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1 章 出塔

江籬手裡的青玉扳指其實就是墨修遠送的。

只不過那時候有點兒悲催,她被踹了出去不說,落地時還是臉先著地,那戒指呢,也是被他咕嚕嚕扔出洞天福地的。江籬想起往事又覺得有些好笑,她瞄了一下面色平靜的墨修遠,牽著他的手又往前走了一段路。

他們白日裡淨化古戰場的怨氣,晚上修煉劍法,日子過得可謂是十分充實。

期間遇到的殘魂千奇百怪,簡直是讓她看盡了人生百態。

有個修士的殘念居然是要吃肉。

他生前是個喜歡美食的胖子,臨死之前還惦記著儲物空間裡的烤鴨,死前最後的念頭是早知道要死不如把烤鴨吃了做個飽死鬼,結果這殘念十分凶殘,歷經千萬年不散,還把他的殘魂變成了餓魂。

本是好好的正道修士,殘魂卻猶如餓鬼,一直在吞噬周圍的一切東西。為了解除這修士的殘念,江籬和墨修遠在荒蕪之地找了許久,終於找到了一種長得像鴨子的異獸,他們把那異獸烤熟了送到了胖子的殘念旁,這才化解了他的怨氣,留下了他的法寶。

他的法寶,赫然是一口黑漆漆的鐵鍋。

這鍋最後被鬼幽給吃了。

還有一個讓江籬印象深刻的殘魂屬於一個魔物。

那是一個低等的魔物,大概屬於神魔戰場上死得很早的炮灰兵,魔物還是一團黑氣,它還不能幻出人形。結果它的殘念是要變成人,執念太深,險些給他們造成了傷害。

結果還是江籬想了個法子。

她在魔物的殘魂面前施展了個水鏡,然後讓它去照鏡子,實際上這鏡子是有問題的,墨修遠站在鏡子的對面,魔物在鏡子裡看到的並不是一團黑氣,而是墨修遠。

它最終幻成了人,還是那般俊美如神。唯一的遺憾大概是它發自內心的愉悅,而鏡中的自己一直板著一張臉孔罷了。

於是,魔物心願已了,殘魂消散了。

在那些殘魂之中,他們遇到的最棘手的一個殘魂是煩惱魔的殘念。

煩惱魔也是魔君手下七大魔將之一,它的殘念,勾起了墨修遠潛藏在心中的無限煩惱。

她在乎的到底是江笆還是墨修遠?

若是真的是江笆,他捨得將她讓給江笆嗎?

他不捨得,可是他也不想讓她難過,他希望她每天都開開心心的,能夠幸福。

遭遇煩惱魔的殘魂,是江籬遇到的最大困難。

她發現墨修遠陷入了魔障之中,他的神魂動蕩不安,他竟然左右手互博地自殘。

最終,江籬死死地抱住了他。

她與他神念合一過,所以再一次施展並不困難,江籬看到了困住墨修遠的到底是什麼,而她也喚醒了他。

在江笆跟隨江籬的那段時間裡,他從來沒有開口說過話。而在記憶之中,江笆的神情有了些許變化,或是有了細微情緒的時候,皆是因為旁邊有一隻偷窺的黑色烏鴉。

那烏鴉,自然就是當時老祖的神魂。他們根本是同一個人。

他是墨修遠,也是江笆。

他是她心裡最愛的那個人。只要他知道了這一點兒,還需要煩惱這些嗎?

她用擁抱和深吻喚醒了墨修遠,至於煩惱魔,兩個熱戀的人會有什麼煩惱嗎,早就把一切拋到了腦後,於是那一縷殘魂,也就默默地消散了……

當然,他們從頭到尾遇到的最多的還是只知道殺戮的殘魂,有時候是墨修遠出手,有時候江籬自己也會上,長久下來,她的劍法都精進了不少,墨修遠的修為也有所進步。

淨化那些殘魂,不僅能夠提高他們的神魂強度,也能讓他們的修為精進,他們本來還擔心會耽誤修行,後來發現雖然十分凶險,但好處也是良多。

一晃百年。

這日,空老出關,他的身體已經完全康復,乃是真真正正的九天玄仙。

有空老加入之後,淨化的速度也就更快了。

整片天地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前的陰冷黑暗不復存在,這裡山清水秀,儼然成了個世外桃源。那些凶狠的異獸也發生了變化,他們變得比從前溫順了許多,經常地跑到深谷內的深潭裡喝水,有幾只聰明的,更是成了瑞獸。

江籬的劍術也在一天一天提高,她收集了不少的材料,也嘗試著用幽冥鬼火煉一把屬於自己的飛劍。本來空老沒出關的時候,墨修遠也是個煉器的半吊子,兩人經常把好多材料熔煉在一起,結果炸了無數次山洞,使得墨修遠都鍛煉出了一門絕技,只要發現勢頭不對,就能瞬間施展出結界,將自己跟江籬挪到別處。

等到空老出關,江籬在煉劍上才算進入了正途。

她花了整整五十年,為自己鍛造了一柄軟劍。因常年施展木生春的緣故,她鍛造的劍也比尋常飛劍長了不少。

那是一柄帶著紫色光芒的仙品初階軟劍,劍長四尺,寬三寸,劍身柔軟如絹。劍成那日引得天上雷電劈下,使得劍身上有了金色電芒,結果就被江籬隨口取了個名字叫紫電青霜。

她的紫電青霜用力屈之如鉤,縱之鏗然有聲,復直如弦,可以在腰上纏上幾圈,就像是繫了一條紫色的束帶一樣。

江籬在墨修遠的指點下還創了一套劍訣,第一招便是氣貫長虹。

她不注入靈氣,也能讓紫電青霜可鋼可柔,柔若靈蛇出洞能繞上墨修遠脖頸,不傷他髮絲分毫,鋼如萬年玄鐵撞上墨修遠的寒霜劍,也能與之平分秋色。

墨修遠:「……」

作為江籬的練招對象,他的壓力也很大。

本來修的是快狠厲的飛雪連天,如今他硬生生的又練了一套劍訣,本是劍出必見血的狂人,現在麼,就怕出劍之後傷了人,不僅是人,他一根頭髮絲都不敢傷。

本是無奈之舉,修的也是他從前不屑的溫和劍意,卻沒想到反而彌補了他過於剛硬的劍意,剛極易折,只有收放自如,隨心所欲,才能追求劍道大乘。在與江籬的對練之中,墨修遠的劍道更上了一層。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三百年光陰,在天地間匆匆而過,而這一天,他們淨化完了最後一道殘魂。

天空湛藍,青山蒼翠,河水清澈見底,這片天地,從最開始的一絲靈氣也無,變成了現在的修煉聖地。這裡的靈氣,比之真仙界要濃郁百倍還多。

「終於了結了。」空老站在樹下,看著遠方的斜陽,臉上掛了一抹滿足的微笑。

他回頭看了一下江籬和墨修遠,目光中充滿了贊賞,「真是後生可畏。」

五百年的時間,他們一人從大羅金仙初期進階到了後期,只差一步便能突破九天玄仙,一個更是從天仙進階到了大羅金仙,實戰能力無比強悍,對上九天玄仙也能有一戰之力。

這等修煉速度,這樣強悍的戰鬥力,定然會震驚整個真仙界。此次離開,他們一定能揭穿天尊的真面目,將他徹底誅滅。

「動身吧。」空老遙遙看著遠方斜陽,沉聲道。

猴子幻影站在他肩頭,此時也是一派高深莫測的模樣。

天地怨氣解除,出口就在他們心中,此時心念一動,就見天地轉換,待回過神來,江籬發現自己已經處在了煉神塔第一層的石室之中,當初,她就是被神谷的雲歌和雲舒捆在這裡,想要奪去她體內的天地乾坤。

神谷修士固然可恨,但他們也是可憐之人。

想起最後時刻,大師兄江雲歌燃萬年壽元將她逼入煉神塔,江籬就有些欷歔不已。煉神塔隔絕外界信息,這會兒她的神識也無法探測到神谷內的情形,如今已經過去了五百年,也不知道他們是死是活。

五百年了,他們沒有取到神器,更沒有拿到天火,怕是沒辦法跟那些天門修士交代的。

至於當初那個處處挑釁她的女修最後落得個生死不明的女修,江籬站在石室大門邊想了許久,愣是連對方的名字都想不起來。那樣的人,不配占據她的記憶。

江籬忽然低頭,抿嘴一笑。

她這幾百年跟墨修遠在一起,雖然很忙碌,但每天都開開心心的,除了會擔心一下滄瀾仙宮的同門,其他人都被她忘得一乾二淨,如今出來了麼,她輕哼一聲,自然是要有仇報仇有恩報恩了。

空老先行一步,推開了石室大門。

按照他的說法,天尊掌控神谷血脈,能夠掌握長生樹上的信息,自然知道他還沒有隕落。雖然在煉神塔封印的天地之中,天尊無法查到他的蹤跡,但一出了塔,他必定察覺,不用他們去尋,天尊自己就會在瞬息之間打上門。

天尊跟神谷內的神壇有血契,哪怕他在千萬里之外,只要心念一動,也能瞬間回到神谷之中。

天尊不會給空老任何機會,要將他滅在神谷之中,以絕後患。

所以在石門緩緩開啟之際,江籬和墨修遠他們就做好了要打一場硬仗的準備,只是石門完全打開之後,他們在門口的樓梯上站了幾息時間,也沒有見到天尊現身。

這倒讓空老十分驚訝了。

下一刻,數道長虹從天而降,江籬如今已經有大羅金仙實力,神魂可與九天玄仙媲美,自然能夠清楚地看到來者何人。

他們全是天門修士,其中還有一個跟她結了血海深仇,恨不得把她挫骨揚灰。

李雪瑩一直待在神谷,就是為了江籬。長生樹上顯示江籬還活著,江籬不死,她恨意難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