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章 生氣

這幾日荒原的天氣變化引起了墨修遠的注意。

他之前困了那麼長時間,荒原一場雨都沒下過,而現在隔三差五就會下一陣瓢潑大雨,實在有些奇怪。不過接二連三的大雨讓整個荒原的空氣都清新了不少,看起來似乎並不算什麼壞事。

雨後的草地上有一團一團的水窪,一不小心就會踩中陷阱,濺起大片的泥水,墨修遠為了省著靈氣沒有給自己罩上靈氣屏障,同樣也沒捨得用清風訣除塵,此時他的靴面上沾滿了黑泥印子,就連牙白長袍的袍角上也有一團污泥,污泥上沾了點兒草屑,看起來髒兮兮的。

他從前不論何時都是一塵不染,身上哪能沾染半點兒灰塵,若是有人不長眼弄髒了他的衣袍,他不介意用手中的寒霜劍教他做人,然而現在,他對那些污跡視若無睹。

他們不可能一直呆在同一個地方,他要獵殺異獸喂養江籬補充靈氣,他還要找到出路。他也不能把江籬一個人留下,若是出現意外墨修遠覺得自己承受不起。

想來想去,他最終決定帶著她一起離開,只是這樣一來,他必須在行走的途中消耗大量的靈氣壓制住她,容不得一點兒浪費。

墨修遠用靈氣凝結成繩索,將江籬的雙手捆住,他拉著她一路前行,就像是牽著一隻不服管教的靈獸一樣。此時艷陽高照,江籬看起來有些懨懨的,她現在魔性十足,更喜歡黑暗和陰涼的環境,因此走在烈日底下,她顯得很沒精神,也就沒有太過掙扎。

相比墨修遠髒兮兮的袍子,江籬身上的青袍倒是乾乾淨淨的,她偶爾會回頭轉向墨修遠的方向,雖然她根本沒有睜眼,但墨修遠知道她一直盯著他。

等到他有一絲鬆懈,她便會毫不猶豫地撲上來咬斷他的脖子。

墨修遠鳳目微挑,唇角勾出一個笑容,「我是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

明明知道她不懂,他依舊忍不住的開了口,就好像從前,活屍江笆什麼都不知道,她依然會跟他說話教他做人一樣。

「乖一點,好好走路。」

……

荒原異獸很多,其中有很多都非常強大,實力堪比大羅金仙。以前墨修遠會主動去挑戰那些強大的異獸,如今有江籬在,他就保守多了,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就怕碰到了強者讓他分神。

前兩天沒有遇到什麼意外,不長眼撞上來的異獸都被他烤熟餵了江籬,但今天,他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不只是他,江籬也有所覺,她的頭朝著一個方向,臉上的表情很生動,似乎是很愉悅?

墨修遠神識延伸,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樣的情況讓他更加謹慎,明明感覺到了殺意,卻沒有發現對方的蹤跡,要麼是對方實力遠超過他,要麼是對方有避開神識探索的能力,不管哪一種,都是現在的他很難對付的。

墨修遠打算避開未知敵人,只是他還沒來得及將江籬拽走,就發現她已經猶如脫韁的野馬一樣躥了出去!

他用靈氣所化的繩索並不長,江籬跑了兩步就無法繼續往前了,她拼命掙扎使得墨修遠靈氣消耗加劇,又因為要提防看不見的敵人,他神識消耗也很大,一瞬間的功夫,墨修遠額頭上就滲了汗。

看來只能將江籬打暈帶走了。

墨修遠神魂威壓展開,正要動手,忽然覺得一陣陰風吹過,使得他的發絲微微一動。墨修遠察覺異常立刻閃身,但仍是慢了一步,他的下巴處被劃了一道血口子,是被異獸的利爪所抓。

那異獸已經到了,就潛伏在他周圍。

寒霜劍猛地飛到半空,在空中旋轉起來,劍身銀光驟亮,大量的靈氣湧入其中!

剎那間,無數道劍氣刷刷刷地射向四面八方,猶如流星雨一般霎時好看。墨修遠眉頭擰起,臉色也凝重起來。剛剛這一擊耗費了他不少的靈氣,目的在於逼出敵人身形,只要它受了傷,他就能掌握到對方的位置,這樣一來,他就能化被動為主動,所以一開始,他就用了雷霆殺招。

沒想到耗費了大量的靈氣,仍舊沒有摸到對方一根毫毛!

他默默估算了一下自己體內靈氣的剩餘,眉頭鎖得更深了一些。他深吸口氣,屏息凝神,小心翼翼地注意著周圍的風吹草動,希望能尋到那看不見敵人的一絲破綻。

「有了!」

只是他依舊慢了一步。

墨修遠看著自己胳膊上的傷口,目光森寒。對方速度太快,哪怕它發動攻擊之時會露出一點兒氣息上的破綻,他反應也會慢上一些,這就導致他身上再添傷口。

敵人實力不比他強,奈何它神出鬼沒,讓他無從下手。

他是否應該慶幸,對方的目標是他而不是江籬。

「唰!」

墨修遠臉頰上再添一道血痕,傷口雖然不深但已然見血,殷紅的血珠在他白玉一般的臉龐上,猶如冰天雪地中一朵紅梅,是那麼的耀眼奪目。

墨修遠沒有管自己的傷口,他靜靜站在原地,感受著那若有若無的氣息,隨著對方的一次次進攻,他的神識逐漸捕捉到了一些軌跡。墨修遠握緊寒霜劍,他相信,下一次,他一定能夠打傷那行蹤詭秘的異獸!

然而墨修遠沒有等到異獸的下一次進攻。

被他用靈氣鎖住的江籬瘋狂地衝了過來,伸出舌頭似乎要舔他臉上的血珠,墨修遠被江籬突然的動作弄得分了心神,以至於被那異獸鑽了空子,頃刻間,他的身上再添了一道血痕。

江籬的動作更加瘋狂了。

墨修遠靈氣所剩不多,要牽制江籬又要對付異獸,他頓感壓力倍增。

「江籬,聽話。」

江籬聞到鮮血就會瘋狂,他現在就算是要將她強制打暈都無法做到,就在他快速思考期間,身上再添兩道傷痕,眼看江籬的表情越來越猙獰,墨修遠只能將所有的靈氣都用在了控制江籬上,在這荒原之中,在這片充滿戾氣的地方,一旦江籬掙脫束縛跑掉,他所做一切都前功盡棄。

他是大羅金仙,那異獸哪怕撓它千百道也不會對他造成太大傷害,它勝在速度快能隱匿身形,說到底也沒什麼可怕的。墨修遠決定不再理睬那只異獸,而是拽著江籬飛速離開。

而這樣的選擇,讓墨修遠的身上再次多了幾道傷口。

那異獸顯然在戲弄他,想要慢慢地折磨獵物。

就在這時,江籬忽然改變了目標。

她安靜下來,整個人靜靜地站在墨修遠面前一動不動,仿佛一尊雕像。

「江籬?」

她固執地不動,且迸發出了強大的力量,使得墨修遠一時都拽不動她了。就在墨修遠驚詫之時,江籬忽然朝他身側撲來,他下意識地一拽靈氣繩索,結果江籬身子在空中一扭,手上冒出一根燃著異火的荊棘木條,啪的一下抽打在了他右肩處。

「遭了!」他不是鎖住了江籬的靈氣使得她無法施展任何法術的麼,現在她竟然能夠施展出木生春了?

是他靈氣不濟,導致鎖靈術威力大減了嗎?

相比起那看不見的異獸,能夠施展法術的江籬才是更大的威脅!

墨修遠臉色瞬變,然而下一刻,一聲慘叫響起,險些震碎了他耳膜。

「吱!」

墨修遠看到一隻通體漆黑的猴子重重地摔落在地,那猴子落地之後又麻溜地翻身爬起想要逃跑,結果江籬又是一鞭子揮了出去,將它的身體牢牢捆住,與此同時荊棘條上出現了大量尖刺,紛紛扎入了猴子的血肉之中。

江籬沒有先攻擊他,反而是攻擊了那隻異獸?

意識到這一點,墨修遠心花怒放。

「吱吱吱!」猴子的慘叫一聲接一聲,墨修遠自然不能讓江籬再次吸食異獸靈氣和血肉,他果斷揮起寒霜劍一劍斬出,將江籬的木荊棘唰地一下砍成了兩段。

掉落在地上的木荊棘頃刻間消失不見,而被江籬握在手中的木荊棘又飛快的延伸,這一次,木荊棘毫不猶豫地刺向了墨修遠,墨修遠拼著靈氣耗盡,將江籬再次困住。

這一下,他是真的靈氣枯竭了,若是再冒出個異獸,他們的處境就危險了。

索性那黑猴子被江籬嚇壞了,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墨修遠不敢大意,立刻帶著被他強行困住的江籬快步離開。

他身上半點兒靈氣也沒,只能用走的了。

等到走回之前路過的山洞,墨修遠在洞口布下一個簡單的陣法,隨後一頭鑽了進去,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啃起烤肉來。

他吃得滿嘴都是油毫無形象,哪怕噎得打嗝也沒停下。等到體內終於有了一些靈氣,他才淚眼婆娑地站了起來。

吃得太快,噎得眼淚都掉下來了。

……

一旁的江籬一動不動,她背對著墨修遠蜷縮成團,頭垂在膝蓋上,神情似乎是沮喪?江籬會表達自己的情緒了?

因為剛剛沒有抓到那隻黑猴子,所以她現在情緒低落,背對著他是因為對他不滿?

「江籬?嗝……」墨修遠低低地喊了一聲。「嗝……」

他慢慢地靠近,在快要走到江籬身後之時,就見她猛地轉身,朝他惡狠狠地呲了呲牙。

她果然是生氣了。

她果然有情緒了,在接受熟食之後,江籬又表現出了生氣的情緒,墨修遠表示生活充滿了希望,總有一天,她會清醒來的。

【小劇場】

寒霜:「哪天你不當劍修了可以去馭獸宗修行。」

墨修遠:「……」

江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