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皆是造化(2)

A- A+

  「那會不會是風丞相?」方宛提了一句,又隨即否定了,「不對,風丞相應是三風中的。可三風又是誰?他,再加一個風小雅?還有誰?」

  「這就不清楚了……」長公主幽幽地說了一句。

  方宛見她面色不愉,似不願深談,連忙換了話題:「多謝殿下指點迷津,侄女差點釀成大錯,我有多帶衣衫,這便換了吧……」

  長公主想了想,卻又阻止道:「且慢。兵貴奇制,也許能歪打正著。若陛下問責起來,不還有你的禮物頂上嗎?」

  被她一提醒,方宛連忙從坐榻下取出一個小匣子捧在手中。她看著這個小匣子,面有得意之色:「是。聽說程國的舞水蝶能臨水而舞,絢麗無雙,極難抓捕。而我得到一隻,也是機緣造化。」

  長公主點頭道:「看來是老天也在幫你。」

  「現在,我只擔心謝長晏那邊……」

  長公主淡淡道:「她會遲到起碼一個時辰,這就是你的先機。」

  方宛的眼睛亮了起來:「是!」

  謝長晏跟鄭氏在車上等了許久,也不見車伕回來。

  鄭氏有些急了:「怎麼辦?時間快來不及了啊。」

  謝長晏隔著簾子望著那個怪異的小販,若有所思道:「目的只是拖延嗎?讓我遲到?」

  「天子壽宴遲到,可是大罪!」鄭氏緊張地抓住她的胳膊道,「咱們趕快換車吧!」

  「娘別急。此刻且不說能不能找到多餘的馬車,就算找到了,也會再次壞掉。對方既有阻擋之心,敵暗我明,防不勝防啊。」

  鄭氏面色頓白。

  謝長晏想了想,再次朝孟不離招手:「孟兄。」

  孟不離咬牙頂著黃狸走過去,謝長晏對他耳語了幾句,他的表情從僵硬轉為震驚,幾乎連眼珠都要瞪出來。

  「行嗎?」謝長晏問道,眼見他就要搖頭,連忙道,「你若不肯,便說一句『求求你饒了我吧謝姑娘小人實在做不到啊』。」

  孟不離在一口氣說那麼多字和答應謝長晏的要求之間掙紮了一下,最終含恨點頭。他小心翼翼地抱下貓咪,彎腰進了馬車。

  車門立刻合起,外頭窺不見裡面景象。原本懶洋洋靠在牆根處曬太陽的那個小販立刻直起身來凝神注視,只聽車內傳出幾聲貓叫,過得片刻,身穿黑衣頭戴斗笠的孟不離下車來了,肩頭是空的。

  鄭氏一手抱著貓咪,一手伸出簾子,朝他擺了一擺:「去吧,快去快回。」

  孟不離迅速上馬離開了,看樣子是要回知止居。小販便鬆了口氣,繼續有一下沒一下地用拂塵驅趕橘子上的蒼蠅。

  馬車內不時傳出貓叫聲,偶爾車簾飄起,還能看到一截紅衣。

  而這時,已近辰時。

  薈蔚郡主騎著馬在玉京跑了好幾圈,最後來到宮門前時,正好辰時,鐘鼓聲鳴,直入天際。門外依次停滿了車馬轎子。

  薈蔚郡主一眼看到自家的馬車,連忙湊上前去,幫著婢女攙扶長公主下車。

  順帶一掃,卻是沒見方宛。「娘,宛宛呢?」

  「她的禮物特殊,需趕緊放置。我請吉祥公公先帶她進去了。」長公主掏出手帕為她擦汗道,「看你,跑得滿頭大汗的,也不怕等會兒被范大人他們看見。」

  薈蔚郡主噘嘴道:「看見就看見,玉錦那傢伙又不是沒見過我騎馬,他要敢說什麼,我就揍他。」

  長公主只能嘆氣。

  薈蔚郡主正揚揚得意呢,眼角餘光突看到一物,表情頓變,當即搶過長公主手中的手帕擦汗,還順帶攏了攏頭髮。

  長公主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就看見了一輛全身漆黑的馬車,邊角處繪了一個白色的仙鶴圖騰。趕車的車伕是焦不棄。

  看到這輛車和車伕,眾人也都明白了——風小雅來了。

  長公主微微皺眉,瞪了明顯緊張起來的薈蔚郡主一眼:「你親事已定,不該有的心思趁早給我收起來!」

  剛才還神采奕奕的薈蔚郡主這會兒蔫了,不死心地望著那輛馬車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就看看。」

  「看看也不行!」

  薈蔚郡主眼眶一紅,當即不再看了,跺腳逕自衝進宮門去。

  而黑色馬車來到門前,並不停駐,在守衛們檢查過後直接放行了,引得身後一片議論聲——

  「豈有此理。我等都需在此下車,他卻可以直驅而入!」

  「說是布衣之身,但這待遇何遜公卿?」

  「沒辦法,人家有病嘛。」

  「不是說病已好了嗎?」

  「沒呢,據太醫說一年比一年厲害。」

  「就那樣還不停納妾?」

  「噓!噓!風大人來了!」

  遠遠的,一個胖老頭笑眯眯地打馬而來,因為體形過於肥大,乍眼看過去讓人很擔心那匹馬,像是隨時都會被他壓死一般。

  到了門前,侍衛們扶著胖老頭下馬時費了一番力氣,他自己也累得氣喘吁吁,一邊擦汗一邊向百官拱手道:「諸位大人好啊,請——請——」

  此人正是被吉祥叫作彌勒佛的兩朝宰相風樂天。眾人看見他如此行走艱難,卻也在宮門外下了馬,心中的不滿之情頓時削減了很多。風樂天遵紀自律躬身力行是出了名的,看來,風小雅是真的病重才破例啊。

  長公主遠遠地望著這一幕,眸光閃爍,卻是幽幽沉沉,一片冷寒。

  方宛跟在吉祥身後,走進了偏殿的小門。

  她的心「撲通撲通」,只覺快要跳出嗓子眼。

  入目處,是一個小隔間,臨牆的一排櫃上擺放著幾雙木屐,旁邊掛著好幾件粗布短褂。除此外還有梳洗用的臉盆架,架邊有個燃燒正旺的小炭爐,帶得一屋溫熱。

  吉祥叮囑她道:「蝶屋內一塵不染,四季如春,因此,方姑娘還請在此更衣後再進。」

  「是。」方宛連忙應了,脫去外袍,換上吉祥遞來的短卦,又換上木屐,這才推開左側的暗門。

  吉祥站在門邊,沒有同進:「裡面不讓人隨意進,奴婢在殿外等著,有事叫我。」

  「好的。」方宛嫣然一笑,走進門內。

  暖閣密不透風,蝶屋內卻另有洞天。

  屋頂上開了一個巨大的天窗,窗戶是用一整塊琉璃雕成,幾近透明。此時秋日的薄光正透過琉璃窗落進蝶屋之中,因為暖和的緣故,草木未見凋零,一片綠意盎然,地面還濕漉漉的,難怪要穿木屐。

  方宛正在四處張望,衣袖不經意地拂過一簇植物,她下意識地用手理了下袖子,就見樹葉上爬了幾條青黑色的蟲子,當即失聲驚呼。

  聲剛出口,方宛就意識到了,連忙摀住嘴巴,慘白著臉後退。

  「這是幼蟲,對,這是蝴蝶的幼蟲……我的天……」

  看到這幾條蟲子後,再看這滿室的花卉,便再也不覺美麗了,真不知枝葉下都藏著什麼。

  屋子中央有塊大青石,傳來涔涔流水聲,方宛想起賣舞水蝶給她的那個人叮囑過一定要將蝴蝶養在水邊,當即快步朝青石走去。

  走得近了,見石頭中央有一凹槽,水聲正是從此而來,不知底下做了什麼機關,竟能令凹槽裡一直蓄滿流水。

  方宛連忙取出匣子,正要打開,身後傳來一連串急匆匆的快跑聲,緊跟著,一個人撞了過來。方宛往前一倒,匣子「啪嗒」落地。

  那人穩住身形後忙過來扶她:「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

  兩人四目相交,各自驚呼出聲:「怎麼是你?!」

  只見那人一身灰衣,頭戴斗笠,也做男兒打扮,卻是謝長晏。

  方宛見她出現在此地已經很吃驚,更吃驚於她竟然也女扮男裝!這是什麼情況?謝長晏不是應該被拖在路上了嗎?

  不過此時容不得她多想,方宛連忙撿起地上的匣子,打開蓋子一看,差點沒暈過去。

  只見裡面裝著一隻黑底紫紋的蝴蝶,翅面墨藍,近身體的地方各有一道由淺至深的白色波紋,就像流星劃過夜空,色彩之美,難以言表!

  ——卻是一隻死蝶。

  方宛戳了戳蝴蝶的觸角,蝴蝶一動不動,她急得搖晃翅身,蝶面上的藍紫色粉末頓時抖了她一手。

  謝長晏見此情形也是一驚:「我、我碰死的?」

  「你!你……」方宛氣得暈了過去。

  「喂!來人啊!不好了,方姑娘暈倒了——」謝長晏連忙叫道。

  馬車在道旁停了許久。

  久到負責監視的小販都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最後推著一車橘子試探地朝馬車走過去。

  車內依舊偶爾會傳出貓叫,車簾飄拂間也能看見一角紅衣。

  然而,當他推著板車從馬車旁擦身而過後,冷汗一下子從額頭滑了下來!

  他看見了車內的景象——

  跟鄭氏並排坐在車內,肩膀上還蹲了一隻小黃狸的人,不是謝長晏,而是穿了她的紅衣的孟不離!

  謝長晏有些不安地站在執明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