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章 宏圖大志

A- A+

這一夜的霧澤密林中顯得格外的安靜,連蟲鳴聲都聽不見。這種安靜叫人無端的緊張,花千骨由睚眥獸馱著慢慢向前走著,對突然發生的一切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回去的路上全是各種妖獸魔物和飛禽走獸恭敬的匍匐著夾道兩旁,隊伍排列得長長的一眼看不見頭。連剛剛凶猛無比的食人花都向她彎著腰,同時還有無數的妖獸蟲鳥正悄無聲息的往兩邊趕來。

花千骨覺得胸口隱隱有一股熱氣在澎湃湧動,讓她有頭暈想吐的感覺。抬起手,看著掌心剛剛磨破擦傷的地方正逐漸愈合,傷口滾燙的嚇人。

哼唧獸慢吞吞的跟在她右後方,一副氣鼓鼓的模樣,正在生悶氣呢。花千骨轉頭看著它一副吃醋的樣子不由好笑,伸出手對它招了招。

哼唧獸立馬「彭」的一下變回了小豬的模樣,邁著四肢小短腿奔跑過來,無奈個頭太小,跟不上睚眥獸的步伐,絆到一小石子,皮球一樣往前呼嚕呼嚕滾了幾圈。爬起來繼續跑,一面往睚眥獸身上使勁撲騰著,爬啊爬啊的像爬一座大山。可是又嘰裡咕嚕的滾了下來。繼續不甘心的蹦蹦跳跳的一邊跑,一邊揚起小爪去抓睚眥獸的尾巴。睚眥獸回身看它一眼,尾巴輕輕一甩,它就摔了個大跟頭。

花千骨忍不住笑,彎下腰伸出手去抱它。它這才屁顛屁顛的一下蹦到花千骨的手裡。花千骨緊緊的抱住它開心的左右蹂躪,她剛剛真的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

如今錯打錯著居然萬獸歸心,抬頭望了望混沌不明的天空,心頭仍舊只是一片悲涼。

竹染在後面慢慢走著,看著林中這壯觀無比的景象不由冷笑,她還真是比六界的帝王尊者氣派還要大。

不過她既然真的身懷妖神之力,那他們想要重回六界就絕對指日可待了。

睚眥獸送他們到了木屋周圍布的陣法外便沒有再進來。花千骨的力量並未恢復多少,沒辦法和它直接交流溝通,但是睚眥獸同哼唧獸一樣很通靈性,花千骨一個眼神,便知道她想要什麼。

回到木屋裡,竹染問她妖神之力的事,花千骨也不隱瞞,一一寫劃出來。

竹染眉頭越擰越緊,他在的那些年對神器的爭斗就從未間斷過,仙界大亂的那一次,是有史以來神器集聚得最齊的,他只差一點點就得手了。可是沒想到,最後妖神之力,居然是落在一個小丫頭手裡。

他先前卜卦測字,就發現六界正發生大的動蕩,妖神出世之時,蠻荒也受了波及,地震不斷,各種妖獸到處發狂亂奔。花千骨的到來,是偶然也是必然。本來就覺得她身上太多可疑之處,而身上被白子畫親手封印的強大力量,讓他更加確定了妖神已出世的事實。

竹染的目光猶如被點燃一般越來越亮,花千骨心裡卻越是發虛。總覺得竹染看她的眼神,太過赤裸和貪婪。

突然臉頰被他捧在手心,她驚詫的看著他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一青一紅兩張毀容的面孔湊在一塊又恐怖又滑稽。

花千骨不適的飛快推開他,扭過頭去。

——你說我體內有妖神之力是怎麼回事?

「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應該差不多都已經明白了。」

花千骨凝眉沉思(如果她還有眉毛的話)。

——可是妖神明明就是小月,他……

她想起月圓那一夜他變身之後,他們兩人很輕易的就被師父從墟洞裡抓了出去。她一直擔心小月會發怒暴走,激發體內的妖力做出什麼傻事來,沒想到卻什麼都沒發生,小月一副毫無抵抗能力的樣子,完全猶如一個普通的天真稚嫩的孩童,她當時也奇怪過但是並沒有多想。

現在再回憶起來,似乎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自己遭此劫難仍未死也不是幸運。原來早在那一夜,小月就已把妖神之力全部給了自己,這才一次次的保全了她的性命。

瞬間恍然大悟,所有的一切都清楚明了,她終於知道殺阡陌說的「重要的是誰放他出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關鍵的不是妖神而是妖神之力,身體只是容器,六界的人一直爭奪和窺視的原來是毀天滅地的妖神之力。

只是,卻沒想到小月全給了自己……

花千骨呆坐在那裡,半天反應不過來。突然想到什麼,猛然間抓住竹染的雙臂。那這麼說,小月豈不是更加無辜,他現在甚至連妖神都不是,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為什麼仙界的人還要處死他?難道師父看不出來麼?小月已經不是妖神了,妖神之力在她這裡啊!她要趕快回去,告訴師父這件事。如果可以把妖力交出來,是不是就能免小月一死?如果交不出來,就由她來受死,小月根本就是無辜的!

——我要回去!

花千骨重重的在桌子上寫,顫抖的手指在木桌上留下深深的刻痕。

竹染要的就是她這句話,微笑著滿意點頭。

「只要你乖乖聽我的,我保證我們一定可以回去。」

花千骨遲疑了一下,用力點了點頭。

竹染走到床邊蹲下身子,將床下面的幾塊木板抬起,下面竟然有一個暗格。

從裡面取出幾塊大小顏色不一的獸皮和布片,布片應該是從別人衣裳上撕下來的。蠻荒便是這樣,因為物資匱乏,也不可能自己養蠶織布,就連天冷了,為了爭奪對方身上的衣物常常都要拼個你死我活。花千骨見竹染箱子裡還裝了挺多件,被子也是許多不同的衣服拼縫的,裡面填充上一種奇怪的紫色棉絮,不知道又是從多少死人身上扒下來的。

竹染將圖一幅幅在桌上鋪開了指給花千骨看,上面竟然是用黑色炭木精確的描繪的蠻荒地圖。

花千骨吃驚的一一翻看,蠻荒的整體地形,東南西北還有中部的森林,湖泊,冰山,沙漠,海洋等全都清清楚楚。還有各個妖魔墮仙的聚集地,勢利范圍,妖獸的巢穴等等,無比的詳細。

看著花千骨吃驚的眼神,竹染冷笑一聲:「你以為我這幾十年在蠻荒都是坐著等死的麼?」

——你想怎麼辦?

「要想回六界,先取蠻荒。如今有了妖獸相助,咱們已經實力大增,但是還不夠。腐木鬼,冥梵仙,若能將此二人收服,土木流和水銀間就掌握在我們手裡。就算你妖力被封,只要出得去,眾人法力皆可恢復,蠻荒妖獸仙魔死魂,數量何止萬千,如此兵力,到時候不光出得了蠻荒,就是六界,也是我們囊中之物!」

花千骨見他大手一揮,聲音裡滿是豪情壯志,眼睛裡燃燒著熊熊野火,不由得心頭微微一緊。

原來他有吞並蠻荒,稱霸六界的野心已不是一朝一夕了,如此步步為營的細心謀劃准備著,自己的到來或許只是給他了一個契機提前動手。難怪摩嚴要逐他出師門將他流放至此,或許是看穿了他的雄圖和野心。如此之人,不管是對長留還是對仙界都是一個巨大的隱患。只是這小小的蠻荒,也困不住他多久吧。以他的手腕和才智,怎會有走不通的路呢?

花千骨輕輕歎息,眉頭皺的越深了。自己離開歸離開,可是若全依他的想法,豈不是又給六界帶回去一個劫數麼?

竹染此刻正一心為想象中的不遠將來而興奮得雙唇顫抖,他等了那麼多年了,就是為了揚眉吐氣的那一天。他一定會將摩嚴,將六界全都踩在腳下!

手指落下,重重的敲響桌面,指在地圖上的一個點上。

「在一切開始之前,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是先將此人收服!」

花千骨低頭,看著地圖上的一座冰山頂端,秀逸的寫了三個:

——斗闌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