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章 一段殘念一個故事(上)

A- A+

當年魔君在時,魔界也不是一團散沙。否則的話他們也不可能打破魔界封印,把整個修真界攪得血雨腥風。

鬼幽的主人,便是魔界所有魔物中最強者,它們皆臣服於他。

所以,在江籬還沒動手之際,鬼幽從她體內飛出,顯出原身,它本身可不是一方圓盤,而是一個黑色的光圈,現在的大小麼,套在脖子上大概剛剛好。

只聽鬼幽怒喝一聲,「罪魔,速速獻祭魔君大人!」

就見那妖魔殘魂發出一聲長嘯,隨後團團黑氣湧上天空,而那黑氣中央竟然出現了一名男子,雖五官端正,但眉宇間皆是戾氣,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人。

「喏!」

話音落下,那道殘魂竟是瘋狂地湧入了鬼幽體內,眼見鬼幽把殘魂完全吞噬,還聽到它十分愜意地打了個飽嗝。

鬼幽:「好懷念往昔歲月啊……」

它幽幽感歎:「想吃哪個就吃哪個。」

罪魔並沒有兵器,所以不存在什麼法器的殘靈,這一個殘魂消失得這般順利,讓江籬覺得要淨化這古戰場或許也不算特別的難。他們繼續往前行了大約二十步,又遇到了一縷殘魂。

隔得老遠都能感覺到陰寒氣息,引得人心神輕顫。暴虐氣息猶如無盡深淵,仿佛踏錯一步就會萬劫不復。

又是妖魔殘魂!

「這個氣息似乎是陰魔殘魂,只是當年陰魔實力還稍遜罪魔,怎麼現在殘魂力量這般凶悍。」鬼幽說完之後又喝道:「陰魔,速速獻祭魔君大人!」

「魔君?」一道酥軟的聲音傳來,像是有無數的螞蟻順著尾椎股往上爬,讓人心癢難耐,但酥麻之中又夾雜莫名驚懼,身體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

「陰魔拜見魔君大人。」濃濃黑氣之中,一位女子的身形顯現,女子身著鳳尾紅裙,裙擺上花團錦簇,華美非凡。她眉若遠山,漆黑如墨,桃花眼眸裡含情,比天上的星子更明亮耀眼,眼角微微上挑,顧盼神飛,眉梢眼角媚態橫生,舉手投足間別具風情。女子盈盈一拜,仿佛大片大片的曼珠沙華被風吹得搖曳起來,美得把人心神都攝入了那一片火紅之中。

等她起身,江籬才注意到她手裡還提一盞蟠螭燈,蟠螭燈裡面的燭火卻是幽幽綠色,偶爾能見其中飄出一道細細的綠色火苗,又仿佛被一股力量給拽回了燈裡。

輪軸轉動發出咯吱咯吱的輕響,那聲音並不難聽,更像是誰在咿咿呀呀的低吟淺唱。燈上的俊男美女你追我趕似的跳著飛天舞,姿態優美栩栩如生。

鬼幽的聲音都嚴肅了起來,「陰魔的蟠螭燈陰竹為骨、人皮為肉、人髮為脈、魂火為氣,在魔界之中也算頂階凶物,這盞等至死都被她握在手裡,兩者合一,凶煞之氣遠遠超過罪魔。」

「奴願為魔君獻祭生命。」陰魔嫣然一笑,美目中仿佛含了春水,她唇若花瓣,一開一合間竟有香風溢出,醇香醉人。黑氣湧向了鬼幽,然而在最後時刻,她忽然瘋狂扭動,大量的黑氣朝著江籬和墨修遠湧去,將他二人牢牢罩在其中。

「江籬!」

墨修遠本是緊緊握著江籬的手,他一直提防著那個女魔殘魂,在殘魂湧入江籬的法寶之中時也沒放鬆警惕,然而那團黑氣洶湧浩瀚,瞬間將他們吞沒,連靈氣屏障都沒起到任何作用。

這個陰魔的殘魂,竟然如此凶戾!

他死死握著江籬的手,只是神識的片刻蒙蔽,竟讓他覺得那隻手從他手心漸漸掙脫,他拼命要抓住她,奈何強大的力量將他們徹底分開,他的手心空了,心裡仿佛也空落了一片。

「公子,你可生得真俊。」

一道柔媚的聲音響起,但墨修遠神魂無法捕捉到人,他鼻尖聞到一股香風飄來,墨修遠頓覺不好,立刻設下層層屏障,隔絕了五感神魂。上古陰魔能引人心中色念,又能滋長心魔,已經算是上古魔物之中最為厲害的幾個了。而她殘念太深,千萬年歲月流逝沒有讓殘念消散,反而愈加強烈,連魔君的命令,她都不願聽從。

這樣的陰魔,比上古時代的她更加難以對付。

很顯然,陰魔是要以美色誘他,墨修遠心智堅定自然不懼,只是他擔心江籬,他們二人一同被黑氣纏住,而陰魔的煞氣和怨氣大部分都撞向了江籬,她會用什麼方法對付江籬?

想到這裡,墨修遠寒霜劍寒光凌冽,此時眼前無路,他便要斬出一條路來。

劍身長嘯,周圍的黑氣被寒霜震懾,紛紛散開,而這時,一個聲音柔柔道:「這麼凶做什麼?難道奴家生得不美?」

陰魔聲音裡帶著委屈,她說話的時候尾音上翹,低低的沙啞中有帶著一點兒顫音,能把人骨頭都酥了。她提著蟠螭燈款款而來,翠釵照耀銜雲發,玉步逶迤動羅襪。周圍的黑氣在她腳下成了一團一團的祥雲,把她襯得像雲中仙子一般。

墨修遠神色清冷,手中長劍在陰魔現身那一刻就已經飛出,他從來不迷戀皮相,自然對此毫無感覺。

陰魔身形陡然四分五裂,卻聽她咯咯笑道:「還是你覺得她比我美?」

墨修遠瞳孔一縮,臉色驟變。

只見陰魔提著燈站在昏迷中的江籬面前,她一邊笑一邊用手摸著江籬的臉,「她倒是生得很美,連我都心動了,不如剝了面皮繪成美人圖,放在我的蟠螭燈裡可好?」

陰魔轉頭看向墨修遠,柔柔道:「郎君,你說好不好?」

她目中柔情似水,「你要是喜歡她那樣的,待我點了她的元神,也能變得跟她一樣了。」她手上微微用力,江籬的臉側處便出現了一道血印子,墨修遠頓時心急如焚,他輕笑一聲,看著那盞等道:「燈面上的女子皆是美艷動人,換了她,豈不是污了燈?」

……

江籬覺得自己頭暈乎乎的,腦子裡仿佛被塞了大量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把她的元神都快撐爆了。

她心知自己被陰魔襲擊了,不敢有絲毫放鬆,站起來之後就要喚出鬼幽問個究竟,看看陰魔弱點為何,卻沒想到,她聯系不到鬼幽,不僅是鬼幽,幽冥鬼火,金靈都聯系不上,就連靈珠都找不到了。

她摸了摸自己手腕,發現儲物法寶沒有了,難道被陰魔卷走了?

江籬有些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隨後整個人愣住了,她的手也是白皙修長的,這手掌大小也相差不大,但很明顯,不是她的手。

那血紅色的指甲,還有掌心上的一道紅線,都不屬於她。

她是被陰魔拖入她的執念幻境之中了麼?江籬飛快地想到了這一點,她看到旁邊有一處水潭,跑過去照了一下,赫然發現自己現在的樣子就是黑氣之中顯現的女子,只不過看起來也不大一樣。

現在的她儼然是個正道修士的模樣,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江籬才沒有第一時間發現身體不妥,若是直接變成了陰魔,周身的魔煞之氣肯定第一時間就發現了。

江籬看了一下四周,她現在似乎在一條小河邊,背後是一片茂密的樹林,而再往後,就是連綿不絕地群山,遠看是山,近看也是山,神識繼續往外延伸,哪怕到了她能見的最遠距離,依然還是山。

江籬:「……」

或者因為是幻境,所以只限定了這一個場景,想到這裡,江籬便開始注意周圍的細節了。陰魔不會無緣無故地把她拖進來,她應該想辦法破除謎題,解開她的怨氣和執念。

這周圍靈氣十分濃郁,若是修煉起來怕是要比真仙界都要快上百倍。江籬沿著小河一路往前,走了一裡地的距離之後,江籬看到水邊倒著個人。

出現人了?

此人肯定跟陰魔有聯繫,怕是陰魔殘念中的關鍵人物。不過看河邊那人身形是個少年,那陰魔的殘念或許跟愛情無關了。江籬打起精神,她正要上前查看,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控制住身體了。

她整個人的氣質從內而外的發生了改變。

她姿態優雅地走到了河邊,手腕微抬,袖中刮起一陣清風,將倒在河邊的少年翻轉過來,使得他露出了臉。不知為何,江籬覺得這個少年看起來似乎有些面熟,就好像在哪兒見過一樣。只是她一時也回憶不起來。

「模樣平平無奇,還是不要長大了好,免得污了我的眼。」

江籬聽到自己這具身體開口說道。

她吐出的聲音柔媚至極,儼然是陰魔的嗓音。

這少年在江籬看來也算俊俏,唇紅齒白的正太臉,落在陰魔口中,就是模樣平平無奇,連長大的資格都沒了。

本來看現在這身體似乎不像魔修,周身沒有凶煞之氣,但陰魔開口之後,江籬便改變了想法,或許是陰魔用了什麼方法隱藏了自己的魔物身份,畢竟現在這地方很顯然不是魔界,所以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上古妖魔,必定有她想象不到的隱藏魔性秘法。

她手中突兀地出現了一盞燈,只不過此時的燈面上不是什麼俊男美女,而是一匹匹駿馬在追雲逐月,而燈內的燭火,也是橘黃色的暖光。那個聲音再次響了起來,「這等修為,連點燈都不夠。」

說罷,她屈指一彈,艷紅的指甲尖端出現了一道銀色的細線,然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河中昏倒的少年忽然睜開眼,他雙眼先是無神,片刻之後又有了層層的瀲灩水光,比他身側的小河還要清澈。

只聽少年道:「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陰魔微微挑眉,她忽然莞爾一笑,將手中的燈也收到袖中。她彎下腰將少年扶到一邊,「我可沒怎麼幫上忙,你怎麼回事,被人丟到河裡餵魚?」

陰魔本就生得美,她身上的氣質也能隨意變化,之前還是個優雅高貴的女仙,這會兒大概是看少年實在年紀太小,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她也就顯得跟十六七歲的少女一般,笑的時候臉上蕩起兩個梨渦,顯得嬌俏可愛了。

少年伸手摸了摸頭,喃喃道:「忘了。」

他神魂虛弱做不了假,這幅樣子就像是腦袋受了重創失憶了。

「小小年紀還跟人結了仇。」陰魔笑了笑,掏出一顆靈石遞給少年,「你好好養著,這是上品靈石,能夠助你提升修為,養好傷了去報仇吧。」

江籬在陰魔體內,她注意到陰魔掏出靈石的時候做了點手腳,那靈石內部有丁點黑氣流入其中,不過眨眼間就消失在了靈石內洶湧的靈氣當中。

「姑娘,我不記得仇人。」少年尷尬地扯了下嘴角,低聲道。

陰魔本已經轉身走了,這會兒卻回了頭,她嫣然一笑,「你不記得,關我什麼事?」她狡黠地眨眼,「莫非你想跟著我?」

少年先是愣住,隨後連連點頭,大概意思到自己太激動,他臉上飄出了兩團紅暈。

之後少年便跟著了陰魔,跟著她游歷天下。

他一直想不起自己是誰,他的修為也一直沒有什麼變化,甚至於他的容貌都沒什麼變化。那等修為實在微末,自保能力都沒有,更別說要守護陰魔。

陰魔表面是個嬌媚的正道女修,傾慕她的修士猶如過江之鯽,不爽她身後這個跟屁蟲一樣的家伙的自然特別多,他每天都被人欺凌,身上長期帶著傷。

但是他不肯告訴陰魔,陰魔也就裝作不知道了。

她想知道這少年的極限到底在哪,她想培養一個比罪魔更加強大的魔物出來。只是她有些不明白的是,為何這少年的修為毫無長進,樣貌也沒什麼變化,用過的靈石也仿佛扔到了魔界的羅剎海,掀不起一點兒浪花。而她注入靈石內的魔氣,也沒有任何反應。

或許是當初他的仇人,把他變成了一個無法修行的廢人?

陰魔以前以為他的仇人也是低階修士,所以才會讓他逃脫,現在才發現,那仇人怕是個大能,能夠用連她都看不出來的手段將他傷成廢物。

都三百年了,廢物一點兒長進都沒有,她不想再養著他了。

直到有一日,陰魔遇到了一個採陰補陽的魔修。

對她來說,少年好歹是養了三百年的狗,既然有魔修送上門,她就懶得自己動手。卻沒想到,那少年拼死護她,在最後的關鍵時刻,竟然修為突破,擊殺了那個修為不俗的魔道修士,然他殺掉魔修之後瞬間白頭,壽元似乎也所剩無多。

江籬一直是個旁觀者,她困在陰魔的身體裡看這一幕幕,心中也是思緒萬千。

莫非陰魔一直無法釋懷的,是對這少年的愧疚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