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凡情之動(3)

  剛想到這兒,就見風小雅下了馬,走到柴扉前喚道:「小易牙,小易牙——」。

  「吱呀」一聲,屋門開了,裡面走出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衣袖卷在雙肘之上,露出一雙無比白皙乾淨的雙手——手裡卻握著兩把菜刀。

  少年看見風小雅,明顯地皺了皺眉:「先生不在家。」

  「知道,我是來找你的。」風小雅隨手扔了馬韁,推開扉門走進院中。謝長晏只好幫忙連同他的馬一起拴好,這才跟進去。

  「我很忙。」少年瞪著風小雅。

  「我看出來了。」風小雅的視線落在他的菜刀上,嘖嘖道,「這是在剖鯉魚?還有一個是什麼?唔……」

  他吸了吸鼻子,笑著對謝長晏道:「我就說有好吃的,屋內在燉羊肉呢。羊肉鯉魚,人間至鮮啊。」

  眼看他就要往屋裡進,少年的兩把菜刀攔在了門前,冷著一張臉道:「先生說過,入得此扉,貴賤無分,寵辱皆忘。」

  風小雅挑了挑眉:「所以?」

  「先生不在。我不想敷衍你,不想招待你。就這樣。」說罷,少年「啪」地關上了門。

  一旁的謝長晏看得眼珠都快掉下來!

  風小雅!無所不能的風小雅!高高在上的風小雅!居然!居然吃了個閉門羹!

  風小雅自己似乎也沒想到會遭遇此等待遇,他在門前定定地站了一會兒,才回頭看向謝長晏道:「我以前來時他很熱情的,真的。」

  「我知道。」謝長晏忍不住笑了。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另一面的風小雅。而這個發現不知怎的,令她心頭那團盤旋多日的抑鬱之氣,忽然間煙消雲散。

  她真是傻瓜。

  謝長晏忍不住想。

  自己竟生出非分之念,為了劃清界限而要與這樣的人物疏遠——簡直是愚蠢到了極點。

  這樣妙趣橫生的人,就應該時時跟著看著,學著陪著,才不枉相遇一場啊。

  風小雅盯著緊閉的房門,一臉惋惜:「好香啊……」

  謝長晏環視四下:「回去嗎?」

  「知難而退,可不是我的行事作風。看著。」風小雅說著,走到一旁的花圃中摘了片葉子,捋直了放到唇邊。

  謝長晏心頭立馬一跳——風小雅的樂!

  那傳說中的京城三寶,那令她無比好奇無比嚮往的仙音妙樂,就在今天,就在此時,能夠一飽耳福了?!

  她只覺一顆心「撲通撲通」飛快地跳了起來,睜大眼睛,豎起耳朵,生怕漏聽。

  「嗚!」葉子在風小雅的唇邊發出了一個短促的啞音。

  謝長晏愣了一下,然後想,對了,這是試音!試音!

  「呼!噗!嗚!呼……」風小雅很努力地吹著,葉子很努力地響著。

  院中本在悠閒散步的雞鴨卻似受到了驚嚇,撲扇著翅膀四下飛奔。

  瀑布,嘩嘩嘩嘩。

  雞鴨,嘰嘰嘎嘎。

  葉子,鬼哭狼嚎。

  謝長晏,徹底傻了。

  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琴聲,想起上課時謝知微那一臉生不如死的表情。雖然她此刻看不到自己的臉,但應該跟當時的謝知微沒什麼兩樣。

  下一刻,一把菜刀從窗戶裡飛了出來:「停!」

  風小雅一抬手,輕輕鬆鬆接住菜刀:「你也說了,先生不在,我想吹就吹。」

  少年從窗中探出頭,一臉絕望,瞪著他看了半晌,冷冷道:「進來喝湯。」

  風小雅將葉子塞入袖中,回頭沖謝長晏揚了揚眉:「學到了?」

  謝長晏因為太震撼而無法言語中。

  風小雅哈哈一笑,推門進去了。門一開,濃郁的香味便撲鼻而至。謝長晏這才回過神來,帶著滿心困惑走進去。

  竹屋整潔而簡陋。茶壺是粗瓷,坐榻是麻布,看不到任何奢華之物。然而,東牆上卻掛了一幅裝裱精美的字畫,乃是用小篆抄錄的《齊物論》,後面落款「嘉言」。

  謝長晏的瞳孔收縮了一下。

  謝懷庸是當世第一書法大家,謝長晏在其熏陶之下,雖自己寫得不怎麼樣,但見多識廣,知識之豐,已非常人能及。

  這幅字用筆婉而通、虛而靈,整體節奏鮮明、韻律生動,實是盡得小篆精髓。然而,令謝長晏心頭震撼的是——這字,很眼熟!

  絕對是她熟悉之人寫的。可嘉言是誰?認識的人裡並無叫此名者。

  風小雅見她對著字畫久久凝望,挑了挑眉:「寫得好?」

  「是。」

  「如何好?」

  「起筆藏鋒斂毫,收筆垂露兼容。」

  風小雅的目光閃了閃:「比之三才先生如何?」

  謝長晏搖頭道:「五伯伯擅草書,追求奇變,並不喜歡這等規整的小篆。」

  「所以,就篆書而言,這幅字可算是第一囉?」

  「僅就長晏所見過的來說,可算。」

  風小雅微微一笑。

  「這位嘉言先生,是誰?」謝長晏好奇道。

  「聖謨洋洋,嘉言孔彰。」

  謝長晏大驚:「這是陛下的字?」

  風小雅點頭,然後在幾旁坐了下來。那少年正往灶中塞柴,聞言抬眼奇怪地看了二人一眼。

  謝長晏心中越發驚悸:這竟是燕王的字!可她為何會覺得似曾相識?按理說她並沒有見過陛下的字跡啊,之前封后的聖旨上也只有璽印而已。

  「陛下……的字寫得真好。」

  風小雅勾了勾唇,為她倒茶:「不止。」

  「什麼?」

  「通五經精六藝控御有才剛毅明察勤政愛民,且極有情趣。要知前面的都罷了,這世間唯獨情趣難得。」

  做飯的少年不知是不是被煙燻著了,突然咳嗽了起來。

  風小雅回頭看了少年一眼:「小易牙,這羊肉還要燉多久呀?」

  少年停止了咳嗽,懶洋洋道:「等牛死。」

  謝長晏奇道:「哪來的牛?」院內只有雞鴨,並未見到活牛啊!

  「這不正吹著嗎?」

  謝長晏茶剛入喉,聞言差點嗆了出來。

  少年雖那麼說,手上卻利落地盛了一大盆羊湯端過來,「啪」地往二人面前一擺。熱騰騰的水汽立刻氤了一屋子。

  謝長晏見幾上無筷,剛想問怎麼吃,就見人影一閃,風小雅已從窗戶跳了出去。再一閃,他又回來了,手上多了一根竹枝。「啪啪」掰作兩截,用一塊手絹細細地擦乾淨了,遞到她面前。

  「此地除了我,從無外客。主人又吝嗇,從不多備碗筷。所以,你且將就。」

  這也是風小雅第一次在謝長晏面前展露武功,當真是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謝長晏定定地看著他,一時間心中那點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情緒又蠢蠢欲動起來,罪過罪過,粲者如斯,怎令人不生覬覦之心?

  謝長晏連忙埋頭吃肉,以遮掩那點不自然的情緒。羊肉燉得極爛,再加上鯉魚,滿齒生香,令這幾月都在粗茶淡飯的她胃口大開。

  風小雅在一旁雖也顯得興致很高,卻沒怎麼動筷,淺嘗了幾口便停下了,靜靜地看著她吃。見她吃完了,還親手為她盛滿。

  謝長晏不知不覺就吃了三大碗,心滿意足地放下筷子。這才發現風小雅和那少年都坐著沒動,再一看盆裡已經空了。她的臉紅了紅。

  「呃……長晏失態了。」

  少年臉上帶著一種古怪的表情,看看她又看看風小雅,剛想說什麼,風小雅一隻手已按在了他臉上,嘴裡沖謝長晏道:「你正在長個子,應該多吃點。」

  少年恨恨地將他的手掙脫,抹了把臉道:「你們將我一年份的肉都吃了!」

  謝長晏震驚:「你一年只吃這麼一頓?」

  「你知道什麼?先生出了家,飲食不沾葷腥。我好不容易趁他外出弄了隻羊來……」

  謝長晏腦筋極快,看到牆上天子手書的《齊物論》,再聯想到此竹屋的位置,一下子明白了:「這裡是太上皇的住處?!」

  「你不知道?」少年立刻轉向風小雅,目露質問。

  風小雅再次一隻手按在他臉上,順勢站起道:「吃飽喝足,走走走,出去消消食。」說罷,不由分說地拉著謝長晏出去了。

  謝長晏只覺整個人一激靈,所有的血都似湧到了那隻被風小雅抓住的手上。雖然隔著衣袖,但那人的體溫源源不斷地透過布料滲到自己的肌膚上,一時間,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

  幸好出門後,風小雅就立刻放開了她的手,而山腰刮來清爽的風,很快吹涼了她的燥熱。

  謝長晏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極力轉開話題:「那個,唔,這裡真是太上皇隱居的地方嗎?」

  「算,也不算。」風小雅回頭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顧慮,「他老人家時常外出。」

  「那——」謝長晏指了指屋裡的少年,「他怎麼說好不容易……」

  「他沒錢。」

  這可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答案。

  「此人驕傲得很,不受接濟不收賄賂,非要自己砍柴下山換種子,種好蔬果再去換蛋;孵養雞鴨,再賣了換回一隻羊。你算算看,多費時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