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3 章 黑心肝

A- A+

天尊隕落,真仙界修為最高的就是天門大長老上官無極。

上官無極是天門第一人,更是真仙界第一人,且還與神谷後裔雲舒結了道侶,日後修為肯定會更進一步,突破九天玄仙指日可待。大家都覺得上官無極會是下一個九天玄仙,下一個天尊,卻沒想到空老從煉神塔內冒了出來,還突破了大羅金仙之境,成了貨真價實的九天玄仙。

空行雲要離開神谷,天門修士哪裡敢攔。至於李雪瑩女兒之仇,自然只能拋到一邊了,誰叫江籬找了這麼厲害的靠山呢,怕是上官無極在此,也是不會對江籬出手的。

江籬三人一起下了石階,空老走在最前面,猴子幻影蹲在他肩頭。江籬和墨修遠並肩而行,待到三人都下了石階准備飛遁離開之際,身後的煉神塔忽然有了響動。

七層高塔像是喝醉了似的左右搖晃起來,每一層簷角上的金色鈴鐺嘩嘩作響,那聲音並不刺耳,反而是悅耳動聽讓人身心舒暢,仿佛聆聽了仙樂一般,有幾個修士直接盤膝坐下,閉目養神起來。

「難不成他們要走了,煉神塔捨不得,還扭秧歌給他們送行?」江籬看著搖搖晃晃的煉神塔,只覺得眼前的景象十分搞笑。神器大都有靈,江籬想了想還跟煉神塔拱了拱手,道了一聲珍重。

沒想到她說完之後,那煉神塔鬧出的動靜更大了。

神谷仿佛地震了一般,地面高低起伏不平,山上碎石滾落,潭中清水翻滾,四處皆有異狀。

下一刻,整個煉神塔拔地而起,飛向高空,塔身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讓底下所有人都睜不開眼。它在空中旋轉了一圈,隨後塔身逐漸縮小,最後竟是變得只有半尺長。

一個數十丈的高塔眨眼變成了個迷你小玩具了。

周圍的天門修士都是目露渴望,誰都知道,這是煉神塔要認主了。

到底誰是那個被煉神塔選中的幸運兒?

雖然心頭都有些底,覺得肯定是那三人中的一個,但大家都還是心存僥幸,希望這福緣能砸到自己頭上。只是等到小塔朝著江籬飛過去的時候,眾人皆是灰心喪氣,看向江籬的眼神炙熱無比,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她。

結果那些盯著江籬的人,都被墨修遠的寒霜劍氣給震住了。

一道白芒閃過,他們的頭髮都被削掉了一截,劍氣割了頭髮卻沒傷他們分毫,最重要的是,他們渾然沒有察覺對方有任何動作,只覺的眼前閃了一下而已,若不是髮絲紛紛落下,都不知道他們已經挨了一劍。這等實力,顯然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

這墨修遠,可把江籬護得緊啊!

江籬看著那小塔飛到了自己面前,她伸出手,小塔就落在了她掌心。

江籬靈氣注入其中,就發現古戰場裡的那片天地竟然也在塔內,這煉神塔裡有一方山水田園,算是空間內神器了。江籬體內有半魔半神的鬼幽,跟煉神塔並不相容,她雖眼饞這煉神塔,但煉神塔實際上比不得已經恢復了大半的鬼幽,若是收進來,鬼幽肯定日日夜夜都想著吃掉它,那她的識海就永無寧日了。

想到這裡,江籬看了空老一眼,又看了看墨修遠,隨後用手指輕輕戳了一下煉神塔,柔聲道:「你再選一個吧。」

圍觀的眾人都差點兒給江籬跪下了。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活菩薩啊,居然連神器都不要。她不要,是不是就說明自己有機會了?一時間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眼巴巴地看著煉神塔。若非有空行雲在,這群人怕是按捺不住要沖上去搶了。

煉神塔在空中晃了一晃,最終落在了墨修遠的肩膀上。

空行雲心胸開闊自然不會不高興,他也是個煉器宗師,當初指點過江籬練劍,雖說對神器有那麼一丁點兒的渴望,但他心中更希望自己能夠煉制出神器,所以也不是很在意。

墨修遠臉上絲毫沒有什麼興奮的表情,他是劍修,對劍以外的法寶都興趣不大,只是等到他靈氣注入煉神塔知道裡面容納了古戰場那片天地之後,心頭也是有幾分愉悅的。

那片天地裡有他和江籬相處的點點滴滴,他不捨得丟棄。日後拉著江籬回到煉神塔內重溫舊情,賞花賞月也是再好不過的。等到他神識注入其中溝通到塔內塔靈的時候,墨修遠嘴角都微微勾了起來。

塔靈選他,是因為他會跟在江籬身邊。

連一只塔都知道他跟江籬會永遠在一起,這讓他心情愉悅得很,看煉神塔也順眼多了。

神器器靈自動認主,他也廢不了多大力氣便將煉神塔收服,只是等到煉神塔真正認主之後,墨修遠接收到了塔靈的請求。

它要求他去救一個人。

那個人被關在神谷地宮的牢房之中,他是神谷後裔,現存的兩個神谷血脈之一。

他是雲歌。

煉神塔漂浮在前方帶路,江籬他們則跟在了後面。

等到了地宮入口之時,天門一路跟過去的修士慌了神,一人道:「空老這裡是神谷地宮,沒什麼好看的。」

在絕對的實力壓制面前,天門修士根本強硬不起來,可是若是讓他們把雲歌帶走,他們如何跟大長老交代,手裡沒有雲歌做把柄,那雲舒怕是不會乖乖聽話了。

天尊死後,天妃也跟著隕落,神谷最大的靠山也就算沒了。

大長老掌管天門之後,對神谷可就沒之前那麼客氣了。因為當年神谷說將上官靈語帶去能救活她,結果上官靈語仍是死了,而他們帶回去的凶手江籬卻還活著,這讓大長老十分生氣遷怒了神谷。

本是打算好好懲戒一番的,只是等到神谷另外那位一直養在天門的修士也隕落之後,他們才意識到,神谷只剩下雲舒和雲歌了。

若是他們也都死了,那天門以後將不再掌握長生樹,而一些仙丹也再也無法煉制了。

這是最後的兩顆種子,他們必須保留下來。

或許是大長老覺得當初的天尊修行那麼快有跟天妃雙修之故,上官無極也娶了雲舒,他將雲舒的兄長關在神谷地宮,還安排了幾個修為低的女修想要他們懷上子嗣將神谷血脈傳承下去,奈何那雲歌一夜白頭修為大跌,成了一個無用的廢人。

這樣的一個廢人,也就只能養著取血了。

他還不能死,關著雲歌,那雲舒才不會亂來。

這就是神的後裔,若是當初的天神知道他的後代落到這步田地,會不會氣得從地底下爬出來?

神谷後人在外界依然地位很高,天門修士說到底心虛,他們是不敢把這些事情洩露出去的,再加上他們也怕,怕真的被天打雷劈了,所以把雲舒關在了離地面千里的地宮,外面更是有層層結界,哪怕是九天玄仙,他也能難發現那層層結界底下,地宮裡的秘密。

然而現在,他們竟然如此輕易的找到了地宮入口。

怎麼辦,怎麼辦?

領頭的天門修士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然而在九天玄仙面前,他什麼小手段都不能用,只能在那裡乾著急,眼睜睜地看他們破了地宮入口,直接朝關押雲歌的地方走了過去。

……

剛剛墨修遠已經把救人的事情說了,江籬猜到大師兄江雲歌的處境不會太好,卻沒想到會糟糕成這樣。

昏暗的地宮內有濃濃的血腥氣,而那味道,讓她覺得異常熟悉。

那是神血的味道。

其實江籬已經不怨他們了,設身處地地想,若是她處在他們的境地,在被逼無奈之下,也是想放手一搏取回神器的。他們幾乎已經被天尊逼上絕路了。

江雲歌從前有機會殺她,可是他沒有。

他們本是為了自己搏命,卻在關鍵時刻,為了天下蒼生而選擇燃燒了自己的壽元,這樣的人,其實讓她敬佩。

或許他們曾經自私過,他們想為自己而活,最終卻願意為了天下而死。

但就是這樣的人,卻被那些天門的修士關在這漆黑的地宮之中,江籬的神識已經看到了虛弱的江雲歌,他鶴髮雞皮地靠在牆邊,身邊竟然還有兩個穿著暴露的低階女修。

江籬眼睛都紅了。

她想起當年控屍門的大師兄,想起他臉上溫和的笑容,想起他牽著他的活屍到處給人幫忙,想起他們一起躺在青石上曬太陽,那時候的大師兄芝蘭玉樹溫文爾雅,而現在的他渾身死氣,就像是半截都快入土了的模樣。江籬腦子轟的炸開,她手中紫電青霜猶如綢帶一般飛出,將那地宮的結界一舉搗碎,她衝到了石門門口,一腳踹出,將石門踢得粉碎,隨後將那兩個圍在江雲歌身側的女修用靈氣震開,接著掏出了個瓷瓶,把裡面的靈泉一股腦地倒進了江雲歌嘴裡。

在江籬動手的時候,墨修遠已經施展威壓將那群天門修士紛紛制服,而空行雲則臉色鐵青的站在那裡,他這會兒的狀態簡直是烏雲罩頂,臉黑得跟黑炭一樣。

就連猴子幻影都吱吱地叫個不停,它大約是覺得,那血的味道有點兒香罷了。

良久,空行雲道:「我本以為天門修士就是心高氣傲了一些,沒想到你們背地裡做了這般齷蹉事,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說道此處,他聲音變得很緩慢,像是每一個音節都被無限延長了一樣,使得那句話在周圍天門修士的耳朵裡無限重復,讓他們心中的恐懼也是無限增強。

「是時候清理天門了。」空行雲閉上眼,聲音低沉地道。

……

「大師兄,大師兄……」江籬將靈泉餵給江雲歌之後又給他體內注入了一些靈氣,做完這一切才小聲地喚了他名字。

煉神塔這會兒飛到了江雲歌頭頂,它在空中旋轉了幾圈之後,塔底像是出現了一個小太陽一樣,柔和的光輝灑在了江雲歌的身上,讓他僵硬的身體一點一點的舒展,讓他緊鎖的眉頭一點一點放鬆。

江雲歌的夢是黑色的,是絕望的,就如同他所待的地宮一樣暗無天日,他覺得自己仿佛泡在了泥潭裡,周身都是冰冷泥濘,他陷入其中無法擺脫,一點一點的往下沉,直至萬劫不復。

他曾想過放棄,反正壽元不多,不如死了回歸天地。

但是他放不下,放不下雲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