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章 最重要的人

墨修遠和江籬在山洞內休養了三天。

不是他不願離開,而是荒原連續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雨,厚厚的烏雲猶如鍋蓋一樣罩在空中,沒有一刻散去。外面整個天地間都灰蒙蒙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他的神識所感應到的範圍之內不見一個活物,那些荒原的異獸也躲藏起來,絲毫不見蹤影,除了嘩嘩不停的雨聲,墨修遠聽不到荒原上還有任何異響。

天氣越來越詭異了,墨修遠不禁懷疑他們是不是被困在了上古大能煉制的一個空間秘境之中,而現在的天氣異常,正是秘境快要崩塌的前兆。

生路到底在哪裡?

他站在洞口看著外面稠密的雨簾,心中隱隱生出一絲不安。墨修遠回頭看向洞中的江籬,她正縮在角落裡吃肉,而她手裡的那塊肉,是他儲物法寶內最後一塊肉。

沒了靈氣補充,江籬肯定會發狂。只是這個時候冒雨出去,他能找到異獸並將對方擊殺嗎?

墨修遠覺得很傷腦筋,他忽然想起從前,江籬沒了靈氣支撐,擔心活屍反噬,費勁心思尋找有靈氣的草藥和靈獸,她把草藥給他,自己去喝腥氣十足的山雞血,就為了那麼一星半點的靈氣。

這時候,他們的處境與從前多麼相似,只不過身份對換了。

墨修遠怔怔地看著江籬,也就在這時,啃著烤肉的江籬忽然轉過了頭,面向了墨修遠的方向,她依舊沒有睜眼,因為在嚼肉,她的臉頰一鼓一鼓的,看起來十分可愛,這讓墨修遠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走上前去柔聲道:「慢點吃,別噎著。」

他想要伸手去摸摸她的頭,只是手掌剛剛懸在她頭頂,就見本來表情平和的江籬猛地昂起頭來,一臉凶狠地沖他呲牙,墨修遠默默收回手,接著道:「不管明天是不是還下雨,我都要出去獵殺異獸了。你是跟我一起去,還是留在這裡?」

他得不到江籬的回答,卻仍是自顧地說了下去,「別這麼看我,我知道你想去,但外面很危險,我不能帶你去,我會很快回來的。」

寒霜:「……」

墨修遠精通陣法,但現在他手裡邊沒有靈石,沒有陣盤陣旗,只能依照山洞環境布下簡易陣法,幸好這荒原都是不怎麼愛動腦子的異獸,他最多只出去半個時辰,想來這些陣法能夠使得江籬不被異獸發現。

寒霜劍要布下劍陣困住江籬,所以他明天出去狩獵就不能用劍了。雖然劍修沒了佩劍就如同斷了手臂,不過墨修遠比別無選擇,只有江籬安全地呆著,他才不會有後顧之憂。

墨修遠為了明日的狩獵做准備,他在山洞裡忙得團團轉,陣法加固了一層又一層,還設計了兩個極為精妙的迷幻陣和預警陣,雖然因為材料受限威力不大,但迷惑那些異獸一小會兒還是可以的,做完這一切他整個人都有些疲憊了,特別是識海枯竭,讓他頭痛欲裂。

墨修遠靠著山壁休息了一會兒,正閉目養神之時,忽然聽到了吱吱的聲響。

是那隻黑猴子,它竟然找過來了!

雖然精神疲憊至極,墨修遠仍是飛快睜眼,手中寒芒射出,正是對准黑猴的方向,只是那猴子明明被困在陣中,身形仍舊無比靈活,閃過墨修遠的一劍之後,它尖叫的聲音更加急促起來。

江籬也發出一聲接一聲的低吼,像是在跟它對唱一樣。

難道這黑猴子在跟他說話,而江籬能夠聽懂獸語?按理說,仙品靈獸足夠聰慧,馴養過後能夠口吐人言,可以跟非主人溝通,但這裡是荒原,煞氣沖天的荒原,怎麼可能有人教授異獸人類語言,墨修遠又不是猴子主人不可能跟他心神溝通,自然不知道它到底是慘叫還是在說話。

至於江籬……

猴子叫了她接上,就像是一問一答一樣。難道真的在溝通?

就在這時,江籬猛地往前一竄,她的身體撞在了劍陣之上,頓時猛地一顫,隨後江籬回頭,朝著墨修遠發出了陣陣低吼。黑猴子本是緊張得腦袋上的幾根長毛都直立起來迎風飛舞,這會兒看到江籬也被困住頓時笑逐顏開,還沖著江籬手舞足蹈起來。

眼看江籬又回頭看它,黑猴子嘴巴咧開,沖她耀武揚威地呲牙。

江籬再次衝撞劍陣,她也朝著黑猴呲牙,一人一猴的面部表情幾乎是一模一樣。

墨修遠有些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既然江籬這麼討厭這隻猴子,他有必要出手料理了這隻送上門的猴子,把它烤熟了給江籬加餐。本來它身形靈活他難以捕捉,如今這猴子自己困在了他的陣法之中,不是自投羅網麼?

想到這裡,墨修遠屈指一彈,一點銀光落在一塊毫不起眼的灰石上,只聽隆隆幾聲巨響之後,山洞內的一些擺設移動了位置。

黑猴子本來正興高采烈地沖江籬呲牙,這會兒耳朵一抖,身形瞬間消失,然下一刻它發出一聲尖叫,身體也從牆上摔了下來。它呆呆地看著面前憑空出現的石牆,眼睛裡寫滿了迷惑不解。

看你往哪兒逃!

「吱吱吱!」猴子再次大叫一聲,它的利爪突然泛起寒光,隨著一爪落下,伴隨著黑猴喜悅的長鳴,石牆轟然倒塌。

它剛剛攻擊的不是石牆,而是角落裡不起眼的陣眼,陣眼被毀,石牆自然隨之消失。墨修遠心頭一驚,他沒想到一隻黑猴子能有如此高的陣法造詣,能夠瞬間看破陣眼。

難道說這荒原內還有其他人,這猴子是別人馴養的異獸?

不管怎樣,送上門的烤肉不能讓它給跑了,墨修遠立刻追了出去,只是出了山洞,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天晴了。

碧空如洗,風輕雲淡。

荒原貧瘠的土地上生出了一片翠綠,那是剛剛冒出頭的草芽,給整個荒原上了一層綠妝,這些,還不是最重要的。墨修遠深吸口氣,握緊的拳頭都有些微微顫抖。

他是萬中無一的天玄體質,此時不用運行功法,也能吸收到天地間若有若無的靈氣。

雖然稀薄,卻是真實存在的。

連續的大雨過後,空氣中的血腥味越來越淡,戾氣也漸漸消失,直到此時,靈氣都出現了。難道這所謂的秘境空間不是崩塌,而是新生?突然出現的靈氣讓墨修遠十分驚訝,而那突然出現的黑猴子則是沖墨修遠吱吱地叫了兩聲,隨後又往前跑了一段距離。

它速度仍舊很快,卻沒有隱匿身形,在墨修遠神識探測的范圍內停了下來,似乎在叫他跟過去。

墨修遠轉身走回山洞,黑猴子頓時急了,又飛快地躥了回來,在山洞口停下,沖著洞內劍陣之中的江籬呲牙咧嘴。

它倒是有幾分聰明,知道挑釁墨修遠沒用,轉而選擇了那個看似跟自己比較類似有共同語言的籠中女子。這會兒的江籬沒什麼靈智可言,看到自己想吃的食物又回來了,自然又是一通橫衝直撞,墨修遠心知猴子的目的不單純,是想引誘他們離開,但這個時候,他看到被黑猴子激怒安撫不下來的江籬,心中暗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橫豎困在此地找不到出路,倒不如去看看那猴子的主人到底是個什麼意思,或許還能得到一些他忽略了的線索。

如今天地間有了靈氣,墨修遠底氣也足了不少,他乃大羅金仙,鮮有敵手,人生中還未出現過怕字。

寒霜:「你怕江籬醒不過來。」

墨修遠:「……」

仙品飛劍有自己的靈智能夠與主人溝通,施展起來才能得心應手,但自己的飛劍最近話越來越多了有些不太習慣啊!莫非是因為他現在經常自言自語,連有心神聯繫的飛劍都受了影響?

話嘮也是會才傳染的嗎?

那江籬或多或少也能受到一些影響的,這麼一想,墨修遠又有些欣慰,他撤去劍陣只用鎖靈術制住江籬,隨後就看到江籬飛快的朝著猴子奔了過去。

猴子在前面拼命的跑。

江籬在後面使勁地追。

得,這下都不用他牽著走了,反而是江籬拽著他飛,而且她還沒有失控到處亂跑,省了墨修遠不少的靈氣。以後江籬失控的時候就把猴子丟出來遛遛,那樣江籬就有了目標不會發狂了……

在墨修遠心中,那只來歷不明的黑猴子,已經成為了逗弄小魔物江籬的玩具……

兩人追著猴子跑了許久,跟著它穿過峽谷攀過懸崖,跨過河流淌過沼澤,最終在一個奇怪的大坑外面停了下來。

墨修遠從來沒來過這個地方。他在這荒原轉了許久,從未見過這樣的地方。他從前只會在神識能夠探索到的範圍內行走,這裡似乎有什麼陣法,隔絕了神識的窺視,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他之前完全沒有注意。

墨修遠飛到高空,看著遠方那一個接一個的碩大坑洞,只覺得十分壓抑,就好像元神受到了無形的壓制一樣。

黑猴子在坑洞外停留了一瞬,隨後身子猶如離弦之箭一般躥了出去,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眨眼消失得無影無蹤。江籬也跟著衝了出去,只不過她身上被捆了靈氣繩索,沖出一道距離之後就無法在往前一步,她著急地回頭朝墨修遠呲牙,墨修遠皺了下眉,隨後往前飄了出去。

那猴子將他引到這裡就消失了,是要他自己進去?

黑猴子有隱匿身形的能力,他的元神都無法捕捉到它的位置,然而江籬似乎對它的行蹤了如指掌。

墨修遠跟在江籬背後一路往前,沒有遇到任何異常情況。只是進來過後,他才發現那些坑洞中躺著大量的屍骨和破舊的法器,那些屍骨有人的,有異獸的,數之不盡。它們不曉得在這天地間存在了多少年,看起來觸目驚心。

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和異獸,就這麼暴屍荒野?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他的腦海中憑空出現了血腥的戰鬥場面,鮮血染紅了整個大地,猩臭的味道讓人給予作嘔。無盡的殺戮蒙蔽了心智,他仿佛陷入了一片血紅的混沌之中,耳邊只有無盡的廝殺聲,使得他不由自主地舉起了手中的劍。

然而下一刻,仿佛被什麼東西給絆了跤,墨修遠險些摔了個咧嘴,等他清醒過來,就發現自己已經不由自主地朝著其中一個萬人坑中走了過去,而江籬著急去追猴子,所以一直往另外一個方向奔,他們之間的靈氣繩索已經繃直,因為江籬的掙扎,他又迷失了神智,結果被拖得腳步虛浮,險些摔倒。

正是這個原因,才使得他從那屍山血海之中掙脫出來,找回了神智。

墨修遠頓時冷汗淋淋。如果剛剛他進去了,少不得要掙扎許久,等他出來,江籬恐怕早已經失控逃脫。那猴子將他引到這裡,就是要他入坑,被古戰場內的怨氣吞噬神智,從而失去自我?

那隻黑猴子應該知道一條不受影響的出路,只有跟著它,才能不受影響的走過去。

想到這裡,墨修遠放鬆了對江籬的控制,江籬頓時飛快地往前飛了過去,不多時,兩人就穿過了無數坑洞,進入了一片茫茫霧氣之中。江籬前行的速度慢了下來,她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已經失去了黑猴子的蹤跡。

她的頭左右擺動,在尋找黑猴子的氣息。

墨修遠仔細打量這片迷霧,他認出了這片迷霧中的陣法乃是高階迷蹤陣,不是一只靈獸能夠布下的,很顯然,幕後之人是個陣法宗師級的人物。真仙界的陣法宗師不多,到底會是誰呢?

迷蹤陣雖然變化多端,卻也是難不倒他墨修遠的!

就在墨修遠一甩袖子准備破陣之際,江籬猶如豹子一樣躥了出去,而讓人驚異的是,那茫茫霧氣突然從兩側分開,露出了一條只能容一人通過的小徑。

這迷蹤陣竟是直接對他們解除了。

江籬沿著霧中小徑飛奔,墨修遠緊隨其後,兩人又走了大半個時辰,來到了一個山谷之中。

山谷不大,地上的草皮也僅僅是比外面荒原上的要稍稍顏色深一些,靈氣大約也要濃郁幾分。山谷深處長了兩顆歪脖子樹,兩棵樹上都沒幾片葉子,倒是長了幾個新芽,使得它們看起來還有些生機。

歪脖子樹背靠山崖,此時無數道銀色瀑布從崖壁上傾洩而下,撞擊山石濺起大量水花,在半山腰又匯集在一起形成一條銀龍,奔騰如雷,氣勢萬鈞地砸下了崖底深潭。

連日的大雨使得山崖上的水流太多,底下的深潭就顯得不夠大了,那些水溢出了深潭,在一個明顯由人工雕琢的石洞面前積起了大片水窪。

黑猴子蹲在石洞門口的石頭墩子上,興沖沖地朝著江籬揮手。

墨修遠沒有感覺到石洞內有人的氣息。

這個認知讓他不敢輕舉妄動,而是客氣地問道:「敢問前輩高姓大名,引我們來此地所為何事?」

江籬可管不了那麼多,她拼命掙扎想要抓住猴子,力氣大到把墨修遠都往前拖了兩步,也就在這時,石洞內傳來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這裡是上古神魔戰場,你能夠來到這裡,足以證明你心智堅定了。」

墨修遠持劍而立,身姿挺拔猶如青松,他遙遙看著石洞,神色清冷,一副從容不迫寵辱不驚的模樣。

只不過他心中想的卻是,他能夠走到這裡,多虧了江籬心智堅定。

她堅定不移地要吃那隻黑猴子,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奇葩異種,能夠讓江籬鍥而不捨地追逐。

他一定要把那隻死猴子弄到手,讓江籬的願望得到滿足。

恰在此時,石洞內突然傳出一股強大的氣息,猶如海浪一般呼嘯而至,不斷衝擊著墨修遠。墨修遠猶如標槍一般站得筆直,他知道那威壓是對方的試探,並沒有殺意,所以沒有輕舉妄動,只是憑借自身實力抵抗威壓。

他的衣袍被風吹得鼓起,寒霜劍也發出陣陣輕鳴。

卻在這時,江籬動了,她身上的荊棘條牢牢地纏住了正看熱鬧地黑猴子,荊棘條上的尖刺正欲扎入它體內,就見那黑猴子的毛發根根豎直,竟是變成了一根根黑色細針,讓木荊棘無處下手。

與此同時,墨修遠身上的威壓驟然消失,只聽那沙啞低沉的聲音喝道:「混賬,你居然飼養這等魔物!」一道金光躥出射向江籬,墨修遠頓時心驚肉跳,他手中寒霜劍猛地向前揮出,斬出一道銀色長龍,擋在了江籬身前,劈向了那金色閃電。

他的劍氣比不過那神秘人的一擊!在長劍斬出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感覺到了,墨修遠將手中繩索奮力一拉,自己擋在了江籬身前,眼看銀龍被金色閃電吞沒沖他呼嘯而來,他準備硬抗之際,卻見那閃電在離他鼻尖還有一寸處停了下來。

「她是你什麼人,為何會墮落成魔?」

她是他什麼人?

墨修遠平靜地凝視著身前猶如羽箭的金芒,一字一頓地道:「她是我生命裡最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