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章 以多欺少

「我們現在就在天門。」江籬臉上浮現微笑,那笑容狡黠之中又帶著點兒凌厲,雙目明亮猶如夜幕上綴滿星光。他忽然有點兒不敢想了,現在被囚禁在天門的雲舒,她的眼睛裡該是多麼深沉的絕望。

外面,天門大陣開啟,頭頂的天空被巨石封閉,然而光線並沒有暗淡下來,仿佛那山石是透明的一樣,沒有阻隔陽光分毫。墨修遠和空老腳下的地面的玉石一塊一塊被點亮,而玉石中間有陣石出現,一道道匯集靈氣的靈脈猶如河水一般往四周蔓延開,縱橫交錯,形成了靈氣四溢威壓巨大的地上陣法,天上地下,兩處陣法的靈氣在遠處相交,形成了天脈和地脈相連之勢。

天尊耗費了大量的資源,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歷經萬年才完成的天門守護大陣,威力無窮,對付九天玄仙是綽綽有余。

雖然啟動一次消耗頗多,但上官無極這次是拼了,他不願意繼續屈居人下,既然占著道理,就一不做二不休,將這個剛剛飛升的九天玄仙給處理了,他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渡劫更是指日可待。

「列陣!」

在陣法啟動之時,在天門的所有修士都已經出來了。

千餘名修士瞬間結成攻擊陣法,配合天地大陣的力量,空行雲和墨修遠今日注定隕落。上官無極一聲令下,整個天門竟然天旋地轉起來,頭頂的結界,腳下的陣法,大量的靈氣湧動,四面八方冒出了九道靈柱,竟是神龍九子。

九頭靈獸齊齊發出怒吼,朝著被圍困地空行雲和墨修遠衝了過去!

墨修遠手中長劍發出一聲清亮的長吟,那是遇到對手興奮的聲音,只是就在他要揮劍斬異獸之時,空行雲緩緩抬手,按在了他的劍尖上。

空行雲微微一笑,他身材高大魁梧,整個人是顯得很有威嚴的,但這個時候身上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就像是沐浴在神光之中一樣,使得他的五官都顯得模糊,卻又讓人心生敬仰,修為稍稍弱些的,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要跪地膜拜,若非已經結了陣法,天門不少修士怕是都直接給他跪下了。

空行雲大掌往前一伸,五根手指發出耀眼金光,他口中幽幽道:「退去吧!」

那張牙舞爪朝著他們撲過來的九只靈獸竟然齊齊在空中凝住,隨後身形漸漸淡化,又化成了靈氣融入地面上的靈氣河流之中。上官無極臉色不變,口中再出吐出一個古怪音節,而隨著那聲音落下,天地之間再度出現九道靈柱,這一次,竟然是青龍、玄武、朱雀、白虎。

這四個,就是神獸無疑了。雖然只是靈氣所化,也極難對付。

「天門這些年不曉得霸占了多少的資源,竟然能有這麼大的手筆。」空行雲看了看這天地大陣,眉頭皺起,整個真仙界大半的資源,都被天門掠奪了吧……

四神獸身上帶著赤金色光芒,朝著陣中的墨修遠和空行雲攻了過去。

墨修遠覺得自己的煉神塔抖了一下。

他知道江籬要出來了。

只是這四頭靈獸有些難以對付,墨修遠不想讓江籬出來冒險,只可惜這煉神塔跟江籬關系親密,哪怕他是主人,煉神塔也會有那麼一絲絲不聽主人的話。煉神塔跟神器天地乾坤出自同一人受,以至於煉神塔能夠跟鬼幽溝通,這就使得它還能聽從江籬的吩咐。

小小的煉神塔飛到高空,身上流光溢彩,每一層的顏色都不同,赤金、朱紅、藏青、碧藍、青綠、絳紫、明黃……天地間的靈氣仿佛變成了水,從小塔身上一層一層流瀉而下,將它洗得更加耀眼奪目。

「那是神器啊!」

一群人眼睛都看直了,只是這會兒,還沒人把小塔跟神谷的七層高塔聯系在一起,大家都是直勾勾地盯著小塔,簡直是移不開眼。上官無極覺得他的心臟砰砰的劇烈跳動,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搶奪神器,搶奪神器!」

本來四隻神獸是朝著陣中的墨修遠和空行雲過去的,這個時候,上官無極心念一轉,青龍白虎朱雀皆衝向了小塔,而玄武則施展威壓,猶如一座大山一般擋在了墨修遠和空行雲面前。

上官無極相信,墨修遠的劍斬不開玄武的防御,空行雲也是一樣,他們根本拿玄武無可奈何!

金色小塔空中旋轉,然後裡面冒出了一個人。

江籬一出塔就看到三個衝過來的靈獸,她手中軟劍唰唰甩出,柔軟的力道對三隻神獸沒有任何作用,並沒有阻攔它們前行的腳步,然而就在這時,紫電青霜忽然一彈,將最前面的青龍擊得倒退一丈,它碩大的龍頭一歪,把旁邊的朱雀還撞到了,只有白虎發出怒吼,利爪朝著江籬的腦袋直接拍了過去。

「滾!」

空行雲怒喝一聲,聲音猶如一桿長槍,朝著白虎轟了過去,然而玄武只是一動不動地趴在那裡,它阻攔了空行雲的所有攻擊。墨修遠的長劍在它身上留下道道劍痕,卻無法將它徹底擊潰。

他臉若寒霜,周身都泛著寒氣,整個人仿佛結了冰,臉上和髮上更是凝了一些薄薄的碎冰。

江籬是他的逆鱗,一旦觸及,他整個人都變了。

寒霜劍化在他手中化作萬千寒星,而他的身體在瞬間消失不見,仿佛與天空的漫天寒星融為一體,下一刻,劍意滔天,靈氣所匯的玄武發出一絲低吼,它的龜甲破碎,身體四分五裂,竟是被墨修遠一劍給劈裂了。

而同一時間,白虎的攻擊落在了一方圓盤上,江籬毫髮無損,反倒是白虎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它的前爪化作光點完全消失了。

鬼幽:「哎呀,這些神獸都是純靈體,味道簡直太美好了。」

鬼幽:「混蛋啊,快叫你男人別斬了,讓我吃掉別浪費,那死烏龜的靈氣都散了,好可惜……」

這些神獸乃是陣法召喚而來,不會知道害怕和畏懼,剩下的三隻神獸繼續衝了上來,江籬冷笑道:「以多欺少麼?」

她冷冷瞥了一眼上官無極,掃視了一下天門修士結成的陣法,隨後道:「既然如此,我們也以多欺少一回!」

說完,小塔陡然變大,化作真正的煉神塔一般大小,等它長大了外觀也就顯眼了,天門修士有不少都進過神谷煉神塔的,這會兒驚呼出聲,「那是煉神塔,神谷的煉神塔啊!」

上官無極一顆火熱的心仿佛被冷水給澆滅了。

那是煉神塔,他們是從神谷出來的?他安排在神谷的人呢?李雪瑩呢?還沒等他思考,就見江籬面前出現了大量的異獸,那些異獸好多都叫不出名來,卻也有幾隻腳踏祥雲,身上佛光璀璨,乃是傳說中的上古瑞獸。

三隻靈氣所匯而成的神獸哪裡是這大片異獸的對手,簡直是直接被異獸群給踩散了,眼看異獸群又朝著天門修士所結的大陣而去,天門修士頓時慌亂起來,在這麼一大群實力凶悍的異獸面前,他們結成一個豆腐塊一樣的陣法,被它們攻進來的話,他們還焉有命在?

眼看陣法出現混亂,上官無極怒喝一聲,「起陣!」

他祭出法器衝到最前,用結界攔住了異獸前進,隨後厲聲喝道:「天地陣法,神威庇佑,誅滅妖邪!」

話音落下,整個天地間出現了星星點點的光芒,江籬等人周圍都是那些星點,將他們完全的包圍了。異獸發出了不安的低吼,它們胡亂地原地打轉,看起來情緒極為狂躁,險些就互相攻擊踩踏了。

江籬發現情況不對,便讓煉神塔把異獸都收回了塔內。她不知道周圍那些光點是什麼東西,但無形之中有一股壓力出現,就仿佛他們所在的天地出現了擠壓,天和地緩緩合攏,他們所處的空間越來越小,周圍的光點越來越多,像是蟲子一般想要往他們身體裡鑽,要將他們變成跟那些光點一樣,最後徹底歸於天地。

「天尊果然好手段!」空行雲怒視著上官無極,「這樣毀天滅地的陣法,比之死陣還要歹毒萬分。」

上官無極根本沒理空行雲,他雙目死死盯著江籬,「是你,你活著出來了,你殺了我的女兒,我要你生不如死!」他口中念出一段生澀的法訣,陣中的光點大部分朝著江籬湧去,江籬覺得身體仿佛變得輕飄飄的,她無法分辨那是什麼感覺,沒有疼痛,但神智似乎遲鈍了不少,整個人處於一種混沌的狀態。

等看到那些光點湧入江籬的身體,上官無極才轉頭看向空行雲,他雙目泛紅,盯著盤膝而坐的空行雲半晌之後放聲大笑,「空老,你錯了,這不是什麼毀天滅地的陣法,這是神罰!」

他笑容詭秘,「那些神的後裔死後不都要回歸天地麼,天尊這陣法,正是根據這一點兒而來,這是神罰。」他一字一頓地道:「天門這是在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