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凡情之動(2)

  高門望族,淵源已久。幾代燕王,都企圖摧毀門閥,卻又屢屢失敗。乃至到了太上皇摹尹,開始推行科舉取士之策,可惜受到七大世族阻撓,收效頗微。至彰華登基,以雷霆之勢滅二族,然後廣開制科,提拔寒門,呈現出圖窮匕見的決心。

  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他甚至為此賭上了婚姻。他需要一個寒門的皇后來共同對抗舊當權派,所以選了謝繁漪。謝繁漪不幸意外隕難,這才換成了她。

  謝長晏想到這裡,不禁輕輕嘆息。這時她已牽馬到了大門處,孟不離靠著門柱正在曬太陽,不知從哪兒冒出一隻小黃狸也來曬太陽,並豎著尾巴朝他走過去。

  孟不離表情頓變,整個人一下子繃緊了。

  小黃狸貼著他的褲腿開始蹭,孟不離嚇得立刻一個縱身飛到柱子上。誰知那隻貓會爬柱,當即也跟著往上爬,眼看又要鉤到孟不離時,孟不離跳了下來。

  小黃狸能上不能下,抱著柱子喵喵叫。

  孟不離抬頭看著它,一人一貓就這般對望上了。

  時飲聽到貓叫,很是興奮,當即就往前衝。謝長晏一個沒留神,馬韁脫手。時飲一路跑到門柱下,雀躍地嘶鳴。

  如此一來,那黃狸反而嚇得夠嗆,哆哆嗦嗦一副隨時都快掉下來的樣子。

  謝長晏「啊」了一聲:「我娘說過,大多貓都只會上樹,不會下樹。看來它下不來了。」

  孟不離聽了這話,臉色微變。

  就在那時,黃狸終於支持不住掉了下來。時飲興奮地就要往上撲。

  「時飲不行!」謝長晏連忙拉住轡頭。與此同時,一道黑影掠來,在半空中接住了那隻黃狸。

  貓身嬌小,堪堪滿蓋住手掌,襯得那手指越發修長。

  來人一隻手托著貓,一隻手在貓耳上摸了摸,黃狸頓時忘記了害怕,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來。

  「小傢伙,下次別找孟不離玩。他怕貓。」聲音低沉,略帶沙啞,尾音含笑,顯露出隱含的溫柔。

  謝長晏卻整個人都石化了,再不能動彈半分。

  初秋清澈的陽光下,斑斑點點的綠黃交錯間,那人黑衣長眉,那般明亮。

  風小雅。

  九十三天,二十二封信,荷花凋零樹木發黃炎暑散盡後,她又再見到他。

  謝長晏抓著轡頭的手指下意識鬆開,時飲長鳴一聲,立刻衝向風小雅,極其親暱地去蹭他的手。

  風小雅手中還捧著貓,既要摸貓又要摸馬,貓和馬還彼此爭寵,忙得他不可開交。

  這一幕謝長晏看在眼中,心頭真是五味摻雜。

  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什麼也不曾變化。我一定一定要跟平時一樣。

  謝長晏默念了好幾遍後,深吸口氣,開口喚道:「時飲,回來。」

  時飲壓根沒理她。

  謝長晏上前一把抓住轡頭,將它拉離風小雅:「該練箭去了。」

  「練箭?」風小雅問。

  「嗯。今天是騎射日,需射足一百支箭。」謝長晏垂下眼睛。風小雅會如何回答呢?是跟她一起去,還是讓她改課留下來?畢竟,他如此難得才來一次……

  心中正在忐忑不安,耳邊已聽風小雅回應道:「那你去吧。」

  謝長晏的手在袖中緊了緊,風小雅既沒讓她改課,也不陪她去萬毓林,而是直接結束了今天的會面。這個選擇猶如一抔冷水,潑得她瞬間清醒。

  她到底在想什麼啊?難道風小雅會珍惜他們之間的相處時間嗎?別忘了,他之所以為她授課,是被燕王的聖旨逼得無奈。他自有他的生活,和他珍惜的人……

  謝長晏翻身上馬,頭始終低著,沒有再看風小雅。她覺得自己必須趕快離開,才能壓下那洶湧而來的、毫無道理可言的煩躁委屈。

  時飲雖不願,但在馬鞭的脅迫下只好抬蹄跑了起來,很快就跑出了門。

  風小雅注視著謝長晏的背影,若有所思,忽將手中的貓放到孟不離的肩膀上,轉身走了。

  孟不離瞬間石化。

  黃狸舔了舔他的臉。

  孟不離冷汗如雨,一動不動,艱難地說了一個字:「別……」

  謝長晏來到萬毓林。一路狂奔,令她流汗的同時,也令她的心情好了一些。

  進入禁圈後,下馬餵時飲喝了點水。看著時飲活潑可愛的模樣,她不由得嘆氣:「你還真是見誰都親,半點名馬的矜持都沒有。不知你娘步景是不是也這樣。」

  她強迫自己去想燕王。燕王的馬,燕王的抱負,燕王對她的期待。

  然後她就想起了一件事——

  「九月初九,記住這個日子。」謝懷庸為她授課時,曾鄭重叮囑過,「那一天,不但是重陽節,也是陛下的壽誕。」

  九月初九……那豈非,還有十天就到了?

  謝長晏如夢初醒。這幾個月她渾渾噩噩,竟忘記了此等大事!雖然抵京以來,燕王並不曾召見她,但是壽誕如此特殊的日子,必是要參加的。若屆時兩手空空,也太失禮了……

  可是,送什麼呢?

  謝長晏的目光茫然地從前方掃過,突然一亮,再看向箭筒裡的箭支,做出了決定。

  她騎著時飲開始搜尋獵物。

  時飲歡快靈巧地越過各類障礙物,一路往前跑。突然間,謝長晏眯眼,看到了目標,當即彎弓在手,一張一弛間,箭支飛出去,正中目標。

  只聽「啪」的一聲,一株胡桃從枝頭斷裂掉落,正好落入策馬奔馳的謝長晏手中。謝長晏隨手放入皮囊之中,繼續前行。

  如此半個時辰後,箭筒空了,她的皮囊也鼓鼓囊囊地滿了。

  正好前方有條小溪,謝長晏留意到它比初見時細窄了許多。來京四個月,玉京堪堪只下了三場雨,再這樣下去,怕是要枯竭了。

  謝長晏嘆了口氣,下馬將皮囊中射得的「獵物」倒了出來,全是灰綠色的胡桃。

  她一個個地摳掉外皮,清洗內核。

  洗著洗著,溪水中多了道影子。

  謝長晏的睫毛顫了顫,但動作沒有停,繼續刷洗。

  那影子伸出手,撿起了其中一顆清洗好的胡桃,放在眼前端詳:「喲,悶尖。這是要做什麼?」

  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什麼也不曾變化。我一定一定要跟平時一樣。謝長晏心中波瀾起伏。有些事就是這樣奇怪,沒有意識到前,顰笑隨意,可一旦察覺到點什麼,想要克制時,一舉一動就都變得沉甸甸起來。

  謝長晏深吸口氣,扭轉過頭,看著不知為何又出現在她面前的風小雅。他的神情是那麼自然,自然得讓她嫉妒。

  「我……」她咬著嘴唇,緩緩答道,「下月陛下壽誕,我想送個核雕給他。」

  風小雅一怔,卻是露出了些許歡喜之色:「你倒懂事了。不過,我竟不知你還會雕工。」

  「粗鄙之技,貴在心意。」

  風小雅把玩著手中的胡桃,顯得很感興趣:「那麼,是誰告訴你陛下喜歡核雕?」

  「陛下喜歡蝴蝶。我不知去哪兒弄稀罕的蝴蝶,但可以給蝴蝶弄個特別的配飾。」

  「怎樣的配飾?」

  「還沒想到。師兄可願指點一二?」

  風小雅本想說,不知為何卻又改了主意,眼眸一轉,將那個胡桃丟還給了她:「心意心意,你不用心,則無意義。」

  謝長晏只好接住胡桃,訥訥地「噢」了一聲。

  溪水嘩嘩響,倒映出她和他的影子,顯得親近,又顯得過於親近。

  謝長晏連忙將清洗好的胡桃塞回皮囊,藉著把皮囊掛回馬背而走開幾步。她背對著風小雅,清了清嗓子道:「那個,今日的箭射完了,我要回去了。」

  風小雅跟著直起身,看著涔涔流淌的溪水,卻道:「餓不餓?」

  「唉?」

  「我餓了。走,去吃好吃的。」

  謝長晏剛要拒絕,風小雅翻身上了自己的馬,然後打了個響指,一旁的時飲就屁顛屁顛地跟上了他。

  「等等!時飲!」謝長晏喚不回自己的馬,只能無奈地追了上去。

  風小雅策馬帶謝長晏沿著小溪一路西行。

  謝長晏辨別了一下方向:「我們不回城?」玉京在東邊啊。

  風小雅笑了笑,沒答話,而是繼續帶路。

  說起來,這還是謝長晏第一次看見風小雅騎馬。他的馬也是棕色黑鼻,跟時飲長得很像。兩匹馬顯然是熟稔的,時不時親熱地交頸互蹭一下。

  謝長晏的臉不禁一紅,心生尷尬,只好再次默念: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什麼也不曾變化,我一定一定要跟平時一樣……

  地勢一路往上,越走越高,最後竟是來到了半山腰。溪水的源頭是一道掛在岩壁上的瀑布,飛墜至湖,再從湖往山下流淌。湖旁建了幾間竹屋,屋外生長著大片野菊,還有幾隻雞鴨在那兒啄食散步。

  謝長晏「咦」了一聲,未承想此地竟有隱者。須知此山在萬毓林中,又在圍場之內,平民百姓是不可能上來的,更勿提在此居住。看來竹屋的主人必定來頭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