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2 章 隕落

A- A+

「你怎麼還沒死!」李雪瑩眼眶泛紅,她惡狠狠地盯著江籬,恨不得將她給生吞活剝了。

她修煉資質極高,一身劍道修為更是不俗,然因為愛上了一個男人,渴望有他能有一個子嗣,她廢了自己的修為,用了那麼多的天材地寶,懷胎十月辛辛苦苦的生出了上官靈語。

那是她最寶貴的女兒,她平時都不捨得傷到她一根頭髮。

然而,她用盡心血培養的孩子,被人給殺了。

在神谷潭水裡浸泡,她的神魂也沒有恢復,最終還是徹底消散了,那可惡的雲舒,還說她女兒該死……

李雪瑩指甲都掐到了肉裡,她看著江籬一字一頓地道:「我女兒死了,你怎麼能活著出塔!」

自從女兒死後,李雪瑩覺得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的一輩子都仿佛跟著女兒一起葬送了一樣。她不甘心,她寸步不離的守在神谷,就是要報仇,為上官靈語報仇。

江籬長生樹上的銘牌不滅,她永遠都不會離開。

李雪瑩的一顆心都被仇恨填滿了,她的眼裡只看得到江籬,對其他人都視而不見,但跟過來的天門修士不同,他們不是已經快要瘋魔的李雪瑩,能夠對江籬身邊的兩座大山視若無睹。

「前面那個身高八尺的中年男子,怎麼看起來像隱居避世的空老?」

空老隱居避世幾千年,天門一些年輕點兒的修士對他印象不太深,但稍微有點兒見識的,都知道那個身材高大魁梧堪稱巨人的靈珠傳承者,他行善積德好打抱不平,在真仙界也是一身俠名。

說像也不像,天門修士沒人拿得准,因為空老明明是隱居山林的,怎麼會從煉神塔裡出來,而且空老實力是大羅金仙,面前這人修為似乎只有羅天上仙之境?

要說他是羅天上仙,但站在那裡跟鐵塔一樣,似乎有淡淡威壓傳來,根本不像羅天上仙,直叫人心頭沒底,不敢輕舉妄動。

至於江籬右邊那個持劍男子,在場的人幾乎都認得,被關在天門禁地,結果消失了的墨修遠,當時他失蹤一事還在天門掀起了一陣風波,如今這人 ,居然從煉神塔出來了,修為還是大有精進的模樣!

禁地跟煉神塔相通?

他到底遇到了什麼奇遇,竟然能有這等造化。

看著墨修遠,有些腦子轉得快的,這會兒心思也活絡了起來。

……

「我要取你狗命,替我兒償命!」李雪瑩曾是劍道高手,雖然修為低了,但劍法依然精妙,她動作快若閃電,出劍極快,眾人只覺她身形微微一晃,竟是根本沒看清她手裡的劍。

她手裡的仙劍品階極高,哪怕她修為弱了,全力之下憑著那柄劍也能發揮出大羅金仙的實力,雖然堅持不了多久,但制服一個剛剛飛升五百年的女修卻是夠了。

江籬的紫電青霜頃刻間迎了上去,她的劍軟如絲絹,面對李雪瑩的氣勢磅礡的一劍沒有硬抗,反是軟綿綿的洩了對方的力道,等到李雪瑩震驚駭然之際,紫電青霜猶如一柄彎弓一樣猛地一彈,重重地打在了李雪瑩仙劍的劍身上。

李雪瑩如今實力哪裡及得上江籬,她的手腕承受不住那樣大的力道,飛劍直接脫手而出,扎進了一側的山石之中。

李雪瑩又驚又怒,喝道:「還愣著幹什麼,誰能取她性命,我重重有賞!」

有幾個天門修士心動了,只是不待有所行動,便聽得有人咳嗽了一聲。

空行雲往前一步,他身材高大魁梧,此番又站在石階上,讓底下的天門修士看了,只覺得此人高高在上,不怒自威,這樣無形中的威壓,怕是只有從前的天尊身上才有過。

一時間,大家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李雪瑩還要發飆,她身邊一個修士扯了下她的衣角,示意她暫時不要輕舉妄動。

李雪瑩此時才找回些理智,她從前地位頗高也算見多識廣,這會兒眼睛裡總算是能看著旁人,李雪瑩見著空老之後忽然上前一步給他行了一禮,「空老,江籬害我女兒隕落,還請空老替我做主。」

面前這人乃是空老無疑,不知道江籬如何巴上了空老,但憑空老的為人,若是得知她濫殺無辜,必定會更她劃清界限,甚至還要出手相助。

「我廢了修為才求得那麼一個女兒,她驚才絕絕年紀輕輕就有了不俗的修為,日後前途不可限量,可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因為一點兒衝突就對我女兒暗下黑手,讓她神魂俱滅。」李雪瑩看著江籬目眥欲裂,「殺人償命,今日,你逃不掉了。」

沒想到上官靈語真的死了。

當初不是說浸泡在潭水裡可以恢復的麼?

「我是被陷害的。」江籬感受到空老投來的眼神,她歎了口氣,看著李雪瑩解釋了一句。她沒太什麼心情跟李雪瑩糾纏,這會兒神識外放仔細警惕地注意著周圍動靜,就怕那天尊突然出現了。

「人雖是我殺的,但是神谷的人設下的陷阱,讓我被迷惑,以為上官靈語是個妖邪正在害人。」

上官靈語死了,神谷的人順勢把她弄到了煉神塔,很顯然當時在天門陷害她的就是神谷修士,江籬不在意李雪瑩信不信,她知道空老的性子,他嫉惡如仇,若是這時候對她產生什麼誤會,還是不大好的。

「你……」李雪瑩正要說話,就被空老輕喝一聲給打斷了。

他聲音隆隆,猶如雷聲陣陣,振聾發聵。

「江籬乃是得天河龍靈饋贈之人,其品行高潔連我也自愧不如,莫叫我再聽到任何詆毀她的話。」空老愛打抱不平,但他從前就知道明辨是非,這個時候更不會聽李雪瑩一家之言。

最重要的是,在他心中,江籬多懂事多乖啊。

得到天河龍靈饋贈,別人一顆,她一籮筐靈珠,這足以說明她的純善普天之下無人能及。她通過了煉神塔的考驗,還淨化了古戰場的怨魂,這樣的人,會是李雪瑩口中的惡毒之人?

饒是所有人都如此說,他也是不會信的。

李雪瑩聽到空老的話整個人都險些崩潰了,她神色猙獰地想要往前衝,沒承想一道劍光閃過,在她腳尖的位置斬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墨修遠一臉寒霜地站在那裡,冷漠地道:「越線者死!」

他的實力……

李雪瑩臉色灰白,剛剛那一劍,讓她的心肝俱顫,仿佛斬在了她元神之上,也斬破了她的道心。她取回了自己的飛劍,但這會兒握劍的手顫抖不停,被墨修遠的劍氣所傷,她連劍都沒辦法拿穩,就好像手被凍傷了一樣。

墨修遠一劍劃出楚河漢界雖然霸氣,但也是徹底地打了天門修士的臉,這一次過來的天門修士裡也有幾個修為不俗的,這會兒都鐵青著臉站在了李雪瑩的身後,只聽一人道:「墨修遠,你還是戴罪之身,竟敢對天門如此無禮。」

墨修遠按理說還沒從禁地出來,當時萬和宗求了情,天尊也同意了,但今時不同往日了,墨修遠跟江籬在修真界乃是同門,他包庇江籬,就是跟天門為敵。

不管怎樣,哪怕得罪空老,他們今天也得設法把江籬和墨修遠留在神谷。

他暗中傳音於看守神谷的修士,讓他立刻關閉神谷結界,讓江籬和墨修遠無處可逃。

天門修士自以為自己做得隱秘,殊不知石階上三人個個神魂強大,他的傳音早就被人看得分明,江籬還有點兒好奇,這五百年不見,神谷就已經變成天門的了?

也就在這時,空老身上泛起一層柔和的光暈,周圍明明沒有一絲兒風,他的衣袍無風自動,天地間的靈氣也仿佛受到了什麼吸引一般,一窩蜂地湧到了空老身邊,在他頭頂上空形成了一道奇景。

靈氣聚集得太多,本是無形的氣,這會兒卻成了淡淡的水流,仿佛天河流瀉而下,看得周圍的人俱都目瞪口呆,這個時候,誰還敢找他們麻煩,就連李雪瑩都呆怔在原地,喃喃道:「銀河落九天,九天玄仙,九天玄仙……」

若是九天玄仙要保江籬,她如何為女兒報仇?那一刻,李雪瑩心若死灰,她覺得自己所有的力氣都被掏空了一樣。

女兒沒有了,夫君冷淡她,修為沒有了,劍道也捨棄了。以前還有仇恨支撐著她,如今,卻是什麼都沒有了。她的天塌下來了……

若是當初沒有捨棄劍道,該有多好。跌坐在地的李雪瑩,渾濁的眼睛裡落下了滾燙的淚珠。

空老展現了奇景,隨後他微微一笑,揚聲道:「洛長生,當日你邀我一同進入煉神塔,背地偷襲妄圖奪我肉身,可曾想過我能活著出來,出來揭穿你的真面目?」

他的聲音洪亮,猶如一道利劍順著頭頂的長河穿破了神谷上空的雲層,那些聲音在靈氣的長河之中翻滾流淌,最終流向了整個天地之中,響徹了真仙界的每一寸土地。

「洛長生,你為求成神自甘墮落,已然入魔,今日我空行雲要替天行道,將你真面目揭穿,扯下神壇!」不知為什麼,他沒有第一時間出現,不過既然他沒出現,那他空行雲就要將他的惡形昭告天下,讓所有人都知道天尊已經被心魔主宰,入了魔道。

他只是用神谷血脈掩蓋了自己的魔性罷了。

「洛長生是誰?」

一時間,整個真仙界都在對討論這仿佛來自天外的聲音。

「音傳天下,怕是只有九天玄仙才能做到吧?」

「空行雲,是那個隱居避世的空老,他說的話自然是真的,那個洛長生是誰,入魔了不說,還敢陷害空老!」萬和宗內,陸嵐生氣地道。她身邊的許胖子依然胖得跟彌勒佛一樣,他的肩頭停了一只火紅的小鳥,正單腿站立打著瞌睡,它對周圍的一切都不管不顧,恐怕天塌了它都不願醒來。

許胖子臉色變了又變,他一把拉過陸嵐,緊張萬分地道:「天尊啊,天尊的本名是洛長生啊……」

神谷之中,一干天門修士皆是萬分震驚。

說起來空行雲也是十分意外,他都已經用音傳天下喊話了,哪怕洛長生是在閉關,也該出來了吧。

卻在這時,有一位天門修士小心翼翼地上前道:「空老,天尊十年之前渡神劫失敗,已經隕落了呀,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他的話讓江籬三人都愣了一瞬。

江籬的心緒更是十分復雜。

騙人的吧,都准備好了要出來打終極BOSS了,結果來個人告訴她,說BOSS早就自己死掉了……

這種感覺怎麼這麼奇怪了。

不僅江籬不信,空老也是不信的,至於墨修遠,他覺得天尊死死活活都跟他沒多大關係,他眼睛裡只看得見江籬。

「怎麼可能。」空老當先質疑,結果那天門修士便答:「天尊渡劫整整百年,失敗那日整個真仙界昏天黑地仿佛天漏了一般,之後更是下了足足半年的雨……」

說到這裡,他語氣沉重地道:「長生樹上天君名牌已滅,他已經隕落了啊。」他聲音澀然地道:「煉神塔內幻境考驗都極為殘酷,其中必有誤會。」

他的意思就是煉神塔內注重神魂考驗,自然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幻覺,空老被幻象迷惑,誤以為天尊傷他,所以才會覺得天尊入了魔道。

天門修士這般一說,便引得周圍的人紛紛點頭附和。

如今已經知道空老修為突破到九天玄仙,比天門現在身份地位最高的大長老更加厲害,他們自然不敢在空老面前放肆,皆是小心翼翼地說可能有誤會了。

擺明了不信空老的話。

若天尊還活著,眾人興許會有幾分相信空老的話,但如今天尊已經隕落,還是渡的神劫,整個真仙界修士都瞧見了。他身死道消之後天都哭了半年,大家打心底都不會相信這樣的天尊入了魔。

再者,死者為大,空老這般說天尊的不是,已然是過了。

「天尊隕落過後,天妃傷心過度,第二日也跟著去了。」修士又道。

若天尊是魔,天妃作為神谷血脈難道不會發現一點兒端倪,他們夫妻情深生死不離,曾讓真仙界修士都好生羨慕。

「死了?死了?」空老喃喃念叨了數遍,他對此仍是不願相信,那個為了成神為了長生心狠手辣什麼都做得出來的男人,就這麼死了?

而江籬略一思索,便傳音空老道:「空老,我們去長生樹看看吧。」

她能夠看清長生樹上顯示的訊息,似乎比天門用神血所得的秘法還要跟精確一些,所以江籬打算親自去長生樹那裡看看,順便也探望一下天河龍靈和金銀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