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茅山求道

A- A+

上山的路途非常順利,順利的讓花千骨都有些害怕了。因為她從來沒有爬過這麼死寂的一座山,不但半點聲音都沒有,空氣中懸浮著一種低沉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壓抑感。

別說人了,連只鳥都看不見。

和別處一片蒼翠喜人不同的是,大茅峰上映入眼簾的綠色濃郁得像畫上的油墨要脫落下來,讓人感覺渾身黏黏的很不自在。

不知道為什麼,花千骨總是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但又和以往遇鬼的感覺不太一樣。

上峰頂的石階蜿蜒盤旋,往下望即是淵深百丈,伸手便能夠著身邊的浮雲。

走了不知道多久,花千骨越發的害怕起來,因為她發現,這個山根本就是個死山,似乎根本就沒有半點有生命的東西存在。

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傳說中的仙境便都是這個樣子麼?

終於到了九霄萬福宮的大殿前,四下安靜的連喘息聲都那麼明顯。

「有人麼?弟子是來茅山求道的!請問有人麼?」回答她的只有一陣陣空蕩的回聲。

硬著頭皮往大殿內走去,卻發現金碧輝煌的大殿內,煙火未滅,只是沒有半個人影。

聽說茅山很多俗家弟子,也多靠歷練修行,很少時間在山上清修,所以留守派中人本來應該就不多。可是不可能連個守山門的都沒有啊!到底出什麼事了?難道全體下山斬妖除魔去了?

花千骨開始慌張起來。越發覺得整個茅山陰沉的可怕。

「有人麼?有沒有人在啊?」

嗚嗚嗚,不要啊,她好不容易才上到山上,怎麼會沒有一個人在呢?

順著大殿往內,顧不上對雄偉的建築多加參觀欣賞,一路東張西望的到了萬福宮集眾的廣場。發現寬闊的廣場正中竟然被人為的破壞出一個巨大的坑,相當於另一個萬福宮那麼大那麼深,就好像隕石砸出來的一樣。

沒有半點風,花千骨緊張到開始覺得炎熱起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呼吸莫名的絮亂,那一絲不易察覺的血腥氣味一點點通過鼻子擴散到她的腦細胞。

不敢靠過去,只覺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可是腳還是忍不住的一點點移動著到了坑前。

滾滾而來又帶著熱浪的血腥氣浪將她瞬間湮沒,花千骨發出一聲極度恐懼的尖叫聲響徹八方,然後捂著臉跪在了地上。

……

修羅場!

她見過多少的血腥恐怖的場景都沒有如這般的人間地獄!

無數的屍體一層又一層把整個坑底都填滿了。一個個身著道士服,老老少少數百人。並且人堆裡,大多數是殘肢,被血泡著。腸子,眼睛,手指到處都是……慘不忍睹!

可是四周根本就沒有一點打鬥過的痕跡,這些人分明幾乎都是一招斃命,競相被屠戮。

花千骨一邊嘔吐一邊用四肢想要爬得遠一點。卻隱約聽見什麼聲音,雖然微弱,但是清晰。難道還有幸存者麼?

強逼著自己轉過頭去,在一堆屍體之上,看見了那個白鬚白髮的老者。一隻手被硬生生扯斷,胸口中央一個大洞,完全穿通,心肺皆被掏走。竟然還有一絲尚存在微弱呻吟。

花千骨顧不得許多連跌帶爬的滑進坑裡,在一堆屍體中艱難的攀爬。手觸及到那些黏糊糊的血肉和組織液,讓她連膽汁都快吐了出來。可是還是拼命的爬到了那個老者的面前。

「老爺爺……你……你怎麼樣?」花千骨從沒見過這樣的人間慘劇,鼻子酸得她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拼命忍住,卻又不敢碰他始終端坐的身子,怕一個觸碰他便倒了下去。

她現在該怎麼辦?怎麼辦?誰能告訴她應該怎麼辦啊?

那老者緊閉雙目,臉上兩條血淚,貌似雙目也被挖走。可是臉上似乎依然一點痛苦也沒有的微笑著。

「這位小施主是?」

花千骨顫抖得不行:「我……我是花千骨,因為八字不好,從小被鬼纏身,我本來……本來是想上茅山來向清虛道長拜師求道的。這裡……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在下即是清虛,都是貧道無能,致使茅山滿門被滅……現在,現在怕是收留不了小施主了啊……」

「清虛道長,您別這麼說,這裡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是門派紛爭?還是妖孽作祟?怎麼會這麼殘忍,殺害那麼多人!我……我可以做些什麼麼?你的傷怎麼辦?」

「貧道內丹盡毀,元氣盡失,已經撐不了多少時間了。只怪貧道無眼,沒有看出大弟子雲翳早已步入魔道!為奪取上古神器拴天鏈,和魔孽妖人裡應外合,致使茅山千年基業,幾乎毀於一旦。施主,請問你多大了?」

「虛歲十二了。」

「你是怎麼上到山上來的?那孽障在周圍施了符咒,若法術一般根本就破不開。貧道已凝神聚元一日一夜,始終都不能把消息送到外面。」

「我一開始也上不來,後來去找了異朽君,他給了我個天水滴,後來在上山途中又碰上一個叫軒轅朗的哥哥和他的師傅洛河東。洛老前輩還給了我這個傳音螺,說拿給你看了,你就知道了會收我做徒弟。」

清虛面色蒼白的笑著:「原來你遇上那個老匹夫了啊!你在那螺窄端第三個螺紋處敲打兩下。」

花千骨彭彭的敲著,突然螺中傳出洛河東獅子一樣的吼聲。

「清虛老道!我洛河東送個徒兒給你,你不想收也給我收了,最近事忙,下次再來找你喝酒!」

清虛眉頭聳動著笑了起來:「真好啊,臨死之前還能再聽聽故人的聲音,只可惜再沒機會一塊喝酒了。」

「清虛道長……」花千骨鼻子酸的不行,「只可惜他突然有急事說是要趕回哪裡去,不然就可以一起上山來了!」

「最近天下大亂,他趕回去,肯定也是因為封印的事情。小施主,可以拜托你一件十分要緊的事麼?」

「請說,我一定盡力辦到!」

「下月十三,請小施主務必代我出席昆侖山的群仙宴,幫我把茅山被屠門,拴天鏈被奪之事告知眾仙人。如今魔界妖界一片混亂,多處結界被打開,妖魔倍出。還望其他眾仙家守好另外十五件上古神器,否則妖神一旦出世,蒼生塗炭,怕是再無可以壓制之法。」

花千骨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雖然門中弟子死傷慘重,但是茅山未滅。施主,我暫傳你茅山掌門之位,到時你在群仙宴上下茅山令,號集所有在外茅山弟子回山,重整本門,奪回拴天鏈。」

「我?我……」

「沒關系,到時若你不願意再把掌門之位再傳給我派中其他弟子,我的小弟子雲隱是值得托付的人選。」

花千骨點了點頭:「我會告訴他,讓他找回拴天鏈,清理門戶的。」

清虛老道點點頭,單手結印在花千骨眉心點了一下,掌門印記一閃而逝。花千骨只感覺洶湧澎湃的元氣與內力從眉心往自己體內湧入。

「清虛道長……」

「貧道將餘下的這些道行傳授給你,也算是小小謝意。」

「師,師傅……」花千骨跪下來正准備磕頭,他的意思是願意收自己做徒弟了麼?

「施主快起,貧道已是將死之人,再教不了你什麼,你不如另投明師,覓個去處。天下之大,仙界之中,莫若長留。若你能得子畫親授,生之大幸。也不枉費你我在此時此地緣分一場。」

「另外拜個師傅?」

「對,長留上仙,風霜一劍白子畫,如今仙界道行最高之人。拿傳音螺來,我會把你托付於他,但是就不知他為人甚嚴,會不會賣貧道這麼一個面子。另外也會把其他要緊之事告知於他,拜托他幫貧道料理一下殘局。」

說著,花千骨見清虛嘴裡念念有詞,一個又一個的符字從嘴裡吐出,飄進了傳音螺裡,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畢了,傳音螺尾端微微有些發紅。

「施主,現在你可能看見我腰間的宮羽?」

花千骨這才看見那根純白無暇絲毫沒染上一點血跡的羽毛,可是剛剛明明就沒有的,莫非自己也有一點點法力了?

「看見了。」

「你把它取下來,好生保管。這是掌門的信物。另外,在大殿香爐神龕之下,有兩本秘籍,一本是我茅山道法的要訣與精髓隨你傳給下任掌門,一本是貧道所撰寫的六界全書你且好生收藏,若有何不懂之處在上面皆可查到。之後的事,就拜托你了,貧道總算可以瞑目。」

「清虛道長!」

「你去吧!昆侖山,群仙宴,找白子畫!」

花千骨這才慢慢從大坑裡又爬了出來,然後見坑中從清虛道長身上騰起紅色火焰,卻明明不是火,也一點也沒感覺到熱。

坑中的一切慢慢化作灰燼,無數紅色的發著光的小圓點慢慢向高空飄去。

那是修煉者的元丹麼?道行高,元丹未損的應該可以屍解,道行低的應該也可以再入輪回。不知道清虛道長又去了哪裡呢?

花千骨跪在坑前拜了兩拜。天空突然下起雨來,洗去她一身的血污,空氣依然凝重,但是花千骨覺得好受了很多,身上精力也變得無比的充沛。

師傅沒拜上,也不是茅山弟子,可是卻莫名其妙的做了茅山掌門,真是讓人魂驚膽顫。花千骨取了那兩本秘籍包好了揣在懷裡,開始下山。

接下來的目標也很明確了,先去昆侖山的群仙宴上把茅山被屠,拴天鏈被奪的消息告訴給大家,並且把掌門之位傳給清虛道長的小徒弟叫雲隱的,然後就求白子畫白老前輩收自己做徒弟,最後跟著他回長留山好好修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