她输入灵气,他见云舒倔强地不愿放弃,眼神也越来越疯狂,心情变得更加沉重起来。

他最终割破手腕,将自己的鲜血也抹在了江篱的脸颊上。

「哥,为什么为什么得到不任何回应?」

「天地乾坤不是在她体内么?」

想要掌控命运的愿望太强烈,眼看就要实现,却发现遇到了无法想象的阻拦,她的心境跌落起伏太大,这会儿整个人情绪都有些失控了。云舒手中出现了一把通体漆黑的匕首,「我要将她剖开,把天地乾坤找出来!」

在天门的时候,她也看到了那个巴掌大小不起眼的圆盘,虽然别人不会想到那是天地乾坤,但作为具有血脉传承的她怎么会不知道。但是现在,怎么天地乾坤不出来,它去哪儿了?

「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她清丽的面容在满室莹石的照映下显得扭曲而狰狞,手中漆黑的匕首也泛著沉重的冷光。在匕首快要碰到江篱的身体之时,云歌出手将她的手臂打开,这使得她面露痛苦之色,「哥,她只是你在修真界的小师妹,我才是你亲妹妹!」

「天地乾坤就在她体内!」神血是灵气补不回来的,云舒失血过多已经有些虚弱了,她用尽力气冲云歌大吼,惨白的脸上到因此出现了一抹红,显得有些古怪妖异。

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希望和绝望,这些情绪充斥在她脑中,也勾出了她心中的心魔。

这些人修行,与天斗,与人争,然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

云歌看到妹妹的状态心道不好,而他也觉得,自己有些意难平。负面情绪不停地往外冒,从前所受的苦难在脑海里一一浮现,那些隐忍不甘一点一点放大,让他情绪越来越焦躁了。

这里是一层外室,元神不应该会受到损害啊!云歌双手按在云舒肩上,强迫她镇定下来,随后拿出一支长笛吹奏,一曲完了,他的心湖才稍稍平静下来。

云舒则是呆坐在原地,眼神有些茫然,过了许久,她的眼睛里才重新有了神采,看向江篱之时,眉宇间不仅有疑惑,更多了惊慌。

「这是怎么回事?」

那种感觉,就仿佛被一件邪恶的魔器引诱,勾出心中的恶魔一般。

……

江篱并不曾醒来,然鬼幽却一直保持著意识。

它不仅没有受到太大伤害,反而因为江篱情绪失控而得到不少好处,现在更是贪婪的吸食了神谷两个后人的鲜血,状态不是一般的好。

虽然味道臭不可闻,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些主动献祭的血液是大补之物。

当然,也是因为它吞噬了天地乾坤,否则的话,这血液对它还是会造成一点儿伤害的。

江篱只要不死就行了,最好她元神始终不苏醒,那它就可以为所欲为,想到这里,鬼幽简直要仰天大笑,这简直是因祸得福,它憋屈地被那死丫头压制太久,现在终于翻身了。最重要的是,这地方有封印,它不管做什么也不担心会被外面的天尊发现!

至于这两个修为不怎么样的神谷后人,就让他们堕落成魔,成为它的傀儡吧!

想到这里,鬼幽就觉得异常兴奋,只是没想到那男的倒有点儿本事,竟然能挣脱它的心神控制。它稍稍思索了一下,缓缓地从江篱的身体里漂浮出来。

它周身散发出圣洁的白光,让人生出顶礼膜拜之心。

在看到天地乾坤之际,云舒眼睛骤然发亮,她激动得浑身颤抖,眼泪夺眶而出,「哥,天地乾坤,天地乾坤,这是天地乾坤。」

它的外形,气息,都跟记载中的神器天地乾坤一模一样,她能感受到一种来源于血脉之中的吸引力,这让她浑身的血液都仿佛沸腾了起来,整个人也有些发热了。

她朝著天地乾坤缓缓地伸出了手。

那方圆盘跃到她指尖,在轻轻碰触到她手指之时又轻快地跳跃起来,漂浮在她掌心上方,一副试探著接近的模样。它身上的光芒仿佛能涤荡心灵一般,使得她忘记了一切,变得平静又安然。

她忘记了那些愤怒和不平,眼里只剩下了发光的天地乾坤。云舒伸手过去,轻轻地覆盖在了天地乾坤之上,天地乾坤没有挣扎,这一次,被她牢牢地握在了手中。

云歌也看著这一切,在妹妹云舒握住天地乾坤之时,他心头一紧,脑子里生出要夺过神器的念头,只是就在他往前一步的时候,因为太过激动和紧张他脚下一滑,导致他身形微微一晃,眼睛瞄到了石台上的江篱。

他刚刚踩到的是江篱的血,所以才会险些滑倒。

江篱虽然还在昏迷,但她生机未断,跟之前并没有多大差别。他顿时明悟,如果天地乾坤已经摆脱江篱重新认主,作为原主人的江篱怎么会没有半点反应?想通此关节的云歌一手拍在了云舒手臂上,「等等,这个天地乾坤有问题。」

云舒陡然回头,她眼睛里蒙著一层黑气,看著云歌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戾气,「放手,否则死!」

她手腕上铃铛摇动,出手狠辣至极,云舒一时躲避不及,还受了些轻伤。

这才是无知的人类看到神魔之器该有的反应。

哪像那个死丫头,丝毫不将它放在眼中,不仅没有敬畏之心,还天天呵斥威胁它!只是它没有高兴太久,因为它听到了一声呻吟。

江篱竟然醒了!

她受伤那么重,身体基本上没几处完好,五脏六腑俱裂,元神也出了问题,之后没有任何救治,怎么会这么快就醒来?鬼幽神识落到江篱身上,整个盘子都抖了几下,竟是被吓了一跳。

她已经直愣愣地坐了起来,周围装神血的器皿莫名其妙的全部打翻,此时的她坐在血泊之中,身体残破不堪,异常有惊悚效果。尸山血海它的情绪都不会有半点儿波动,这会儿看到这样眼睛紧闭的江篱,竟是觉得有些害怕。

它用神识呼喊江篱,没有得到半点儿回应。

那边,为了夺得天地乾坤,云舒在疯狂地攻击云歌,云歌不愿上海云舒,在躲闪的同时也在试图唤起云舒的神智。

这边,江篱缓缓坐起,她没有睁眼,手却慢慢抬起,纤细的食指指尖出现一簇荆棘嫩芽,那嫩芽并非绿色,而是纯黑,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等到长成籐条之际,长籐上出现了一簇幽幽火苗,而火苗中有一点儿绿色,却是从前的金灵。

如今的金灵,才是真正的万毒之王。

江篱仍旧没有睁眼,但她手中的籐条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飞射出去缠住了云舒的手臂,顷刻间毁掉了她的灵气屏障和防御法宝,等到真正贴近了云舒皮肤,籐条上出现了大量尖刺,深深的刺破了她的皮肤,扎入血肉之中。

疯狂的云舒身形顿住,她意识在瞬间清醒,看著手臂上的籐条和石台上犹如恶鬼一样的江篱,顿时惊叫出声,而下一刻,她惊惶无措地道:「有毒!」

她是天神后裔不惧任何毒物,但这个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麻木,已经失去了知觉,而她同样看到自己的手臂迅速地干瘪,被吸干了血肉和灵气。

她尖叫出声,「她入了魔,她是魔!」

「我的手,我的手!」

她和云歌一同祭出法宝拼命攻击黑色籐条,然籐条上突然包裹大量火焰,那火焰赫然是天火幽冥鬼火,能够阻挡她的攻击,但是她的手已经等不了了。

籐条蔓上了她整条手臂!

「哥!」

云歌见事态紧急,拔出长剑将云舒的胳膊一剑斩下,只是等到胳膊斩断之时,他赫然发现伤口处灵气全无,这样的创伤,预示著日后想要断肢重生都很困难。

落地的残肢被火焰彭的一下烧成了灰烬,而那籐条高昂著头,犹如一条毒蛇一样立在两人身前,籐条尖端左右摇摆,似在考虑优先朝谁下手。

在吸收了云舒一条手臂的血肉灵力之后,她身上的伤口在缓缓愈合,与此同时,天地乾坤身上也萦绕了一层黑气。

鬼幽本打算继续装神器的,这个时候身体却不太受控制了,魔气自行溢出,让它暗骂了一声晦气。似乎这个苏醒过来神智并不清醒的江篱更难控制,因为她太坚定,脑子里只有杀戮和恨意。

它以为她能够占领江篱的身体,吞噬她的元神,却没想到,如今的她比从前更加坚定,她的元神没有一丝破绽。从前她还有七情六欲,现在,她只剩下了杀戮。

她就是一柄杀人的刀。

却不是它能控制的刀。

鬼幽:「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过转念一想,她杀人他也会跟著变强,总有一天能够翻身做主,想到这里鬼幽又兴奋起来,大喝一声,「上,就用这两个神谷后人祭刀。」

虽然江篱明显不会听他的话,但它也知道江篱不会放过这两个人,索性喊一嗓子,装做那执刀之人过过干瘾。

黑色籐条猛地朝云歌抽了过去,鬼幽呵呵一笑,顿觉浑身舒爽。

「乖,听话。」

布满黑气的盘子抖个不停,旁边的云舒更是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天地乾坤怎么会认一个魔物做主。」

她已经不能称之为魔修了,她看起来更像是魔物!

云歌本是用剑艰难抵挡黑色籐条,这时心神一凛,神识扫向炼神塔石门。

难道说,这并非是神器而是那个上古妖魔的魔器,神器已经被魔器吞噬,否则的话,它不可能迷惑住他们!否则的话,她不会骗过天河龙灵!

他相信从前的江篱心地善良,能够压制住那个亦正亦邪的神魔之器。然而现在,他们亲手放出了恶魔。

绝对不能让她离开炼神塔。

这是他们犯的错,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她拥有神魔之器,若让她离开此地,整个天下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不能让她离开,把她逼入炼神塔!」只有炼神塔,才能毁灭她。

「血祭!」云歌快速掐诀,他口中吐出鲜血喷溅在长剑上,剑身上顿时出现大片红芒,而红光闪现之际,黑色籐条往后缩了几寸,似乎对那红芒有些惧怕。

「外面有天门大长老夫妇,不如将她引出,让大长老将她消灭。」

「外面处处是灵气,遍地是灵宝,让她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吸收了云舒一条手臂的灵气,她的身体就有了很明显的变化,而有这个神魔之器,哪怕她现在修为比大长老低,全身而退的机会也很大,一旦让她逃脱……

他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云舒!」

云舒也懂了。

她在明白的那一刻,她镇定下来,脸上的惊惶无措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和淡然。

她像是清晨的露水,在微光下更显清澈透亮。

「哥。」她低低地喊了一声,「我做错了。」

随后,她扬头道:「燃我百年寿元,请神威!」

她身前陡然出现了一阵狂风,吹得她衣袍翻飞发丝纷乱,然那凌厉的飓风,并没有让那妖籐受到太大伤害,它只是往后退了一寸。而下一刻,江篱再次祭出了一条妖籐,紧接著是第三条,第四条……

「再燃五百年寿元,请神威!」

「再燃千年寿元,请神威!」

……

他们修为都不高,若非有一些神血法术,他们的实力在真仙界都只能算做中等。罗天上仙初期,不出意外顺风顺水,寿元大概也就几万岁,而云舒放精血入药供养天门修士,炼制法器掌控长生树,使得她的寿元比正常的罗天上仙要短得多。

她和姑姑的身形都似幻似雾,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寿元越短,雾化越重,最终回归天地,融入这天地灵气当中。

这就是神的后裔最终归宿。

他们是青天白云,他们是朝霞晨露,他们是天地间万物。所以哪怕处境艰难,他们也并非大恶之人,心中存有善念。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身不由己。

只可惜造化弄人。

「小师妹,对不起!」

她是江篱,他是江云歌。

他是天神后裔,然而只有控尸门的那段岁月,才是他人生之中最轻松快乐的时光。

他可以指挥扁担干活,自己躺在石头上晒太阳,瞇著眼睛看晴天白云,看云卷云舒,看那个像她妹妹一样的小师妹,忙忙碌碌地满山乱窜,牵著最美活尸到处炫耀。这些简单的幸福,是他和云舒都不曾体会过的。

在得到的时候不曾珍惜,他看到同门死亡也只是冷漠旁观,因为他们的死亡,或许能够帮助他更快的找到神器。

然失去之后,才知道可惜,失去之后,才会怀念。

而夜深人静中忆起,才会觉得那段记忆弥足珍贵。他甚至希望,自己和妹妹能够过上那样简单而平静的生活。

江云歌看著身前的妹妹目光温柔,下一刻,他一字一顿地道:「燃万年寿元,请天地神威。」

灵气如海,惊涛骇浪朝著石台上的江篱涌去,那巨大的杀意让她脸色陡变,她快速收回籐条,然那力量太强,根本无法抵挡。

她避无可避,终是退入了炼神塔中。

【小剧场】

下一卷的小标题叫:我的媳妇是行尸走肉。

墨老祖有天在论坛上发帖提问。

「我媳妇天天都想吃掉我怎么办?」

回复:小子你丫的找抽,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总觉得全文的画风都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_→起码不那么随大流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