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1 章 天道規則

整個一線天內,鬼幽只感覺到北方還有三個活人。

江籬速度加快,只是這時候鬼幽又道,「這萬林還有兩把刷子,居然把兩個魔兵打散了。」

之前萬林設下重重埋伏,將魔兵誘入陷阱之中,所以雖然他受傷不輕,但關鍵時刻配合得好,兩個魔兵都中了計,這才使得他在危機關頭轉危為安。

江籬趕到的時候萬林已經帶著兩個修士離開,他們都受了重傷,走得很慢,其中一個修士眼睛微微泛紅,顯然已經被魔氣侵蝕,過不了多久就會失去神智。

「萬林!」

江籬正要過去幫忙,結果就見墨修遠走到三人面前,他的寒霜劍瞬間變大,將受傷三人全部載在寒霜劍上,只是這一線天內飛行起來極為危險,所以他雖是用了寒霜劍,卻也只是把人拖著走,就跟拉板車似的。

寒霜:「……」

萬林看到江籬,眸子陡然一亮。他一直知道江籬在一線天內能夠不受魔氣影響,非但如此,與她接觸之後連其他人也會好受得多。萬林想起從前,下意識地看到江籬的手,結果就看到她的手被滄瀾仙宮老祖緊緊握著,而兩人之間的姿態,還有滄瀾仙宮老祖臉上的神情,都讓他心中有所明悟。

萬林眼神一黯。從前他覺得自己與江籬的師父稱兄道弟,一開始就被江籬當做了長輩,所以他不曾開過口,表達過自己的心意。然而現在,那個人是滄瀾仙宮飛升了萬年的老祖……

他心中委實有幾分意難平。

萬林本來就受傷不輕,這會兒又是魔氣四溢的一線天內,心中的不平陡然擴大,他的眼睛也開始變紅,喉嚨裡更是發出了細微的奇怪聲響。

鬼幽立刻叫道:「那個萬林見到你之後心緒不寧,現在快被魔氣影響了。」

江籬聽到之後自然有些著急,她的另外一隻手直接按在了萬林肩頭,等到他面色稍微平靜一些才鬆開手。「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就出去了。」江籬道。

墨修遠的視線落在江籬的那隻手上,恨不得把她兩隻手都給牽了。

不多時,他們便把人抬出了一線天狹縫,等到了外面萬林才道:「被困在一線天內的其他十七名修士,皆隕落了。」

有的是被魔物吞噬,有的是因為魔氣影響,自相殘殺而死。

萬林稍做了休息便站起來道,「現在封印鬆動,從魔界那邊跑過來的魔物越來越多,一線天快要守不住了,我佈下了一個陣法,卻也沒有多少把握能夠將它們困在一線天中。」

畢竟,當年的九天玄仙都是犧牲了自己才堵住封印的,雖然現在那兩座大山還在,但眼看著快要被魔氣給腐蝕了。若是兩座大山真的倒塌,他布下的陣法根本抵擋不住大量的魔物。

而一旦魔物衝出一線天到處肆虐,整個東陸怕是不保了。那些魔物的厲害,他們已經體會到了。而萬林去過魔界,他知道,這些還是低階魔物,真正厲害的還因為封印的力量沒有過來……

「真仙界的修士會下來除魔嗎?」萬林道。

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修真界的修士能夠應付的了。

「會。」江籬點頭,「他們馬上就會下來,不用擔心。」她柔聲安慰,聲音猶如春風化雨,把在場所有修士心中的恐懼和不安都驅散了。

「你們先去休息,我和墨修遠守在這裡,不會放一隻魔物出來的。」

等到讓周圍疲憊的修士都去休息了,江籬才詢問,那個魔界封印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年上古神魔大戰,魔界不僅在真仙界打通了入口,在修真界也撞出了一個缺口,修真界對它們來說十分貧瘠,所以當初分散在修真界的兵力不多,直到在真仙界魔族失利,剩下的魔族才把戰場轉移到了修真界。」

「那時候魔尊和天神打得昏天黑地,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修真界的修士根本不敵魔物,頃刻間血流成河,而吞噬了血肉的魔物又得到了滋補,這就讓它們欣喜若狂,覺得之前就走錯了,不如先占領修真界。後來真仙界的戰場和裂縫被天尊煉在了煉神塔內封印起來,但他已經沒有能力再堵上修真界的缺口了,於是兩個九天玄仙犧牲自己化作大山,設下封印把這入口給堵上,然後千萬年過去,無數的魔族都在撞那個封印,你說封印會不會鬆動?」

「當然,應該不會這麼快,肯定是有人對封印下手,裡應外合,才會使得短短五百年就出現了這麼大的狀況。」鬼幽嘿嘿一笑,「若是那兩座大山毀掉,你們就得再找兩個九天玄仙來堵上缺口,否則的話,魔界大軍阻擋不住了,這一次,他們肯定會以修真界為主戰場,不會再犯從前的錯誤,等到把修真界的所有活物殺光吃光,他們的實力也大漲,對付真仙界豈不是輕鬆多了。」

眼看江籬臉色越來越不好,鬼幽還樂呵呵地補充,「而且現在的修士越來越自私,心魔越來越重,這些就使得以惡為生的魔界魔物比之從前強大,與之相反的是現在的修士越來越弱,整個真仙界都找不出兩個九天玄仙……」

它長舒了口氣,「哈哈,你們完了。」

幽冥鬼火和金靈都對鬼幽表達了憤怒,一簇火苗騰的一下燃了起來,燒得鬼幽哇哇亂叫,它大聲道:「我可是魔器鬼幽,就算魔物占領修真界也能奈我何,它們都要臣服於我,屆時我罩著你們,稱霸天下。」

「哎哎,別咬我。」

金靈趴在盤子邊緣,狠狠地給了它一口。

鬼幽:「……」

天天跟這些幼稚的靈識待在一起真的好累,跟他們講道理都沒人聽得懂,只曉得這會兒江籬不高興,所以就要咬它……

╮(╯_╰)╭

既然有人裡應外合,就說明那人一定就在這附近,或者,他就隱藏在這群人當中。

也就是說,或許現在的這群低階修士裡面,就有一個會是天尊!

天尊當年奪舍過空老一次,他失敗了。

修士奪舍本來就有違天道,必須要一方元神弱上很多才有可能實現,但如果對方肉身修為太弱,資質太低,肉身或許無法承受強者的元神,最終肉體爆裂而亡,所以這奪舍十分麻煩,極難成功。天尊失敗過一次,想要第二次奪舍的話,選中的目標修為必定不會太高。

他那時候渡劫被劈,元神肯定受損嚴重,這樣的話,能夠被低階修士所容納,所以,很有可能,就是這些修士中的一個。想到這裡,江籬神識鎖定四周,她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在場休息打坐的所有修士,但是沒有發現有任何異常。

她想了想,傳音於萬林道:「封印鬆動的這段時間,有沒發現誰行為異常?」

江籬頓了一下,又道:「你說的那十七個修士,是真的隕落在裡面了?」

萬林見江籬看起來十分謹慎,便也傳音答道:「嗯,我已經在裡面尋找了兩日,並沒有看到其他活人。」他想了一會兒又道:「至於行為異常者,確實不曾注意。」

墨修遠抱著劍站在江籬旁邊,眼神冷淡地看著萬林。

鬼幽則道:「你又不信我,我在一線天內只感應到了三個活人。成型的魔物也沒了,現在裡面全是魔氣。」

頓了一下,鬼幽又嘀咕道:「或者那天尊已經進了魔界也說不定呢。」

天尊再厲害,他也渡了神劫,失敗過後恐怕元神損毀嚴重,魔界那麼危險,他進去也是九死一生,江籬總覺得天尊不會那麼冒險。他若是把封印一點一點破壞,魔物一點一點的出來,他在一線天修魔的話肯定要比直接進去要方便得多。

現在她只能胡亂猜測,空老跟天尊有過元神接觸和比鬥,或許,他能夠辨識出天尊的元神也說不定,當下最重要的就是留住這些修士,並且守住一線天的防線,等待真仙界修士到來。

因為事情緊急,空老他們並沒有讓江籬等多久。

兩個時辰之後,空老親自帶了一千餘名真仙界修士過來,神谷的雲舒赫然也在其中。因為人數太多,天道規則仍是不容小覷,千名修士或多或少都受了點兒輕傷,而他們現在的修為也都受到了壓制,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不足真仙界十分之一。

江籬將自己的推測傳音告訴了空老,空老神識仔細觀察了一下在場的修真界修士,緩緩搖了搖頭。

她想錯了,這裡沒有天尊。

空老看了一眼在場修士之後,又沖江籬道:「我們在修真界動手的話也會引發天罰,所以那些低階魔物,還是需要修真界原本的修士去除掉,現在北域修士也在趕來的路上,他們門中老祖皆賜下法寶,最遲明天便會有北域高階修士過來協助大家除魔。」

天道規則雖然減弱,但是現在依舊存在,若是他們全部都在修真界動手,那樣的天罰威力也是不弱的。

「現在這種情況,有沒有辦法讓當初天神設下的天道規則暫時消失呢?」

眾人下意識看向了雲舒,而雲舒則望向了江籬。她緩緩道:「天地乾坤。」

江籬忽然就明白了。

當初她渡劫之時,鬼幽瘋狂吸收靈氣,體內猶如混沌初開,自成天地,而天地之間,則自生天道。若那片天地形成大千世界,孕育萬千生靈,那能夠掌控那片天地的江籬,就是所謂的神。

不管是修真界還是真仙界,都是在當年天神手中的天地乾坤內誕生和孕育的。所以她擁有了神器天地乾坤,很大程度上能夠更改天道規則。只是現在那玩意兒並不是真正的天地乾坤了啊,它是鬼幽,它已經完全被魔器所吞噬了。

「鬼幽你能不能?」

「當然不能,我是魔器,擅長的是毀滅和吞噬,我當初助你渡劫的確吸收了大量靈氣在體內生了小天地,但是你不記得周圍的所有靈氣都被吸乾了麼,所以我的存在跟這個天地是背離的,相剋的懂嗎,怎麼可能控制這裡的規則。」

它說完之後還道:「老子是個魔,沒落井下石就是好的了,居然找我幫忙,蠢貨。」

江籬深吸口氣,她緩緩道:「天地乾坤損毀嚴重,如今無法干預天道。」

「那就先去一線天查看一番,我們去檢查封印。」說完之後,空行雲帶頭進入了一線天內,其餘修士也沒有停留,悉數進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