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6 章 物歸主

離巫雲遠最近那人也只是個修真界修士,實力遠遠不如巫雲遠,他驚慌之下發出的攻擊威力不大,就見巫雲遠身上突然湧出密密麻麻的毒蟲,那些毒物從他體內鑽出,在他身前結成了一堵牆,其中有幾只速度極快朝那出手的修士飛了過去,若非陳江出手阻攔,那出手的修士肯定會被萬千毒蟲給咬成篩子。

「就是他,身上帶了這麼多邪物!」

密密麻麻的蟲子,的確是讓人頭皮發麻,加上巫雲遠喉嚨裡發出的野獸一般的聲音,更加讓人心驚肉跳。空老緩緩抬目,隨後點了點頭,這是要將巫雲遠直接除掉。

江籬連忙傳音道:「等等!」

她之前受傷不輕,被陰魔都開膛破肚了,體內的血更是都差不多流乾了,這會兒她有些虛弱,卻仍是衝進人堆裡將巫雲遠給拖了出來。

「江籬,這是何故?」陳江語氣焦急地道。

他是怕了這些魔物了,發現了就要及時處理掉,若是等到他徹底魔化,那對付起來就麻煩得多,沒准還會影響更多清醒的人。

巫雲遠身上仍是不斷的冒出毒蟲,這些毒蟲長得形狀可怖,個個都黑漆漆的,看在眾人眼裡就像是魔氣纏繞一樣,眼見江籬把人拖走他們也安心了一些,只要沒在自己身邊就好,但光拖走也是不行的,必須趁他還沒有徹底魔化之前將其殺死,這才能拯救所有人。

「江籬……」陳江正要說事關重大拖延不得,就看到那些毒蟲忽然都安靜下來,靜靜圍繞在巫雲遠身邊,在他在周圍畫了個圈兒。

江籬的肩頭上立著一隻小小的金色甲蟲,那一點兒金色跳到了毒蟲之中,引得毒蟲騷動不安,然片刻之後它們全都安分起來,一個個貼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巫雲遠感覺到了毒蟲的安靜,他艱難地抬頭,看到江籬之後還愣了一瞬,等到視線落在那金色毒蟲身上之時,他才恍然大悟一般地扯了扯嘴角,「原來是你個死丫頭。」

他說話的時候有氣無力的,明明神色痛苦,嘴角還勾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倒是混得不錯了。」

看到巫雲遠神智還正常,能夠跟江籬溝通,陳江動手也就沒那麼急切了,不過他依然是牢牢鎖定的巫雲遠,只要他有任何瘋狂的跡象,他便直接碾壓對方,毀其元神。

江籬沒說什麼,只是掏出了那盞燈。

巫雲遠的殘魂是被陰魔臨死前保留住的,他會出現異狀江籬並不奇怪。天尊已經奪舍過一次,且還失敗了,他的第二個目標怎麼都不會落到巫雲遠身上來,他修為在真仙界雖是不錯,卻也在元嬰期停留了太久,壽元都已經所剩無幾了,而且還是個孩童的身材,怎麼看都不會是天尊的選擇。

江籬將手中的蟠螭燈遞到了巫雲遠的面前,那燈看起來完好無損,燈面上所繪人物也是栩栩如生。只是這燈在江籬手中之時並沒點亮,她看巫雲遠一動不動地看著那燈,便將手左右一搖,沒承想那燈忽然就咕嚕嚕旋轉起來,隨後更是出現了橘色的暖光。

巫雲遠本是十分痛苦,那些疼痛讓他忍不住發出低吼,這個時候,見了那盞燈,他安靜了下來,總覺得這燈十分熟悉,就仿佛曾經見過一般。

不只見過。

它還烙在他心上,存於他夢中。

他在夢中見過,從前還覺得有些奇怪,卻沒想到,這天地間真有這麼一盞燈,與他夢中所見一模一樣。巫雲遠緩緩抬手,他的手很小,明明是小孩的樣貌,手背上的皮膚已經起了褶皺,就跟老人一樣。

他顫抖地接過了蟠螭燈,手輕輕地撫摸那些燈面,片刻之後,他啞聲道:「人皮?」

明明是惡心至極的東西,此番握在手裡,卻莫名覺得心安,之前神魂上的傷痛似乎都消失了,身上也不疼了,整個人猶如脫胎換骨了一般。

巫雲遠安靜了下來,之前那讓他痛苦的香氣和聲音都變得溫和了許多,他身子很小,坐在那裡背抵著石柱,把燈抱在懷中竟是嘴角帶笑的閉了眼,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他這個樣子,必然不會是被天尊奪了舍的。

如果是的話,他的元神豈會對一盞燈有感覺有印象。

當初空老也是知道江籬他們淨化古戰場最後還拿了一盞燈的,現在看到巫雲遠抱著燈睡了,空老自然明白原因,他看向巫雲遠的眼神也熱切了一些,要知道,這個人,乃是曾經的半神啊。

上古時代的半神,比天尊不曉得厲害到哪兒去了。若他能甦醒,喚起從前記憶,面對這些魔界魔物,必然能想出辦法。

那些出現異常的修士這會兒都顯得神情猙獰,偏偏神智還清醒,一聲接一聲地喊,「不要殺我,我還是清醒的,我還沒有入魔!」

明明還有神智,他卻不能心軟。陳江不再猶豫,將另外九人直接殺了,他出手極快,傷的又是對方元神,明明沒有見血,這地宮中卻出現了濃濃的血腥氣,那血腥氣甚至蓋過了靈珠的清香,穿透了空老設下的結界,讓其他的人盡數頭昏腦漲起來。

偏偏那血的味道又讓江籬覺得有幾分熟悉,就在她思索之際,昏迷中的雲舒忽然坐了起來,她瞪大雙眼,顫聲道:「姑姑……」

那是天妃鮮血的味道。

難怪他們無法辨認出魔物,那天尊隕落之前,定是用血腥之法折磨死了天妃,用神血來掩飾了他們身上的魔性。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她應該對神血有感應才對?

難不成,那天妃臨死之前,竟也被逼得入了魔?

不管怎麼,如果天尊是利用神血來掩飾的,江籬便打算嘗試同樣用神血來把人給揪出來。

她再次咬破指尖,將一滴血液拋入空中,那一滴血在空中懸浮,久久不落。

她是至純血脈,其他的神血後人都會對其臣服。

江籬牢牢鎖定著地宮的每一個人,然而,她仍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那一張張臉都是驚恐萬分的,死亡的利劍懸在頭頂,鮮有人能夠淡定。

卻在這時,地宮的一根石柱陡然倒塌,只見大量的黑霧從懸崖上空落下,朝著地宮洶湧而來。

「啊,那些魔物追來了!」

他們要被困死在地宮中了!

驚懼和恐慌的情緒迅速蔓延開,而隨著眾人的慌亂和緊張,空氣中的血腥味兒也越來越濃,濃到江籬都有些想吐了。那是對死亡的畏懼,不正是死魔的力量源泉。

江籬漸漸感覺到體內靈氣在流失,就跟從前困在死陣中的情形相差無幾。

而空老跟陳江一陣耳語之後,臉色頓時難看至極,他盯著那已經修復了的祭壇,眼神如刀,恨不得直接插入祭壇之中。一線天中的陣法,跟這祭壇的陣法是聯繫在一起的,所謂子母連環陣,便是說的這個。

他剛剛一直覺得有些不對勁,又跟陳江核實了一下准確的時間,隨後便明白了這陣法真正的歹毒之處。

其實,這座祭壇,便是整個一線天內的陣眼。

然而即便知道了,他們又該如何抉擇。

破壞陣眼,就等於打開了魔界入口,等到那些魔物衝出來,他們這些修士難以抵抗不說,外面的兩座大山也怕是封印不住,屆時,魔物就直接進入了修真界。

不破壞這陣眼,他們所有人都困在這陣中,害怕、對死亡的恐懼,這些負面情緒都是死魔的養分,他最終還能通過這陣法,將所有人的力量通通吸收乾淨,化作他自己的力量。

現在,他們越來越虛弱,而隱藏在他們中間的天尊卻是越來越強大。

這局面,委實難以打破。

唯一慶幸的是他們這裡有個神器,裡面有一方山水空間,能夠容納修士,但問題是且不說煉神塔能裝多少人,若他們都躲進煉神塔養傷,那祭壇又被湧下來的魔物破壞,豈不是又是功虧一簣,而等到那些魔界的魔將出來,這煉神塔怕是也難以招架。

除非他們能找出天尊,將其擊殺,一切就能迎刃而解。

這會兒陳江的眼睛也有些泛紅了,他沉聲道:「把那邊的人都殺了吧。」他說話的時候喘著粗氣,人也顯得有幾分不正常了。

話音落下,空老、江籬和墨修遠皆沉默了。

在這裡,一不小心就會入魔。那些魔氣就是滋養心中惡念的土壤,它們勾出人心中的惡,將其無限放大。

一念之差,就是萬劫不復。

陳江是得了天河龍靈饋贈的心善之人。他若是當真把所有人都殺光了,怕是也無法渡過自己心中那道坎了,看他現在的狀態,有可能人還沒殺完,他自己就已經被心魔反噬了。

「那些魔物越來越厲害了。」空老是九天玄仙,在真仙界的天道規則下受制更大,堅持了這麼久,這會兒也是十分疲憊了。

而就在這時,江籬忽然舉起了手中的劍,朝著沉錦刺了過去。

她只是賭了一把。

沉錦是天玄體質,沉錦年輕俊美。

他是惜命之人,只著對自己有益的事。而這個時候,誰都知道,只有江籬這邊這幾個人或許能夠保住他們性命,沉錦跟她是舊識,沒道理隔了五百年性格就完全變了,畢竟分開之前,他們並沒有撕破臉。

那時候的他,為了活命可以叫個醜姑娘姐姐,寸步不離地跟著她,討好她,做出一副很喜歡她的樣子,在不損害自己利益,沒有威脅到自己性命的時候,也願意去幫助她刷一下好感度的人,現在這種時候,居然一直沒過來尋求庇護。

江籬不信,但她也不能肯定,姑且試一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