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9 章 重返修真界

A- A+

江籬跟滄瀾仙宮的修士聯繫上了,得知大家一切都好的時候,她安下心來,只不過哪怕是現在天道規則減弱了,修士進出兩界依然需要傳送陣盤,她便去跟空老商量,看能不能拿幾個陣盤過來。

結果去問了之後才知道那種陣盤是利用神血開路的,也就是說,江籬現在體內血脈覺醒了,她自己就可以直接去修真界,而天道規則對她的削弱也會因為她血脈至純而比其他修士要低得多。

她問清楚了就打算前往修真界,哪曉得空老讓她在等等,他笑著道:「剛剛萬和堂傳了話過來,說是你的一隻紅鳥還被一位許姓修士養著,如今他得知你還活著,要把那鳥給你送回來。」

紅鳥?

江籬心頭大喜,她怎麼都沒想到,火鴉還活著。當時她是因為火鴉瀕死而失去神智,之後便對外界沒了任何關注,五百年了,她以為在天門那種地方,火鴉已經不在了。

從前的失去是刀,曾把她割得鮮血淋漓,所以她很少去想分別,只是懷念那些在一起的歲月。

火鴉是師父的靈獸,雖然一直跟著她,但她也沒有行認主儀式,她跟火鴉並沒有心神聯繫。現在得到火鴉還活著的消息,江籬高興得很,臉上的笑容比頭頂的陽光還燦爛,她如今本就生得美,一張臉像剝殼的雞蛋般白嫩光滑,現在眉宇間又多了一絲淡淡的嫵媚,大概是神血覺醒的緣故,身上還有一種莫名的氣質,仿佛籠在一層朦朧的神光裡,顯得格外的唯美。

旁邊的修士都愣住了。

墨修遠直接伸手攬了她的腰,帶著她御劍飛行乘風而去,他眼睛微微瞇了一瞬,清冷地道:「不用等了,我們去萬和堂接它。」

「對!」

直接去萬和堂把火鴉接回來。

許姓修士,不就是許胖子麼,火鴉脾氣可不好,又是個毒舌鳥,成天吹毛求疵挑三揀四的,許胖子肯定受了諸多鳥氣,她是要好好答謝對方的。

萬里高空,他將她攬在懷裡,雲中穿梭,看群山連綿,江河濤濤。

青絲飛揚,有幾縷在空中繞在了一起,他彎腰把下巴擱在江籬的頸間,呼出的熱氣讓她又酥又癢。只是腳下的寒霜劍忽然一顫,讓江籬也跟著微微一抖,隨後她臉頰又紅了,伸手拍了一下墨修遠不安分地爪子,嗔怪地道:「別鬧!」

別讓一把有靈智的劍看了笑話!

只是這時候江籬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之前她倒是把鬼幽它們關起來了,墨修遠的寒霜劍呢,他放哪裡了?對了,鬼幽他們還被關著呢……

想到這裡,江籬連忙把三隻小伙伴都放了出來,鬼幽一見了光,立刻嚷嚷道:「你個臭烘烘的東西,我還沒嫌棄你,你倒來嫌棄我了!」它還沒來得及表達對覺醒過的神血的厭惡,就被江籬鎖在了識海的牢籠之中。

不對,它在意的不應該是這個問題。

明明從前他們鬥得旗鼓相當的,誰也奈何不了誰,現在她居然能輕易地制服自己了?想到這裡,鬼幽覺得心頭很不是滋味,它左思右想不得其法,最終覺得大概是自己這幾百年來吃得好睡得好,日子過得舒坦養得懶散了,就失去了從前那顆好鬥的心了。被她關起來,它都忘記了反抗噬主,反而在那裡罵罵咧咧,最終還跟幽冥鬼火和金靈一起在小黑屋裡玩游戲打發時間……

它真是被安逸的生活給腐蝕了。

難怪江籬後來給了它那麼多吃的,那是把它當成豬在養!想通這點的鬼幽很不客氣地發怒了,「江籬,你體內有神血,我跟你勢不兩立,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吞了你的元神,讓你成為我的……」

「恩,不好意思把你們關久了,來一人發一顆糖吃。」江籬沒搭理鬼幽,而是給三個都發了一個稍小的靈珠。

鬼幽抱著靈珠啃了起來,剩下的話也就忘了說了。

過了一會兒,江籬和墨修遠就到了萬和堂,兩人去通傳之後被請到了正殿,陳江和何清親自接待。

他們看到江籬心情還是極為不平靜的,那個時候雖然有心,卻也沒有能力沒有辦法幫忙,區區萬和堂如何能夠跟天門抗衡,更何況那時候江籬的確殺了人,所以他們夫妻二人並沒有出手阻攔,然心底的確是有愧疚之心的。

如今見她修為大漲福源深厚,既替她高興,又有些羨慕,然而心頭最多的情緒其實是尷尬。當初還說同是龍靈選中的有緣人,要認她做義妹,在她遇到困難的時候,卻沒有出手相助。

江籬自是感覺到了兩位掌門的不自然,她說話的時候就顯得更熱情了一些,火鴉在她心中十分重要,感謝萬和堂出手相救。許胖子是個散修,若不是有萬和堂幫助,想來他也沒辦法把火鴉給帶出來,而火鴉受了那麼重的傷,能夠復原應該也是萬和堂靈珠的緣故。現在許胖子還呆在萬和堂應該就是因為這個。

江籬在說話的時候墨修遠一直沒吭聲,他身上有一種冷漠的氣場,就是生人勿近的姿態,看起來極為高傲。好歹都是大羅金仙,他只是進門的時候跟兩位掌門稍微點了下頭,之後就根本連看都不看別人一眼了。

江籬有些明白為何從前他的人際關係不太好了。

簡直是目中無人的奇葩嗎……

或許是這麼大一活人,兩位掌門不好當做沒看見,何清笑著問道:「也恭喜江籬找到自家老祖了。」

「老祖!」

這是在提醒他有多老,比江籬大了幾萬歲嗎?

聽到這話的墨修遠頓時轉頭瞥了何清一眼,目光如寒霜劍一般,能把周圍的一切都裹上一層霜。何清被那眼神微微一驚,正疑惑自己說錯了什麼的時候,就見墨修遠踏前一步,他用手攬住了江籬的腰,笑容和煦地道:「這是我的道侶。」

他笑得溫和,內心卻是在咆哮,「我不是她祖宗,我是她相公!」

寒霜:「……」

何清,陳江:「……」

半晌,何清才道:「恭喜恭喜,有情人終成眷屬。」

這話就讓墨修遠滿意了,他身上無形中散發出來的劍勢也隨之消散,何清和陳江對視一眼,心頭皆是長舒了口氣。這墨修遠從前就是個麻煩精,如今修為高了更是喜怒無常,日後得告訴其他人,少去招惹他。

少頃,許胖子帶著火鴉過來,遠遠看到江籬,他便誇張地哭喪著臉道:「江籬,快把你家祖宗給帶回去,我快伺候不起了。」

祖宗?

墨修遠疑似耳朵尖又抖了一下。

許胖子被對方莫名瞪了一眼頓時心驚肉跳,仿佛覺得自己一身肉都結了霜,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了。還是火鴉忽地噴出了一團火,才讓他稍微好受了一些。

他瞄了一下墨修遠,接著又低下了頭,心頭道:「怎麼墨修遠這個煞星也在,修為又精進了,實力簡直深不可測,自己什麼時候招惹他了?」

火鴉見了江籬,冷傲地揚著頭,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只是江籬伸手去抓它的時候它也沒反抗,仍舊高高昂著腦袋,頭上一根火紅的羽毛豎著,看起來極為的搞笑。

「想死你了,還活著就好。」這會兒火鴉的形態很小,就跟小麻雀一般大,江籬把它捧在手裡,親切地貼了下臉頰。火鴉是能說話的,本欲嘲諷幾句,感覺到羽毛忽然濕濕的,這才發現江籬掉了眼淚,它也就沒說什麼,只道:「還記得小爺就好。」

許胖子也寬了心,他道:「江籬你這只靈獸以前餵什麼吃的,它可真難伺候,挑食得緊,上品靈石都嫌味道不好,養得我褲帶都勒緊了。」許胖子當年冒著危險把火鴉給偷偷救了,之後給它養傷也花費不少,本來是一片善意,沒想過江籬會活著出來,只是現在她出來了,又實力大進福澤深厚的模樣,許胖子自然要說得誇張一些,在江籬和墨修遠面前留個好印象,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想來對方也不會推辭。

江籬便把煉神塔內得到的一些上品材料給了許胖子,多是異獸皮毛獸骨一類,聽許胖子語氣惋惜對火鴉還是十分不捨,江籬還在煉神塔內掏出了一顆鳥蛋。

許胖子:「靈氣好濃,這是要煮來吃嗎?」

「上古神鳥火鳳的蛋,你確定直接煮來吃嗎?」江籬笑著道。

「肯定不啊,我還沒靈獸呢,江籬太謝謝你啦,我就不客氣了。」許胖子抱著鳥蛋連連撫摸,那動作表情簡直不忍再看,江籬跟他們又寒暄了一陣之後回到了天河附近,這一次,她在天河處打通了前往修真界的路。

在天河附近,她心念一動,便可窺見修真界全貌。

想必在天河處就是兩界的交匯點。

江籬咬破指尖甩出了一滴鮮血,隨後便見周圍霧氣濛濛,所有的一切都隱在了雲霧之中,她身邊的墨修遠的身形都淡似雲煙。連接兩界的不再是之前所見的幽幽竹林,而是一道七彩長虹,她與墨修遠十指緊扣,踏上了天上虹橋。

「江籬。」

「嗯?」

「你體內有神血,牽著你的手我的壓力會減小。」

「真的嗎?」

「嗯。」

「那你抓緊了,別放手。」

墨修遠眸中含笑,大手將江籬緊緊握住,這樣一來,在整個修真界,他都不打算鬆開。他能夠牽著她站在所有人面前。

寒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