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7 章 尾聲

她已經能感覺到對方的鼻息了。

就在他的臉靠近,嘴唇也只剩下不到一指距離之時,頂著沉錦皮囊的天尊猛地抬起頭,他臉上神情古怪,良久之後才呵呵笑了一聲。

「你會最後一個死。」他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直接站在原地閉目養神了。

江籬看到仍舊有黑氣源源不斷地進入這個巨繭之中,她在這厚厚的黑繭裡聽不到外界的聲音,也感覺不到墨修遠他們。她被抓了進來,墨修遠這會兒豈不是快瘋了。

而江籬也知道,她大抵是墨修遠最重的心魔。

他捨不得,放不下的就是她。

他和她心中都只有小愛,雖並非沒有大愛,但心中定有取捨。她最先護的肯定是墨修遠,然後就是那些朋友,再然後,才是修真界,才是天下。

所以她從來不覺得自己和墨修遠會成神,她也並沒有那個追求。

這地宮之中,是心魔滋生的肥沃土壤,那些源源不斷的黑氣,應該就是這裡的人心中的恐懼和惡念,是他們的心魔。其中,會不會有墨修遠的。

他也會害怕,他害怕失去。

她必須想辦法出去!

江籬嘗試著把元神凝結成細針,想要捅破那黑氣聚集的繭,只是她剛有動作,天尊便睜開了眼。

他臉上似笑非笑,一雙眼睛明亮得攝人心神,視線猶如雪亮的冰刃一般直插入她心中,讓她遍體生寒。感受到了江籬的懼意,天尊再次閉上了眼,只是閉眼之後,他淡淡道:「若不安分守己,你也可以做第一個。」

他可以留她到最後,也可以讓她最先死。

等她一死,那墨修遠必定陷入瘋狂,到時候控制起來想來也容易一些。

現在怎麼辦?

若非天道規則壓制,他們也不會如此被動!陰魔出了魔界之時,天道規則減小,然而等到眾人消滅了陰魔,那規則又增強了。所以這天尊才會這麼囂張。

別人奈何不了他,他陷阱早已經布好,現在只消等在這裡,就能把陣中的人一個接一個磨死,把他們變做自己的養料。江籬的心劇烈的跳動,像是要從胸腔裡蹦出來一樣。

就在這時,黑氣所形成的繭子似乎破開了一個裂口,一道光線從裂口中透了過來,在那一瞬間,江籬的元神捕捉到了此時外面的情形。

空老所設的結界已破,然而此時卻有一盞燈懸在高空。

她所看到的光線,便是那蟠螭燈所散發出來的柔光。

巫雲遠整個人都變了,他已經成了江籬在紅瑤幻境之中看到的那個人,只是雖然容貌已經變成了從前那個元漓,他的頭髮依然是銀色,滿頭銀髮猶如霜雪一般,在陰森的地宮之中顯得格外耀目。

巫雲遠是修真界的老怪物,沒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歲,只知道他性格乖張亦正亦邪,是個十分古怪難打交道的人。他修為一直是元嬰期,嘗遍了世間稀奇古怪的法子,依然沒辦法再進一步。

然而現在,他已經是九天玄仙了。

江籬被困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巫雲遠飛升肯定是沒有經歷天劫的,他原本是上古時代的半神元漓,神魂受損落到修真界,修為進階很難,然而,現在他有了蟠螭燈。

那盞燈,用了他的骨,熬了他的肉,點了他的元神。其實這盞燈,就相當於元漓的肉身。

如今靈肉合一,他的修為肯定會恢復,哪怕不再是從前的半神,卻也是九天玄仙了。也正是這成為了九天玄仙的元漓,用蟠螭燈擋住了那些想要侵入地宮的魔物,同時劈開了一道裂縫。他越強,受到的天道規則壓制也會越大……

江籬還看到了墨修遠,此時的他口角帶血,明明都快站不穩了,依然用劍支撐著身體,他再次提劍,刺向了黑繭……

在那一瞬間,江籬看到了外界,然而她也只看到了一瞬間,光線陡然消失,被劈開的裂縫合攏,她的視線之中又只剩下了天尊,頂著沉錦皮囊的天尊。

天尊臉上是嘲諷的笑容,他十分鎮定,看到突然多出來的九天玄仙也沒有任何慌亂,多出來的九天玄仙,不就是多出來的養料麼。

江籬也閉上了眼。

「鬼幽,現在怎麼辦?」

「如何能削弱那天道規則,有沒有辦法啊!」天神當年制定天道規則是為了讓弱者生存,然而現在,卻被天尊利用,成為了壓跨他們最為關鍵的力量。

江籬看著自己識海內的圓盤,她情緒波動太大,以至於識海裡海浪滔天,鬼幽在識海中沉沉浮浮,也顯得十分狂躁。

「你有至純血脈,倒是有點天神的意思,但老子是魔器啊,哪怕吞噬了天地乾坤,老子也是魔器啊!」

有天神,有天地乾坤,那麼這天道規則便能更改,然而現在天神是個偽的不說,天地乾坤都是個魔器,任何能改那天道規則?

「你吃了那麼多淨化過的法器,又在煉神塔內清修了五百年,加之吞噬了天地乾坤,你不是魔器。」江籬突然開了口,「你已經至少五百年沒有做過惡事,你不是魔器。」

「你還吃了那麼多至純的靈珠。」江籬頓了一下,聲音愈加堅定,「你不是魔器。」

「老子不是難道你是啊。」鬼幽沒好氣地道。

只是它覺得似乎不是魔器也沒怎麼令它厭惡。

「你不是魔器。」江籬不知道是在說服鬼幽還是在說服自己,「我們試試。」

鬼幽愣了,它是魔器,不容於這天道,它當初自己體內所形成的小世界也罷了,現在想來改這天下的規則,不是自己找死麼?那天道規則不直接把它給滅了,它雖然恢復了很多,但離上古時代的自己還差得好遠呢!

「你想找死別拉老子墊背。」鬼幽罵罵咧咧地道。

江籬沒有吭聲,她身體虛弱,這會兒都有些有氣無力的了。

鬼幽呆了一瞬,忽然道:「試試就試試,反正你現在這個樣子也差不多快死了。」

識海之中,圓盤忽然變大,它不斷變大,竟是與江籬廣闊的識海相差無幾。

鬼幽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而它此刻就像是一面鏡子,它的身上出現了山川河流,出現了城鎮田園,出現了修真界也出現了真仙界,那些畫面不斷變換,江籬甚至看到了滄瀾仙宮,看到了長生樹……

江籬元神浮出識海,立於圓盤之上。

她身上金光閃耀,她的腳下,就是整個大千世界。

她伸出一指,輕叱了一聲,「破!」

在這生死存亡之際,那所謂的天道規則,即刻破除,還天下正道太平,驅除邪物。

話音落下,腳下的鏡面忽然劇烈抖動起來,鬼幽心道不好,完了完了,它還沒吃夠了,現在就要被坑死了麼!它想放棄,然而看到站在鏡面上的江籬紋絲不動之時,鬼幽又沉默了。

「你說我一個上古時代的魔器,怎麼會連你一個小丫頭都不如呢?」

它自言自語自問自答,「大抵是被困了千萬年,嘗了太久的寂寞。」它困了無盡的歲月,被魔族翻出來之後也只是瘋狂的吸收魔氣想要修復自己,那時候它換了一個又一個主人,所以跟那些魔物也沒有任何情感,直到遇到江籬。

直到身邊有了那麼幾個能溝通的靈獸?靈火?

每天有好多法寶可以吃,每天有人說話,它作為一個器靈,卻是從未享受過這樣的日子,跟從前的寂寞與孤寂相比,它覺得現在的日子竟是無比的舒適,它捨不得失去。

所以哪怕它是個器靈,它也想好好活著。所以它從前老是說要跟江籬拼個魚死網破,後來卻完全歇了這樣的心思,跟著她,其實也挺好的。

「好歹認你做了主,你不放棄,那我也不會放棄。老子堂堂魔器鬼幽,怎麼能輸給一個死丫頭。」

鏡面上出現了一團幽幽的火光,那是識海內的幽冥鬼火,鬼幽嘿嘿一笑,身上的光芒也越來越雪亮了。

只是它身上也遍布了裂紋,仿佛下一刻就會碎掉一般。

就在無盡的壓力洶湧而來之際,江籬忽然覺得身上陡然輕鬆了不少,她猛地睜眼,而身邊被黏在黑氣中的紫電青霜也劇烈震動起來。

「天道規則消失了!」

沒有了天道規則的束縛,空老和巫雲遠兩個九天玄仙的實力頓時大漲,緊緊包裹住江籬的黑色大繭被破開,而天尊則是臉色大變。他動作極快,想要再次擒住江籬做要挾,然而江籬動作更快,紫電青霜已經飛到她身前,軟劍猛地一彈,其中的劍意迫使天尊不得不後退了半步。而同一時刻,墨修遠的劍到了。

天尊臉色極為難看,他身上的修為也突然節節攀升,最終停在了九天玄仙境界。直到此時,他還在沉錦體內,並沒有顯出死魔原型。

只是等他修為到了九天玄仙之後,身後也出現了大量的黑氣,他身上有一層淺淺輝光,乃是九天玄仙特有的光輝,而背後卻是滔天魔氣,仙和魔,勢不兩立的存在,在他身上竟然結合在了一起。

「果然是變數!」天尊冷冷地看了一眼江籬,聲音冷如寒冰。

空老和巫雲遠都懶得跟他廢話,直接動了手,三個九天玄仙之間的戰鬥,旁人都插不上手,墨修遠這會兒把其他人都塞進了煉神塔,就留下了江籬和陳江,打算伺機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