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 章 打上天門

長生樹看過之後,江籬又去了天河邊。

她說想見見龍靈,空老還搖頭說她想得太天真,龍靈哪是說見就能見的,他當年也就見過那一次而已。

結果沒想到江籬到了天河邊不久,就見天河翻滾起浪,不多時龍靈便從河中游出,藍得透明的身體直立在江籬面前。空老看得目瞪口呆,心道這丫頭還真受龍靈喜歡,只是下一刻他看到龍靈頭頂上居然盤著一條金銀兩色的小蛟,頓時嘖嘖稱奇。

金銀蟒如今頭上長蛟,儼然實力大進。它見了江籬也不吭聲,尾巴微微搖了一下,就見龍靈有捧了幾顆靈珠出來,雖然數量不多,但個頭很大,顏色晶瑩剔透,看起來靈氣十足。等送了靈珠龍靈又一頭扎進了天河裡,這叫江籬有些哭笑不得,她真不是來要東西的,只是想看看金銀蟒過得好不好而已……

不過看龍靈對它言聽計從的樣子,金銀蟒過得應當是還不錯的。江籬也就放了心。她把靈珠收起來之後與墨修遠和空老一起趕往天門,等到天門的事情處理了,她便尋個安全的地方去跟修真界溝通,再想辦法將萬林也迎上來。

看過龍靈和金銀蟒之後,他們就直接去天門救人,天門禁制結界重重,硬闖的話哪怕是空老出手都要費上不少力氣,之前空老用結界牢牢封鎖了神谷,那幾個天門修士不可能傳遞消息出去,因此空行雲也不打算闖山門了,而是直接站在山門外,讓天門弟子通傳。

他是空行雲,在真仙界不管是修為還是名望都頗高,他要進天門天門不可能不答應,除非裡面有蹊蹺。

江籬跟大長老有血海深仇,這時候她不打算露面,因此就進了煉神塔的古戰場空間裡,順便用剛得的靈珠泡了靈泉,餵給大師兄喝一些。

空行雲沒等多久山門就打開了,天門大長老上官無極親自出來迎接,看似極為熱情。

「空老突破了九天玄仙,可喜可賀啊,乃我們整個真仙界的一大幸事。」上官無極臉上帶著笑容,他拱手行禮,言語十分客氣。「空老一心向善行俠仗義,能夠突破也是理所當然,我們應當向您學習才是。」

他說了一番稱讚的話,末了才道:「只是天尊乃天門修士的精神支柱,您之前的喊話怕是有些不妥。」上官無極說到這裡神情也稍稍嚴肅了一些,他道:「還請空老收回之前所說,還天尊一個安寧。」

他之前和和氣氣地奉承了一大堆,這會兒話鋒一轉,矛頭就扔了出來,一邊的天門修士個個臉色不大好,對這個新突破的九天玄仙心頭就有了不滿了。

雖然死者已逝,但他是真仙界的天尊,天門的精神支柱,他已經隕落無法辯解,空老剛剛突破就如此潑污水,肯定沒安什麼好心,虧得大家以前都尊敬他。

對於這些人的眼神空老自然不予理睬,他只說了一句,「我從不說假話。」

空老說話的聲音依舊傳遍了整個真仙界,只那一句話,便震得現場修士耳朵裡嗡嗡作響,也讓上官無極臉色微微變了變。天尊死了,他就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了,沒想到現在又冒出了個空行雲,讓他再次屈居人下,難道他真的是萬年老二?

想到這裡,上官無極心頭就燒了一把無名火,原本空老聲望高地位高,他擔心這個九天玄仙一出來,他的地位就會動搖,如今他自己拿已逝的天尊做文章,就是給了他天大的機會了。

他不會管那是不是真的,天尊已死,還是渡神劫隕落,天下修士親眼所見,空老的話就是對死者的褻瀆。

於是上官無極一臉鐵青地甩袖正色道:「既如此,天門不歡迎你,來人,送客!」

這就是下了逐客令了。

他脊背挺得筆直,在九天玄仙的威壓之下也絲毫不見畏懼,這般姿態自然讓天門熱血修士心中隱隱自豪,哪怕對方是九天玄仙又如何,只要他對天門不敬,天門便不歡迎他!

看大長老這般風骨,在九天玄仙面前也絲毫不落下風,足以證明他也快要渡劫突破了。

兩個年輕氣盛的天門修士邁步出來,沖著空行雲行了個虛禮,隨後十分不客氣地道:「請吧!」其中一位還亮了亮手裡的劍,那意思是不走就要動用武力了。

他們是高高在上的天門修士,平時囂張慣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從前萬和宗那兩個掌門,他們都能給對方臉色看,現在情況大家也都覺得差不多。

空老雖然突破了,但這裡是天門的地盤,加上空老從前名聲好人人讚,肯定不會幹出什麼以大欺小的事,他們這會兒挺身而出自己不會受到半點兒損失,還能在大長老面前露個臉表現一番,何樂不為?

空老以前還真不會對低階修士動手,現在麼,他的目標也是在大長老身上,根據他的觀察,神魂的試探,空老大約可以排除大長老被天尊奪舍,既然沒被奪舍,他還學天尊那般利用神血,強娶雲舒,那就是不可饒恕了!至於剛剛出列的兩個低階修士,空老根本沒有放在眼中,他要揪出的是那些天門上層的大惡之人,現在修真界封印出了問題,魔物越來越多,自然是不能以殺止殺的。

「還不快……」看到空行雲和墨修遠沒動,那天門年輕修士本是要喝一聲還不快滾的,只是話到嘴邊雖然打了個寒噤,仿佛一股冷風吹過,涼到了他心裡,使得他的話臨到嘴邊改了口,「還不快走!」

空老的確有俠名,但他們忘了旁邊還有個墨修遠。

墨修遠站在那裡紋絲不動,然剛剛出口呵斥的兩個修士一個手中飛劍斷成兩截,另外一個直接哇地吐了口血,竟然全身經脈都被劍氣震斷了!

他們根本沒看見墨修遠拔劍!

兩人一個是劍修,飛劍還未戰便已斷,日後除非遇到天大的機緣,這劍道一途怕是難有成就了,另外一個不是劍修,但全身經脈都斷了,沒有仙丹妙藥,根本無法繼續修行,也就是說,墨修遠眨眼之間廢了天門兩個人!

他一言不發地站在空行雲身側,整個人就猶如一柄出竅的利劍,劍刃雪亮鋒芒畢露,讓人只覺得心中生寒。

在大長老眼中,墨修遠是剛剛飛升不久的大羅金仙,飛升之時還受了重傷一直沒有復原,之後更是關了禁地,此次墨修遠突然出現大長老稍有些疑惑,但他的對手是空行雲,何曾將墨修遠放在眼中,如今看到墨修遠展露實力,上官無極心中極為駭然。

只是這個時候,他必須為天門弟子做主。他心中一沉,隨後將袖中一枚玉符直接捏碎。霎時間,天門上空起了層層迷霧,本來聳入雲端的山門發出轟隆隆的巨大聲響,它們頭頂的天空竟然憑空出現了一方結界,而且那結界就仿佛跟外面的山門一樣的山石圍成,將整個天門籠入其中,

「大膽,竟敢傷我天門弟子!」上官無極怒喝一聲,「今日便叫你有來無回!」

他心知墨修遠跟空行雲都實力非凡,以他們的力量很難將這二人制服,只能動用天門大陣!

同一時刻,煉神塔內,江雲歌醒了過來。

「小師妹,我們何時去天門?」江雲歌心中惦記著雲舒,剛剛甦醒便問道。

江籬在古戰場也能看到煉神塔外的情形,她之前是避免進去的時候麻煩沒有露面,這會兒便覺得,既然都撕破臉開打了,她也就不在這裡藏著掖著了。

當初那上官無極仗勢欺人,用威壓碾壓她,如今,她便要出去悉數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