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章 班荊道故(3)

  「然後我就被抓住了。姑父看見我,大驚失色。男人當即要殺我,姑父攔阻,說出了我的身份。男人盯著我看了半天,將我打暈。等我醒來,發現自己渾身痠軟無力,馬車在行馳中。我質問姑父為何如此對我,他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像在看一個死人。就在那時,馬車停下了,車外有人說……」彰華說到這裡,倒了一杯新茶,推給謝長晏。

  謝長晏下意識接過來捧在手中,彰華看著她的目光有些古怪,似憂傷似懷念,沾染著滿滿的溫柔。

  「濱州刺史謝惟善,拜見駙馬。」

  謝長晏手一抖,終於明白彰華提前給自己一杯茶的用意。茶的熱度通過木杯傳到她的手心中,氤氳的水汽一瞬間模糊了她的眼睛。

  十五年前,遇難的彰華就這樣遇到了……她的父親……

  「姑父當即用布塞住我的嘴巴,並用帷幕將我遮住,下車同他說話。我知道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但是,我動不了,也無法出聲,最後,我……」彰華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我小解了。」

  謝長晏臉上一紅。這其實是很妙的一招,可無論是當時真實場景還是此刻複述,都令人有些尷尬。

  她只好趕緊將此話題帶過:「那爹爹發現了嗎?」

  「他的聲音停了一下,但沒有進車,也沒探頭看,跟姑父客套了幾句後,便離開了。」

  唉?爹爹沒有發覺?

  「我十分生氣,覺得此人真是蠢貨。再然後,姑父將我帶到一艘船上,把我交給了那個男人。我在艙底被關了整整三天,沒有光,沒有水,沒有食物。」

  謝長晏的心顫抖了起來。「究、究竟是怎麼回事?」

  彰華淡淡道:「簡而言之,方清池是如意門的細作,與銀門弟子約見濱州,交付情報。不想被我撞破,當即決定將我秘送予程王,以做籌碼要挾父王。」

  謝長晏終是將杯中的茶灑了出來。

  彰華取了一旁的抹布過來,將她潑出來的水漬擦去。從謝長晏的角度,可以看見他低垂的眉眼和挺直的鼻樑——這張她記恨過埋怨過遺憾過無數次無法解讀的臉龐,原來,是被那樣的過往修飾過、傷害過,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無法想像一個六歲的孩子被關在艙底沒吃沒喝三天的情形。

  她無法想像養尊處優一帆風順的太子淪為階下囚的情形。

  她更無法想像被自己姑父出賣的孩子的心情。

  光動一動念頭,就覺得心絞痛了起來,全身都會發抖。

  「陛下……」她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儘管她知道他後來逃了出來,回到玉京,平平安安地長大了,但時間抹不平傷痕。

  尤其是,現在,他正在她面前,將那道傷疤冷靜地撕開,露出底下的真實血肉給她看。

  我是不是做了很殘忍的事情?謝長晏忍不住問自己。

  對不起,陛下。對不起。

  彰華擦完水漬,抬頭,看見謝長晏泫然欲泣的眼睛,忽然笑了笑,伸出手輕拍了一下她的額頭——就像小時候那樣。

  「朕沒你想的那麼脆弱。事實上,這件事對六歲的朕來說,得遠遠大於失。」彰華看著她,像透過她的面龐看到了另一個人,滿含感激,「因為……第三天時,你父親來了。」

  「吱呀」一聲,艙門被人從外打開。

  明亮的光一瞬間照進了黑漆漆的艙底。小彰華的眼睛被刺得一陣生疼。他一邊不受控制地流著眼淚,一邊恐懼地抬起頭看向門口。

  一個男人的輪廓出現在那裡,手持長刀,身穿盔甲,是名武將。

  「臣來了。」那人對他一笑,像一道煦暖的風,能夠拂去所有驚恐和畏懼,「殿下,別怕。」

  「你父是個十分機警之人,而且武功高強。他在街頭與姑父對話時,便已察覺到車上還有一人,也聽到了便溺之聲。但見方清池極力遮掩,便假裝無事,任其離開。與此同時,他接到太傅密箋,說太子失蹤,要各地官員私下暗訪,務必盡快找到我。」

  謝長晏恍然道:「所以我爹爹對方清池起疑了。」

  「是。為了保密,他假借巡海為由,協同心腹包抄船隻,將我救了出去。交戰中,他殺了銀門弟子中的九人,第十人也就是與方清池接頭的那個男人想用匕首殺我,你父抱著我拚命躲避,匕首最終在我手上劃過……」

  彰華說著伸出右手手腕,謝長晏終於知道這道蜈蚣般的傷痕是從何而來了。原來也跟父親有關啊……

  「你父趁機奪過匕首,戳瞎了他的一隻眼睛。」

  線索至此連貫:匕首,九個兄弟,瞎了的眼睛,全部對上了!

  「該男人眼見大勢已去,跳海了。你父抱著我返航。誰知還未靠岸,船隻就遭到了濱州水軍的轟炸。」

  謝長晏睜大眼睛:「怎麼會?」

  「方清池得知你父秘密出海,便知道事情很可能敗露了,決定一不做二不休,以濱海出現程寇必須清繳,好順利迎接公主回國為由,哄騙副將召集水軍跟他出海。我們的那艘船是程船,一被看見,就被他們射火箭誅殺。」

  謝長晏的臉色變得慘白慘白。

  「我們毫無抵擋之力,離得又遠,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船隻起火,沉了下去……」彰華似也被勾起了往日的思緒,雙手驟然握緊,在膝上發抖。他不得不停下來,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能繼續往下說。

  「你父將我藏在一個酒桶裡,用力推離程船,而他自己,返回火海去救同僚。我在桶中號啕大哭,卻只能眼睜睜看著船離我越來越遠……我很幸運,在海上漂了半天,在快曬乾前被漁民救起,帶回家中。又三天後,太傅帶人找到了我——你父出海前,給他回了密摺。我問起此事,太傅告訴我……」彰華說到這裡,又給謝長晏倒了一杯熱茶,謝長晏明白,下面的話肯定很可怕。

  「船隻著火,謝惟善同心腹共計二十人,燒死的燒死,沒被燒死的被箭射死,無一人生還。」

  謝長晏的眼淚滴進了熱騰騰的茶水中。

  「太傅扣住方清池,秘密帶回宮中,向父王稟報了此事。父王雖然震怒,但為了顧及姑姑顏面,也因為顧忌程王,最終決定遮下此事。把整個事件描述成濱州刺史謝惟善發現程寇,為了保護漁民殉國。其他的,一概密藏。至於方清池,等姑姑回來再定罪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