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凰/滄海長歌》

作者 天下歸元

前世裡一場血案,開國皇后死狀淒慘,今生裡挾怨而來,真相卻如重重迷霧中的樓閣,迴旋反覆,不見全貌,隔世重來,她的復仇之劍,到底應輕輕擱上誰的頸項?

是暴烈而為情迷失的當朝帝王?是沉靜而生死相隨的別國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異姓王?是清雅而絕頂聰慧的皇弟?還是瀟灑而有所懷抱的武林驕子?

誰是她的敵?誰是她的友?誰葬她於殘忍殺著,誰挽她於絕巔長風?誰最終凜然而觀,見她傲然冷笑,輕輕於九霄雲天之外撥動手指,擺佈翻覆這深宮迷怨,天下棋局?

※※※

一個關於愛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靜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適合於唇齒間細細咀嚼出曖昧與深沉的悠長旅程,正如這冷夜幽幽,宮燈未滅,風捲了玉簾金鉤琳瑯作響,紫金百合鼎中煙光裊裊,一縷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紅隱隱,以緘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著。

長風起,鳳凰舞,天下誰主?

這個華豔的年代,這個富盛的帝國,這些絕色聰慧的男子與女子們,這些深潛的陰謀和久伏的恩仇,這些因為愛與懷念,相思與別離而墨色淋漓走筆於蒼茫歷史藍圖上的抵死糾纏。

此刻,開啟。

※※※

抒情版文案:

秦長歌:
前生裡,一隻錦囊,收卻絕世紅顏身後豔骨,開國名後,落得功臣無冢,深怨長埋。
天女謫降,幾世輪迴。
我本九重靈元身,何須執著凡塵恩怨?
然而歷劫未滿,恩怨未解……到頭來,解鈴終須繫鈴人。
再入紅塵,一笑如風,翻覆愛恨種種。
彼生彼死,莫失莫忘,今生前世,魂兮歸來。
風起雲煙,逐鹿輿圖,天下棋局,縱橫手談。
宮闕之巔,淺笑回眸,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轉側,彈指流光如許,落足,底定江山綺麗。
待得乾坤事了,誰人共我長歌?

※※※

蕭玦:
前生裡與她結髮,紅羅帳裡一笑嫣然。
香囊暗解,羅帶輕分。
紗簾下人如玉,雪色清光耀亮雙眼,她的呼吸拂在耳側,輕淺而幽香,帶著隱忍與節制的歡娛。簾幕裡逶迤唇齒,無人知這一刻幸福來得如此纏綿,瓷枕上黑髮交纏,但願這一生永遠撕脫不開。
未曾想,轉瞬,恩愛風逝,換得火海中喋血的結局。
誰是誰的債,誰是誰的劫?
誰漫步過斷橋後那一地月華,一身寂寞。
誰憑欄問:年年雪裡埋新酒。卻與何人謀一醉?

※※※

楚非歡:
西苑桃林花開如雪,你從落華繽紛中走來。
醉了一地嬌紅。
風過,聽得呢喃:
人生,不過一場是非之歡。

※※※

玉自熙:
浮生面具三千,宛轉指尖。
簾影後,玉鏡中,誰窺見妖魅容顏。
愛情是玉鼎香爐中裊娜輕煙。
生命裡最初的熙光,一瞥間。

※※※

素玄:
月圓之夜,西山之巔,青衫紈素,扁舟一葉。
無拘束處是蓬萊。
此生裡恩怨翻潮如湧,俱匆匆。
終為誰橫劍一拭,裂長空。
換一回振衣而去,且共從容。

※※※

蕭琛:
采西山之雲,掬北海之水,吸長天之霞,擷瀛洲之花。
且換得人生里美玉無暇。
只是終不能忘
宮闕千層,樓閣深處,誰拔劍長吟,劍落處飛雪輕盈。
誰攜琴高崖,蕭然撫曲,誰駐足聆聽,引為知音?
而斯人近在咫尺,遠在天涯。

※※※

偵破版文案:

前世裡一場血案,開國皇后死狀淒慘,今生裡挾怨而來,真相卻如掩於重重迷霧中的樓閣,迴旋反覆,不見全貌,隔世重來,她的復仇之劍,到底應輕輕擱上誰的頸項?

是暴烈而為情迷失的當朝帝王?是沉靜而生死相隨的別國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異姓王?是清雅而絕頂聰慧的皇弟?還是瀟灑而有所懷抱的武林驕子?

誰是她的敵?誰是她的友?誰葬她於殘忍殺著,誰挽她於絕巔長風?誰最終凜然而觀,見她傲然冷笑,輕輕於九霄雲天之外撥動手指,擺佈翻覆這深宮迷怨,天下棋局?

天下歸元

目次

共 318 章

接近 2 年前更新