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章 動蕩

A- A+

他困在黑暗之中,因為放心不下妹妹,一直堅持著不曾放棄。

如果他也死了,這天底下就只剩下雲舒一個神谷血脈了,他怕他現在所受的苦,都會落在雲舒身上,直到死也不能解脫。他必須活著。

雲歌很冷,周圍的泥藻將他死死地包裹住,那冷滲透皮膚滲透骨髓,讓他的心都成了一片冰原。只是忽然間,溫暖的陽光灑了進來,黑暗中的雲舒神情恍惚,他還以為那都是錯覺。

腦子裡想起了往年躺在石板上曬太陽的歲月,是那麼舒適和溫暖,讓人心安。

「大師兄,大師兄……」

只有江籬那小丫頭才喜歡這麼一遍又一遍地叫他,生怕他沒聽到一樣,喊得整個山頭都是她的聲音。

「哥,哥……」

他又聽到了雲舒的聲音,她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他後頭,一張臉上洋溢著天真的笑容,然而,他們一天一天長大,神谷的天空上也布滿了陰霾。

他如今壽元已經不多了,大概還能活個百八十年。

是不是快要死了,所以才會不斷的回憶從前,耳朵裡的呼喊聲越來越清晰,就像是真的一樣了。他緩緩睜開眼,結果便看見了滿室清輝,還有面前一臉擔憂的江籬。

「大師兄,你醒了?」江籬看到江雲歌睜眼心情稍微放鬆了一些,她眼睛裡含著淚花,看著江雲歌道:「沒事了,大師兄我帶你離開這裡。」

「江籬?」

雲歌勉強笑了一下,「你還活著,我是不是在做夢?」

他低聲喃喃,「對不起。」

他其實是個心懷善意的人。

所以他一直心存愧疚,此時仿佛在夢中看見完好的江籬,他也希望能說一聲對不起。

江籬本來雖說不怨他們了,但心裡還是有幾分芥蒂的,等到看到了大師兄的慘狀,她就把之前那些事情拋到腦後了,她眼睛紅紅的,眼淚包在眼眶裡強忍著沒有流出來,然而現在江雲歌的一聲對不起讓她的眼淚奪眶而出,再也控制不住了。

墨修遠在旁邊看得直皺眉,身上散發出的威壓又重了幾分。

江雲歌神智漸漸清醒,他看到了空行雲,還有他身旁那個看起來俊美無匹實力高深的劍修,以及身後那一群被壓制得無法動彈的天門修士,江雲歌灰暗的眼睛裡迸發出了耀眼的光華。

空行雲是真仙界出了名的俠義之士,只可惜,他雖見過,但以前在天尊的監視之下,他並沒有跟空行雲溝通過,他曾想求助,但他擔心對方會不會信任自己,更擔心人心險惡。

連天尊都是最大的虛偽騙子,他又如何能信任其他人的俠名?至於那個劍修,看起來倒是有些面熟,但他一時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

神谷後裔很少在外行走,非天門修士更是一輩子都進不了神谷,所以墨修遠跟江雲歌從前並不相識,這會兒也就只是覺得面善罷了。

江籬將江雲歌扶起來,「大師兄,不是做夢,我從煉神塔裡出來了,我沒有受傷反而因禍得福了。」

她從前心中魔性難消,然在煉神塔內五百年,那些凶煞之氣也慢慢消散,她如今心魔已除,神智不再受殺戮和血腥影響。江籬把江雲歌扶起來,只覺得他十分瘦,身上就跟皮包骨似的沒多少肉,而且他的皮膚蒼老猶如樹皮,哪裡有當初的半點兒風華。

她能夠看到江雲歌壽元將近了。

除非他能在這短短時間內突破到大羅金仙,他的壽元將不會有太大變化了。只是他以燃燒壽元為代價施術,現在身體萬分虛弱,從前都無法渡劫突破,更何況是現在。天河龍靈靈珠也是增長靈氣,滋養元神,他現在壽元將近,體內經脈萎縮,吸收靈氣的能力大大減少,哪怕是天天喝那靈泉,短時間內也不會有太明顯的幫助,無法助他突破進階。

當務之急就是去找壽元丹幫他稍微延長點兒壽命,之後再想辦法了。

江籬將江雲歌攙扶出了地宮。

等到見了外面的太陽,雲歌才真的覺得恍若重生了一般。

「天門這群修士要如何處置?」

墨修遠看著這群人礙眼,只不過他在煉神塔裡淨化怨氣了那麼久,也知道在江籬和空老面前隨意殺人不太妥當,這會兒便出聲問道。雖然,在他心中,這些人惹了江籬不高興,該殺!

鬼幽:「把他們身上的法寶都上繳了,然後關進煉神塔,讓他們也在煉神塔內享受一下。」

江籬看了一眼空老,建議道:「暫時把他們關在煉神塔一、二層吧。」

以他們目前的修為,若不是心眼兒太黑心中惡念太過之人,在煉神塔一層二層都不會死,只是雖不會死,卻也要日夜受那神魂淬煉之苦,用來教訓這些天門修士再好不過。若他們中間有心善之人,或許也能因禍得福,神魂得到滋養和壯大。

空行雲讚賞地看了江籬一眼,他點點頭道:「都聽小阿籬的。」

三人達成一致之後,墨修遠便將煉神塔往空中一拋,塔底發出層層金光,把底下的天門都罩入其中,他們還來不及有半點兒反抗,就滾豆子一般被煉神塔全部吸了進去,一個都沒有逃脫。

江雲歌猶如死水一樣的心湖終於不再平靜了。這是煉神塔?煉神塔已經認了這個劍修為主?他眼中有了濕意,他們神谷後人到處找神器,哪裡想過,神器就在他們身邊,它一直都在這裡。

只是他們沒有本事去取罷了。

他蒼白的臉上有了一點兒血色,他看著江籬道:「我妹妹雲舒被天門大長老逼迫帶走,如今怕是也過得生不如死,江籬,我……」

當初雲舒設計陷害江籬,他擔心江籬不願出手。

雖不知道為何另外兩人隱隱以江籬為首,但雲歌知道,只有說服了江籬,他的妹妹才能有救。

「空老本就打算去清理天門。」江籬笑了一下,「這裡被空老用結界封鎖,消息還未曾傳出去,天門大長老還不知道神谷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在去天門之前,我們去一趟長生樹可好?」

「長生樹?」江雲歌微微愣住,「好,要看長生樹上的訊息需得神谷後人血液,我隨你們一起去。你們是想看什麼?」

「洛長生。」空老答道,「我不信他死了。」

江雲歌的手顫抖起來,他身體虛弱,咳嗽了幾聲都咳出了血絲,說話的時候也大口大口的喘氣,「天尊的確是隕落了,他死之後姑姑也去了,我跟阿妹皆是不信姑姑會傷心殉情,特意去長生樹那裡看了,確定他們都隕落了。」

江雲歌聲音沙啞,他緩緩搖頭,「我跟雲舒沒有看到姑姑屍身,姑姑不會殉情,她肯定不是第二天才死的,定然是天尊渡劫之時拿她擋了天雷。」

「很有可能,姑姑死的時候身體裡沒有一滴血。」

想到這些,江雲歌就覺得頭部一陣鈍痛,他本就虛弱,這會兒再次暈了過去。

江籬打算用紫電青霜載著大師兄一塊兒飛,結果墨修遠將他直接放進了煉神塔內的古戰場,那裡山清水秀靈氣充裕還有瑞獸跑來跑去,江雲歌在裡面養傷再好不過,江籬一想也是,也就沒反對了。

三人前往天河,有空老九天玄仙引路,速度快得驚人。

不過一刻鍾,他們便已經到了天河附近,遠遠看到那棵高聳入雲的參天大樹。

隔得老遠,江籬便已經看到了長生樹上的訊息,那個當初懸掛在高處屬於天尊的赤金色玉牌真的消失了,之前那個比他略低的湛藍色玉牌倒是依舊藍得發亮,只不過它現在依舊沒有在最頂端。

空老和墨修遠的玉牌都掛在樹冠上,排在藍色玉牌之前,顏色耀眼醉人。墨修遠的雖然比空老的要低上少許,但那玉牌綠得晶瑩剔透,跟長生樹的葉子都融為了一體,就好像他已經成為了長生樹的一部分了一樣。

他們三人修為高深,天門駐守在此的修士根本察覺不到,有兩個負責接引的修士正說著悄悄話,結果就落到了三人的耳朵裡。

兩個修士一男一女,並非當初接引江籬之人。

「你有沒有覺得現在的天道限制越來越弱了,是不是因為神谷後代血脈越發微弱的緣故?」

「上次去接北域那個修士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好像在修真界限制沒有以往那麼嚴格。」

「若是如此,日後在這裡受了氣,便跑去下界發洩一通不就好了?」穿青衫的男修道。

「別胡說八道,我們還是把這個消息稟告大長老,別惹出亂子來。」穿白衣的女修剜了他一眼道:「聽說修真界一線天魔物除之不盡,比之前還更多了,或許正是這個原因,這天道規則才自行削弱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真仙界修士能夠下去除魔。」

「若真是這樣,怕是問題大了。」男修臉上也嚴肅起來,「希望不要太糟糕,若是那些魔物再沖出魔界,現在可找不到九天玄仙化作大山去封印結界了。」

「我們先回天門復命吧!」

……

兩人的對話一字不差地落在江籬三人的耳朵裡,江籬皺眉道:「若是他們所說屬實,怕是當真要出大事了。」

「修真界的變化的確是天門的接引修士最先知道。」空老說到這裡頓了一下,他忽然道,「種種異狀出現,天尊又死得蹊蹺,會不會是他精通命理之術,所以提前算到有此一劫,如今的身死只是他避禍的手段。」

空老神色一凜,「又或者,他已經徹底成了魔物。」

成了魔物,所以神界長生樹上才不會顯示他的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