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秒速五公分(六)

  那天晚上,她輕輕打開了那封剛找到的舊信箋的信封。

  她抽出信紙,上面的字跡彷彿昨天才寫上去一般嶄新。自己的筆跡到現在還是沒怎麼變啊。

  她讀了一點,又小心地將信裝進了信封。她想等再過上幾年再去讀,現在的話,還太早了。

  到那天為止,小心收藏起來吧,她想。

  貴樹君啟

  你好嗎?

  今天居然會下這麼大的雪,約定見面的時候還真是沒想到呢。電車看來也會晚點,所以我決定,在等貴樹君的這段時間裡寫下這封信。

  因為眼前有暖爐,所以這裡很暖和,而且我的書包裡一直裝著信紙,為了能隨時寫信。我想等會把這封信交給貴樹君,如果你來的太早的話我就寫不了了。所以請不用著急,慢慢過來就是了。

  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吧,有十一個月了。所以,其實我有點緊張。我甚至在想,要是見面了卻沒認出對方該怎麼辦。但這裡和東京相比只是個小站,不可能見了面不認識的。但不管是穿著學校制服的貴樹還是參加了足球部的貴樹,無論那一種我都想像不出是什麼樣子,感覺像是個陌生人。

  哇,寫些什麼好呢?

  嗯,對了,首先我得向你道謝。我要寫下直到現在都沒能好好傳達的心情。

  我小學四年級轉學到東京的時候,覺得有貴樹在真是太好了。你能成為我的朋友我真高興。要是沒有貴樹,學校對我來說一定是個非常難熬的地方吧。

  所以我在即將轉學離開貴樹的時候,其實真的一點都不想走。我想和貴樹上同一所中學,一起長大,那是我一直的願望。現在我總算適應了這裡的中學(所以請不用擔心),但即使這樣,「要是有貴樹在那該多好啊」這種想法,一天都沒有變過。

  而貴樹即將搬家去一個更遠的地方,這讓我非常難過。本來我還覺得,雖然東京離枥木很遠,但「我總還有機會見到貴樹」,因為只要乘電車就能見到你了。但這次你卻要搬到九州的另一邊,這實在太遠了。

  我從今以後,必須得好好振作起來了。雖然對此,我還沒有自信是不是能真的做到。但是,我必須這樣做。我和貴樹都是,對吧?

  另外,我還有句話不得不說。這話是我打算今天親口對你說的,但為了怕萬一沒能說出口的話,才寫了這封信。

  我喜歡貴樹。我不記得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的,只是很自然,不知不覺就喜歡上了你。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起,我就知道貴樹是個堅強而溫柔的男孩。貴樹一直都在保護著我。

  貴樹,你一定沒問題的。不管發生什麼,貴樹都一定會成為一個出色而溫柔的男人。不管貴樹將來會走得多遠,我一定還會繼續喜歡你。

  無論如何,請你記住我的話。

  那天晚上,他做了個夢。

  在因為搬家而堆滿了紙箱的世田谷的屋子裡,他在寫信。他本打算把信在第一次約會時交給自己喜歡的女孩,但那封信卻被風吹走了,最後沒能送到那女孩手中。夢中的他知道這件事。

  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得寫這封信,他想。哪怕這封信沒有人去看,自己還是必須寫這封信,他明白。

  他鋪開信紙,在最後一頁上寫下文字。

  長大具體指的是什麼,我還不明白。

  但我希望,自己能成為就算很久以後在什麼地方偶然遇見明里,也能坦然面對的大人。

  我想和明里約定。

  我會一直喜歡明里。

  無論如何請保重。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