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6 章 淨化

「爾等妖魔,狂君在此,可敢一戰!」

……

「像狂君這樣的修士就好打發了,他生前中計被圍攻至死,沒有痛痛快快地打一場,所以執念不散!」鬼幽道。

墨修遠寒霜劍出鞘,劍身猶如千年寒冰,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他是大羅金仙修為,實力遠超江籬,這個時候看到江籬往前靠近再次聽到那狂君的聲音,他果斷迎戰,就怕江籬冒冒失失地衝了上去。

狂君是徘徊在這古戰場上的一縷殘魂,然而他畢竟是上古大能,他的神魂威壓也不是現在的修士能夠輕鬆對付的。

墨修遠闖入了狂君的神念範圍之內,他的出現,讓狂君的殘魂停止了怒吼,他狂嘯一聲隨後大手往前一伸,就見一道金光落入他掌心,赫然是他的兵器方天戟。

他握著方天戟重重踏出一步,腳步落下,周圍的土地裂開,碎石飛濺,氣勢驚人。

「速速受死!」他沒有什麼繁復的招式,而是將手中的方天戟直接劈了過來,猶如星辰墜落,殺意鋪天蓋地而來。那等威力驚天動地,江籬覺得自己斷然不能硬抗,她根本沒有什麼攻擊手段可以與其對抗,若是她對敵的話,她只能用幽冥鬼火和木荊棘護住自己,然後速速退開尋找攻擊的機會。

她緊張的盯著墨修遠。

雖然對他有近乎盲目的信心,但不擔心是不可能的,眼看那狂君的攻擊已至,江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卻見一襲青衫飛縱而出,他手中長劍猶如一道冰龍,朝著那方天戟直接撞了過去!劍戟相交,發出匡的一聲巨響,一路撞擊,濺射出大量的火花!

正面相交,五五之分,墨修遠絲毫沒有落到下風。而下一刻,他人劍合一,寒霜劍輕靈多變,隨著他的身形變化化作一道接一道殘影,在空中連城一道銀光閃閃的長龍。

寒霜劍,在上古兵器方天戟面前,沒有絲毫遜色。

狂君殘魂不怒反喜,大喝了一聲,「好!」

他手中方天戟舞到空中,又重重刺出,力道之大掀起勁風陣陣,兩側月牙形利刃銀光閃閃,斬出無數道月牙寒光,猶如無孔不入地回旋利刃一般斬向了墨修遠,卻見墨修遠依然不閃不避,寒霜劍舞得密不透風,將那些月牙利刃悉數擋住,與此同時,劍身發出輕鳴,雪亮的光芒衝破天際,晃得一旁的江籬幾乎都睜不開眼。

依稀可見那雪亮劍芒之中,墨修遠長眉斜飛,俊美如神。

「轟」的一聲巨響,江籬什麼都看不到了,她覺得神魂微微一震,心頭也是猛地一跳。

待神魂恢復之際,江籬聽到陣陣笑聲。

那笑聲振聾發聵,在天地間回蕩久久不散。

暮色裡,墨修遠仗劍而立,他的衣袍無風自動,漫天的流霞給他身上鍍了一層朦朧的金,漂亮得讓人挪不開眼。

江籬呆了許久才反應過來,她竟是險些被美色給迷暈了。

江籬臉紅了紅,她飛快的感應了一下四周,看到地上那殘破的方天戟道:「那位狂君?」

「他執念已消,殘魂已散。」墨修遠聲音清冷地道。

他話音落下,那回蕩的笑聲也漸漸消失,最終什麼也不剩下。

上古時代的那位狂君,終於徹底回歸於天地間。

墨修遠彎腰撿起了殘破的方天戟,他表情凝重,動作有些小心翼翼,「這兵器已經徹底毀壞,剛剛那些攻擊,是它在綻放生命裡最後的璀璨光華。」

江籬覺得這樣的墨修遠真的很美,只不過畫風似乎有點兒不對?

在了解到他的真正性格之後,她覺得這樣唯美的畫面有些怪怪的,墨修遠不應該眉頭一挑,輕哼一聲道:「哼,手下敗將不過如此嗎?」

寒霜:「主人他又在裝了。」

明明不需要那麼花哨地打敗敵人,愣是把劍舞得跟花蝴蝶一樣,沒看把小姑娘唬得一愣一愣的,眼珠子都快黏他身上了\(^o^)/~

鬼幽叫道:「快,快給我,我要吃了它!」

墨修遠倒是把方天戟遞給了江籬,他以為江籬要用靈珠的靈泉浸洗,讓方天戟上最後的怨氣消散。江籬接過之後在手裡掂量了一下,「好沉!」

若非她現在時刻靈氣運轉,怕是接不住這麼沉的兵器。

他們修士動輒移山填海,力量著實強悍,只是這方天戟怕是有上萬斤,拿到手裡沉甸甸的。

「若是上古時代,這方天戟沒壞的話,重十萬斤。」很少有修士會把自己的法寶煉制得這麼重,狂君他是個例外。「他是尋的天下少有的重石,無數次的壓縮淬煉,最終煉出了這把重得要死的兵器。修為低些的人根本拿不動,這方天戟拿到手裡會越來越重,指不定就把自己給壓死了。」

「那重石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江籬歎息一聲後問道。

「估計是沒了,當年都少見。」鬼幽答道。

它為了吃東西好心解釋,卻沒想到江籬道:「既然材料這麼難得,索性先留著,我有幽冥鬼火,看看能不能利用一下?我正缺一件趁手的兵器。」

鬼幽覺得它非常非常地不高興!

「喂你什麼意思,我都說了我要吃!不讓我吞了,你連這兵器上的怨氣都除不掉,這些怨氣當初並非惡念,就是靈珠都不一定能淨化得了!」

江籬沒聽鬼幽囉嗦,她眼睛發光地看著墨修遠,「我也想做劍修,你可以教我練劍嗎?」

不等墨修遠回答,她又道:「劍修是不是得尋一把自己的劍,我有天火,我自己煉制可不可以,這方天戟的材料我能不能用上?」

墨修遠被她崇拜的眼神看得有些飄飄然了,他頓時覺得剛才自己展示的劍道效果不俗,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這方天戟太重了,想來是不適合煉成飛劍的。」

「哦!」江籬點點頭,把方天戟交給了鬼幽。

就見一塊圓盤飛出了她體內,白光亮起,把那方天戟完全吞沒。

墨修遠微微驚訝,隨後又道:「看來比我想象的要容易一些,都忘了你體內有神魔之器了。」

「嗯。」

第一個殘魂是狂君,他的執念倒是很簡單,江籬跟墨修遠繼續往前走了幾步,撞見了第二縷殘魂。

這縷殘魂氣勢殘暴,顯然是個上古妖魔!

剎那間,凶煞之氣沖天,大片大片的血光之中,魔物猙獰地衝了過來。

然後它猛地停下,張牙舞爪地擋在了江籬身前。

「殺光那些人,吸乾他們的血,保護魔君!」

墨修遠:「……」

江籬:「……」

鬼幽:「哦,是它啊,當年它可是魔界大軍先鋒將領,主人的心腹大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