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章 古戰場

「她是我什麼裡最重要的人。」

墨修遠擲地有聲地回答。

他的話在山谷中回蕩 ,讓本來躲在他身後,臉仍舊朝著黑猴子方向的江籬忽然轉過臉看他,她呆愣片刻,再次朝著黑猴子的方向衝了過去。

那猴子興許是被江籬嚇到了,它一溜煙地鑽進了石洞,而洞中那人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既是你最重要的人,為何會讓她淪落至此。」言語之中,竟是有濃濃的失望。

墨修遠的心重重一沉。

若是他能好好照看江籬,她就不會變成這幅模樣。他平靜的臉上出現了愧疚的神色,這時,神秘人的聲音再次響起,「進來吧,墨修遠。」

那神秘人認得他,竟然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

最讓墨修遠心驚的是,在那神秘人說話之後,他的身體仿佛被無數道靈氣給束縛住,捆綁著他一步一步往前移動,墨修遠長劍飛出,然寒霜劍芒剛剛飛出,就仿佛撞上了一堵無形的高牆。

「帶著她一起進來,我若想要取你們性命,你們不會活到現在。」說完之後,那人冷哼一聲,聲音隆隆猶如雷聲滾滾,震的墨修遠神魂皆顫。

「九天玄仙!」

這天地間竟然還有一個九天玄仙!

他們一直以為只有天門天尊突破到了九天玄仙之境,沒想到在這神秘荒原之中,竟然還藏著一個九天玄仙。九天玄仙神魂強大,墨修遠一時都生出無法防抗之心,他被迫往石洞內移動,淌過洞口的水窪,他終是跨入了洞中。

江籬很顯然也被那九天玄仙壓制,她沒有怎麼掙扎地跟著過來,只比他慢了一步。

石洞之中並不陰冷,卻有一股若有若無的死氣。

像是屍體腐爛的味道,這讓墨修遠覺得很不舒服,江籬倒是喜歡得很,一進石洞臉上表情都生動了許多,她曬不到太陽了,洞內的氣味又讓她覺得舒服,因此這會兒不用神秘人強制,江籬自顧往石洞內鑽。

墨修遠自然不會讓江籬一個人進去。

對方是九天玄仙,神魂威壓比天門天尊還更強,他雖然自信,卻也知道自己在這神秘人手裡討不了好,索性沒有反抗掙扎,跟著江籬一起過去看個究竟。

他知道九天玄仙和大羅金仙之間的差距,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跟九天玄仙拼命。

石洞不大,內部乾淨整潔,並沒有看到什麼腐爛的屍體。但是那氣息一直存在揮之不去,讓墨修遠多了幾分警惕之心。他小心翼翼地往前,在石洞的盡頭處被迫停了下來。

他的面前有一面冰牆。

冰牆之中,有一個骨瘦如柴的人,他身上沒有一點兒活人的氣息,應該是坐化了的死人。

他是盤膝坐在冰裡的,身上並沒有穿任何衣物。墨修遠先是一驚,隨後下意識地伸手想要遮住江籬的眼,只是手剛剛抬起他又想到江籬如今根本不是靠眼睛看物,她從來沒有睜開過眼,拿手擋住她眼睛什麼的,簡直不要太蠢。

雖然是被冰封住,但墨修遠仍舊清楚的感覺到,那腐爛的死氣是從冰牆中的人身上傳來,這讓他十分疑惑,這淡藍色的冰牆應該是真仙界極寒之地的玄冰,被它封住的東西能夠萬年不朽,為何冰塊中屍體會腐爛呢?

那神秘人讓他進來,就是看這麼一具不著寸縷骨瘦如柴的屍體?

墨修遠心存疑慮,打量屍體也更細致了些。

冰中屍體是個男子,看不出骨齡修為,此人骨架高大,坐著都差不多有站在那裡的江籬高了,若是站著怕有九尺,他枯瘦如柴,手腳都只剩了一層皮,就是那一層皮,顯示出了他跟骷髏架子的唯一不同。

倒是此人的眼睛依舊亮若星辰,仿佛還活著一般。

想到這裡墨修遠心頭一凜,莫非此人真的還活著?

恰在此時,冰中人開了口。

「墨修遠,你可曾認得我?」

聽他的語氣,自己曾經還見過他。墨修遠絞盡腦汁回想,愣是沒從記憶中挖出這麼個人來。按理說對方是九天玄仙,在真仙界必定是呼風喚雨的人物,他若是見了,自然是有印象的。

冰中人見墨修遠神色,就知道他沒有認出來,他也不惱,緩緩道:「我是空行雲。」

空老?

聽到這個名字,墨修遠心中充滿驚訝,眼睛也微微瞪大,他朝空行雲彎腰行禮,隨後才詫異地道:「世人都說空老隱居深山,為何空老會困在這裡?」

墨修遠剛剛飛升時的確見過空行雲,記憶中的空行雲修為乃是大羅金仙後期,他身材高大魁梧,濃眉大眼英氣勃勃,與現在的模樣完全不符,而他身上只有死氣,根本沒有其他氣息,是以墨修遠認不出來。

只是他點名身份之後,墨修遠便從那五官之中看到了些許相似之處,這才稍稍放下了心中戒備。

空行雲不會是什麼惡人。

他還是修真界難得的仁義俠士。

他是得到過天河龍靈饋贈的人,也是現世三位有緣人中最早獲得靈珠的修士,修為也是三人之中最強的一個。得到靈珠的另外兩人結為道侶開創了萬和宗,而空行雲在幾千年前隱居山林,據說是為了閉關衝擊九天玄仙之境。

墨修遠怎麼都沒想到,空行雲會出現在這裡,以這樣瀕死絕望的姿態出現在他眼前。

真仙界大都人都受過空行雲恩惠,墨修遠其實也不例外,他這會兒語氣陳懇地道:「若是有需要晚輩出力的地方,晚輩定當竭盡所能。」

只是如果會傷害到江籬的話,他絕對不答應!

「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還能見到有人通過煉神塔。」空行雲長長歎息一聲,「你能走到這裡,足以證明你心中有大愛,能夠造福天下蒼生……」

說到這裡,空行雲劇烈的咳嗽起來,他咳出了污血噴濺在寒冰之中,眨眼便被冰雪消融,消失得無影無蹤。先前消失了的黑猴子這會兒突然出現在了冰牆邊,它一臉擔憂地看著冰中的空行雲,時不時用爪子輕輕地扣著冰牆,像是在安慰空行雲一樣。

江籬已經蹲在了猴子的旁邊,明明被空行雲的威壓壓制,她仍舊強硬地伸出了手想去抓猴子,這樣的動作讓空行雲都咦了一聲,隨後道:「沒想到,這魔物的神魂竟然如此強大,能夠抗住我施展的威壓。」

她的神魂比肉身強大這麼多,是如何做到肉身不毀的?

元神如果遠遠超過肉身的修為,會使得肉身無法承載強大的神魂力量,從而導致肉身出現損傷,而兩者差距如果太過巨大,修士很有可能會爆體而亡。

空行雲太瘦了,他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任何表情,然而此時他的那雙黑亮深邃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江籬,目光之中充滿了困惑。

片刻之後他才道:「我元神經過煉神塔的淬煉,已經突破到了九天玄仙之境。」他本來語氣平靜,在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聲音陡然變得低啞了許多,「然我肉身受傷太重,在這荒蕪之地難以復原,這就造成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他這麼一說,倒引起墨修遠的懷疑了。

「前輩有天河龍靈所贈的龍珠,怎麼會靈氣不濟傷勢難愈?」天河龍靈的龍珠極為特殊,旁人根本無法搶奪,他與靈珠應該有心神聯繫,自然也不存在遺失的可能。

墨修遠說話的時候為了以防萬一給自己和江籬罩上了靈氣屏障,靈氣同時注入了寒霜劍中,若此人出手,他必須護住江籬。

「龍珠……」空行雲低低地歎息一聲,隨後才道:「在山崖頂上。」

他骷髏一樣的頭緩緩轉動,面向了墨修遠,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只是他太瘦了,這笑容就莫名寒磣人,加之他的神魂威壓,墨修遠覺得自己頭皮都有些發麻。

空行雲笑過後道:「我親手放上去的。」

他雖是看著墨修遠,但視線有些飄忽,又像是穿過了他,投向了他身後的山洞之外,看遍了整個荒原。

「這裡,是上古神魔戰場。」

「當年魔界魔物跟真仙界修士決一死戰之地。」他聲音低沉暗啞,「這裡埋藏了無數的屍骨,幾乎他們每一個隕落之前,都是修為遠超你我的大能。」

「他們的兵器哪怕損毀,器靈的殘存意識也會徘徊在這片戰場上,想要喚醒隕落的主人。」

仙與魔的血液侵染了這裡的每一寸土地,死者的殘魂在這裡經久不散,魔物的煞氣和仙人生前的執念經過時間的發酵影響了這裡的每一樣生命,最終,把這裡變成了生命禁地。

當年的神應該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匆匆造下一座煉神塔。與其說煉神塔與神魔戰場相連,不如說煉神塔封印了這一片天地。

神造煉神塔不僅是為了淬煉後人的元神,也是為了淨化這裡的污濁,避免這裡成為一個新的魔界。

然時間太久,這裡的凶煞之氣越來越濃,煉神塔怕是要堅持不住了。

「你能通過煉神塔的考驗,經歷了人間八苦而沒有困入心魔喪失神智,日後定然成就不凡。」空行雲看著墨修遠眼神溫和,「我沒想到,遇到的會是你。」

他一直以為,若真有人能通過煉神塔,必定是陳江或者何清,他們也是得到了天河龍靈饋贈的人。

印象之中的墨修遠桀驁不馴,雖然驚才絕絕卻也不是良善之輩,沒想到他能夠走到這裡。

果然是他以前識人不清麼……

空行雲正感慨間,就聽墨修遠道:「前輩,我並非是從煉神塔過來的。」

「什麼!」難道煉神塔已經出現了裂縫?

墨修遠接下來的話更是讓空行雲難以置信,只見墨修遠指著蹲在猴子旁的江籬道:「她,她才是從煉神塔出來的。」

空行雲險些嘔出一口血來。

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