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8 章 姐姐

空老之前受了傷的,巫雲遠又是剛剛飛升,他們任何一個都不是天尊的對手,但兩個聯手,也給天尊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只是九天玄仙之間的戰鬥往往是難以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的。

而他們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一線天已經布下了陣法,之前天尊是為了讓他們恐懼,慢慢折磨他們,所以並沒有立刻讓陣法在地宮內也實行,反而是讓魔物衝撞他們頭頂,給他們壓力,然而現在,天尊心念一動,手中彈出一點兒光芒,不偏不倚地穿透了層層保護,落在了祭壇之上。

子母連環陣此刻才真正的聯繫在了一起。

整個地宮內的空間似乎扭曲了一樣,他們體內的靈氣開始流逝,而周圍有大量的魔氣充斥進來,儼然就是之前陳江口中所說的一線天。這樣一來,打鬥的時間持續下去的話,對空老和巫雲遠極為不利。

眼看空老和巫雲遠有了頹勢,墨修遠和陳江對視一眼,兩人立刻參與進了戰局。

江籬也想動,但她此時真的太虛弱了,她眼前都一片模糊,看人都看不真切。強行扭轉天道規則的反噬之力,不是現在的她能夠承受的,再加上她本身就受了傷,此時的江籬就猶如一片發黃的枯葉,一不小心就會被踩碎了。

墨修遠讓她進入煉神塔內,但她不放心,這會兒墨修遠也上去圍攻天尊了,她就更加放心不下了。

她站在結界之中,強撐起精神關注著戰鬥,她的神經繃得緊緊的,明明身體已經快堅持不住了,精神卻是高度緊張,沒有一絲鬆懈!

「當心!」

天尊以一當四不落下風,他身後的黑氣張牙舞爪,猶如無數道利劍一般射向了四面八方,墨修遠早就受傷不清,他格擋了大部分的攻擊,卻漏掉了其中一道。

江籬腦子裡一片空白,她已經無法思考了,她的身體比腦子反應得更快。

她用盡了全部的力氣擋在了墨修遠的身前。

黑氣所形成的利刃刺進了她的體內,江籬卻不覺得有多疼,她就像那片枯黃的葉子,而此時天尊的攻擊,就是踩在葉子上的那隻腳。

那一腳下去,便是粉身碎骨。

「江籬……」

「師姐!」

天尊的臉上出現了痛苦的表情,他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起來,這讓天尊異常憤怒,「該死!」

當初他渡神劫之時,修真界有個修士恰好在渡飛升雷劫。那個人,就是沉錦。

他強行奪了他的肉身,然而被神劫所累,天尊神魂受創,竟然沒有完全吞噬掉沉錦的元神。而沉錦,好不容易渡劫飛升,結果喜悅心情還未過去,就被強行奪舍,他的元神充滿了怨念和不甘,這些情緒,都是天尊恢復元神的養分,沉錦那那縷元神怨氣太重,所以天尊便將其留了下來,他一直以為沉錦不甘心的是在飛升之時隕落,卻沒想到,他心頭還有一根刺。

這根刺就是江籬,從見到她第一眼開始,天尊便明白了。

他沒想到,這根刺對沉錦影響至深,竟使得他干涉了自己的行動。

「姐姐……」

天尊眸中有了淡淡淚光,他的嘴角卻勾起一個古怪的笑容。

空老和巫雲遠這會兒見天尊發傻,豈有不動手之理,便是沉錦的片刻努力,使得天尊呆怔片刻,讓空老和巫雲遠有了可趁之機。

「我恨啊……」天尊的怒吼聲在地宮回蕩,然而他的眼睛看向江籬,神色間有一些釋然,還有一絲難以察覺的溫柔。

他還記得,他叫沉錦。

他雖貴為皇子錦衣玉食,卻沒有人真心對他好。他偶然一天得到這世間有仙人,便毅然離開皇城,獨自踏上尋仙旅途。那座高不可攀的大山險些要了他的命,是江籬救了他。

他於她只是個陌生人,她卻救了他性命,還給他吃東西,處處為了他好。

他害怕她丟下他,所以他處處討好她。

可是他貴為皇子,他打心眼兒裡看不起她。

又醜又老實,為了一個陌生人能夠豁出性命,這樣蠢的一個人能有什麼出息呢?他的目標是站在最高處,讓所有人敬仰,她不過是他尋仙路上的一塊墊腳石罷了。

她好的時候,他願意跟她拉近關系,言語之中處處透露出對她的喜愛,然而她落難的時候,他便對她置之不理。他計較得失,工於算計,他從未付出過真心。

他記得有個女孩子曾說他薄情寡義,他只是笑笑,笑得一如既往的溫柔多情。

他是天玄體質,他一直以為自己資質第一。可是那個江籬,那個他看不上的又醜又蠢的師姐,卻搶了他第一的名頭。

他被北域看中,以為能夠成為最快飛升的弟子,卻沒想到,她依然先了他一步。他拼命的修煉,在不到千年的時間就渡劫飛升,比當年的墨老祖更加厲害,然而,因為前面有了個江籬,他依然無法成為第一。他想,飛升了之後再超過她,總有一天,他會超過她,超過那個從前根本不如自己的人,卻沒想到,剛剛飛升,就被人奪了舍。

他其實十分討厭她,她就是他心頭的一根刺。刺著他一刻不停的修煉,可她大約也是他心底的一株紅梅,他掛著她飛升時候的畫像激勵自己,看得多了,心中也有了莫名其妙的情愫。

他偶爾會想起從前。

想到他在孤苦無依的境地,有那麼一個又醜又傻的人,真心實意的對他好,不求一點兒回報。

而那個曾經醜得他不願多看一眼,卻又逼著自己做出喜愛表情的人,猶如鳳凰浴火,涅槃重生,她的美,足以驚艷整個修真界。

他偶爾會想,如果當初不曾計較那麼多,不曾算計那麼多,他們一直手牽手地修煉長大該多好。

那些曾經覺得不堪回事的記憶,就那麼在一日又一日的念想之中,成為了他心頭僅存的溫柔。

他是沉錦,他曾經有個一心一意為他好的姐姐。

他弄丟了她。

她叫江籬。

最後的那縷元神在識海內自爆,讓本來就受到攻擊的天尊目眥欲裂,他千算萬算,竟然會栽在這裡。

天尊的身體四分五裂,他身後的黑氣裹挾著元神飛出,本欲飛出地宮,沒承想竟會被一盞燈給攔截,幽幽燈火搖曳,在他靠近之時猛然生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拽入了燭火之中。

「啊!」

蟠螭燈乃陰魔煉化之物,用的是半神血肉,威力自然無窮,連當初的鬼幽都忌憚三分。

空老和巫雲遠對視一眼,兩人臉上都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江籬她?」空老急切的問道。

「沒事,好著呢。」巫雲遠淡淡回答。

「那墨修遠……」

「瞎著急唄。」巫雲遠冷哼一聲,語氣嘲諷地道。

……

江籬倒在了墨修遠的懷裡。

他直接把人抱進了煉神塔內,放進了靈泉之中。外面天塌下來他都不會管了,他的眼中只有江籬。

「你會沒事的。」

江籬的頭頂上出現了一方圓盤,而此時的圓盤上破了個大洞。

鬼幽有氣無力地道:「她當然不會有事了,有事的是我……」

它嘀咕道,「老子明明是魔器,怎麼居然能幹出舍己救人的事了,真是,現在養幾千年都補不回來了。」也就在這時,一簇火苗騰的一下燃了起來,火焰之中有一個小小的拳頭,而那拳頭中央握了一顆靈珠,它把靈珠遞給了鬼幽。

「這還差不多,金靈,你以前藏的小金庫呢,快點兒拿出來孝敬我。」

金靈也鑽了出來,個頭小小的它捧了一坨超大的靈珠,很是不捨地遞給了鬼幽。

本來墨修遠是緊張過了頭,這會兒看到江籬的靈獸和法寶居然自己跑出來在她身上賣萌了,墨修遠才鬆了口氣,他把煉神塔內的所有人都給扔了出去,如今的他,只想守著江籬了。

「早點兒醒來。」

他低下頭,在江籬的額頭上落下一吻,「我等著你。」

《修真之屍心不改》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