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7 章 神血

天地陣中,原本的靈氣長河之中多了一點兒殷紅,那一粒一粒的血珠子在靈脈之中流淌,像是在一片綠意之中開出了紅的花苞,點點紅梅,耀眼奪目。

這個所謂的神罰大陣,裡面最重要的一個陣法原料是神谷血脈。正是這個原因,使得這個陣法威力無窮,空行雲和墨修遠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身體裡的靈氣和力量在飛快的流失,而身上的壓力在快速的增大。

天地間的距離在逐漸縮小,空行雲本是盤膝坐著的,他雙目緊閉面色安詳。

下一刻,他忽然站了起來,雙手舉高,竟是要將天地支撐。他看向上官無極道:「既然這是天尊設下的重重陣法,你又如何得知?」

「天尊隕落,自然會將天門一切事宜交代於我。」上官無極笑得暢快,「天尊料事如神,怕是早知道天門會有一劫,故而留下這等陣法,為的就是誅滅你們這些企圖破壞天門的歪門邪道。」

他話音落下,便得了天門修士的大聲附和,於是上官無極順勢道:「你們污蔑天尊,挑釁天門,今日葬身於此,乃是罪有應得!受死吧!」

天地合攏的速度陡然加快,空行雲伸出的手已經頂住了頭頂沉下的天幕,他的腳重重地踏入地面,在地上踩出了一個碩大的深坑。

……

墨修遠對周遭的一切都毫無反應,他神色堅定地往江籬的方向過去,他走得很慢,每走一步,就覺得體內的力量流失得更快了,他手中的寒霜劍已經撐在了地上,身子也彎曲起來,只是他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一步一步朝著江籬走了過去。

陣法中的紅梅越來越多,裡面蘊含的神威也是沉重無比。

那是一代又一代神谷後人的鮮血,那是神谷後人一個又一個的噩夢。血珠在靈脈中滾動,最終把那些縱橫交錯的靈脈染成了淡淡的紅色,氤氳而起的紅霧把這天地之間籠在了一層血霧之中,空行雲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支撐著天幕的雙手在顫抖,身上肌肉都繃緊了,手臂的力量將衣服都撐破了。

墨修遠的步子越來越緩慢,他看著那邊漂浮在空中,雙腳離地一尺的江籬,只覺得呼吸困難,心中生出了惶恐不安。

他們到底是輕敵了一些。

天門執掌真仙界數十萬年,其實力自然是深不可測的,天尊控制神谷這麼久,用神谷的力量制成了這樣的威力無窮的大陣,哪怕同樣是九天玄仙,也根本不會是天尊對手。

這樣的天尊,他會真的死了?

……

「江籬……」

「江籬……」

鬼幽咆哮起來,「這麼關鍵的時刻,你發什麼呆!」

它不知道江籬到底怎麼了,只覺得她神識仿佛被吸進了一個玄妙的空間,元神似乎都離體了一樣,那些侵入她身體的光點試圖把她變得跟他們一樣,但是鬼幽豈能讓它們得逞,它一直在吃,這會兒已經快吃不下來了。

雖然它吸收了天地乾坤,但它還是魔器,那些光點蘊含了大量的神血,讓它覺得有些難受,盤子上都出現了細微的裂紋,好像它快要被撐爆了一樣。還有那天地間無形的壓力,也讓它難受,它雖然恢復了不少,但現在離神器還有不少差距,這會兒連煉神塔都受制於那逐漸合攏的天地,它自然也是有些難受的。

歸根結底,還是神器主人的實力不夠。若是煉神塔的主人是個九天玄仙後期,這會兒也不會被這陣法困成這樣。

江籬覺得自己陷入了混沌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眼前才出現了亮光,那是一顆一顆的血珠,那是神之後裔的血液。他們融在了靈脈之中,化作了空中的血霧,環繞在了她周圍,而血霧之中,出現了一張又一張的臉。

他們是死去的神谷後人,他們看著江籬的眼神,溫和而平靜。

江籬感覺全身的血液像是燒起來了一樣。

那些血霧忽然間進入了她的身體,把之前的那些光點一一排擠出去,而她的渾身血液沸騰,讓她的皮膚都開始泛紅了。也就在這時,煉神塔內的江雲歌猛地睜開眼,他喃喃道:「血脈覺醒!」

「還是不一般的血脈覺醒。」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神秘力量,就仿佛那血液純度無限接近於上古天神,乃是至純血脈。數萬年歲月過去,天門後人的血脈越來越稀薄,威力也越來越小,江雲歌第一次感覺到這樣強烈的血脈召喚,他咬破自己的指尖,將自己的血液甩向了空中,看著那條細細的血線,飄出了煉神塔。

天門秘境囚室內,昏昏欲睡的雲舒身子陡然發燙,她摸著自己的彭彭跳動的心口,一臉震驚地道:「血脈覺醒,這天地間除了自己和哥哥還有神谷後裔?」

且那血液力量無人能及,能夠讓他們都感應到的對方的存在,並且心甘情願的想要為對方付出力量,雲舒咬破指尖,將自己的血液灑落在空中。

而那血液形成了一道細細的線,破除了秘境的結界,直接朝著外面飛了出去。雲舒也想離開,親眼看看那覺醒血脈的親人,只是她無法跟那血液一樣破除結界,她只能趴在結界邊緣,看著那血液的方向,從前黯淡無光的眸子裡,總算是生出了一些希望。

江籬的腦子裡多出了很多聲音,那些聲音很柔和,並不嘈雜,像是一個又一個人,在她耳邊輕聲的訴說著一個又一個故事。

紛紛擾擾的情感湧入了她心中,復又消失不見,化作了天地間的一聲歎息,她腦子裡憑空多了很多很多的東西,那些,是血脈傳承覺醒之後,屬於上古時代的記憶。

天神並沒有娶妻生子,神谷後裔,乃是天神靈氣所化,他在靈氣所化的後代身上點了神血,使得他們有了真正的肉體和生命。他們一代又一代的傳承,靈氣和神血都一點一點的削弱,其實並非是那些神谷後裔仗著自己身份特殊而不努力修行,他們都很認真,只是歲月漫長,血脈力量逐漸削弱,他們也是有心無力。正是因為他們是天神靈氣所化,隕落之後才會回歸天地。

天神隕落之時,心頭血落入天地乾坤之上。那是至純神血,隨著天地乾坤一直埋葬於修真界地底。歲月變遷,滄海桑田,被魔氣漸漸腐蝕的天地乾坤終於在某一天從地底被人挖了出來,那是普通的凡人,並不知道破舊的鐵片一樣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只是受天地乾坤的影響,他把它帶回了家。

它用微弱的力量在天地間尋找合適的宿主。只是那些普通人都無法承載它的力量,每一個都早早隕落,直到某一天,在它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它找到了資質逆天的宿主「江籬」。

只是那樣逆天的資質,也只不過承載了天地乾坤六年。在那六年的時間裡,天神血液融在了凡人軀體之中,改變了她的體質,只是一個小小女童又沒有修行過,神魂根本無力支撐天地乾坤的力量,她就像一個傻子一樣,沒有任何自己的思想。然而那時候的天地乾坤的器靈虛弱無比,它幾乎都在長眠狀態,很少有甦醒的時候,它只知道通過那具身體掠奪,女孩親人死絕走投無路,是人人厭惡人人喊打的煞星。她潛意識地朝著有靈氣的地方行走,最終饑寒交迫的死在了控屍門山門附近,然後江籬這個異世的神魂過來,接管了這具身體,被控屍門的掌門所救,成了魔道一名普通的弟子。

她開始修煉了。

她是異世來的靈魂,神魂強大不少,也正是這個原因,才使得她沒有跟原本的女童一樣。她修煉的靈氣被天地乾坤掠奪,一點一點的滋養了那個已然墮落的神器……

江籬睜開眼,她雙目之中隱隱有兩輪彎月顯現,曉月如鉤,瞳孔似夜。周身的光芒並不奪目,就如同月之清輝,卻把這天地間的光點全都襯得黯然失色,那些光點似是怕了,聚攏在一起躲在了角落,一閃一閃的樣子像是在發抖一樣。

「神罰?」江籬看向了上官無極,目中彎月光華璀璨,「你們這是弒神才對。」

那一瞬間,她目含星辰大海,體內也仿佛擁有了一股並不屬於自己的神秘力量。

話音落下,天地陣法劇烈震動起來,地上那些縱橫交錯的靈脈像是活了一樣瘋狂扭動起來,下一刻,整片天幕的結界轟然崩塌,地上的靈脈也瞬間干涸,而天門巍峨的山門遍布裂縫,一道閃電重重劈下,將其徹底劈裂,轟然倒塌引得山崩地裂。

這是那些神谷死去的後人血液匯集在一起,在江籬的帶領下,引發天地間的真正神罰。

啟動陣法的上官無極渾身顫抖,一股無形的威壓將他鎖定,使得他根本無法挪動分毫,他的身體隨著天門的崩塌而化作星星點點的光芒,他的元神在那道金色的閃電之中灰飛煙滅,從頭到尾,他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天門大長老,被神罰擊潰了。

天尊為了成神,妄圖把那些血液全部收集在一起改變他的體質,他為此謀劃了那麼多年,卻始終沒有成功。這樣處心積慮心狠手辣之人,他一定還活著,上官無極,只不過是他留下的一個炮灰罷了。

可是,那天尊到底躲到哪去了呢?

鬼幽:「原來你體內有神的心頭血,難怪當初對魔物有奇效,只是你幹嘛要覺醒呢,覺醒了就有臭味了,好煩啊,每天待在你身邊就跟泡在糞坑裡一樣……」

鬼幽:「完了完了,這叫我怎麼吃東西啊,一吃東西就想吐怎麼辦?」

「江籬!」壓力消失,之前遙不可及的距離就變得格外的近了,墨修遠沖了過去將江籬牢牢地抱在了懷裡,他很少這麼衝動過,但是這會兒的心情難以平靜,剛剛那一瞬間,他真的以為要失去了。

哪怕是死,也應該死在一起才對,然而他們之間卻有那麼遠的距離,猶如不可跨越的鴻溝一樣。

他看著江籬微微泛紅的臉,只覺得心中的緊張還未消失,只有將她牢牢抱在懷裡,他才能心安。墨修遠忽然俯身親吻了她的嘴唇,那樣的動作,讓江籬整個人都呆了。

外面還有很多人啊!

空老還在旁邊看著呢!

鬼幽也呆了。

「他居然親得下去,他居然親了一坨糞!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