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0 章 魔兵

A- A+

重建的滄瀾仙宮依然恢弘壯觀,只不過浮雲殿被改成了重仙殿,寓意仙宮兩位飛升渡劫的仙人。墨修遠的金身重新雕了,江籬的則跟他的同等大小,一左一右拜訪,並沒有緊挨在一起。

墨修遠抬手施法,把兩具雕像直接給靠攏了。

他們之前並沒現身,等到墨修遠動手,重仙殿上鬧出了動靜,滄瀾仙宮的修士才意識到有人闖入仙宮禁地,一時間門中修士紛紛出來,將重仙殿重重圍住,領頭的修士是當年的清淵師叔和崔靄師妹,他們身後則是王安。

當年的王胖子如今抽了條,變得瘦高瘦高的,若不是他手中握著個金算盤,江籬還差點兒不敢認了。

之前已經知道原來的掌門已經把掌門之位傳給了清淵四處游歷去了,所以這會兒沒看到掌門江籬並不奇怪,她見到同門皆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便顯出身形,沖著清淵和崔靄盈盈一笑道:「不用緊張,是我。」

「江師姐!」崔靄如今的頭髮已經挽了婦人髻,但她看起來仍跟個小姑娘一樣,看到江籬就想撲上去抱一抱,哪曉得剛剛靠近才伸出雙手,又覺得一股寒風刮過讓她身子一抖,眼神這才瞄到江籬身側的男子,崔靄先是愣住,隨後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崔靄拜見墨老祖。」

一個是師姐。

一個是老祖……

墨修遠額角抽了抽,把江籬的手握得更緊了些,隨後他還伸出手想要和藹可親地做出一個免禮的動作,自然而然地就把兩人交握在一起的雙手給暴露了出來。

可惜滄瀾仙宮修士跪了一片,壓根兒沒人看見他的動作。

等到眾人起來,清淵便跟江籬和墨老祖講了一下滄瀾仙宮五百年來的發展,其實墨修遠是極為不耐煩的,他對這些根本毫不在意,不過見江籬聽得認真,他也就端坐在了一側,面上一點兒不高興的情緒都不顯。

只是他容貌英俊氣質清冷,那般坐著就讓人生出敬畏之心,於是也無人敢去跟他說話,都圍在了貌美又和煦的江籬身邊了。

他們講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特別是那崔靄,連她養的靈獸下了幾個崽都要將給江籬聽,簡直煩透了,還有他們所謂的機遇和驚險,簡直是要笑死人了。

「你知道嗎,當時我都快嚇死了,結果你猜我家兔子找到了什麼?」

崔靄的靈獸是隻雪兔,還是當初在靈獸園裡的時候他哥哥送給她的一隻小兔子,尋寶靈獸中的一種,但是眼睛是紅寶石色屬於最低階的尋寶兔,這種靈獸,一般都是低階修士抓來殺了吃肉的。崔靄不嫌棄它品階低,一直餵了下來,等到生活好了,手裡頭靈石多了,這隻兔子也是往富裡養,每天都吃靈石靈果,日子過得十分逍遙。

一隻低階雪兔尋寶能找到什麼好東西?無非是些金銀首飾罷了……

墨修遠如此想著,不過他仍舊豎著耳朵聽,看到崔靄捂著嘴湊到江籬耳邊的樣子,他嘴角一撇,神識立刻放了出去。

「地火,我的雪兔找到了地火。」崔靄笑瞇瞇地道,「我現在可以煉丹了。」

不曉得是不是誤打誤撞,但崔靄的雪兔給了她巨大的驚喜,如今儼然被崔靄寵上天了。又跟老友敘了會舊,江籬便打算去一線天找萬林,她已經知道萬林最近一直帶著滄瀾仙宮修士在一線天除魔,若非他們,肯定有不少魔物逃出一線天了。

五百年過去,當初浩浩蕩蕩跑來東陸的北域修士受不了東陸的貧瘠,已經回去了大半,剩下的一些是得罪了人的,門中沒什麼地位的,在除魔上也是敷衍了事,真正的主力反倒成了以滄瀾仙宮為首的東陸修士。

若是一線天失守,首先淪陷的便是東陸,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他們不得不打起精神,面對那出現異狀的一線天魔界入口。江籬把一顆靈珠放在了重仙殿,跟清淵細細交代了靈珠的用法之後,她與墨修遠一同趕往一線天。

重返一線天,江籬心情十分復雜。

她在一線天裡背回了師父路遠,卻沒想到,她的師父早已經隕落,她背回的是被魔物所占的軀殼。

她在一線天內入魔,遇到了魔器鬼幽,讓天地乾坤被魔器吞噬。

現在,她又回到了一線天。

還離得老遠,江籬就看到了一線天上空的團團黑氣,這等異象,讓她心頭咯登了一下。等趕到一線天,江籬看到眾多修士都聚在峽谷外,個個臉色十分難看,皆是擔憂地看著峽谷內。

她看到一個著滄瀾仙宮弟子服的修士,立刻問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你們怎麼都聚在這裡?」

她感覺到峽谷外有一個巨大的陣法,布陣之人修為不俗,怕是只有萬林才能做到,只是若是萬林布陣,那他現在又去了哪裡,為何不見蹤影。

「誰!」被江籬叫住的滄瀾仙宮修士先是一驚,在看見面前的人之後頓時萬分激動,直接就地跪下了。江籬身上有一層淡淡的神光,在這片靈氣稀薄,神識被限制的魔域簡直就像是一盞耀眼的明燈,突然出現在那裡雖然讓人震驚,但大家都莫名覺得溫暖和心安,一時間看向她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期盼。

「聖女。」

江籬的相貌滄瀾仙宮弟子就沒有不知道的,哪怕是後來入門的修士,心中也記得分明。當初那個為滄瀾仙宮敵對整個修真界,不僅滅了北域大派夜離宗,連上界真仙都被她給滅了,她雖是天宮聖女,之後又飛升渡劫,但修真界修士私底下仍是叫她女煞神,跟真仙界的墨修遠倒是絕配。

這會兒滄瀾仙宮弟子一聲聖女一喊,旁邊的其他門派弟子紛紛低下了頭,恨不得縮成一個鵪鶉,大家心中都是又驚又懼,暗道女煞神怎麼回來了,想要遠遠地逃開卻又貪戀她身上的溫暖和心安。

「啟稟聖女,弟子乃是仙宮陣法島徐浩,最近半月一線天湧出的魔物越來越多,從前還是魔氣,如今竟然有成型的魔物從封印中脫離而出,形勢十分危急。」他語速又急又快,「前日封印鬆動,湧出了三個實力相當可怖的魔物,正道修士損失慘重,目前還有很多人困在其中,萬仙師在峽谷外設下陣法,他打算把裡面的修士救出之後啟動陣法,將一線天徹底封鎖,防止魔氣入侵修真界。」

萬林在一線天內救人。

他們在外面等待,若是再等一日萬林還不出來,他們便直接啟動陣法,這是萬林交代下來的。

江籬點了點頭,隨後跟墨修遠一同進入了一線天。

她發現峽谷入口處有幾重封印,就是這幾重封印使得那些魔氣暫時沒有繼續往外溢出,不過那封印的符文上已經有了裂痕,也就是說,這個封印支撐不了多久。

萬林好歹也是渡劫飛升之人,他在修真界的實力不受天道規則限制,而自己雖是大羅金仙,但因為限制,在這裡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不過羅天上仙,這還是因為她體內有神血,限制較小,墨修遠是大羅金仙頂階,如今能發揮出來的實力怕是也只有羅天上仙初期,也就是說,真仙界的大多數修士下來,實力還不一定能超過萬林。

但很明顯,現在萬林抵擋不住一線天的魔物了。

也就是說,一線天內的魔物不再是當初那些幾乎沒有意識依靠本能行事的低階魔物,而是她在魔界裡見過的那些高階魔族,古戰場上那些可以跟真仙界修士抗衡的高階魔族!

想到這裡,江籬也明白事態緊急,她立刻給空老發了訊息,讓他們即刻啟程前往修真界,隨後才進入了一線天之中。

峽谷兩側狹長的通道只能容一人通過,墨修遠非要走在前面,他緊緊地拉著江籬的手,貼著石壁一點一點往前,一步一步走得十分緩慢。寒霜劍發出幽幽冷光,給他們照亮了前路。

江籬體內有神血,不會感覺到周圍那些無孔不入的黑氣,哪怕他與江籬的手緊緊相連,亦有一些魔氣不長眼的想要影響他的心神。只是他經歷過古戰場的怨氣,這些黑氣無法傷他分毫。然而若是封印完好,這裡斷然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短短五百年,封印不可能破損得這麼快,除非有人在破壞?

是誰?

難道是天尊下的手?他成不了神,難不成打算當魔尊,反正同樣都是長生不老!

若是他在一線天內……

墨修遠的心情沉重起來,他不希望江籬以身犯險。只是不管怎樣,他都會陪著她。

她去哪裡,他就在哪兒。

鬼幽對魔物熟悉,它觀察了一會兒道,「過了狹縫一直往北,兩界入口已經鬆動,看來有不少的魔物準備過來了,先衝過來的都是無腦的那群,等到後面的來了,你們怕是招架不住了。」

「萬林在北方?」

「對,正帶著兩個修士,被兩隻高階魔兵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