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9 章 燈下

難道她要在蟠螭燈面前自盡?

江籬現在在陰魔體內,她也能控制身體了,莫非是要她自殺一次贖罪?江籬腦海之中閃過這個念頭,不過她又瞬間排除了。陰魔本來就死了,這只是她的殘魂,若是死一次能夠化解蟠螭燈的怨氣,現在也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她強壓下心頭的不適將燈撿了起來,當燈握在她手中的時候,燈面上的畫又活了,燭火也再次燃了起來,這等點的是人魂,所以燭火是幽幽綠色。

陰魔至死沒有懺悔,元漓才會怨念叢生,江籬深吸口氣,倒是很快就落了眼淚。

陰魔記憶之中的那個少年,一次又一次的為她付出,最終死在她手裡,為了讓法寶進階,陰魔還將他煉制成燈,讓他飽受折磨,落了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若是她被心愛之人如此對待,心中也會怨氣難平的。江籬這般想到,淚珠兒順著臉頰滑下,落在了蟠螭燈上。

淚水滴落在燈上之時,蟠螭燈上起了一層氤氳的熱氣,把整個燈都罩得朦朦朧朧的,江籬心頭一喜,下一刻,她發現面前的景物仿佛水波一樣蕩漾開,而她眼前的視線陡然模糊,身子也驟然失重。

就好像她瞬間被誰挪移到了另一片時空一樣。

周圍是大量的黑霧,她的神識從混沌中慢慢清醒,本以為找對了方法,等她甦醒過後,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肝膽俱裂。

她又不能控制身體了。

「郎君,我用你的肉身熬燈油 ,長髮做燈芯,點了你的元神,那樣你就可以永遠陪著我了,我也算是滿足了你的心願對不對?」她咯咯笑了起來,用手輕輕拍打墨修遠的臉。

「我知你厲害,可別亂動哦。」

江籬神魂巨震。

雖然是陰魔的身體,但現在她口中發出的聲音,赫然屬於她自己。

這簡直是當年陰魔煉制元漓時的場景重現,只是現在元漓變成了墨修遠,而她的元神,則困在陰魔的身體之中。江籬眼睜睜地看著陰魔手中出現一把木梳,她解開了墨修遠頭上束髮的玉冠,用木梳將他的頭髮一梳到底,隨後艷紅的指甲伸長,鋒利猶如利刃一般,將墨修遠的長髮削斷。

「郎君生得美,面皮也可剝下來作畫。」她掩嘴輕笑,「可比元漓那呆子俊美多了。」

說罷,她的手指撫上了墨修遠的臉頰,最後停留在了發際線的位置上,指甲落下,便有殷紅的鮮血溢出,被她用手指一抹,在白皙的指腹上點了一點胭脂。

她收回手,吮吸了一下沾了墨修遠鮮血的手指。

江籬聞到了血腥味,她甚至覺得自己嘗到了墨修遠鮮血的味道,明明不是她的身體,但那感覺錯不了,那味道直接烙印在了她的元神之中,她拼命地想喊,想阻止,然此時她神魂無論怎麼掙扎都找不到突破口,她發不出一絲來自本心的聲音。

墨修遠看起來並沒有被控制住,他怎麼能就那麼閉著眼睛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他應該一劍斬了這陰魔才對!

「墨修遠!墨修遠!江笆……」

江籬心頭拼命的吶喊,她心急如焚,大腦卻是在飛快的轉動,「到底是哪裡錯了,哪裡錯了,陰魔的殘念應該如何解除?為何落了淚沒有獲得蟠螭燈的原諒,反而會把她和墨修遠引入了這樣的僵局……」

就在這時,墨修遠忽然睜了眼,他定定地看著面前的陰魔,眉頭微微一皺,忽然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來。這個時候,陰魔已經掀開了一片缺口,江籬看到了血肉模糊的一片鮮紅色,墨修遠肯定是很疼的,然而他面色從容,嘴角含笑,他的眼睛深邃如星辰大海,像是會說話一樣。

江籬如遭雷擊。

她想起了之前的幻境之中,元漓被點燈之前的眼神。

他只說了兩個字,「紅瑤。」

他語氣平靜,無怨無怒。

眼看著她將蟠螭燈放在墨修遠頭頂,要將他的元神攝入其中之際,江籬心中大聲喊道:「我錯了,元漓不會怨你恨你,哪怕你把他煉在了蟠螭燈內,他也不會恨你。」

是她太狹隘了,她覺得如果自己是元漓,肯定會不甘心,肯定會因愛生怨,然她的想法,是對元漓的褻瀆。

或許故事根本沒有完結,就是她突然生出的想法,讓陰魔殘魂中斷了往事,使得她和墨修遠進入死局。

執燈的手微微一頓,她手指一曲,蟠螭燈便消失得無影無蹤,而她靜靜站立在原地,怔怔地看著自己的掌心,久久不發一言。她掌心的紅線不是從前那樣的鮮紅色,而是像乾涸的血液一般,是鐵銹紅。

面前的場景再次變了。

昏天黑地,飛沙走石,周圍都是無盡的煞氣,她提著蟠螭燈對抗那些修士大能的攻擊,雖是收割了無數的性命,自己也受了很重的傷。

江籬腦子裡有陰魔的記憶,她立刻知道,這裡就是古戰場,陰魔最後的戰場。

七大魔將只餘了兩個,魔君跟天神纏鬥在一起,已經離開了這片古戰場不知所蹤,她以一敵三,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那些人類修士也都是精疲力竭,但他們怎麼說呢,具有魔物不曾有的韌性。

他們平時也會內鬥,但一致對外的時候,總能湧現出大量捨己為人的犧牲。那些為了他人不顧一切的修士,給了它們太大的重創。而魔物則相反,在魔君大人與天神一起消失之後,本來擰成一團的魔物瞬間成了一盤散沙,它們都只顧自己。

本是在污穢之地生出的魔物,以煩惱、欲望、殺戮、心魔等等人性之惡為養分,又怎麼會為了別的魔犧牲。陰魔很累了,但她知道,不會有人來救她了。

到最後陪著她的,是她手裡的蟠螭燈。

瀕死之時,她想起了從前那個一直跟在她身邊的少年,忽然笑道:「到最後,還是你陪我走完了一生。」

燈火搖曳,幽幽綠光沖天而起。

綠光之中,竟是有一人元神若隱若現。陰魔大驚,隨後便發現身後傳來一道勁風,本該打向她的攻擊,被蟠螭燈內飄出的元神盡數擋住,那若隱若現的元神終於徹底破碎,散落成了一地的星光。

元漓是半步成神之人。

哪怕他功法反噬一夜白頭,元神也是極為強悍的。陰魔點他的元神,點上成百上千年,也不會將他的魂火徹底燃燒乾淨。她想起從前,那盞燈的種種跡象,相處的點點滴滴,她以為蟠螭燈進階之後生出了燈靈,卻沒想到,那燈靈,是他。

他一直默默地跟著她,沒有露出丁點兒破綻。

他又救了她。

那一刻,陰魔捂著自己心口的位置,她覺得很疼,仿佛被無數柄刀在攪動,疼得她無法呼吸。

她是魔,她無心,可是她怎麼會心疼。

「陰魔受死!」

她應該是可以躲開的,她或許還有機會逃走,畢竟,這幾個修士也是強弩之末了。

可是……

陰魔看到地上那些零星的星光,她忽然一揮衣袖,收攏了一些星光,同時將體內的魔氣渡入其中,她以前擅長將魔氣注入晶石,這一次,她將那些被魔氣包裹的星光也注入晶石之中,隨後她用力將晶石拋出,她用盡了她全部的力氣,為此甚至毀了自己的元神。她要對抗天神定下的天道規則,自然要犧牲自己所有。

那顆晶石,被她拋入了下界。

陰魔死了,燈滅了。

她的殘念徘徊在戰場上空,久久不散。

她雖是魔,但總有那麼一個人,願意為她付出一切,一點一點的,猶如清泉細雨一般潤著她,最終,讓她有了心。

江籬之前也是魔,可也有墨修遠不顧一切的救她,想盡辦法將她喚醒。

「陰魔,你想知道,他是否還活著對不對?」沉默許久,江籬開口問道。

她的殘念雖然凶狠異常,但其實也異常簡單,她只是想知道,那個最後她幡然醒悟,不顧一切想要救回來的男人,是不是重新活了下來。她把他的元神封在晶石之內,只要殘魂不滅,他總是有機會尋到肉身活下來的。

「其實我不知道。」江籬回答道,她話音落下,就見周圍環境再次扭曲,本來已經安靜下來的陰魔發出陣陣嘶吼,而她的元神仿佛被利刃割裂一樣,疼得江籬悶哼出聲。

她強忍著疼痛答道,「已經過去了千萬年,所以我並不知道,但是我認識一個朋友,他,他跟元漓很像。」

疼痛驟然消失,只聽陰魔柔聲道:「他是誰?」

「他是巫雲遠。」

那個脾氣古怪,性格乖張,似正似邪的元嬰期大能,明明是個元嬰期,卻只有七八歲孩童那般大小。

「你讓我回到自己的身體,我用水鏡把那段記憶告訴你。」江籬說道,不管怎樣,回到她自己的身體內事情就要好辦多了。

「好。」陰魔毫不猶豫地道。

下一刻,江籬就發現她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而她的面前,赫然是閉著眼睛的墨修遠,他身上看起來沒有外傷,但元神似乎同樣被困住了。

江籬把屬於巫雲遠的記憶用水鏡法術展示了出來,她沒有任何隱瞞。因為本來接觸也不算多,所以從頭到尾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

陰魔一直很沉默,待到水鏡消失許久,她才幽幽歎道:「被我魔氣影響,他居然都沒有徹底成魔。」

聽到這話,江籬鬆了口氣,她一開始覺得少年面熟,後來想起來了就覺得挺想巫雲遠,但也只是猜測,並且這只是一縷殘魂,只是要個結果。現在看來,陰魔已經相信巫雲遠就是元漓了。

陰魔臉上浮現了一個淡淡的笑容,並不似之前那般妖媚,讓人覺得純潔猶如一朵綻開的小皺菊。「他是個心善的人。」

被煉成蟠螭燈後,燈靈很高傲,對修為低些的人都不願動手,她以為是因為燈是頂階法寶自有傲氣,後來才明白,那是他不願傷人。

他心善,卻愛了個魔,在善與她之間,他選了她。

「日後你去了下界,替我把這盞燈給他。」陰魔將手中的燈遞給了江籬,她的身形越來越淡,猶如一縷飄散在空中的黑煙,散到高空之時,一道空靈的聲音傳來,「他願意為你而死,你莫學我,負了真心。」

江籬知道,她說的是墨修遠。

她也瞬間明白墨修遠為何選擇一動不動,肯定是陰魔的威脅,他若動了,她就危險了。

黑氣散盡,江籬看到墨老祖其實還站在她身側,他們握著的手都沒有鬆開過,之前的那一切,都只是幻境。看著墨修遠還未睜眼,江籬心頭一跳,她忽然湊過頭去,在他臉頰上蜻蜓點水地落下了一吻。

她偷偷親了之後又飛快的離開,只是幾縷髮絲飛揚,輕輕拂過了他的面頰,墨修遠雙目睜開,他神色自然地看著江籬,又瞄了一眼她右手提著的燈,淡淡道:「解決了?」

江籬擔心他發現了,一顆心咚咚亂跳,她輕聲應道:「嗯。」

寒霜:「我什麼都看到了啊!」

墨修遠:「呵呵,我也是啊。」

----

江籬看著手中的燈,這燈跟其他的殘破兵器不同,保存完好,看起來幾乎沒什麼損壞,燈面上的畫也是栩栩如生,想到那燈面都是人皮,她心頭還是有些發寒。

「雖然是上古大凶魔器,不知道為何,此時看了這燈,還覺得挺和氣的。」鬼幽繞著燈轉了兩圈,「雖然燈滅了,但應該是裡面沒了魂,不如去抓個異獸元神點一點,看看這燈壞是沒壞?」

「壞沒壞關你什麼事?」江籬不解地道。

「沒壞我肯定吃不下它啊,當年它就只是稍遜於我,現在我都毀成這樣了。」鬼幽沒好氣地道。

蟠螭燈早就壞了。

當年的燈靈可是元漓,燈靈都散了燈怎麼會沒壞,只是陰魔執念太深,保得蟠螭燈完好無損,加之剛剛陰魔手段通天把他們拖入幻境,鬼幽毫無招架之力,這就使得它暫時受了蒙蔽,以為蟠螭燈沒有損壞。

江籬輕笑一聲,她才不會告訴鬼幽燈壞了。免得又要聽它喋喋不休,鬧著要吃。

她本是想將燈收好,日後有機會就送去給巫雲遠,只是轉念想到那燈的材料,她扯了下嘴角將燈遞給墨修遠,「墨修遠你替我好好收著吧。日後我要轉交給一個人。」

墨修遠立刻將燈接過放入儲物法寶,他眼睛幽幽發亮。

她剛剛叫的墨修遠,有問題,就找墨修遠→_→

他是她的依靠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