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4 章 再遇故人

「死魔!」

陰魔又喊了一聲,然而外面毫無反應,顯然兩座大山依然存在。陰魔怒極反笑,她的笑聲在地宮回蕩,讓人心神不穩,那幾個本來就神智不太清明的陣法大師,這會兒更是神情猙獰,拼命衝撞空老設下的禁制。

地宮中間出現了一股奇異的香味,那香氣無孔不入濃郁異常,勾起了人心中最原始的欲念。陰魔手中更是出現了一面團扇,那扇面上繪著許多不著寸縷的女子,杏眼桃腮肌膚似雪,一個接一個從團扇上走了出來,鶯鶯燕燕百花齊放,聲音柔媚得能把人骨頭都給酥了。

之前那幾個陣法大師不眠不休的修復祭壇上的陣法導致元神虛弱,所以現在也最先中招,空老實力最強心境也平和得多,他先將幾個陣法大師控制,隨後直接以手為刃,朝那陰魔一掌劈了過去,陰魔不閃不避,手中團扇騰上空中,硬生生在空老的一掌給擋下了。

陰魔的實力,本就跟九天玄仙相當。而空老實際上是突破九天玄仙不久,反觀陰魔,不知道已經凝聚了多久,她雖然受了傷,但那些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失,那些已經被她所迷惑的修士,心中的欲念也是她現成的養分。哪怕死魔不出現,她也絕對不會失敗!

魔界的哪一個魔物不是吞噬其他魔物一路強大起來的,那裡沒有什麼可笑的保護弱小的天道規則,只有強者,才能生存。而她陰魔,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她踏過無數屍山血海,經歷過無數次的絕境逢生才走到今天,哪怕是同樣的等階,她的實力也比修真界那些養尊處優的修士要強得多,所以,她絕對不會輸!

想到這裡,陰魔的笑聲更大了。她手中團扇在高空旋轉,刮起陣陣腥風,而她的目的只在於攔住空行雲和墨修遠,從而好制服江籬,搶奪鬼幽!

陰魔強行吞噬了她周圍所有的低階魔物,此時她周身黑氣縈繞,那黑影猙獰可怖還十分臃腫,就像是一個醜陋惡心的怪物,然怪物中央卻有一張美艷動人的臉,若說之前與江籬有七八分相似,如今那張臉卻是跟她一模一樣。

「我喜歡你的樣子,到時候把你的皮扒下來做我的扇面可好?」

黑氣朝著江籬湧了過去,猶如一個囚籠一般要將她鎖在其中。

墨修遠心急如焚,他手中寒霜劍舞得密不透風,然而那美人扇極為古怪,他的劍意不管有多強,都能被團扇輕易化解,明明十分霸道的一擊,卻被團扇給輕易卸下,仿佛一劍斬在了棉花裡。

扇中美人一個接一個地將他圍在中央,他視而不見,卻也無法在短時間突破重重阻撓!

「江籬!」

他心中越是焦急,面前的女人笑聲也就越是清晰,而那一張張美人臉,竟然全都變得跟江籬一模一樣……

黑氣鋪天蓋地的湧了過來,若是單純的黑氣江籬並不懼怕,然而那黑氣猶如一柄一柄的長槍,又像是怪獸的利爪,五爪張開形成的牢籠,給了她莫大的壓力。

沉重地力量壓在了江籬肩頭,使得她不能挪動一步。鬼幽身上陡然發出雪亮的光芒,它此番光潔耀眼,竟是將整個地宮照得亮如白晝。陰魔對那明亮的光線十分不適應,只是這個時候,她沒有躲。

空中旋轉的團扇一分為二,二分為扇,一面牽制了空行雲,一面則攔住了墨修遠,最後一面團扇往下一壓,將鬼幽直接倒扣在扇子底下。

「我這美人扇只差一步便可成為頂尖魔器了。」她爪子往下一壓,便讓鬼幽苦不堪言,「雖說你是上古魔君的法器,但我還是更喜歡用美人扇一些,到時候把你煉化掉,我的扇子可不就升階了。」

鬼幽本是漫不經心的,這會兒倒是觸了它的逆鱗。

「混賬,一柄醜不拉幾的扇子還敢欺負到了我頭上。」它可是神魔之器合體,這天底下獨一無二的存在。鬼幽一怒,身上的光芒大盛,而此時的光卻並非之前的白光,反而是半紅半黑,一方圓盤似乎也分裂成了兩半,紅光照在團扇上,使得團扇仿佛被腐蝕了一般發出滋滋的聲響,而那黑光之中竟是有強大的力量湧出,像是要將團扇吸入其中。

陰魔臉色大變,她將魔氣大量注入團扇之中,再一次反壓了過去。鬼幽怒喝一聲,跟團扇形成了僵持之勢。

與此同時,陰魔身後黑氣所形成的怪物竟然脫離了她的身體,利爪每一次落下,都能將地宮的地面砸出一道深坑,而這時,修為最低的雲舒被那怪物一爪傷到,竟是直接倒地生死不明。她的血液沾染在魔爪上,卻沒有對陰魔造成丁點兒傷害。

這就是陰魔,她一個便牽制住了地宮所有人。

這只是眾多魔將中的一個。

陰魔這麼厲害?

她此時久戰不衰,肯定是有什麼東西在源源不斷地支撐著她。看到那幾個雖然被控制,但面容扭曲眼神晦暗無光看起來極為虛弱的修士,江籬心中頓時有了想法,她視線落在了煉神塔上,隨後傳音道:「把他們全部都收進塔內!」

那幾個被陰魔影響了的修士,不正是在給她源源不斷的提供力量!江籬心中生出寒意,她不知道陰魔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她同一時間能控制多少個人,若是大量的修士全部被她迷惑住,那豈不是她的力量也是源源不斷的,這樣一來的話,如何能滅得掉她!

煉神塔雖是神器,但它並沒有太多攻擊能力,它主要是裡面有一方山水空間,還能夠煉化元神,這個時候,江籬再次喊道:「把那些人都收進煉神塔內!」

煉神塔飛到空中,將幾個陣法大師和許胖子齊齊吸入塔內,然陰魔冷笑一聲,「藏起來就可以了,太天真了?」

她的魔氣已經與他們心中的欲念建立了聯繫,只要他們一刻不清醒,無法擺脫心魔,她就會繼續獲得力量。

怪物欺身上前,利爪像收割生命的鐮刀,每一次落下,必定地動山搖。

江籬的紫電青霜落在怪物身上,就像是給她撓癢癢一樣,只能造成一些不痛不癢的傷害,她其實對自己的實力已經十分自信了,卻沒想到,一個陰魔就能讓他們落入如此危險的境地!

如今的修真界已經不是從前,大多修士勾心鬥角恃強凌弱,殺人奪寶屢見不鮮,正是這些人性中的惡,滋養了魔界之中的魔。

紫電青霜再次撞上了怪物的利爪,江籬被震得後退了數步,她咬破舌尖噴出鮮血,與此同時,幽冥鬼火自體內燃燒,使得她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火人。

熊熊火焰燃燒,她就像是火中鳳凰一般,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

那些女子柔媚的笑聲似乎消失了,那些本與她同樣的臉孔也忽然變得模糊起來,墨修遠手中的劍忽然柔了許多,不再是冰封萬里的寒霜,反而像是積雪化了,太陽照耀下汩汩流淌的河。

那能夠承載起巨大力量的團扇,在撞上一滴滴晶瑩水珠的時候,忽然像是不堪重負了起來。繃緊的扇面被水滴砸出了一個又一個細小的凹陷,明明威力並不大,但滴水穿石,大量的水滴砸在扇面上,終於,讓那看似無堅不摧的團扇破了個洞,有了第一個,就有了第二個,扇面上發出了無數聲女人的尖叫,陰魔心頭大驚,這會兒卻沒有分出心神去對付墨修遠。

她的目標是江籬。鬼幽認了江籬做主,跟以往在魔界的時候不同了,所以,她要搶奪鬼幽,必須用另外的方法。

焚身的烈焰的確很強,但陰魔渾然不懼,比這個更痛苦更難以忍受的她都嘗試過,所以,這個時候,她絕對不會退卻,她的爪子穿過熊熊燃燒的火焰,魔氣所聚的利爪頓時被燒得四分五裂,而她的本體也感受到了錐心之痛,但她一刻也沒有停頓,伸手穿破了對方的靈氣屏障,直接穿胸而入。

陰魔的手,穿透了江籬的衣服刺入了她的胸膛,那些血液讓她疼得表情猙獰,臉上笑容都顯得古怪萬分,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沒有放手退縮。

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術,然而陰魔,她不在乎。

她的身體一點一點侵入江籬的體內,她的黑氣開始吞噬江籬的元神,她要將這具身體據為己有,她要徹底的代替江籬。這對陰魔來說,何嘗不是浴火重生。

只要經受住了那些骯髒血液的煎熬,她就能夠更進一步。

……

江籬覺得自己仿佛被利爪刨開了身體,整個人被分作了兩半,而那個怪物鑽進了她體內,要吞噬掉她的元神。

金靈瘋狂的攻擊那些黑氣,每一次都能給它帶去傷害,然而那黑氣又快速的恢復,它明明被神血焚燒發出一聲接一聲的嘶吼,卻異常的頑強,它的神魂遠比自己強大,江籬雖然疼,但她咬緊了牙關,那個怪物肯定比她更疼,然而它忍住了,它還在笑。

「滾!」江籬身子繃緊,手中的紫電青霜再次斬向了陰魔,然而劍氣落空,最後竟是一劍割傷了她自己的手臂。

耳邊聽得一個柔媚的女聲在低聲呢喃,「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們合二為一可好?」她這會兒連美人扇都顧不上了,只要搶了江籬的身體,元神跟她融為一體,屆時她就有了魔器鬼幽不說,這裡的修士,怕也不敢動她了。

她是陰魔可以更換無數的女子皮囊,這一個容貌她甚是喜歡,說起來倒也不虧的!

「滾開!」

江籬努力保持清醒,她再次傳音道:「把那些人丟進煉神塔內,不是放在古戰場。」

陰魔能夠不斷的恢復,是因為她在吸取那幾個修士的力量,那幾人修為皆不俗,這才使得陰魔堅持到了現在,所以,現在只能把他們放在煉神塔的七層塔樓之中,讓他們的元神受到淬煉,那樣一來,他們面對的就不只是區區色相心魔。

陰魔的力量源泉就會大大縮小甚至消失!

江籬想通這一點的時候,墨修遠也動了,他將剛剛吸進煉神塔的幾個修士直接送到了塔樓之中,與此同時,他的劍終於將美人扇劈得四分五裂,並且氣勢不減地朝著陰魔刺來。

陰魔突然發出了一聲尖銳的慘叫,她的力量源泉沒有了!傷口不再復原,她呆在江籬體內,渾身都仿佛被凌遲了一樣。同一時刻,牽制住空行雲的團扇和壓制鬼幽的團扇齊齊飛起撞在一處,合二為一,而這時,本來完好的扇面上赫然出現了一個破洞,那是剛剛被墨修遠劈裂的地方!

下一刻,墨修遠的劍到了。

陰魔此時身體受了重創,極為脆弱,她露在外面,魔氣所凝結的身體直接被一劍劈裂成了兩半,怪物倒地一分為二,而陰魔本體也受了巨創,周身黑氣頓時四散開。她本體遍體鱗傷,臉上更是一塊一塊的腐爛了,那是被神血和幽冥鬼火灼燒而成的傷口,沒有了養分的補充,那些傷口一時半會兒沒有辦法復原……

「你們竟能逼我至此!」陰魔聲音尖利,她強行吞噬魔物沖出魔界的時候,本來被她卡住的洞口現在已經合攏了,也就是說,除非她現在能夠破壞祭壇,她沒有回去的路了。

本以為有必勝的把握,卻沒想到,現在會變成這樣!她的身體陡然化作無數道黑氣,朝著懸崖上空瘋狂湧去,而就在這時,江籬再次催生無數木荊棘形成一張牢籠,將那些四散的魔氣牢牢困在籠中。

在江籬動手的同時,空老也出手了,他打出數道金色掌印,牢牢封在了地宮上方,使得那些一縷一縷的魔氣無法逃出,看到空老動作迅速,江籬稍稍緩了口氣,她此時受傷很重,靈氣也稀少,施展木荊棘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因此江籬將木荊棘收回,隨後掏出一罐靈泉,直接咕嚕嚕的喝了下去,這才緩了口氣。

墨修遠此時一直守在她身前,寒霜劍環繞在他們身側,將他們保護得密不透風,一縷黑氣都無法靠近了。

「死魔,死魔!」

陰魔本是見情況不妙想要分散逃脫,然而現在卻被困在了地宮之中,那些她本來絲毫不懼的金色掌印,在她虛弱的情況下,也能給她造成很大的傷害,沒有了養分的供給,她快要堅持不住了。

就在這時,懸崖上空突然出現了幾聲慘叫。

緊接著,一個接一個的修士像是下餃子一樣從懸崖上墜落下來。而被空行雲打得嗷嗷亂叫的陰魔這時候忽然再次祭出了美人扇,扇面上的媚香,只是瞬間,就讓跌落下來的修真界修士發了狂。

剛剛掉下來的修士太多,其中有好多都是真仙界修士,他們的修為最高的也就是元嬰期,這樣的修士,如何能抵擋得住陰魔的誘惑……只是一瞬間,便中了招,且他們不比之前的陣法大師還能堅持一會兒,這些修真界修士,竟然瞬間發狂,並且爆體而亡,元神被四散的黑氣吞噬,讓陰魔一下子恢復不少。

這一切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繞是空老反應極快立刻設下結界,也有數十人遭了陰魔的毒手。

而剩下的近百人,也有不少面色潮紅,眼睛發紅。只不過他們在空行雲的結界保護之下,暫時不會有太大危險。

這些人,再次給陰魔提供了力量,她的身體重新凝聚在一起,猶如一道離弦利劍一般朝那金色掌印所形成的牢籠沖了過去,也就在她身體凝聚在一起的剎那,墨修遠和江籬的劍同時動了。

兩道劍光沖向了陰魔本體,驚鴻劍光毀天滅地,將陰魔本體一劍絞殺,他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陰魔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她那張猙獰的臉孔轉向一邊,牢牢地注射著一個方向,然而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陰魔身體轟然炸開,美人扇也瞬間四分五裂,在空中化作了齏粉,縈繞在眾人鼻尖的香氣漸漸消失,許多修士的眼神也漸漸恢復了清明。

鬼幽心情不好。

它以前覺得自己挺厲害的,現在發現它其實不倫不類,不仙不魔,結果到頭來,連一個美人扇都險些對付不了了。這讓它倍受打擊,說話都有氣無力了。

「那陰魔剛剛有一縷黑氣跑掉了。」鬼幽道。

雖然剛剛墨修遠和江籬出手都又快又及時,但陰魔用美人扇擋了劫,終是逃出了一縷,不過她現在那個樣子,若是被別的魔物發現只能被吞噬,也算不上威脅了。

只要人心還有欲念,陰魔就永遠不會消失,指望真正滅了她也並不切實際。

「嗯。」現在洞口堵上,封印已經補好,他們也可以稍稍鬆一口氣了。

然就在這時,陳江的話又讓江籬的一顆心懸了起來。

「空老,我們中計了!一線天我們出不去了!」落下來的修士修為最高的就是萬和堂陳江,此時他一臉鐵青,痛心疾首地道,「自從入了一線天,我們就被牽著鼻子走,那一線天內被設下了重重陣法,引得眾多修士自相殘殺,如今神智還清醒的,就這些人了。」

「其他的,其他的,都已經成了魔物啊。」

不是入魔,是成了魔物。

陳江怎麼都想不到,那些昔日的弟子和朋友,會在短短時間內成為神智全無的魔物,他們元神被吞噬,已經成了行屍走肉了……

那一線天內的陣法歹毒邪惡,他們聚在一起再無退路,只能全都跳下懸崖,期望空老能想出辦法,期待神谷至純血脈能夠給他們帶來一線生機。

「原本一線天外的修士就有很多已經是魔物了,只是我們沒有發現,結果他們突然發難……」這次說話的是萬林,他受傷很重,臉色蒼白如紙,沒有一絲血色。

原來就有魔物?

江籬進入一線天之前特意用神識仔細地檢查過,因為她擔心天尊混在裡頭,所以當時格外謹慎,然而她那時候根本沒有發現異常,他們是如何隱藏身份的?

江籬再次用神識掃了一下四周,她此時身體受傷不輕,體內鮮血也少了大半,神魂無比虛弱,勉強撐起精神去看,依然看不出任何名堂。

只是她在這地宮底下看到了幾個熟人。

她看到了巫雲遠、王安、還有沉錦。

他們在地宮呆了好幾天,想來那些修真界的精英也受命趕了過來,所以她才會在這裡看到這些曾經熟悉的人。巫雲遠仍舊是元嬰後期,他的外貌依然是個孩童,但頭髮卻是全白了,此時他也受傷不輕,連原來一直戴在頭上的斗篷都已經丟了,整個人顯得很疲憊。

王安本來就是滄瀾仙宮的精英弟子,此時會出現在這裡並不奇怪。

而沉錦,他們有很久沒見了。

久到江籬都快忘記有這麼一個人了。

此時看到沉錦,江籬有那麼一瞬間的恍然,她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隨後便發現,沉錦現在是元嬰期大圓滿,也就是半步渡劫的修為,離飛升只有一步之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