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5 章 巫雲遠

沉錦這個人,怎麼說呢,江籬並不想與他扯上什麼關係了。

她當初欠他的人情早已經還清,也不打算追究他叛出師門的行為,她一直都知道,沉錦是個什麼樣的人。在需要你的時候,對你格外殷勤,在你無法幫助他的時候,他會劃清界限。雖說可以理解,也談不上可惡,但江籬覺得他們是做不了朋友的,她可以跟王安做朋友,跟滄瀾仙宮的都還有交情,但對於沉錦,江籬看了一眼就直接轉開了視線,都沒有片刻停留。

沉錦的視線也與江籬交匯了一瞬,他臉上本來露出了喜色,淡淡的微笑使得他那張本就絕美得近乎妖孽的臉更加讓人驚艷,然而在江籬轉過頭去過後,沉錦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往事歷歷在目,從前她能夠豁出性命去救他,他們牽著手翻山越嶺前往修真界,現在,她連多看他一眼都嫌煩。

沉錦臉上的笑容又苦又澀,他垂下眼,看起來頗有些傷情。

墨修遠一直看在眼裡,這會兒才收回視線,看向了陳江。

為了修復地宮的祭壇法陣,真仙界陣法造詣頗深的大師都聚集在了地宮之中,結果一線天被人設下了歹毒的陣法都無人發覺,等到出事了有些人想離開,卻發現連一線天都出不去了,這才知道受了困,遭了埋伏。

現在還在上面的不說全都死了,起碼也都是瘋了,如今還沒有喪失神智的,也就只剩下了這地宮中的一百來號人。而這一百來號人中,或許就還潛伏著黑手。

陳江已經是大羅金仙了,這一百多人之中就他修為最高,然而他根本看不出任何問題,在上面的時候他同樣沒有看出問題,所以他心中著實是有些寒意的,可怖的危險就在自己周圍,偏偏他看不出來,覺得誰都沒有問題,怎麼會這樣呢?

這會兒這一百多個人也是互相提防著,人與人之間都隔了距離,就怕旁邊的修士會突然暴起傷人,一時間地宮的氣氛十分壓抑,讓空老都覺得十分頭疼。

「地宮的祭壇已經修復了,我便帶大家上去看看到底是什麼陣法,弄清楚是誰在搞鬼。」他想了想又道:「這裡也得留可信的人看守,免得祭壇被人破壞。」

空老現在信任的人只有江籬和墨修遠,他們倆個實力強又是絕對不會被魔物所控制心神的,所以地宮暫時由他們看著空老才會放心。同樣他又擔心這些人在下面的話,保不准裡面會有個邪物,給他們帶來麻煩,所以他就准備把底下的其他人都帶走。

豈料他話剛說完,就有人尖聲道:「上面那麼可怕,我死都不會上去的!」

這個修士是元嬰初期,在修真界已經算是實力強橫的人物了,這會兒受了太多刺激眼睛發紅臉色慘白,情緒十分激動。空老這樣實力的人,往日裡他見到肯定是話都不敢說上一句,現在在那些死亡的壓力之下他整個人都失去了理智一般,只是高聲叫道:「我不會再上去了,我不會再上去了……」

元嬰期修士在修真界也算是一方霸主一樣的人物,結果現在竟然痛哭流涕起來,他雙手抱著石柱不肯撒手,口中一直叫著,「我不上去,我不上去……」

受他影響,那一百來個修士裡也有不少人縮成一團,打定主意就待在相對安穩的地宮了。

都被嚇怕了。

體內靈氣流失,昔日的朋友都成了瘋子一般悍不畏死,身上的肉都爛光了見了骨頭也不知道疼痛更沒有神智,應該是神魂都被抽走煉化了,但元神肯定沒有直接滅掉而是在飽受煎熬,否則的話肉身也不會曉得攻擊,哪怕死也要咬掉你一塊肉。最要命的是那無處不在的黑氣,仿佛有毒一樣,沾染上了就會影響神智,他們屍山血海裡走出來的,好不容易安穩了一些,又要讓他們回去送死,他們是絕對不會幹的。

真仙界修士受天道壓制犧牲得還多一些,這裡的一百來人之中修真界的反倒占了三分之二,在他們心中天塌下來也該是那些大仙去頂著,魔界入侵本來就該他們管,結果把修真界的人弄來當炮灰,大約是見了那可怖的死法大家心裡頭也對這些真仙沒那麼恐懼和敬佩了,這會兒對空老的話,也是不信服的。

大不了惹怒了真仙被對方直接殺了,總比在一線天裡死得那麼淒慘得好。

而這時陳江也沉著臉傳音道:「上面去不得。」他罩了個結界,將空老江籬和墨修遠隔絕其中,隨後才道:「那陣法不是短時間能布置的,其威力凶殘無比,怕是連陣法宗師都一時半會兒無法破解。問題是在上面待久了那還了得……」

陳江摸出自己的那枚龍靈所賜的晶石,「那陣法起初也沒那麼厲害,就是突然間變得凶猛異常,我開始還能堅持著救人,結果就在下來之前不久,整個一線天光線驟失,林中草木瞬間枯死,比那九陰邪陣也要歹毒萬倍,若非是它,我都根本撐不住。」

龍晶本是晶瑩剔透的,這會兒卻被染成了黑色,跟一坨煤炭都沒了什麼區別,陳江用手一捏,堅硬無比的龍晶竟然化作了粉末,這等異樣,著實讓江籬和空老都驚了。

「也就是這塊龍晶,讓我堅持了十息。」

陳江說完之後重重歎息一聲,「若非這十息,這一百多人都下不來。」

他眉頭緊鎖,明明已經設下了層層結界,陳江的聲音也刻意壓低了一些,「這陣法造詣,我只能想到一人。」

天門已經隕落了的天尊。

空老從神谷出來就直接點出了天尊入魔,本來因為親眼所見神劫的緣故,陳江還並不太相信,但現在,除了天尊,他實在想不出其他人了。

空老聽完陳江的話,也知道其中厲害。天門天尊的陣法,他已經領教過了,上面一線天到底有多凶險,他也可以想象。或許仔細研究會找到破陣之法,問題是上面那麼凶險,一顆靈珠一個大羅金仙能夠堅持十息,就算江籬的幾十顆靈珠都貢獻出來又能多多少時間,不管是他,還是這裡的其他陣法大師,都無法保證自己能夠在那點兒時間內破除天尊的陣法,最重要的是,不管是他,還是其他陣法大師都因為這個祭壇神魂受了傷,個個疲憊不堪,就連墨修遠也不例外。

此時地宮裡的修士,基本上個個帶傷,且都傷得還不輕。這些傷勢固然能夠恢復,江籬還有靈泉呢,但這恢復也不是眨眼就能好的,特別是元神,所以在他們還沒挖出天尊之時,就已經被天尊打了個措手不及,完全處於了被動之中。

天尊從前就擅長占卜命理之術,他是布置好了一切,挖了陷阱讓所有人跳啊。

成不了神,便要成魔,他要成魔,便將所有人作為踏腳石,連魔界的魔物也被他算計在其中,那個陰魔,不就是他的一顆棋子麼。空老一張臉黑得如鍋底一般,「天尊應該就在我們中間。」

他既然已經入魔,雖然神魂上用了什麼方法讓人看不出來,但靜心驅魔之法或許能有所收獲。

關鍵時候空老也不客氣了,他跟江籬討了一顆靈珠,並叫江籬直接用幽冥鬼火點燃,隨後盤膝而坐,念起了靜心的口訣。江籬還不知道靈珠可以用天火點燃的,她發現點燃之後靈珠會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暖人心脾,聞著十分舒服,就連元神都沒之前那麼疼了,加上空老空靈的聲音,像是道道清泉流淌而下,洗滌了人的神魂一樣。

心中惡念欲念欲少,受益就越多。

同樣,若真是隱藏的魔物,這些東西就是他們極為忌憚的了。

空老不知道這個方法到底能不能行得通,他也只能盡力去嘗試,哪怕揪不出天尊,那些潛伏在周圍隱藏在修士之中的魔物應該能抓得出來的。空老的聲音在地宮嗡嗡作響,江籬根本聽不清他到底念的什麼,她聚精會神地觀察者那一百多名修士的一舉一動,哪怕一個細微的表情都不放過,結果就真的讓她看到了一些人不對勁的地方。

墨修遠直接把那些人都拖到了一邊。他們大都是修真界修士,之前在一線天受了傷的,此時便有人鼓起勇氣道:「我們只是受了傷,還沒有變成魔物,我們神智清醒,你們要幹什麼?」

被帶出去的大約有十餘人,個個都情緒激動。

墨修遠脾氣說不上好,他手中寒霜劍劃出一道冷光,在地面上凝出了一道寒霜,他冷冷看著那十人道:「越線死。」

而就在他話音落下,人群中有一人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聲音痛苦至極,那是喉嚨裡發出來的咕嚕聲,就像是受困的野獸一樣。

「他魔化了,快殺了他!」離那慘叫之人最近的人大驚失色,手中法器徑直飛了出去。

江籬頓時眼皮一跳。

那人是巫雲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