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身世之迷

海底并不是漆黑一片,从海里仰望海面,就如同在大地上仰望天空,蔚蓝无边,神秘高远。而那些闪著荧光慌乱游窜的七色鱼儿是四处散落的星子。

海底波浪依旧未平,神器威力太过巨大,花千骨却不顾自身力量一再过度操纵和使用,明明早就精疲力竭,却不知怎的一直撑到了这个时候。

她在海底急速穿行,波浪里努力向心中感受到的那团温暖光亮靠近。

心弦一直绷得紧紧的,像是马上要断掉。直到进入被水草掩映的岩洞中,水被隔绝在洞外面,洞内布置简单,四周壁上的夜明珠幽幽发著光。但更大的光晕是从正中央的巨大贝壳中散发而出。

心提到嗓子眼,看著贝壳仿如呼吸一般轻轻闭合著,光芒忽隐忽现。

「师父……」花千骨扑到贝壳边缘望著里面,腿一软跪了下去。激动得嘴唇颤抖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白子画闭著眼,安静的躺在贝壳中,脸色苍白如雪,眼睫上凝结了薄薄的一层霜,神情依旧冰冷淡漠。犹如化作一座冰雕,早已没有了半点气息。

明明才分隔几日,却似乎已千年万年。

花千骨望著他的脸,心慢慢回落,突然觉得平静镇定起来。只要师父还在,只要师父好好的,她就什么也不怕。

「师父……」她又低低唤了一声,似乎想要唤他睁开眼睛,似乎又怕惊扰了睡梦中的神祗。

可是她的时间,不多了——

花千骨望了望周围,海底乱做一团,小妖们都四散而逃,故而这儿也没了个人看守。可是八荒的仙魔都在外面,很快就会找到这来。

她知道师父一旦醒来,依照长留门规,等著她的就算不是魂飞魄散的极刑,也很难逃过一死。她不惧等著她的可怕惩处,可是却无法承受师父的再次盛怒。多想能就这样,一直在他身边,看著他的睡颜,永远永远……

「骨头,赶快,一会就要有人找来了……」糖宝在她耳朵里催促。

花千骨低下头去,用力握住了白子画冰冷的手,回忆起冰雪中二人携手前行时的简单快乐,忍不住心中酸楚。虽知道自己再难过也流不出泪来,还是仰天闭上了眼睛。拿出女娲石,贴在颊上,轻轻念了一声:「朔风……」

女娲石发出巨大的光芒,从海底岩洞直直穿透海面射向苍穹,引得海面上万人惊恐。

白子画身子慢慢浮到半空中,流碎如银的光一点点凝聚,他仙身未灭,剧毒很快肃清,仙力慢慢回复。

「师父……」花千骨惊喜的将慢慢落下的他抱在怀中,不顾已经虚弱到不行的身体使劲的向他输入内力。

看著白子画剧毒终于得解,一切慢慢恢复正常,或许再过一会就能醒过来了。花千骨欢喜的紧紧握著他的手。

「糖宝,朔风呢?有没有办法可以救他?他虽然是女娲石的一块,可是已经有了独立的思想,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将他从女娲石里脱离出来了么?」

糖宝刚想摇头,突然听得洞外传来一个声音。

「有。」

蓝雨澜风从洞外游了进来,眼睛里闪耀著一种莫名奇怪的兴奋光芒。

花千骨警觉的站起身来,取出轩辕剑。

「你很快。」

「那当然,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巢穴。找起来自然比别人快。不过其他人也都快到了。我劝你还是趁著手里有昆仑镜赶快逃吧。」

「我不逃,我要等师父醒过来,亲自向他领罪。」

「领罪?你以为你是为了他解毒才盗神器的,他便会心软或者内疚,大发慈悲不处置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为谁解毒了?我奉魔君之命拜入长留门下,从一开始就打算偷了神器来放妖神出世罢了。」花千骨冷冷的看著她。

蓝雨澜风震住了,久久不说话,然后仰天大笑起来。

「原来你打从一开始就想好了,死都不对他说实话对么?傻不傻,你以为这样他便能依旧活得轻松自在?」

花千骨看著白子画:「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然后掏出玄天伞扔还给她:「这是我先前借用的伞,麻烦你还给你们魔君,另外帮我说声谢谢。」

蓝雨澜风心里哀叹一声,仙界之中也有这样的人么,怪不得魔君会如此喜欢她。虽然心中略有不忍,但是为了他,她管不得那么多了。

「你不是想救那个谁么?」

花千骨身子一震:「是又怎样?」一遍遍告诫自己,这女子实在是太过诡计多端,千万不可轻信。但是从她说有开始,心里已不由得燃烧起希望。

「我真是没想到女娲石的碎片居然化作了人形了啊,你知道女娲石究竟是怎么碎的么?」

……你忘了女娲石是怎么碎的了么?

朔风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再次回响在耳边。他们为什么都问这个问题?怎么碎的她怎么会知道,六界全书上又没有写。各种古籍上对于上古的事也都一笔带过。

「不知道就算了。」蓝雨澜风低头一笑,心中窃喜,看来她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要把他从女娲石里分离出来非常简单,只需要你的一滴血就可以了。」

花千骨心头一喜,糖宝连在耳朵里连忙叮嘱道:「丝毫没有依据的事情,骨头,不要随便信她。」

花千骨紧皱起眉头,脑海里一时风起云涌。

蓝雨澜风看看自己的指甲,轻轻吹了吹,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说道:「你没有多少时间考虑了,他们马上就到了,到时候神器全部被搜走,你就再也救不了那个人了。」

花千骨紧张的额头上沁出汗来,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血可以救他,如果那么容易的话,朔风之前为什么不对自己说,这其中一定有阴谋。可是自己的血似乎又的确有非常多的作用,如果不试一下的话,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甘心,更不会原谅自己。

不行,时间紧迫不能再犹豫了,朔风是为了自己才牺牲的,一定要想办法救他!

「骨头!」糖宝看著蓝雨澜风兴奋诡异的表情心头涌起巨大的恐慌。

可是花千骨已经不管不顾的把血洒在了女娲石上。

顿时天崩地裂一般,四周剧烈摇动起来。花千骨感觉到十几件神器一起在她墟鼎中一起嘶鸣,发出剧烈的金石撞击声。

头痛欲裂中她把神器取了出来。顿时十六件神器飞快的向上飞了出去。

「糟了!」花千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预感到大事不妙。

却见蓝雨澜风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哭,诡异恐怖到了极点。

「一百年啊!我等了一百年啊!哈哈哈哈!」

「怎么回事?」花千骨慌乱起来,抱起白子画从及即将坍塌的岩洞里飞了出去。周围海水浑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海底似乎发生了剧烈的地震,岩浆慢慢渗了出来,整个东海混乱不堪。

「怎么回事?」花千骨一把抓住蓝雨澜风,却见她疯了一般猩红著眼睛看著花千骨。

「妖神出世了!妖神出世了!哈哈哈哈!没想到需要连续几天才能解开的最后封印,居然只需要靠你的一滴血就解开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这个天下是我们的了!」

花千骨大脑嗡的一声巨响,然后变得一片空白:「你说什么?!不可能!怎么可能!我只是救朔风而已!你骗我!你骗我!你又骗我!!」

蓝雨澜风笑望著她:「我骗你?我感激你还来不急,你说的朔风早就已经没了,烟消云散,无论什么方法都找不回来了,哈哈哈!你的血不过是用来解开神器的最后一道封印的,封印一解,妖神就要出世了。这世间,再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拦!」

花千骨使劲摇头:「不会的,不会的,只是一滴血,只是一滴血而已……怎么会……」

「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么?不过想想也对,你不知道你是谁,这世上也没人知道,唯一知道的人,只有白子画。若不是我在他昏迷的时候想探知一些仙界的机密看了他的回忆。那么我也不会知道……」

「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什么?」花千骨觉得头剧痛无比。

蓝雨澜风脸凑近她,缓而低的声音笑著说:「妖神是由你和众神合力封印,女娲石是因你而碎,合著你的血肉化做千万片去修补滋养这片大地。花千骨,你是这世上,最后一个神啊……」

花千骨身子摇晃了两下就要往下沉去,可是手中白子画的重量让她告诉自己努力撑下去,这一切都是假的,她最喜欢骗人!不要听!她说的都是假的……

糖宝也惊得呆住了。此时十六件神器出现在东海的上空,漆黑的夜空瞬间变做妖异的深紫色,海水逆天而流向十六件神器围成的巨大漆黑空洞,在海天之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旋转的水柱,犹如龙卷风一般将周围的空气和海水都搅了个天翻地覆。

四野八荒的妖魔鬼怪都感受到了妖神的躁动,纷纷发生暴乱,为祸人间。四处天灾,地震,火山不断,死伤无数,而这仅仅是前兆而已。

东海上空乱作一团,仙人无不惊慌失措,妖魔则欢呼雀跃。摩严等人都不由得一声长叹,还是来不急了。

这时杀阡陌和春秋不败等人帅大军赶来,仙魔对峙,一触即发,眼看又难逃一场厮杀。

 

花千骨不知是埋怨自己笨好,还是怪自己太没用,居然一次又一次的被她骗。想要杀她都已经被打击得没有力气了。

「你知道自己的血为什么有这么多作用了吧?也知道为什么神器总是和你脱不了关系,冥冥中会被你集齐?我还一直很奇怪你和身中剧毒的白子画怎么可能从神农鼎中逃出来,还丝毫不被我真火所伤……」

花千骨耳朵里嗡嗡的响著听不清楚。原来师父已经知道了,却什么也没说,又或者自己是神还是人,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区别?只是自己神身降世,却总是引得周遭多灾多难,如今连妖神都放出来了。如果真是神,那也是大衰神吧!

花千骨想笑,可是笑不出来。她无法想象上古一战到底都发生过什么,又到底有多凄惨壮烈,才会几乎毁灭了整个神族,独留自己,一丝形神未灭,游荡千年,终于有一日汇聚灵气,得而转生人间。

然而自己的再次出现,不过代表了另一个毁天灭地的浩劫。而这一次,又还有谁能有那样的力量再次将妖神封印?

花千骨抱著白子画,埋头在他胸前低泣起来。感觉到他的微微动作,知道是妖神要出世,到处涌现的邪气惊动了他,他就要醒过来了。

「骨头,别担心!会有办法的!」糖宝怕她做傻事,连忙低声安慰著,「这不是你的错,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想救尊上,想救朔风而已。妖神出世是迟早的事情,这不是你的错啊!你不要太自责了!既然以前可以封印一次,那么就肯定还能再次封印的!」

花千骨迷茫的看著白子画,轻笑一声:「师父总是说,错了就是错了,不管做错的理由是什么。我虽力量有限,可是会尽我所能的去补救的,师父,你要原谅小骨啊!」

花千骨抱著白子画奋力向上飞去,突然感觉到一个熟悉的气息。

「子画?」许多人都在海底搜寻花千骨的踪迹,紫薰浅夏靠著嗅觉极其灵敏的金丝鱼,在海底寻著越发浓重的香气找到了花千骨。却没想到白子画也在。

「子画他怎么了?」

花千骨抬头看到紫薰浅夏一脸的诧愕和忧心,努力微笑著摇头:「师父中了蓝雨澜风神农鼎的毒,多亏紫薰姐姐从蓝雨澜风那盗得她事先和毒同时炼制出来的解药,替师父解了毒。小骨完成魔君交代的任务,收集完十六件神器,妖神即将出世。」

紫薰浅夏一脸惊恐的摇头:「小骨你在说些什么?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花千骨把依旧昏睡中的白子画猛得塞到她怀里。

「照顾好我师父,他若问就按刚刚说的那样告诉他。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可是……」紫薰浅夏扯住她,「你要去哪里?」

「我去弥补我犯的错,紫薰姐姐,算小骨求求你,一定要这么告诉师父。」

花千骨的眼睛里是她不忍拒绝的托付与信任。

「糖宝你也留在这里。」花千骨把糖宝从耳朵里抓了出来放在紫薰浅夏的肩上。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去!」糖宝知道她想干什么,一面哭一面踢打著抱著她的手指又抓又咬。

花千骨施了一个摄魂术,它立马晕了过去。

「千骨!」紫薰浅夏没来由的觉得恐慌,花千骨依旧小小的身子,可是那样完全跟她的外表不搭调的眼神叫她心里完全没底。

花千骨安慰她的笑,心痛得身体都快要缩成一团。

紧紧握住白子画的手,怎么都舍不得放开,终于还是狠下心,转身向海面冲了出去。

她自己的过,她自己来弥补,哪怕是粉身碎骨。

落十一,杀阡陌等人眼看著花千骨从海底飞了上来。没有人知道刚刚究竟在海底都发生了什么。而妖神又是如何破除封印出世的。

花千骨看著紫色的天空,四方的妖气邪气腥气瘴气污浊之气全部向那十六件神器形成的巨大空洞中涌去。海上巨浪一波接一波,空中电光闪烁,雷声轰鸣。

「将那个孽障拿下!」 摩严望著花千骨大怒道。守了那么久,妖神居然还是被她放出了出来,这难道就叫天命么?群仙一个个都惊慌失措,六神无主。正要上前,杀阡陌手一挥,妖魔将其全部拦住。

「千骨!」「小不点!」……

花千骨不知道有多少声音在唤她。缓缓环顾一周,看了看那些熟悉的面孔和这一片混沌,风云变色的周天。然后光一般迅速的向那黑洞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