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章 三千妖殺

A- A+

人心剛剛一統,竹染很快便大權獨攬。

他手段和能力都是極強,又能言善辯,八面玲瓏,上上下下都安撫得服服帖帖。再加上只有他知道出去的方法,背後又有妖神和斗闌干,連腐木鬼對他也多方遷就。

要知流放蠻荒有的是仙有的是妖魔,身世背景完全不同,且個個不是省油的燈。他能將所有人集中編制,並且有效調動,就已經非常了不得。其他零散傲慢的勢力和隱匿的高手,不是競相投奔,就是被他勸說收服。

人一旦有了希望和目標,就會充滿激情和動力。竹染無論是衣食調配,還是調解紛爭,都做的天衣無縫。整個蠻荒擰成一股繩,基本上沒有了屠戮爭斗,燒殺掠奪。且不說是否真能出去,光是這樣的和平安定已是來之不易。

然後竹染開始大肆的在各地收集挖掘朱砂,硫磺,硝木,藍土等各種材料,從蠻荒各地一車一車的拉到海邊,還燒磚煉鐵,在方圓百裡大興土木。

花千骨不明白竹染想要做什麼,莫非他的最終目的是修一個皇宮,自己在蠻荒做皇帝?竹染卻說是在布陣,破蠻荒的格局,強行用人力打通一條回六界的路。

花千骨這才明白為何他明明知道回去的方法,卻仍在蠻荒困了那麼多年。的確要弄出那麼大的陣仗,不集中整個蠻荒的人力和物力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難怪他執意先要讓蠻荒一統。

竹染卻搖頭道:「這方法也是我鑽研了幾十年,實驗了無數次,最近才想出來的。不然你以為只有你來了,我才有辦法一統蠻荒麼?你的到來,不過讓我的計劃更加容易更加提早罷了。」

花千骨微微打個寒戰,看著竹染心裡越發沒底了。

她原本覺得只要能出去就行了,其他的就任憑竹染處理,可是緊接著還是因為一件事和竹染起了沖突,那就是蠻荒上的妖獸出不出去的問題。

蠻荒仙魔總計三千余眾,隨便一個回六界,都能攪起一陣腥風血雨。而妖獸異形死魂更加多不勝數,一旦出去,脫離控制,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可是竹染竟然想將妖獸也全部帶回,花千骨不肯,二人便爭執起來。

蠻荒雖不適合人生存居住,但卻是妖獸從古至今的棲居之地,也算是它們的故土,他們離了六界尚且思念,為何又要強行將妖獸帶離呢?而且妖獸不比人類,獸性難御,一旦她有三長兩短,妖獸立即失控,豈不是眾生塗炭?

可是竹染又怎會甘心失去這麼好這麼強大一支妖獸大軍。欺負花千骨不能開口說話,只能用手比劃,他辟裡啪啦說一堆,軟硬兼施,見花千骨依舊不肯,便鐵了心的拂袖而去。

花千骨知道如今大局已定,可是他狼子野心,表面上就算仍以自己為尊,也完全不會聽命於自己,更不會考慮自己的意見,只能去找斗闌干商量。

斗闌干安慰她放心,就算其他事她管不了,但是妖獸之事主導權還是在她手上,畢竟妖獸只聽命於她一人。到時候她說不准,不論竹染怎樣,也沒辦法改變。

「我只擔心一件事。」斗闌干在山崖上俯望著下面逐漸修建成形的巨大六芒星的陣法。

「竹染好像用了禁術……」而且是威力強了千百倍的一個巨大的禁術,一旦發動,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

用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終於趕在十五潮汐日之前將准備工作都完成了,蠻荒眾人一個個滿懷希冀。

依舊沒有月亮,大大小小的火把卻將這片貧瘠的大陸照得亮如白晝。三千個人依竹染的命令站在陣法之中不時變幻出不同的陣形,咒聲此起彼伏,在海天之間回蕩,顯得頗有幾分神秘詭異。

花千骨在六芒星正中的高台上坐著,懷裡抱了哼唧獸,旁邊匐著睚眥獸。四周三層高的台階上站了余下的近五百人,將花千骨圍繞其中。

——冥梵仙呢?

花千骨問身邊形容枯槁的腐木鬼,腐木鬼發出咯咯的類似於金石撞擊的笑聲:「回神尊,小人不知,這段日子都沒見過他。蠻荒的所有人此刻幾乎都在這裡了,或許他在下面幫竹染布陣也說不定。」

花千骨只覺得心神不寧,要出去畢竟不可能那麼容易,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

——蠻荒不是不能用術麼?這真的有用?

斗闌干答道:「蠻荒不能用術,不過可以用陣。但是這種陣法不是一般行軍打仗的陣法,融合了奇門遁甲和五行八卦,我以前也從沒見過,應該是竹染融合禁術自創的。我猜他大概是想用陣法在蠻荒自造一個小時空,在這個時空內可以任意使用術而不受到制約,再逆天的人為開出一條通道來。」

突然,大地震動了一下,六芒星瞬間光華大盛,四周的咒聲一陣高過一陣。日月地連成一線,海水開始漲潮了。

眾人臉上皆顯露出狂喜的神色,六芒星的光芒仿佛在四周罩上了一層流光溢彩的透明杯罩。狂風大作,光彩太盛,刺得花千骨睜不開眼睛。

竹染雙目圓睜,眸子裡仿佛燃燒著熊熊的火焰。站在猶如祭台的最高點,雙手不停變幻著結成奇怪的印,身子突然消失,又分成六個出現在六個角上。

六道身影同時將手猛的高舉向天,一道閃電突然劃破長空,巨大的驚雷讓眾人心頭一震。三千眾人依他之前所交代的,將自己的右手小指刺破,血滴在青石鋪成的地上,猶如有生命一般四處蠕動了起來。血越流越多,逐漸從滴連成線,牽扯成長長的三千條絲,流入巨大六芒星的凹槽裡,光芒瞬間變成了紅色,空氣中流動著一股粘稠的血腥味。

「糟了,這個禁術的代價是用三千人來陪葬麼?」斗闌干大吃一驚的望著下面。

花千骨心頭一震,難怪竹染需要這麼多人來布陣,又挑出五百個法術高強又稍微容易控制的站在台上,原來其他三千人,他打從一開始就打算用來犧牲。卻編造一個大家都可以出蠻荒的謊言……

下面的人發現不對開始慌亂起來,血猶如固體的絲線從身體中不斷被抽出,同時流逝的還有生命,有許多人疼得在地上打起滾來,拼命拉扯,用劍砍,可是怎樣都斷不了。血絲一面流動一面仿佛有生命的觸手一樣四處纏繞,一圈又一圈,將眾人包裹猶如蠶蛹。整整三千個凝固懸掛在半空,伴隨著眾人的慘叫哀號,又是恐怖又是慘烈。

台上的人個個額頭上都冒出冷汗,知道自己差點就做了其他人的犧牲品,雖然覺得下面的人淒慘可悲了點,可是只要自己能夠出去,又怎會再顧及他人死活。

花千骨怒不可遏的就要從台上沖下去,卻被斗闌干和腐木鬼一人扯住一只手臂。

「丫頭!不要沖動!」斗闌干皺著眉對她搖搖頭。他雖也於心不忍,可是事情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了,沒別的辦法,只能做一些犧牲了。

花千骨不可置信的望著他,整整三千條人命啊!雖然這些人都是以罪人的身份流放至此,可是難道他們的命就不是命了麼?他們都是因為相信可以出去,才選擇跟隨著她的啊!

——竹染!

她在心底一聲怒吼,一使勁從他倆手中掙脫出去,御劍飛入陣中。眼看著一個個人猶如精血被吸食一樣,身子慢慢瘦弱縮小下去。

六個幻影,卻不知道哪個才是竹染真身。

突然一道金光從無窮高遠的天邊直射而下,整個天地間都回蕩著竹染的聲音:

三 唯 大 血

千 我 道 綻

妖 淨 乾 蓮

殺 法 坤 華

三千眾人的血從六芒星中如雲霧般騰起,順著金色的巨大光柱,每隔一小段距離,綻開出一朵血蓮,漫漫無邊,一直順延到天際,竟用血鋪出一條路來。

「成功了,大家快走!」竹染六身合為一體,漂浮在正中天。沒等站穩,迎面就是一劍砍來。

「花千骨?!你……」側身躲過,仍被花千骨一掌打下地,未等反應過來,一只腳已踩在了自己身上,劍也架在了脖子上。

——趕快放了他們!

花千骨眼睛變作血紅色,映襯著容貌盡毀的臉更加駭人。嘴一張一合,卻發不出聲音。

竹染怒斥:「婦人之仁!」

花千骨稍一使勁,劍立馬深入他頸上半寸。

竹染看著她因為怒火而顯得分外猙獰的面孔,頭皮發麻,心裡微微發寒,冷道:「陣已發動,不到他們鮮血流盡根本無法停止。你怕什麼,不過就是死幾個人罷了,成大事不可能沒有犧牲。你不是擔心這些人出去了之後會為禍六界麼?正好死完了,你不用再擔心了,他們也不用再在蠻荒忍受煎熬。時間有限,我們還是趕快離開!」

花千骨踉蹌退了兩步,她之前已經害了朔風他們,難道在這還要搭上三千條人命麼?

身上陡然青光暴漲,發出一聲猶如野獸一樣嘶啞的可怕吼聲。三千人身上懸掛的血絲陡然盡數崩斷。

眾人心驚,抬頭仰望,四周鴉雀無聲。

久久的,光芒散去,只見花千骨眸中紫光熠熠,眉間奇怪印信閃現,負手而立,緩緩四顧,猶如天神。

「出不了,那便別出,一直留在這蠻荒好了。」一個空靈猶如回聲的聲音在每個人耳旁回響著,卻並不見花千骨張嘴,知道是她用內力傳出。

竹染呆愣住了,任憑自己千算萬算,雖一早知道她善良心軟,定不會贊成自己踩著這麼多人的屍骨出蠻荒,所以一直瞞著她,心想等陣法一旦發動,她就算再不情願也無力回天,只能跟著剩下的人回六界,卻沒想到竟將她的妖神之力激發出來,毀了他全盤的計劃。

「丫頭!你……」斗闌干也無奈搖頭,沒想到她竟如此固執,哪怕永世不得出,也不願累及他人性命。

眾人看著那蓮花鋪成的道路一點點塌陷碎裂開來,散作飛灰。心頭有惆悵,有失落,有憤恨,有驚恐……一時間五味參雜。

陣中三千人總算死裡逃生,個個元氣大傷,蒼白著臉久跪不起,不發一言。

花千骨飄在半空中抬頭仰望著那一條猶如金色絲帶的光,慢慢黯淡直至消失不見,心也慢慢冰涼,猶如一陣秋風刮過,只剩下一地枯葉。

師父,小月,糖寶,東方,輕水……

看來千骨此生,只能在夢中與你們相見了。

「花千骨!」竹染不可置信的怒視著她,雙拳緊握,頸上青筋盡現。她竟然一句大不了不回去了,就輕而易舉的毀了他苦心經營多年,精心策劃多年出蠻荒的計劃,簡直是不可原諒。

花千骨掌心一翻,蘭指輕彈,「嗖嗖」兩道氣流徑直劃破空氣直射入竹染雙膝。疼得他膝蓋一屈跪倒在地。

「竹染,你還不知錯!」

花千骨怒斥,聲音透過內力狠狠的敲擊在他耳膜上,震得他兩腿發軟。

「我沒錯!我哪裡錯!想要出蠻荒怎麼可能沒有犧牲!是你婦人之仁!壞我百年大計!」

「啪啪」兩計清脆的耳光,竹染兩邊臉都印上五個清晰的指印。四下頓時沒有了聲音,眾人大氣也不敢出。

花千骨冷冷俯視著竹染,一身肅煞之氣:「諒在你也是想助眾人早日離開,所以一時糊塗,所幸此次沒有釀成大錯,蠻荒一統你也算勞苦功高,今日之事我先暫不追究。這兩耳光是治你對我不敬之罪!而這一指……」

花千骨單手一揮,又是清脆一聲響,然後便是竹染一聲慘叫,小指竟被她硬生生切斷。

「就是對你的警告!」

眾人從未見過她如此威嚴冷酷的模樣,不由得都倒抽一口涼氣。

竹染額上的汗珠大顆大顆的往下掉落,不知是疼的還是嚇的。抬頭望了望半空中那個小小的身影,冰冷的面孔,懾人的氣勢,竟像換了個人一樣,變得深不可測起來。

這回她妖力恢復了那麼多,怕是放眼六界,都沒幾個人能制得住她了吧。他本以為,小小一個丫頭,會很好駕馭的。

竹染身子微微顫抖著,咬牙慢慢伏下身去,恭敬叩首。

「謝神尊不殺之恩。」

花千骨藏在袖子裡的手也在微微顫抖,剛剛,她居然斷了一個人的指!?

努力的,不讓驚惶和不忍在臉上顯露任何痕跡,她冷冰冰的環顧四下。

「此次出蠻荒計劃作罷,我們再從長計議。畢竟天無絕人之路,一定會有兩全其美的辦法。要回,大家一起回去。」

台下一時噤聲,連腐木鬼都不由得愣住了,傻傻的看著她。

「神尊神武,千秋萬歲,爾等誓死追隨……」所有的人都齊刷刷跪了下去,咬牙高呼。

花千骨淒苦一笑,說不清是心痛寥落還是黯然心灰,他們都指望著她,她又能指望誰?還好總算暫時將竹染壓制住了,想他一時再不敢胡來。

「起潮了,那邊是什麼東西?」斗闌干驚覺不對,望向海上。卻見滾滾驚濤,撲天大浪中,海天之間仿佛裂了一道口子,猶如被斧子劈開一般,露出一線天光,海水映作紫金色。

狂風大作,驚濤拍岸,口子仿佛被人不斷扭曲拉扯,逐漸變大。霎時間一道巨大銀光流瀉而出,傾照在眾人身上,如水如月華。一個銀白身影迎風而立,衣袂飄飄,踏一葉扁舟輕盈飛來,順著銀光流下,小舟猶在水中央。

花千骨不可置信的退了兩步,差點從空中掉下去。

就見來人微微一笑,融化了天地,連蠻荒萬物似乎瞬間都充滿了盎然生機。

雙臂慢慢張開,一個世間最溫柔的聲音說道。

「骨頭,我來接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